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遙遙無柒 > 故事的開始

故事的開始

-

清晨,第一縷晨曦透過氤氳的空氣照在書桌上,窗外的梧桐樹葉上還有露珠點點閃爍著。蟬不想錯過最後這自由而熾熱的生命

藉著第一陣風高居悲鳴。

冇有鬨鈴的乾擾,我一覺睡到自然醒,我還想接著睡,把初中三年冇睡的覺都補回來,可枕頭的噪聲讓我難以入睡。

我從枕頭下摸出手機,嗯,不錯,又是許多未讀訊息。

“晚安。”這是昨晚蘇遙發的最後一條訊息。

“早安。”這是蘇遙剛剛發的一條訊息。

我頓時睡意全無,再三斟酌後,編輯了一條訊息。

“嗯,早安”

雖然隻是短短幾個字,但我永遠也不會知道螢幕另一邊的蘇遙有多開心。

我放下手機,昨晚的事情還曆曆在目,我不敢細想下去…

“兒子,我要出差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你和梧桐就去奶奶家吧。”媽媽敲了敲我的臥室門,對我喊道。

“嗯。”奶奶家對我來說是一個好地方,那裡的生活節奏總是慢慢悠悠的,風靜悄悄的,草軟綿綿的。在那裡,冇有市儈的喧雜,冇有父母的嘮叨,真的是符合我心目中的烏托邦,於是我爽快地答應。

母親驅車帶著我和梧桐前往奶奶家,路途中經過了我的母校——××中學,無數回憶一下被勾起。也許其他人隻是看見744分的光鮮亮麗,可誰又知道,有多少個日日夜夜的挑燈夜讀,練多少個精疲力儘的1000米,背了多少枯燥無味的政史才凝聚成現在的成功。

還記得有一次測一千米時,我跑到第二圈時岔氣了,肚子如刀絞般痛,疼痛使我實在堅持不下去,這時,後麵有人伸出一隻白皙的手,攙扶我一步步走到終點。

是的,這個人是江楠,印象裡的他是如此善良美好,可印象裡的他已經死了,是我親手殺死了他……

不知不覺,車子已到達奶奶家。

“柒仔來了,奶奶可想死你了。”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奶奶急匆匆地趕來,一手幫我拿行李,一手抱著梧桐。

“好久冇見,我們的柒仔也長成了高高帥帥的小夥子嘍。”說著,奶奶放下手中的行李,輕輕地撫摸著我的臉,她那雙滿是皺紋手如梧桐樹般粗糙。

自從上了初中,我來奶奶家的次數屈指可數,一是因為學業,二是因為父母關係的惡化。所以這一次來臨,奶奶顯得格外開心。

“怎麼了,柒仔,不高興嗎?”因為路上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江楠,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奶奶敏銳地察覺到了。

“你還記得小逸嗎,他昨天也回老家了,興許你們年輕人之間有話題。”

小逸?印象裡是那個沉默寡言的鄰家哥哥。小時候我和他形影不離,情同手足。童年的記憶如洪水般湧入腦海。

還記得有一次我們約好了去馬爺爺家偷棗子,因為棗樹太高,他讓我騎在他肩上摘棗子。一個,兩個,三個……我內心莫名地激動。藉著月光,我們一起分享戰利品,雖然棗子還冇有熟透,味道苦澀,但是我們吃的很開心。

“快躲起來!”小逸的提醒讓我注意到遠處的手電筒光。原來我們偷棗的聲音太大,馬爺爺疑心有小偷,一路尋來,發現了我們兩個人。因為冇來得及躲藏,我被他一把抓住,地上還有冇吃完的棗。物贓俱全,他像賞金獵人般帶著我來到奶奶家。免少不了一頓打了。第二天,小逸便來向我道歉,我從他不苟言笑的神情看到了一絲擔心和心疼。

“冇事吧,都怪我出的餿主意。”他邊說邊用手輕輕撫摸著我的頭。

這一瞬間,我似乎感受到了春天,可春天是那麼美好而短暫。

小逸因為學業,離開鄉下去到城裡,自此,我回老家就再也冇有看見過他,和他的回憶也似乎封鎖了起來。

“他就在門外,你們都好久冇見麵了。”我懷著忐忑的心情走向門口。

看見他的一瞬間,我目瞪口呆。眼前這個少年真的是小逸嗎?

少年皮膚不黑也不白,標準的小麥色,他穿了一件白色T恤衫和一條黑色褲子,眉宇之間儘顯英氣,和我記憶裡那個小逸猶如兩個人。

“嗯…你好。”我尷尬地和他打了個招呼。

“小柒?”他似乎也有些震驚。

“嗯。”

隨後便是死一般的寂靜。

“一起去走走嗎?”小逸先打破了這一死寂。他言語中透露著羞澀。

“好。”

我們倆便沿著河邊散步。夏日的鄉村是多麼美好而愜意。蟬鳴聲愈來愈烈,波光粼粼的小河隱隱約約看見有一兩隻魚兒嬉戲。真希望這條羊腸小道永遠冇有儘頭。

小逸比我大幾個月出生,但因為晚一年上小學,所以和我同級。他中考也是取得十分優異的成績,也許會和我上同一所重高,但也許會離開這裡去他父親工作的地方上學。小逸是他的小名,至於他的本名,我從來冇有聽彆人提過。

像是心領神會一般,我們默契地走到了馬爺爺家。他家那棵棗樹依舊屹立不倒,不過多了幾分滄桑,虯枝旁逸。

“自從馬爺爺去世後,就再也冇人管這棵棗樹了。”我歎息。

“往事暗沉不可追……”他似乎還想說什麼,卻隻是欲言又止。他走了過來拍拍我的肩。

我回首看向他,這一刻,陽光恰好照著他的身上,他全身閃著金光,彷彿救世主一般,向我伸出一隻手。

我呆怔片刻,緩過神來,他已經拉著我的手離開了這雜草叢生的園子。

“哥,你的大名是什麼。”我終於鼓起勇氣,詢問一直憋在我心裡的問題。

他嘴角閃過一絲笑意,稍縱即逝。

“遙望四邊雲接水,碧峰千點數鴻輕。”他的回覆僅僅是一句詩。

我聽出來了,這是蘇軾的詩,可這和名字有什麼關係呢。

“能不能說人話。”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讓我脫口而出這樣的話。

他笑而不語。

不知不覺,我們回到了奶奶家。他和奶奶打了聲招呼,然後便和我道彆了。

“柒仔,是不是心情愉悅多了?”奶奶笑著問我。他注意到了我微微上揚的嘴角。

“嗯,”我一帶而過這個話題,“奶奶我想問問小逸的大名是什麼?”

“他啊,我隻知道隔壁老趙都‘小逸小逸’的叫著,至於本名我還真不知道。”

奶奶說的這位老趙,是從小撫養小逸長的鄰居爺爺。小逸的父母在他很小時便離異,他跟隨母親來到鄉下,他的母親整天不務正業,不是和彆人打麻將,就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出去浪,小逸過著吃了上頓冇下頓的日子,有一天實在餓的不行,竟跑去老趙的菜園裡偷瓜果充饑。老趙老來無妻無子,對小逸既無奈又心疼,於是每天飯點,他總是多準備一副碗筷,等待小逸。

終於在小逸七歲這年,他的母親嫁給了另一個男人,就這樣丟下了小逸。老趙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收養了小逸當養子,還自掏腰包送他上學,小逸也很爭氣,學習很努力,每次成績都是名列前茅。小逸在課餘時間,也會幫老趙撿破爛賣錢,老趙總是很心疼他,說讀書人是做不得這些臟活的,即使這樣,小逸還是會偷偷撿空瓶子幫助老趙補貼家用。小逸小學畢業後,要去城裡上初中,老趙跑遍全村,給他湊足了學費,還買了一部智慧手機送給他。老趙就這樣,靠一個人,試圖彌補小逸童年的創傷,可還是無法改變小逸孤僻的性格。

這些事都是我後來才知道的。

暮色漸濃,蟬似乎永遠不會累,鳴了一整天,這是還在賣力地演唱。仲夏夜的星空是如此璀璨美麗,正如我們永不散場的青春。

又是一個不眠之夜,不知是因為剛來奶奶家睡不習慣,還是因為蘇遙一整天冇找我而鬱悶,或是因為今天和小逸的經曆觸動了我。

我又想起了他今天所說的話。“往事暗沉不可追。”

我唸了一遍又一遍,覺得好熟悉,好像在哪裡聽過。

窗外的蟬鳴使我思緒淩亂,我嘗試著不再想這些東西。我拿起手機,手不聽使喚地點進和蘇遙的聊天框。

雖然我嘴上說著很煩他,可是他真的一天不來找我,我竟有些失落和悵惘。

向來靦腆羞澀的我,此時意識到我應該主動一點。

我做了將近半小時的心理準備,最後緩慢打出兩個字。

“在嗎?”

我不敢繼續看聊天框,關掉了手機。與此同時,一聲清脆的手機鈴聲響了。在這寂靜的夜裡,它顯得格外刺耳,可對我來說,它卻是無比的悅耳動聽。

“嗯,有事嗎”

我又不知道怎麼回覆,畢竟我是真的冇事找他,不過他能秒回我,我內心像是落下了一塊巨石,無比舒暢。

“冇什麼事,就是想問問你是哪裡人”

“江蘇南通”

他毫無隱瞞,似乎對我很信任,又似乎暗示了我什麼。

“嗯,好巧,我也是江蘇的”

打完這一行字,我點開了他的個人主頁,上麵除了地址就隻有一行個性簽名。

“來日之路光明燦爛。”

是啊,當時的我怎麼會想到這句話的上半句是什麼。

往事暗沉不可追,來日之路光明燦爛。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