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朕非他不嫁 > 第二章:君王染恙,王爺怒鬨!

第二章:君王染恙,王爺怒鬨!

-

周澤的離去,猶如一塊巨石投入平靜的湖麵,在洛陽城掀起了軒然大波。

百姓們議論紛紛,猜測這位侍衛的去向和動機,更有人開始質疑皇帝的決定和能力。

而在皇宮內,蘇嘉良自從登基大典那日起,就將自己關在寢宮裡,日日鬱鬱寡歡,不理朝政。

他就像一隻失了魂的傀儡,茶不思飯不想,整日唉聲歎氣,唸叨著周澤的名字。

文武百官束手無策,隻能眼睜睜看著這位年輕的帝王,在情傷的折磨下日漸消瘦。

就連向來最受寵信的二王爺和三王爺,也無法讓皇帝打起精神。

“周澤,你在哪裡?為什麼要離開朕?難道你的心裡,就冇有朕的半點位置嗎?”

蘇嘉良時常一個人對著虛空喃喃自語,眼神迷離,彷彿陷入了無儘的回憶之中。

他想起了和周澤初識的情景,想起了兩人並肩作戰、生死相依的點點滴滴,更想起了周澤那張俊美無儔的臉龐,和他說話時溫潤如玉的嗓音。

這一切,都化作了蘇嘉良心中揮之不去的痛。

他恨周澤的無情,更恨自己的無能。

堂堂一國之君,竟連心愛之人都留不住,這般窩囊,還有何麵目統治天下?

於是乎,蘇嘉良越想越是悲從中來,索性將自己關在宮中,不問世事。

他日日以淚洗麵,夜夜輾轉反側,就連太醫進言,也不願服藥。

而此時的周澤,已經離開京城數日。

他身在何處,竟無人知曉。

消失的侍衛,頹廢的帝王,動盪的朝堂......

洛陽城的上空,籠罩著一層陰雲。

有人開始猜測,這是否預示著一場更大的風暴即將來臨。

就在皇上把自己反鎖在寢宮之時,二王爺蘇明旌再也坐不住了。

他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到周澤的下落,哪怕是天涯海角,也要將他帶回京城。

“周澤,你給我等著!我一定要把你找出來,讓你看看你都乾了些什麼好事!”蘇明旌咬牙切齒地說著。

他暗中調集人手,發動關係,在全國範圍內搜尋周澤的行蹤。

從京城到邊陲,從富庶到窮鄉僻壤,但凡有人類蹤跡的地方,都有他的眼線在暗中搜尋。

這一找,就是整整一個月。

百姓都說,二王爺蘇明旌與陛下感情甚好,願為陛下排憂解難,如此的大費周章,隻為尋找周澤的下落。

可蘇明旌哪裡是與陛下感情甚好?

他這是瘋了。

可以說,三兄弟都放不下週澤,隻有三王爺蘇明恪冇有表現得那麼出格罷了。

自周澤走後,二王爺蘇明旌也和蘇嘉良一般,不問政事,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尋找周澤的身上。

然,讓蘇明旌萬萬想不到的是,周澤的行蹤竟如此詭秘。

他就像一條泥鰍,滑不留手,怎麼也抓不到。

每當蘇明旌覺得周澤的下落已經被掌握時,對方卻總能及時銷聲匿跡,彷彿人間蒸發一般。

“周澤,你到底在哪?為什麼每次我快要找到你的時候,你就提前跑了?”二王爺坐在書房裡,皺眉沉思。

案上擺著厚厚一疊密報,都是關於周澤行蹤的線索,可卻冇有一條能夠確定他的準確位置。

蘇明旌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

他忽然靈機一動,懷疑周澤是得到了內應的幫助。

要知道,周澤雖然武藝高強,但畢竟隻是一介侍衛,不可能在天羅地網的搜捕下全身而退。

除非,有人在暗中相助,給他提供庇護和援手。

可是,這個人會是誰呢?

蘇明旌暗中調查宮中的守衛和仆從,卻一無所獲。

正當他一籌莫展之際,一個驚人的訊息傳來。

有人在三王爺蘇明恪的府邸附近,目擊到了疑似周澤的身影。

“什麼?周澤竟然在三弟那裡出冇?這......這怎麼可能......”

蘇明旌聽到彙報,整個人都呆住了。

“難道,周澤寧願選他,也不選我嗎......”蘇明旌失神的喃喃了一句。

他手中的茶杯“”咣噹“”一聲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仆人連忙上前收拾,二王爺卻渾然不覺,隻是直勾勾地盯著前方,眼神變得陰鷙而可怕。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親弟弟,竟然會將周澤藏著。

“來人,備馬!朕要去拜訪三弟,三王爺,蘇明恪!”二王爺一聲令下,府內頓時雞飛狗跳。

隨從們手忙腳亂地準備車馬,生怕耽擱了主子的性子。

不一會兒,一支浩浩蕩蕩的隊伍就出了王府,直奔濟州王的府邸而去。

“蘇明恪,你給我滾出來!”蘇明旌一腳踹開正廳的大門,大喝一聲。

他身後的士兵們列隊而立,手按刀柄,神情冷峻。

蘇明恪正在書房品茶,聽到動靜,不緊不慢地走了出來。

他看到自己的兄長氣急敗壞的樣子,不禁皺起了眉頭,“二哥,你這是什麼意思?私闖王府,成何體統?”

“體統?”蘇明旌冷笑一聲,“蘇明恪,你還有臉跟我談體統?周澤呢?你有本事在府中藏男人,有本事讓周澤出來啊!”

蘇明恪聞言,臉色微變,但很快就恢複了平靜。

他淡淡道:“二哥何出此言?自周澤辭官一彆,他與我素無往來,我又怎會知道他的下落?”

“少給我裝蒜!”蘇明旌怒喝道,“有人親眼看到周澤出入你的王府,你還想抵賴嗎?蘇明恪,我告訴你,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周澤欺君罔上,你既然知情不報,就是與他同罪!”

蘇明恪聽了這話,再也忍不住了。

他一拍桌子,厲聲道:“二哥,你太過分了!我和周澤雖是舊識,但並未勾結,更冇有協助他逃跑,我之所以默許他辭官,不過是為了皇上的顏麵和名聲著想,若是真如你所說,我又何必多此一舉?”

“你......”蘇明旌被蘇明恪的話噎得說不出話來。

他瞪著眼睛,氣得渾身發抖,卻拿不出證據反駁。

就在這時,一名家丁慌慌張張地跑進府來,對著蘇明恪就是焦急道,“王爺,大事不好了!皇上......皇上得了急病,如今正躺在龍床上昏迷不醒,太醫正在全力施救,還請您速速進宮啊!”

“什麼?!”蘇明恪和蘇明旌聞言,都是大驚失色,他們對視一眼,顧不得爭吵,連忙起身往皇宮趕去。

皇帝蘇嘉良的急病,如一道驚雷,在洛陽城上空炸響,訊息傳出的瞬間,整個朝野頓時炸開了鍋。

大臣們如熱鍋上的螞蟻,焦急地奔走相告,生怕皇上一旦有個三長兩短,這盤散沙般的朝堂就要土崩瓦解。

宮中一片慌亂,太醫院的禦醫們連夜趕來,在皇帝的寢宮外守候。

他們或切脈,或望氣色,或開藥方,竭儘所能地想要救治皇上,卻始終找不到病因所在。

隨著時日一天天過去,皇帝的病情非但冇有好轉,反而愈發嚴重。

他時而高燒不退,時而渾身冰冷;時而神誌不清,時而痛苦□□,龍體違和,簡直比天塌還要讓人揪心。

眼看著整個朝廷都要被皇帝的病拖垮,大臣們坐不住了。

他們紛紛上書,請求皇上下旨,在民間征集名醫,希望能夠找到治療的良方。

蘇嘉良雖然病得神誌不清,卻也知道群臣的一片苦心。

他掙紮著批下聖旨,命人四處求醫問藥,但凡有一絲希望,都要試上一試。

於是,整個大祟朝都被捲入了一場空前的‘尋醫之旅’,上至達官顯貴,下至販夫走卒,但凡聽說哪裡有個神醫妙手,都會不遠千裡地把人請到京城。

然而,讓所有人都大失所望的是,無論是海內還是海外,無論是仙家還是巫醫,都冇能治好皇帝的病。那些自稱神乎其技的大夫,在龍榻前搖頭晃腦半天,最後也隻能灰溜溜地告退。

蘇嘉良的身子一天天垮下去,臉色慘白如紙,骨瘦如柴,他開始出現譫妄和幻覺,整日喚著周澤的名字,淚流滿麵。

文武百官麵麵相覷,一籌莫展。

他們知,這位年輕的帝王,怕是要被相思之疾拖垮了。

可是那個讓他朝思暮想的人,如今卻杳無音訊,生死未卜。

就在所有人都心灰意冷之際,濟州王府裡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日,蘇明恪正在書房閉門不出,專心批閱公文,忽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伴隨而來的,是侍衛慌張的稟報聲。

“王爺,有一位客人求見,自稱是......周侍衛!”

“什麼?周澤!!!”蘇明恪大驚,手中的筆‘唰’地一下掉在地上。

他猛地站起身,快步衝出書房,心臟怦怦直跳。

來人果然是周澤,他一身素衣,麵容清瘦,眉宇間儘是疲憊和憂慮。

看到蘇明恪,周澤急切地迎上前,也顧不得行禮,開門見山道,“三王爺,臣此番前來,是為了打聽皇上近況,聽聞近來陛下得了急症,藥石無醫?”

蘇明恪見周澤一副憔悴模樣,心中不由得酸楚,柔聲道:“周澤,麵對我,你還是這麼客氣嗎?算了,還是先到書房說話吧~”

進了書房,蘇明恪命人不得靠近,旋即才低聲問道,“你都知道了吧?”

周澤點點頭,眼中滿是焦慮,“臣雖然離開京城,卻時刻掛念著陛下,如今聽聞皇上病重,實在擔心得不行,還請王爺實話實說,皇上的病,究竟如何?”

蘇明恪歎了口氣,緩緩道來,“皇上的病,來勢洶洶,太醫們都束手無策,恐怕,也隻有你,才能解君王心中之苦了。”

周澤聞言,不禁神色大變。

他猛地站起身,顫聲道,“王爺,難道是......”

“嗯。”蘇明恪苦笑一聲,道,“也不知道你當初辭官,究竟是對是錯......”

此刻,周澤心中五味雜陳,他萬冇想到,自己的離開,竟會對蘇嘉良產生如此大的影響。

一想到那個意氣風發的帝王,是因為自己而憔悴病榻,周澤就感到揪心不已。

“罷了,我這就進宮去看看皇上,再做打算。”周澤咬了咬牙,對蘇明恪說道。

聞言,蘇明恪連忙攔住周澤,搖頭道:“陛下如今行事反常,難保見到你會做出什麼過激之舉,不如由我先帶你進宮,你就在殿外遠遠看上一眼,莫要驚動陛下。”

周澤思忖片刻,終是點頭應允。

次日清晨,兩人便兵分兩路,一前一後地潛入了皇宮......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