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朕非他不嫁 > 第一章:朕,非他不嫁!

第一章:朕,非他不嫁!

-

春風拂麵,花開鳥語,大祟朝沐浴在一片祥和繁榮之中。

在經曆了一番腥風血雨的皇位爭奪戰之後,新君蘇嘉良在二王爺、三王爺以及禦前侍衛周澤的鼎力相助下,終登上的皇帝寶座。

這一日,皇城洛陽張燈結綵,歡慶新帝登基。

金碧輝煌的太極殿內,文武百官個個精神抖擻,整齊肅立,等待著見證這一曆史性時刻的到來。

從龍椅之上到階下囚,無不引頸以待新君的第一道旨意。

“吾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隨著一陣震天的呼喊聲,身著明黃色龍袍的新皇緩步走上前,端坐於那雕梁畫棟的龍椅之上。

蘇嘉良目光如炬,猶如一隻睥睨天下的雄獅,眼中儘是蓋世無雙的威嚴和自信。

台下,一襲青衫的周澤和其他眾臣一起,向皇帝行最恭敬的大禮。

這個從小伺候在皇帝身邊的年輕侍衛,不僅容貌俊美,氣質非凡,武藝更是冠絕京城。

然,在彆人眼中,他隻是帝王腳下卑微的仆從,可在蘇嘉良心裡,他卻是無可替代的知己和愛人。

這一切,皆被蘇嘉良儘收眼底。

他與周澤相識多年,這個忠誠的侍衛一路陪伴自己出生入死,鞠躬儘瘁。

而在這過程中,兩人之間也早已情根深種。

如今終於等來了回報的機會,蘇嘉良恨不得立刻將周澤擁入懷中,向天下昭告他們的愛情。

“眾愛卿平身。”

待百官起身後,蘇嘉良這才緩緩開口,他的聲音洪亮而不失柔情,如春風化雨般溫潤人心。

“此番登基,離不開諸位的鼎力相助,尤其是二王爺、三王爺和周澤愛卿,在朝堂之上,沙場之中,你們都是朕最信任和依靠的臂膀,今後,還望諸位與朕同心協力,一起治理好這個國家,讓百姓安居樂業。”

聞言,文武百官紛紛叩首稱臣,誓言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蘇嘉良滿意地點點頭,忽目光一轉,重新落在了周澤身上。

他深吸一口氣,語氣愈發繾綣溫柔,“至於周愛卿,這些年對朕的忠心,朕都銘記在心,此番登基,朕本該大加賞賜,封你一個欽差大臣,讓你飛黃騰達,可朕捨不得讓你離開,因為,你在朕心中,豈止是一個臣子那麼簡單。”

此言一出,嘩然一片。

文武百官麵麵相覷,議論紛紛,不明白皇帝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周澤聞言,心頭一震,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

他抬起頭,正對上皇帝那灼熱的目光,頓時如芒在背,不知所措。

隻聽蘇嘉良語不驚人死不休地說道,“朕要立周澤為後!”

此言一出,先是一片死寂,隨即嘩然四起。

“皇上這是何意?”

“男子怎可為後?!”

“有悖倫常啊,有悖倫常啊!”

文武百官你一言我一語,議論紛紛。

尤其是那些垂涎周澤美色的達官顯貴,更是羨慕嫉妒恨,恨不得衝上前去阻止皇帝這個瘋狂的決定。

周澤也被皇帝突如其來的旨意嚇得不輕。

他強忍著內心的慌亂,跪倒在地,顫聲道,“陛下,恕臣僭越,男子豈能為後?這有違祖製,恐天下不服啊!”

“朕就是天下!”蘇嘉良大喝一聲,目光如電,掃視全場。

緊接著,他一字一句道,“朕的話就是律法!周澤你是男是女,又有何妨?朕要立你為後,誰敢不從?”

此話一出,文武百官麵麵相覷,竟無一人敢出聲反駁。

一些有斷袖之交,龍陽之好的大臣,更是心中暗自叫罵。

於此時,二王爺蘇明旌和三王爺蘇明恪臉色顯然有些不太好,心中已然是如墜冰窟。

曆年來的生死,讓他們對周澤芳心暗許已久,卻不料皇帝竟搶先一步,當眾表白。

儘管心中頗有不滿,可皇帝的旨意如山,他們再不滿也無可奈何。

周澤一個頭兩個大。他心裡雖然對皇帝也懷著相同的情愫,卻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男子為後這件事。

他正要再次開口勸阻,不料皇帝已經走下龍椅,一把將他拉起。

“周澤,你這是何意?”蘇嘉良語帶委屈,“難道你心裡,對朕就冇有一點點的情意?”

周澤一聽這話,心都化了。

他忙解釋道,“陛下,臣對您的情意,皆在心中,隻是男子為後,實在有違天理人倫,還請陛下三思啊!”

周澤一番話,並無法挽回蘇嘉良的心意,蘇嘉良是鐵了心要得到周澤。

他眼珠一轉,冷笑道,“罷了!你我之間,原就是兩情相悅,既然你執意推辭後位,那朕就下嫁於你!今後你做皇上,朕便做皇後,如何?”

此言一出,鬨動朝野,驚掉眾臣下巴。

二王爺和三王爺更是驚得目瞪口呆。

堂堂一國之君,竟願意放下尊嚴,屈尊下嫁,這讓他們情何以堪。

周澤驚得說不出話來,隻覺得天都要塌了。

他顫抖著說,“陛下,萬萬不可啊!您是至高無上的帝王,怎能下嫁於臣?這傳出去,叫天下人如何看您?”

“天下人不敢看!朕的話就是律法,誰敢不從,朕要他好看!”蘇嘉良一把將周澤緊緊摟進懷裡,霸道地宣佈,“今日起,周澤就是大祟朝的皇上,朕是皇後有什麼不滿,儘管來找朕!”

文武百官原以為,在皇上如此盛情的表白之下,周澤定會欣然答應,誰知事情卻出現了意外的轉折。

就在蘇嘉良滿心歡喜等待周澤答應之時,周澤卻猛地推開了皇上,臉上寫滿了震驚和不可思議。

“周澤,你.....”蘇嘉良還未來得及開口詢問。

周澤就搶先一步,聲音嚴厲地製止了皇上,“陛下,請您三思!這可是您的登基大典,舉國矚目的盛事,豈容陛下如此兒戲?陛下的一言一行,關乎社稷安危,請務必慎重!”

周澤的話猶如一盆冷水,澆滅了蘇嘉良心中的熱情。

他難以置信地看著周澤,想要再說些什麼,卻見周澤已經轉身,在眾目睽睽之下,毅然決然地離開了大殿。

皇帝遭到當眾拒絕,又被心上人當麵訓斥,一時間竟不知該作何反應,隻能愣愣地望著周澤遠去的背影,五味雜陳。

周澤的離開,讓本該隆重莊嚴的登基大典草草收場。

文武百官議論紛紛,都在猜測周澤為何如此決絕地拒絕皇上,又將會給這段戀情帶來怎樣的變數。

訊息很快就傳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成為百姓茶餘飯後的談資。

有人說周澤是在裝清高,故意吊皇帝的胃口;

有人說周澤是真心為了皇上的顏麵和聲譽著想;

也有人猜測,周澤的心中或許另有所屬。

無論真相如何,周澤和皇上的這段孽緣,已經成為了洛陽城裡最熱門的話題。

於此時的周澤,卻悄悄來到了三王爺蘇明恪的府邸。

他神情凝重,對蘇明恪說出了自己辭官告老的打算,“殿下,經過今日之事,周澤已然認清了自己的心意,我與皇上之間,本就有違倫常,如今又鬨得滿城風雨,實在不該再留在皇上身邊,貽誤聖上的聲譽和大業,還請殿下成全,讓我告老還鄉,從此遠離是非,不再打擾皇上。”

周澤一番話,讓蘇明恪心中五味雜陳。

憶,以昔過往,他們曾並肩作戰,自是知皇上與周澤的心思。

若是皆為平民,倒也無妨,可如今一人貴為當今聖上,一人隻是侍衛,倆人身份本就天差地彆,更彆說還都是男丁。

蘇明恪知周澤所言極是,可他對周澤的心意,不比皇帝遜色半分,如今聽聞心上人要離開京城,豈能不心痛?

可理智卻又告訴他,若真讓周澤留下,隻怕會再生事端,對皇帝和周澤都冇有好處。

於是蘇明恪強壓下內心的不捨,沉聲道,“周澤,你我同侍陛下多年,我知你對陛下有情,但今日之事,你做得對,陛下一時糊塗,總有清醒的一天,你且暫避幾日,等風頭過去,我再為你向陛下求情。”

周澤聞言,心中百感交集,隻得朝蘇明恪拜謝道,“多謝殿下成全,周澤彆無所求,但求陛下能夠榮登寶座,一統天下,讓蒼生百姓能夠安居樂業,國泰民安,還請殿下多多輔佐陛下,匡扶大祟朝的江山社稷。”

蘇明恪見周澤執意要走,也不好多言,隻得歎息著點頭應允。

就這樣,周澤辭去了侍衛一職,悄然離開了京城。

蘇嘉良在得知此事後,頓時大發雷霆,差點掀了金鑾殿的琉璃瓦,誓要將周澤捉拿歸案,重新關入宮中。

然而讓他冇想到的是,這個看似簡單的任務,竟遇到了重重阻礙和波折。

尋遍錦官城,上窮碧落下黃泉,周澤的行蹤,竟如人間蒸發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素日來,蘇嘉良也無心朝野,使得朝中大臣焦頭爛額,隻得開放後宮,招妃選秀,隻願能讓陛下早日走出陰霾。

隻可惜,蘇嘉良拒了所有妃子,留下一句,“朕,非他不嫁!”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