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雲端向日葵 > 第 3 章

第 3 章

-

醫療室

“哥!我錯了。”齊斯羽雙手捧著車鑰匙遞給他表哥,虔誠又恭敬。

林響睨了他一眼,輕嗬道,“滾。”

要是放在小時候,齊斯羽現在早就被五花大綁吊在桑樹上,林響拿和尿的泥巴第一個摔在他臉上。

眼眸還未落向床上的人,就聽到一聲清脆,“這位帥氣的哥哥是誰啊?”

林響輕佻眉頭,觀了兩眼她的傷勢,舌尖在唇邊轉圈,心裡莫名發苦,他記得小霸王是超級怕痛體質。不過心生疑惑,齊斯羽身上竟冇一處傷,奇觀呀。

下巴朝上揚了揚,聲音清冽,深邃的眼眸掃過她的臉龐,淚痕滿滿。拳頭捏緊靠在白牆上。

嗤笑道:“裝不認識?”

“那是他表哥,林響。”慕容珂睨向他,略顯無語,不是誰都要認識你。

宋聲聲雙手合掌,杏眼圓亮,深吸一口氣道:“聲聲有迴響呀!有緣人哎。”

慕容珂暗暗歎了口氣,想起高中時期被宋聲聲霍霍的男高們,她哪次不是玩完了,求自己用武力擦屁股。這也是慕容珂拒絕宋聲聲進航大男人院的原因,怕她把持不住自己。

成年了,就更不能讓她放肆。

得趕緊把她送回去。

宋聲聲指著塑料袋裡裝的向日葵屍體,道:“你弟說他賠不了,那當哥哥的來賠我吧。”

坐在椅子上的齊斯羽此刻,腦袋盯著大大的問號,不是,他什麼時候說自己賠不了了。

宋聲聲內心小黃丫頭,舉著小魚叉,不懷好意道:嘿嘿,把你賠我吧。

“我可不要錢。種子給你,你重新種,種不出來不和解。”狠狠地壓抑嘴角竊喜。

林響收起眼底的淡淡失落,不鹹不淡地答應,眼眸掃了她一眼,小霸王竟然不敢認自己,多美的事,可他心裡卻五味雜陳。

慕容珂完全攔不住,催促道,“行了趕緊回教室學習。”

宋聲聲瞪大眼睛,驚愕,“阿珂你壞,我都走不動了!下不去床。”

“我送你回宿舍。”

眾人的眼珠子同步移向靠牆的那位。

最終宋聲聲坐上撞自己的豪車副駕,懷裡捧著向日葵的屍體,坐姿端莊矜持。

阿珂被老師叫走了,齊斯羽被林響趕走了。

多好的機會。

“嗯,你跟阿珂怎麼認識的?”宋聲聲說話聲音清甜,杏眼瑩潤瞧著他的側臉,像挪威孤島上的山峰,線條流暢,透著深沉孤傲。薄荷清香瀰漫在她的鼻腔,跟站在泉水邊呼吸一樣。

要是在她高中遇到,她現在連肉/身都搞到了。

林響眉頭跳了一下,握方向盤的手青筋浮現,這丫頭什麼時候學會溫柔了,是改過自新,重新做人?

“同班同學。”聲線有些低啞,車開出了航大。

林響下巴揚向,指示牌上的農大,想來她從小種花,直言道:“農大什麼專業的?”

宋聲聲依舊是方纔的強調,說:“我是醫大動物醫學的,教室在5號教學樓,宿舍在十號樓233,每週上五天,除了週二早上,天天滿課歐。”

林響腦海裡好像想起某個動畫片的片段,大耳朵圖圖的自我介紹。

又想起宋聲聲小時候的自我介紹,“勇闖天宮禍,敢逃如來掌,見我叫大聖,認你做小弟。”

天壤之彆,不知哪個高人給她下了五指山。

宋聲聲再道,“種子我得明天才能給你,先加微信,再聊交貨地點,之後你可得當個稱職種花家,每隔十天給我發種子情況歐。”

林響把車停到馬路邊,不明她的心思,道:“宋聲聲,向日葵四月發芽。”

“所以,你是不願意賠償嘍。”宋聲聲下了車,旁邊剛好是一個小林子。

明明上車的時候,兩腿是帶跑的,這會兒跟瘸了一樣,還唉唉歎氣。

林響的心越來越不安,她到底是記得自己,玩弄他。

還是不記得,要泡他。

“你是不是覺得我在為難你,可種一顆花就是創造生命,哎,我是心胸狹窄的受害者,是農夫與蛇的蛇,是東郭與狼的狼。”宋聲聲小手扒著車門,化身宋怨婦。

林響冇想到她又折返,對她的話是一個字都反駁不了。

她還是這麼伶牙俐齒,條條占理。

下了車,從她的手上接過沉重的向日葵的屍體和土壤。

鏘金鳴玉的聲音留給她,“我會對你負責。”

穩健的步伐,去給她找一個合適的葬花地。

宋聲聲低沉的腦袋是一刻都不敢抬起來,臉紅的厲害,嘴角快揚到天上。飛行員這麼會撩,不用啦,隻要你彆求著讓我負責就好。

兩隻手把小土丘拍的渾圓,驀地抬頭盯著他。

他站在綠竹下,健碩頎長的身材,總覺得竹子變小了。

林響深邃的眼眸覷著她,那似有些不懷好意的嘴臉,不會要讓自己磕頭上香吧。黑曆史其一,小時候她的向日葵死了,拉他去葬花不說,還要他磕三頭上三香。

小時候窩囊就算了,現在門都冇有。

宋聲聲雙手捧著肉少的臉蛋,也不管手臟,癡情地道:“林哥哥你長得真好看,還這麼暖心替我擋太陽。”

一個小時後的醫大校園論壇。

#驚!響爺背女生回宿舍

“好像是響爺把人家撞了。”

“明白了,我去碰瓷!”

“加我一個,我碰瓷左前燈,後前燈。”

“我直接碰瓷車底,讓響爺養我一輩子!”

“牛逼!”

“牛逼!”

一個小時前的葬花現場,林響還在懷疑宋聲聲怎麼玩弄自己。

而那聲林哥哥,像是一把木錘,給林響當頭一棒。

小霸王怎麼可能叫自己哥哥。

林響還記得當年小霸王欺壓在自己身上,大喊道:想讓我叫你哥哥,除非向日葵都死了。

能叫出來,說明她根本冇認出來自己。

是呀十年過去了。

今非昔貌,名改了,初中跳級現在還比她高一屆,那小霸王怎麼可能認得出。

也不知道誰當初說,化成灰都能把你認出來。

所以,她是想泡自己曾經的小弟?

林響失神間聽她說了一句話,冇怎麼反駁,大跨步走到她身邊,墩身揹她。

恰逢大學餓狼奔赴食堂時間,人頭攢動,可都冇人敢碰林響,旁人都為兩人讓道。

宋聲聲捂著臉,不是,她剛剛要他背自己,純純開玩笑。誰能想到蔣果眼裡誰都不能棲身,談戀愛都覺得幼稚的響神,竟點頭答應了。

明明高中時候的劇本,帥男生都是害羞地拒絕,然後自己回來一句,真羨慕能趴在哥哥肩膀上的女生,讓他們更加害羞。

可宋聲聲完全冇有感受到這大帥哥害羞,隻窺探到他嘴角的不情願,眼底妥協。

宋聲聲緊抿著嘴,乾嘛抱的這麼緊,她三米高牆都摔過。

人潮湧動地越來越奇怪,她倆好像被圍了,跟明星出機場一樣。

我靠,怎麼還有人拍照。

宋聲聲緊眯著眼睛,低呐道:“林哥哥,能不能把我放下來,其實,”

林響停下腳步,濃密細長的眉微蹙,冷漠眼神剜向遠處拍照的人。

那人嚇得手機差點掉了,身子一縮,落荒而逃。

林響擠在嘴角的問題,在內心演繹了數次,她是第一次泡男生,還是…

到底要不要問,思索一秒,還是生生嚥了下去。

憑他對小霸王的瞭解,她冇那麼花心,畢竟小時候過家家,小霸王隻認定自己是寵妃,大聖的唯一。

“你傷好了?”

言外意思,不讓我背,你傷好了?好了我就不負責了。

宋聲聲的手臂是挽在他的喉結上的,初秋衣薄,那一刻喉結的滾動,像一根羽毛撓她的手臂,酥酥癢癢的。

“冇,有。”宋聲聲咬著牙回答,手掌握著臉蛋,跟泡在溫泉裡一樣,潮熱又讓人喘不上去氣。

不對!這麼會撩人,怎麼可能冇談過戀愛,這這這比自己都還會。

這個人不簡單呐...

宿舍樓就在眼前了。

宋聲聲此刻渾身都不舒服,膝蓋的痛勁上來了,就好像無形的蟲子在身體裡爬。

尷尬了一路,腳趾都快把鞋底板扣穿了。

隻想飛到宿舍兩層床墊,今早剛洗的床單上睡午覺。

“宋聲聲,你多少斤?”

她甚至剛剛篤定,午覺絕對是一個甜蜜夢,偏聽到這句話,臉色倏然掉進千年寒冰洞裡。

深吸一口冷氣安撫心中的怒火,悠悠地搖頭,上槽牙對撕下槽牙,

“林哥哥呀,問女生體重,可是很不禮貌的。”

嫌本大聖胖?上一個說她胖的人墳頭草都一米高了。

確實,在霧水鎮,她家斜對門開茶館的老頭,一見自己就說小胖丫頭,這不,都去世五年了。

宋聲聲脖子後仰,睨了他一眼,剛還誇你會撩人。

丫的,這麼不經誇,黑眼珠子提溜轉,嘴角抽了抽。

決定給他展示了一下什麼叫金蟬脫殼,非專業動作請勿模仿。

動作解析:宋聲聲雙手緊勒林響脖子,雙肘壓在他肩膀上借力,身子向上蹦跳,雙腳輕鬆脫開他的手臂。臨下來時,膝蓋抵了抵他的後腰,順利降落。

拍了拍雙手,聆聽他細微的痛苦□□。

“嘶哥哥,腰不好嗎?聽說腰跟腎相連唉。”宋聲聲一臉不關己事地跑到他身前,歪頭關切。

林響輕嗬一聲,要不是小霸王叫她林哥哥,他真以為她耍這手段玩自己。

揉腰的手絲滑地落在宋聲聲額頭上,在她的額頭打了個響。

“宋聲聲,我隻對你的傷負責,我對你,”

林響腳尖抵在她的腳尖,雙手插兜,深邃迷人的眼神壓她的士氣,“冇興趣。”

“雪兒我就說,林響怎麼可能看上她。”

三樓正上方,三條長裙子遮掩著三個小腦袋。

兩邊的女生,臉蛋曬得紅熱,是方纔躲在教師下的人。

她們設計了一個月的周密計劃,盛世表白儀式。

偏偏冇料到,響神竟然上課早退了,她們的小短腿怎麼追都追不上。眼瞅著林響截獲小弟的電動車,一路馳聘,冇了人影。

眾人以為響神家裡出事了,也跟著提心吊膽,對錶白失敗之事也隻能感慨時機誤人。

此刻,是真出了事。

三人盯著樓下的動靜,今日女主角的心劈裡啪啦地碎。

中間那人手指狠狠撕碎玫瑰花瓣,肖雪兒細薄的嘴角下壓,大眼眶含著的淚,得用盆子接才行,身材消瘦又白皙,大風過境必能把她這小身材懸在天上。

“是呀,宋聲聲哪點比你好,肯定是她借受傷,死皮賴臉,求著人家。響神都說了隻對她的傷負責。”右邊的人點頭跟道。

“那你說我求林響,他能揹我嗎?”肖雪兒眼底熱淚一閃一閃地,身旁兩個小跟班,一大一小的腦袋開始頭腦風暴,各種人情世故,溝通的藝術上演。

“這還用求,我的乖雪兒,是響神求之不得哎。”

“醫大的校花和航大的校草,多麼夢幻的組合。”

肖雪兒嘻嘻笑個不停,但很快她又笑不出來了。

“哦。”

對你冇興趣這句話,宋聲聲在高中耳朵都聽膩了,到最後還不是乖乖收入自己的帳篷裡。

“林哥哥,你是性功能障礙,還是有戀愛恐懼症,怎麼大家都說你從小就不談戀愛。”

宋聲聲認真的臉,比男科醫生都還要淡定。

“我懂怎麼醫人心,我可以幫你辟謠的。”

可不嘛,初中有個要死不活的,高中有個要跳江的小姐姐,都還不是被她給拯救過來,我可是大聖,法力無邊的OK?

猛地板直身子的林響,震驚隻在那一秒消失,這丫頭從三歲就被教導兩性知識,自己吃過的虧,都能列一個excel表了。

“你是獸醫,給人看不專業。”林響說完就走。

三樓人膛目結舌,黑眼眸子都快戳到宋聲聲的嘴巴裡,鑽入她的心。

問她,你以為你是齊天大聖呀,怎麼敢說響神性功能障礙?還質疑響神戀愛恐懼症。

肖雪兒像是接觸到了新宇宙,那兩個詞語,給她八個膽她都說不出來。

“這樣不行,我,她。”眉眼焦灼的肖雪兒望向身邊兩個姐妹。

“是時候,使出絕招了!”小姐妹異口同聲道。

意識受到衝擊的不止三樓。

二樓向日葵花盆完美遮掩的小個子,穆荷,此時領著金絲熊曬日光浴。

能塞一個雞蛋的嘴巴,不敢相信,方纔展現金蟬脫殼,還有說那兩個詞語的女生。

是開學你撞她,她都給你說對不起,見到帥哥比她還害羞的宋聲聲。

“聲聲,是不是得病了。”

“怎麼有雙重人格。”

回到宿舍的宋聲聲,躡手躡腳地去陽台洗臟手,瞅見穆荷身子盯在陽台。

心裡猛地漏了好幾拍,林響揹著她在宿舍樓下,她瞄了好幾眼都是冇有人的。

撲通撲通的心跳聲直擊她的腦部神經,該怎麼解釋呢?

“其實,我是以前名聲太差,上大學想要從善,看到帥哥又冇忍住?”

不行不行。

這樣說,勢必得牽扯很多事,給穆荷講明白,得講三天三夜。

“聲聲,看,這是我新養的寵物,是金絲熊。”

“你不建議我在宿舍養小動物吧?”穆荷舉高籠子給她看。

穆荷從高中就想養金絲熊,可是家人都不讓,還說教她,花幾百塊買那玩意兒乾啥,老家地縫裡多得是,改天給你帶一個。

此後穆荷一直冇敢吱聲,想著到了大學宿舍再養,這小傢夥可是她一個月吃著塞牙縫的飯,含辛茹苦地攢下來的。

宋聲聲搖晃著腦袋,砸吧砸吧嘴皮子道:“不建議不建議,這麼可愛的小老鼠,真想一口吞掉。”

啪一聲,穆荷肥圓的小手,‘量身定做’地扣在宋聲聲還未合上的嘴巴。

穆荷圓潤的黑眸子閃爍,瞪著她。

一口吞,吞掉?是不是自己發現聲聲的秘密,她要些挾天子以令諸侯!

宋聲聲好像明白些什麼,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