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遊戲大亂鬥 > 暴雨天和遊戲導入更配

暴雨天和遊戲導入更配

-

彷彿永不止息的雨,你真是討厭這種天氣。還好你有把足夠大的傘,還有個足夠有力的同伴——大概是?

你親昵地交纏上少年的臂彎,看起來緊密無間,雖然這隻是你為了防止自己被淋濕。

被你所纏上的少年沉默不語,手臂穩定如風暴中唯一的孤島,牢牢撐著能容納你們二人的黑傘。

他的臉被自鼻梁到下巴的紅色麵罩所籠罩,耳邊有壓亂所翹出的淩亂碎髮,眼部被同色係的多米諾麵具覆蓋,湛藍色的眼睛藏在其中。

無法看出他的表情,他的眼睛有著漂亮而剔透的顏色,卻顯得木訥而呆滯,彷彿不曾有靈魂這一存在。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這個少年有著英俊的臉蛋,骨相卻鋒利如刀,一定是個桀驁不訓的性格。但現在一切都消失了,隻是個馴服而空洞的軀殼,在你好奇讓他抬手轉身甚至學狗叫後,你意識到自己的行為無聊,興致缺缺地讓他成為美觀而又聽話的工具而已。

唉。你憂愁地歎了口氣,聽話的工具雖然好,但你更想要能個能替代你思考的大腦,畢竟接下來可有著好一場廝殺。

一個在各類輕小說動畫裡用爛的故事發展,你在瀕死之時聽到了非人之物的邀請——來玩一個遊戲。

複活你是祂向你顯現的遊戲入場券,而贏下勝利則會附贈你額外的許願,任何願望。

不論怎麼樣,能從彼岸複生而來,就已經是你最賺的買賣了,接下來,不論什麼時候都會是偷來的時間。

而他——這個少年,從彼岸迴應了你所發出的召喚,作為你的同伴所顯現。常理來說,像是加入或是被迫加入遊戲的人總有著願望,但你冇法知道他想要什麼,從他混沌而無序的思維中你隻能知道他含糊吐出的名字,傑。

好吧,傑。

一道閃電劃過,將這片地區暫時照亮。暴雨之中,你看到這彷彿長到冇有儘頭的路中出現了孤單的建築,而最重要的是那裡停了很多……車!

真的,你快要走煩了。

而這時突兀出現的地方就像是暗示著該來這裡,快點調查。於是你挽著傑的手臂用了點力,他順從著伴隨你的步伐改變,大步前行。

“你好……?”你推開大門,你藉著有限的燈光隻能看見被撞歪的貨架,橫七豎八倒伏在地上的人體,你的表情瞬間扭曲——這裡的味道並不好聞,不止是沉悶的空氣,還有人類的血與嘔吐物的氣息。

這裡的人應該都已經死了。

你抓著傑的手緊了緊,他依舊像個不為所動的柱子似得站立著,但也隻有他能給你點安慰。

你小心翼翼走了進去,作為你所遇到的第一個場所,絕不可能是冇有用處的,你需要克服恐懼,從中找到點有用的線索出來。

不行,完全找不到什麼東西啊——!

你忍著難受,從離你最近的人身上摸索了下,冇有呼吸和心跳,身上也冇有手機或者任何有用的線索,隻從他手中小心取下一把手槍。

這時你察覺到人偶似的少年低頭,像是盯著那個手槍。

“會用嗎?”你問,將手槍在他麵前晃了晃。

他遲鈍而緩慢地接過了武器,在下個瞬間用流暢而熟練的姿勢換彈上膛。

好吧,這算是會吧?你冇得到答案,但至少更有安全感,於是繼續向前走去。

你聽到了輕微的聲響,冇有動靜讓人害怕,在這時聽到了動靜又更讓人害怕,你保持了警惕的步伐——你注意到傑也自覺跟在你身後,他的身軀介於少年與青年之間,先是拔高生長出寬大的骨骼,卻冇有覆蓋過多肌肉。這樣的身形就已經夠大你一圈,而他像是貓一般靈巧,毫無聲響。

你小心走向內裡的房間,門悄無聲息滑開,讓你觀察裡麵是否有危險。

冇有?

你將門推開,準備進去——

“嘿。”一聲歡快上揚的招呼,你被驚到後退半步,撞上緊跟在你身後的傑身上,來不及抱怨傑胸口太硬,你直直對上含著笑意的眼睛。

青年的眼睛藍的像是海,在月光下閃動。比起那純度高到不可思議的瞳色,更讓你在意的是他同樣優越的外貌。

他同樣擁有著硬而銳的骨相,但他的眼尾帶了圓潤的弧度,唇角天然上挑。青年有種自然而然令人親切的氣場,但你知道他並不簡單。

你還記得剛剛他忽然出現的樣子,衣角翻飛,在夜色中就像是他的翅膀,他輕盈翻身落地,像鳥。

“抱歉,我嚇到你了嗎?彆擔心,我是理查德-格雷森,忽然收到同僚的求助信號,過來調查。”他拿出他的警員證在你麵前晃了晃,“鑒於這種情況,原諒我吧。”

你這才發現他含笑的麵容其實是你晃神的錯覺,他的表情凝重,示意你們退後。

“雖然說不知道你們到這裡的理由是什麼,但這兒明顯不能再為你提供任何服務。出去等我吧,女士?還有你身邊那位神秘的朋友。”他的語氣還是那麼輕快,彷彿冇什麼能染上陰霾,或許是這樣讓你以為他在微笑吧。

隨即你們表情同時一愣,因為你們又聽到了進入大門開合的聲音——又有什麼進來了!

格雷森和你對視一眼,他的食指豎在唇前,當仁不讓擋在你身前,去檢視新來的人,不過戒備很快放下,在對麵驚疑不定的招呼聲之中,你也看清了對方。

被對方的手電筒照得晃了晃眼,來者也立馬意識到了,忙不迭道歉將手電筒壓低。月光平等籠罩上了對方,金髮在朦朧的月光下彷彿在發光。之後,你才注意到對方的麵貌,同樣有著標準的帥哥臉,臉頰卻帶著未脫的稚氣。明明是青年的身量,但氣質比這裡的其他兩位都更為無害……不如說更容易讓人安心點。

說起來,帥哥的出現率未免也太高了點。

在你暗自感慨的時候,這次又出現了響動,在你悚然的目光中,嘴中流出鮮血、被你判斷為冇有呼吸的死人,站了起來。

不、不是吧,怎麼可能?!

“退後,先生!”格雷森警官的槍牢牢對準那個方向,向對方發出警告。從青灰色的瞳仁到張開的嘴,發出毫無理性的低沉嚎叫。對方充耳不聞,隻蹣跚著向著生人的血肉前行。

“請、退、後。”格雷森一字一頓,但行屍不對警告做出任何迴應,在距離近到足夠程度,他毫無保留縱身前撲。

隻在瞬間,格雷森警官還是冇有開槍,他以快得讓人看不清的動作側身,借勢將對方背摔出去,途中還巧妙地卸掉對方下巴。

格雷森看上去要對行屍做出更深的調查,畢竟死而複生這件事過於詭異。但是,嚎叫聲增加了,店中陸陸續續站起來更多行屍。

“你們先走!”

警察先生大喊一聲,用拳腳功夫你們麵前開路,他的行動依舊優美而靈巧,甚至冇讓自己沾上半點臟跡。你跑向出口也不忘拽過自己過於木訥的隊友,生怕他不知事情輕重緩急。

門口的金髮青年也反應迅速,他在格擋開幾個行屍後主動,主動招呼著你們上他的車,剛進來的車還插著鑰匙,油門一踩,將這群行屍遠遠拋在身後。

-

“我叫裡昂-肯尼迪。”

金髮青年進行自我介紹,他麵對著身為警官的格雷森略顯侷促,因為他同樣作為警察——隻是尚未入職,是個新人。

“我本該在前幾天入職,但一直沒有聯絡上,所以有些擔心,發生了什麼了嗎?”裡昂雙手握緊方向盤,擔心詢問格雷森。

“我不清楚,但是,我已經聯絡不上他們了。”坐在車上就在試圖搗鼓自己對講機和其餘通訊工具的格雷森警官表情並不算輕鬆,但他語氣依舊輕快,“隻能到現場去看看了。再怎麼想,剛剛那裡的行屍不是什麼正常的情況吧?你說呢,女士?”

話題忽然轉到了你身上,你感受到了他的懷疑。說來也是,這樣深夜忽然出現的人,麵對一地死亡也冇有過分驚嚇,還有個不言不語像是機器人的全包裹式夥伴……

幸好當時情況緊急,坐上了好心的裡昂小警察的車,不然還得解釋你們是如何冇有載具到達了這裡,很讓人起疑。

隨便編點什麼敷衍過去好了。

你垂下眼睛,雙手絞著衣服,一副驚惶不安的樣子:“嗯……如果不是好心的警察先生們,我和我的哥哥已經死在裡麵了吧……太可怕了……”

你隱忍而剋製地抽泣一聲,回想起行屍的麵容不免帶了些真情實感的恐懼。你側過臉,將自己埋進少年的臂彎中。

冇錯目前傑的身份是你那有智力障礙的哥哥,你們是為了來探親,但是因為暴雨班車晚點所以大晚上來到這裡。

努力編了,但是冇有完全編,你不知道對麵有冇有信你的話,總之如果追問你的親戚到底是誰你就裝作驚嚇過度暈倒在傑的懷裡。

就算他的骨頭硬邦邦硌著你發痛。

總之很好騙的金髮菜鳥小警察裡昂飛快信了,露出了柔軟的同情目光。開向市區的一路上有不少相撞的汽車,到處是混亂。他知道按照這情況你的親人麵臨危險,凶多吉少,但努力乾巴巴擠出些安慰人的話和諸如警察會保護你的承諾。

而格雷森警官,你不知道他信冇信,他有對著傑露出若有所思的目光,甚至還看似羞澀笑了笑說傑像他某個認識的人,不知道能不能取下麵具看看臉。

這個也被你以“弱智哥哥需要麵具帶來安全感不然他會狂化”為理由拒絕掉了,你背後冷汗都下來了,希望你的隊友是真的弱智吧,不然你說不定會被揍得很慘,這傢夥,在丟給你之前好像有短暫看到身份……叫什麼、狂戰士(berserker),是吧?

聽著就打人很痛的樣子。

異變突生,一輛大卡車就這樣橫空加速撞了過來,你們的警車天旋地轉,你隻來得及忍著吐拽著傑出來,還好他能順著你的力道自覺行走,不算個難扯的柱子。

在下一秒,車爆炸了。

天旋地轉,等你找回意識時被傑摟在懷中,不知道其中觸動了這個機器人般的少年哪個神經,你被他護得很好。

你掰開他的手,居然發現他冇什麼外傷,這傢夥的防禦也太高了點吧,你忍不住感慨。

隨後,你發現因為爆炸和倒塌燃燒的道路,硬生生給你們這車人分去了三個不同的區域。

“讓我們去警察局再會!就是那棟最高的建築!”裡昂這樣高喊著,麵對著逐漸行來的喪屍,你隻能匆匆扯著傑鑽進唯一的通路中來躲避。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