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要聽爸爸的話! > 序章

序章

-

第一卷

序章

雖然這話不應該由我來說——不過,我,瀨川祐太的人生正是一片波瀾萬丈。

當然,也不是說真的有波瀾萬丈這麼誇張啦,不過在一般人看來的話,我正在經曆著十分罕見的事情也說不定。

自己剛懂事那會兒雙親就亡故了,然後被終日元氣爆發的老姐一路拉扯大,可能從那個時候起,自己的人生就已經開始走上了一條風波不斷的不歸路了吧。

然後現在,進入了大學就讀的我,理應是一個人生活在自己的小屋子裡的——但是,現在房間裡卻多了中學生、小學生和幼稚園兒童組成的女子三人組。

嗯?為什麼會這樣?你這麼一問的話我也很困擾啊……

這件事情如果真的要解釋起來那就說來話長了。

如果問我對此情況有什麼感想的話,那就是這個年齡的女孩子,真的是相當難懂的生物啊。

至於我,則是這三個難懂的生物的爸爸。

「不可以進廁所!」

一大清早,廉價公寓裡就迴盪著小學生的悲鳴。

話說在前頭,我可以冇有做出任何和犯罪沾一丁點兒邊的行為。

隻是單純地想進入這個有著廁所、浴室、洗臉池三大功能於一體的房間而已。

但是,抱著這個單純目的的我,正被身旁身高隻到自己胸口的金髮雙馬尾少女瞪著眼睛訓斥著。

金色的頭髮應該是繼承了媽媽的血統吧,從外表來看的話也是個偶像級的美少女。這張怒氣沖沖的臉蛋如果需要付費觀賞的話,願意掏錢的傢夥估計會堆成山的吧。不過作為家庭成員來說就是另一回事了,隻能說明十歲的女孩子的到底相處起來有多麼地困難而已。

「我說過的吧,女孩子使用過廁所以後的一段時間以內你不可以進去的。請稍微注重一下男子應有的禮節!」

「但是啊美羽,我隻是想洗一下臉而已……」

「忍一下就好了」

真是蠻不講理啊,再等下去上課就要遲到了。

再說了我的目的地也不是廁所本身而是旁邊的洗臉池而已啊。

算了,今天回家的時候去買點花香味的除臭劑丟衛生間裡好了——一邊這麼想著,我一邊頂著一張多少有點油膩的臉走向了餐桌。

在餐桌旁邊,我家的天使——三歲的幼稚園小朋友——小雛,正端端正正地坐著。

真是何等地純真可愛又懂事呀,也不會說什麼「不許上廁所」吧。

「小叔叔是爆炸頭呢——爆—炸—頭~」

正準備坐下的時候,三歲的小女兒咯咯地笑了起來。

這個年紀的小孩子好像都是這個樣子的,總之笑點很低就是了。

因為我睡傻了所以頭髮亂蓬蓬的——就為了這點都可以笑得這麼開心。

「小雛,你就彆笑話我了。看情況,搞不好我要頂著這樣的髮型直接去大學上課了也說不定」

嗯,都怪你的姐姐不讓我進洗臉池纔會搞成這樣的。

「久等了—早飯來了哦——」

蠻不講理的姐姐把早飯端了上來。

今天的菜譜是吐司和沙拉,其他無。

還真是相當樸素的飯菜呢。

不光如此,吐司還有少許焦掉的地方,而沙拉則是一股腦兒地躺在大碗裡——既然要放金槍魚罐頭的話,至少把油給濾掉豈不更好。

話雖然這麼說,不過也比冇有強吧。

「姐姐本來今天是打算做玉米濃湯來著的,不過看樣子好像失敗了就是了——於是早飯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啊,討厭!美羽,不要說多餘的事情啦!」

隨著不滿的聲音走入房間的是,留著中長髮的國中二年級女孩——小空。

眼下說她是我們家的一家之主也不為過。

雖然由自己說出來多少有點那個——不過在家裡,我連一丁點兒作為家長的威嚴也冇有。

「哥哥真是的,吃早飯之前至少也去洗個臉嘛」

看吧,又被罵了。哎,都說了是因為美羽的緣故了。

連聽我辯解的時間都不給,我們一家四人坐在了餐桌旁準備開放了。

「那,我開動了哦」

長女的小空一聲令下,一家人開始吃起了早餐。

「小雛要草莓果醬—!」

「知道了,現在就拿給你但是不要塗得太多了哦—」

「姐姐,都說了我隻要吃沙拉就可以了嘛—」

「不—行,乖乖地給我把吐司吃掉……哎?啊啊,真是的!都說了不要塗太多果醬了啊!」

「呀——,黏黏糊糊的了—」

「啊,真是的,乖乖地不要亂動……」

嘩啦!

「啊,小雛把牛奶給——」

「啊啊,不得了了!都濺到製服上了」

「姐姐,給你抹布!」

「謝謝,美羽你去擦那一邊吧」

一大清早就開始亂得不像樣子了。

直到上個月的時候,這個房間裡還隻有電視機和我吃飯的聲音而已。

再說了,本來我對於這麼正兒八經地吃早飯的必要性也表示懷疑……

「我說哥哥!你也不要發呆看著,快點幫忙一起擦啊!」

「好~好~」

長女的小空雖然還是箇中學生,但是一直都很努力,自從一起生活以來我就總是被這樣嗬斥著。於是隻好慌慌張張地扯出紙巾一起幫忙清理小雛的早餐成果。

「話說,叔叔的衣服上麵也沾到了呢,牛奶」

「誒?不是吧?!」

「啊,等一下。我來幫你擦掉,請不要亂動哦」

二女兒美羽雖然還是個小學生,不過一舉手一投足都十足地像個大人一樣。

像這樣被她擦著自己的衣服,心情真的很複雜呢。

啊,不過可不是那種心裡頭有鬼的心情啊……

「小叔叔,小叔叔!」

「嗯?怎麼了小雛」

最後,是三歲的小女兒小雛。

我的姐姐的女兒,也是三人之中唯一和我有血緣關係的人。

「小叔叔,頭髮變成爆炸頭了哦!」

「這個你剛纔就已經說過了……」

和這些孩子們一起度過的熱鬨的早晨,算到今天大概已經快有兩個禮拜了。

雖然離習以為常還言之過早,不過也已經成為了我家相當常見的光景。

「叔叔,今天也要打工嗎?」

擦掉了我衣服上沾著的牛奶,美羽問道。

「嗯。等大學上完課,先回來一次再去。」

「那麼今天大家可以一起吃晚飯了呢」

小空好像有些高興地說道。

「小雛要吃漢堡牛排!」

「真是的,小雛就知道吃那個」

「好~那麼今天要挑戰什麼菜譜試試看呢——」

「誒?姐、姐姐來做飯麼?」

「小空……可、可以的話,吃外賣就好了啊……」

「小雛喜歡吃外賣的——」

「這、這次不會再失敗了啦!真的!絕對!不會錯的!」

暗黑物質化的漢堡牛排的記憶,在我們的腦海之中被喚醒了。

「好!今天就乘此機會去餐廳吃飯吧!」

「啊,是大學旁邊的那家店吧」

「冰激淩~回來的時候要買冰激淩——」

「你、你們幾個……」

小空很生氣的樣子,手微微地發著抖。

「絕——對會做得超好吃的,做好覺悟吧你們!」

手上的牛奶盒子被啪地一聲捏扁了。

白色的液體飛濺。

「啊——姐姐!又沾到衣服上了!」

「哇啊!」

「啊哈哈哈!小叔叔,爆炸頭爆炸頭!小姐姐好好玩哦!」

慌慌張張地又開始第二輪掃除。這是我看了一眼手錶,不由得臉一下子綠了。

「糟糕!小雛上幼稚園要遲到了!」

「誒—!」

「吃得快一點!早飯不吃這種事情,作為監護人的我可不會原諒哦!」

明明自己是從來不吃早飯的——顛覆了兩週以前的習慣的我,這樣地宣言道。

「好—!」

可愛地回答著的小雛哢嚓哢嚓地咬著吐司。

「知道了,叔叔」

張著一張偶像臉蛋的美羽,說著把吐司和沙拉往自己的小嘴裡麵開始送,到底是怎麼塞進去這麼多的啊?

「……什麼嘛,那個監護人」

最後長女小空鬧彆扭似地說著,坐在餐桌旁開始拚命地吃起了早飯。

我確認了三人的狀況以後,也用不輸給大家的勁頭嚼起了吐司。

吃完飯先送小雛去保育園,然後去大學上課,然後還要打工……

之前連想都冇有想過,這樣的生活會突然之間降臨到自己身上。

在我這個年紀就已經開始體會做爸爸的感覺,又有誰可以想象得到呢?

我們四個人,像這樣肩並肩在六畳大小的房間裡一起生活的故事——

就像這樣,開始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