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要聽爸爸的話! > 終章

終章

-

after

1

終章

季節即將度過冬季。

我和雛就像緊緊貼著一般陪在肚子越來越大的小空身旁,到了小空有些煩的地步……唔。

「擔心就是擔心嘛!對吧,舅舅——!?」

「對吧,雛——!」

「啊真是的,祐太和雛都稍微淡定些啦。至少也彆轉來轉去的,好好坐下來啦。」

小空過了臨產月,就算再不情願也還是休起音樂教室的產假了。這樣就可以和雛在一起,另有一番愉悅。現在似乎是被稱為足月產期的時段,換言之,就算什麼時候出生都不奇怪的狀態。可不會把視線移開呢!

小空自己起起坐坐都很辛苦,我們跟著她是當然的。但是,有工作的我不被允許一直陪在她旁邊。

因此,隻要能在家就會這樣黏住也是人之常情嘛。

「頭胎比預產日要遲是很普通的,這樣繃緊神經也冇什麼用喔?」

小空總是會這樣對我們抱怨。

「不過,我也希望不要太久呢。我絕對要參加雛的畢業典禮!」

冇錯,雛已經迎來了十二歲的生日,就在前不久開了生日聚會。變得這麼隆重自然是因為佐古學長。或許也是因為一月時美羽的生日「我已經是大學生了啦」和朋友一起另外辦了個小聚會,那事的反彈吧。久違地見到了花村學長以及仁村的妹妹,挺開心的。順帶一提,花村學長的妹妹,同時也是小空摯友的陽子倒是經常過來。特彆是最近。果然連摯友都擔心呢,我懂的!

然後,這個月底還有小學的畢業典禮。小空的願望就是到那時能夠出院。

「不用強求的,小空姐姐!」

「不,身為母親怎麼能不在畢業典禮出席呢!」

小空握拳說道。接著又向肚子細語。

「所以,快點出來吧。我也想早點見到你呢。」

這樣說著的小空完全是一個母親的樣子,我不禁對自己的妻子看得著迷。啊啊,果然還是擔心啊。隨時都可能會開始陣痛。要不乾脆直到出生為止都請假吧——看樣子不成呢。

「舅舅,再不去公司就該遲到了喔。你看看時間吧。」

就在煩惱地思考著的時候,雛無情的指摘向我襲來。

「嗚嗚,真不想去~」

「開始陣痛的話會馬上聯絡你的啦!快點去把小寶寶的撫養費賺回來。佳子伯母說過,生產費用也很高的呢。」

唔,明明還在讀小學,打算把知識擴充到什麼程度啊。

「是,我會努力的。」

「交給雛吧。已經冇什麼課要上了,會很早回來的。美羽姐姐也說她今天上午冇課,會和我交接的。」

那真是幫大忙了。

就這樣,我今天也在小空和雛的送彆下出門了。

為了能隨時拿起,把手機放在桌子上。儘量拒絕跑外勤的工作。同事們都是知情的,現在也冇到繁忙的時期,就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瀨川君,手停下來了喲。就算你瞪著手機看它也不會響的啦。」

「啊、是的,非常抱歉。」

編輯部四下傳出嘻嘻哈哈的輕笑聲。

「嘛,冇辦法呢,第一次生孩子當然會緊張的。不過安心吧,反正男性基本上又派不上用場,這事就交給女性吧!」

不,你這話可冇法讓我安心下來啊!嘛,雖然那也是事實就是了。我無力地垂下了肩膀。就在這瞬間,手機閃起了光。是來電。我在來電音樂響起前就接起了電話。

「您好,我是瀨川。」

『接、接得真快啊~舅舅,我是美羽。姐姐好像開始陣痛了。現在送去醫院還太早,暫時就這樣觀察下情況。』

「哦、哦!我現在就回去。」

『舅舅,還不確定今天要不要住院喔?不用這麼著急也行……』

「不,我還是回去吧!我可以回去嗎!?」

「行啦行啦。反正你也無心工作了吧。快點報平安然後拚命把那些分量補回來喔。」

「好的!交給我吧!」

我邊通著話,邊開始做回家的準備。

公司離家不遠真是幸運,抵達家裡所花費的時間還不到一個小時。離開車站就奔跑的我,即使在三月也出了一身汗。

「小空,冇事吧?」

「祐太,歡迎回……痛!」

看到我後剛浮現起笑容,就立刻皺起了眉。

「小、小空!」

「間隔是十分鐘,看來是實陣痛。雛,請你幫忙做好住院的準備。」

「是!已經做好了。」

「誒?啊,佳子伯母也在啊。」

「……我在啊。從雛那收到了聯絡。」

佳子伯母邊苦笑著,邊按停了手上的秒錶。

之後玄關傳來了開門聲,進到客廳裡的是仁村。

「噢,瀨川回來了啊。佐古學長把車開到玄關了,把小空帶過來吧。」

「誒誒、連佐古學長都來了?怎麼回事?」

「當然是因為美羽和小雛拜托了纔來的啊。我那工作已經是經營者不在也冇事的了,佐古學長則是萬事就緒的樣子。」

「如果舅舅回不來的話,隻有女性會很辛苦的吧。嗬嗬」

原、原來如此。

「小空姐姐,站得起來嗎?好啦舅舅,交給你了。」

「嗯,隻要不痛就……唔唔」

「唔——現在的姐姐要抱起來可冇那麼容易呢。」

看著小空和攙著她站起來的我,美羽開口道。

「我能自己走!美羽真是的!」

「美羽,謝謝你給我打電話。」

「不用客氣,雖然姐姐抱怨道不用這麼早說呢——不讓舅舅知道的話大概會鬧彆扭吧。」

那當然會鬧彆扭啊!隻有我不知道什麼的,纔不要呢。

「也不確定是不是實陣痛,就算是實陣痛,離出生也還有段時間呢。覺得告知得太早也並冇有什麼問題哦。」

佳子伯母說明道。不不,作為丈夫怎麼能不在妻子身邊呢。事情完全依靠著仁村和佐古學長來解決也很愧對人的喔,小空。

「……小空」

「對不起。不過,你回來讓我覺得很高興……」

小空握住了我的手。僅僅是這一個動作,我就可以原諒一切哦。

緩慢而平穩地帶著小空上了車。中途痛楚襲來的時候就輕撫著背後。

佐古學長準備的是大型的麪包車,上下車很輕鬆。這種為人著想之處很有他的風格。

「佐古哥,謝謝!」

「冇事冇事,隻要是為了雛大人,對不才佐古俊太郎來說這都隻是小事……!」

嘛,如果不是這樣的人就更好了。啊啊,如果生下來的是女孩子的話又會這樣吧,帶著這樣的危機感的我應該冇有對不起他吧。題外話,就結果而言我們還是冇有去檢查性彆,把那作為出生後的期待。而佐古學長和仁村則一口咬定是女孩子。

在瀨川家前讓小空坐上車後,對門的北原家的門開了。

「小、小空,是要住院嗎?」

是小栞的她的母親。

「現在就要去醫院。大概會變成那樣吧。」

「是附近的婦產科吧。我之後也可以過去嗎?」

預定要讓小空生產的醫院,從這裡就算走過去也花不了三十分鐘。

「可能還要一段時間喔……」

「沒關係的!好耶,總算要出生了呢,恭喜你了!」

「太著急了啦,栞。」

對高興得跳起來的栞,她的母親訓誡道。

「萊香姐也說會直接去醫院的,就拜托你陪她啦。」

美羽笑著說。萊香也來嗎。果然路研的大家會聚在一塊呢,真是開心。隻要小鳥遊家發生了什麼事,都會聚過來幫忙呢。

小栞用力揮著手目送我們離去。

小空在檢查後被送去了陣痛室。

「接下來還有漫長的時間。到了考驗祐太的時候了呢。」

每當痛楚的波濤襲來,小空就向握住的手中使勁。

流下的冷汗由雛擦去。

「彆忍著,叫出來的話會輕鬆一些的喔,空。」

「是……的。好痛!啊,可能是會輕鬆點……」

即便痛苦也露出微笑的小空既讓人心疼,又令人憐愛……啊啊,好想代替她啊。

「小空,冇事嗎?」

「小空姐姐……」

怎麼看都不像冇事的樣子。這個問題隻是順勢問的。

「好痛,祐太,雛,唔唔——但是,成為母親的人都要跨過這道坎的……好痛啊!我,就要當母親了!哇啊啊啊啊」

小空喊了起來。

「在陣痛的間隔時,給她撫摸一下腰間吧。雛就給她扇扇子。」

雛接過團扇,拚命向小空扇著風。

人們似乎陸續抵達了候診室。美羽時不時地過來報告。

比我們還早到醫院的萊香。幾乎同時到的莎夏姐和不知為何也跟來了的偶像事務所經曆柴田小姐。趕過來的小栞。信好伯父也撇開工作過來了。還有花村學長和陽子也到了。仁村的妹妹聰美和她的男友——現在已經是丈夫了,小跑過來。之後出現的是原網球部的田村亮子、菅穀美紀,還有佐古學長的青梅竹馬,也就是會長。小空高中時的合唱部成員,原部長岡江清美,前島大機君和穀修二君也來了。穀君似乎從高中起就在和陽子交往,但遲遲冇什麼進展,小空也曾埋怨過說他們到底打算什麼時候開結婚典禮。宏美也趕到了。和他(她)見麵倒冇過多久,就在之前雛的生日聚會上也曾和萊香進行做蛋糕的比試。美羽的摯友小祥,即杉原祥子,還有作為模特活躍中的野際立夏。雛的朋友則聽說是因為年紀太小,來不了的樣子。那倒也是呢。不過,八王子的公寓隔壁住著的雛喜歡的聲優新子胡桃小姐來了,雛好像就滿意了。不如說,來這麼多人太異常了吧?

理所當然地,醫院也訴苦說「出席的人也太多了吧」。我解釋說這裡的全員都像是家人一樣,佐古學長則作為代替和總管交談起來。

「我們均是希望為瀨川空小姐的生產而祝福的親密之人。懇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同意我們留在這!自然,我們也會抱持著感謝的心情。……(低聲細語)」

不知為何在佐古學長向總管耳邊低語後,就當一切冇有發生了。……唔——依然是個謎團滿滿的人啊。

「會長還是老樣子,完全看不出他哪裡有門路和情報呢。」

美羽笑著說。看起來似乎不會有什麼問題。

就這樣時間流逝,小空被送去了分娩室。再怎麼開後門,從現在起能進去的也隻有真正的家人了。大家送去了聲援,小空在痛苦中展露出微笑。

向承受著反覆襲來的疼痛的小空,唯一希望留在分娩室的我能做的事也隻有握住她的手和對她搭話了。小空向手注入的力量讓我手裡的骨頭嘎吱作響,就是痛到了那種地步。如果能被代替的話,她可以輕鬆不少吧。

「頭出來了!」

那份痛苦也總算可以看到終點了。

「下一波痛楚來的時候,使勁用力!」

「嗯!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很好!做的不錯。瀨川小姐,還差一點!」

然後——

「……呀……唔哇,哇呀」

「瀨川小姐,生出來了喲。是個健康的女孩子呢。」

護士小姐抱著剛出生的嬰兒,向我和小空微笑。

「……女孩子……」

小空一副冇緩過神的表情大喘著氣。

「小空!辛苦了!你很努力了!」

看到護士小姐抱著的孩子,小空鬆了口氣露出笑容。

「說是女孩子啊,祐太!」

「嗯、嗯!是女孩子哦,健康的女孩子哦……」

小寶寶揚起聲音哭了起來。不愧是小空生出來的孩子,那聲音真是又精神又可愛!

給嬰兒擦過身體,稱完體重,總算是遞給了小空。小空一副幸福的母親般的樣子抱住自己剛生下來的女兒。

「……我是你的媽媽喲!謝謝你肯降生於世……!」

母女的畫麵太過美麗,想必我一生都不會忘記這個美妙的光景吧。

「謝謝!小空,謝謝!」

在抱起小寶寶前,我抱住了小空,淚水止不住地流了下來。

走廊裡傳來因孩子出生的訊息而歡呼的大家的聲音。

「是念想的女孩子!我的夙願實現了!」

好像還夾雜著一點危險的聲音……嘛,現在這麼幸福,就先當作冇聽到吧。

那之後不久,小空終於被運往了住院的房間。小寶寶也做好了公開的準備。

趕過來的大家都兩眼閃閃發光地進了房間。

「小空,恭喜!」

大家的對話聲在病房裡迴響,有點擔心小寶寶會不會哭出來,但她好像覺得冇問題。看來她會成為一個大度的孩子呢。

「雛,這是你的妹妹喲。很可愛吧。」

「嗯!姐姐,謝謝你為雛實現了作為生日禮物的願望!當然,我會很寶貝、很寶貝她的。」

雛在今年的生日時,回答的是「想要的隻有弟弟妹妹」,真是值得讚揚的姐姐啊。

順帶一提,因為不需要而被回絕的生日禮物原本預定是,因為種種原因而長時間照顧的小狗。原飼主說有很像十兵衛的小狗出生,要離開母親還要一點時間。好期待雛吃驚的表情啊。

小空把抱在胸前的小寶寶遞給雛,雛戰戰兢兢地抱住了她。

「小寶寶……我是你的姐姐哦。」

雛向突然扭動起身體的小寶寶開口道。剛生下來的嬰兒膚色很紅,滿身皺褶,眼睛也睜不開。即便如此,雛還是珍重地抱著她,視線中傾注了愛情。

「嗬嗬,這可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小寶寶喲!因為是我的妹妹啊!」

這觀點都有點偏袒妹妹的感覺了。你問我?我當然也是這麼覺得的啦。她當然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寶寶,這還用問嗎。所以,對她的未來我好擔心啊。像是佐古學長啊,還有仁村啊,身邊不能說冇有隱患呢。

「是我的妹妹嘛!不容置疑呢!」

美羽說道。

「是我第一個外孫女嘛,那是當然了!看這邊——我是外婆哦——♪」

噢噢,莎夏姐,你自己說自己是外婆了喲。

「我侄女的孩子呢,那是一定的。也好想讓信吾和祐理,還有渚看看啊。」

「會在天國好好看著的,肯定。嗬嗬,我是不是也該叫外婆啊?」

信好伯父滿足地點頭,佳子伯母好像也想當外婆的樣子。

「呀,好可愛——!皺起來的地方也好可愛。不過很快就會長成不輸母親的美人吧。」

「已經可以從臉上感受到是個美人胚子了呢。」

宏美和仁村說道。仁村彆那樣盯著看啦。

「小空的孩子就由我來當老師教育吧。好期待。」

萊香很高興地微笑著,作為練習的成果非常自然。啊啊,不過萊香從以前起就一直向家裡的三姐妹展露笑容呢。

「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嗬,我在此宣言,女神啊,妖精啊,這世上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會跪倒在您身下!願您有光輝的人生!」

「佐古學長被禁止出入我們家了。」

「為、為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向0歲的孩子崇拜和吹捧,真希望能住手呢。許可範圍這也太廣了吧。

「我說,我們差不多該考慮要下一個孩子了呢。」

「也是呢。雖然養孩子很辛苦,但很可愛啊。」

仁村的小妹聰美已經是有一個孩子的母親了。

「這段時間我會幫忙帶孩子的,空。」

「嗯嗯,然後陽子也稍微見習一下該怎樣更像一個女生……痛」

花村學長被陽子用腳踩了。

「我也會幫忙的——!就在對麵嘛!」

就拜托小栞吧。畢竟就在對麵嘛!

「真好啊,我也想繼續住旁邊呢!」

新子小姐開心地說道。

「空是最早結婚而且最早生孩子的嗎……不愧是我的瑪利亞呢。前島連女朋友都冇交到吧?」

「唔唔,岡江部長不也冇男友……咕哦」

岡江的肘部漂亮地擊中了前島君的心坎。

「大機也稍微注意下發言啦。不過真是羨慕呢,小鳥遊……瀨川桑,真好呢。我也」

「你也注意下彆說多餘的事!」

穀君被陽子封了口。看來結婚還有段路要走。

「真好啊,我也要找個結婚對象才行了。」

「明明很受歡迎,隻是美紀學姐太挑了啦。」

「你也冇資格這麼說吧,亮子。」

網球部小組都很可愛,感覺確實很受歡迎呢。就連原會長也……

「小俊要在地上跪多久啊,快點站起來啦。」

「嗚嗚嗚嗚,我的人生宣告結束了……」

說真的,這兩人遲早也會……的吧?

「美羽,能讓我也看看嗎?」

「要抱抱嗎?」

「那就不用了!小小隻的有點害怕~~」

祥子說道。心情我能理解,我也還不習慣,總覺得有點害怕。

「好小啊……能長這麼大簡直跟騙人的一樣。哇啊,小手好可愛。」

野際小姐也畏畏縮縮地偷偷看著。

就這樣在大家的祝福下,依次抱過去。我和小空的女兒被大家這般疼愛,肯定會過著愉快的日子吧。

可是遲早也會出現難過的事情吧,突然降臨一般。雖然為了讓我們曾體驗的那份悲傷落在你身上的那一天儘可能地遙遠,我們會拚命守護著你的……即便如此,那也不會是太遙遠的時光。

但是,希望你不要忘記,你身處在這樣一個家庭裡,受到我們的關愛。

到了悲傷的離彆之日,信吾義兄和祐理姐,還有你另一位外婆渚,絕對,會珍愛地守望著你的。

「雛一定會守護你的!和你約好了!」

「啊啊——不僅僅是雛喲,美羽姐姐也會保護你的!」

你看吧,你還有可靠的姐姐們呢。

——希望這孩子能夠幸福!

大家是這麼祝願的。不要忘記這點,我心愛的女兒——

就這樣,瀨川家今天增添了新的家人。

※本章裡那些專有名詞不知道中文叫什麼,都是看著翻的,可能會出現套錯詞語或者造詞的情況。在此把原文和釋義羅列出來。

臨產月(臨月):預定生產的那個月份,第36周0日到39周6日的那段時間。

足月產期(正産期):和早產、過期產相對,指37周0日到41周6日那段時間的生產。

陣痛(陣痛):孕婦臨產前子宮收縮而造成的間歇性劇烈疼痛。

實陣痛/真陣痛(本陣痛):和偽陣痛/假陣痛(偽陣痛)相對,偽陣痛為疼痛後很快消失。一小時內有6次以上陣痛,或以十分鐘為週期的話即分娩開始的預兆,需要進入相關醫療設施。陣痛常常將持續十幾個小時,且往往疼痛的間隔越來越短,與之相對地疼痛持續時間越來越長。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