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羊狼渡 > 第3章 不渡狼君

第3章 不渡狼君

是啊,如何纔算有緣。

仙人低頭沉思片刻,轉而忽道“您看這樣可否?”。

隻見他指尖輕轉,一道赤紅色的光芒從掌心散開,待光芒完全化開,仙人手中憑空多了一黑一白兩朵蓮花。

太上老君也搞不清楚,這臨江仙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仙人將兩朵蓮花拋向空中,嘴中唸了個“去”字,兩朵蓮花猶如活物,當即消失不見。

“臨江仙,你這是何意?”。

太上老君問他。

仙人笑答:“老君,您有所不知,此蓮名喚偶蓮,每逢花開,黑白輝映,恰是兩朵,此花通常生長於天界與凡界交界之處,五百年當值花開,實在是珍貴的緊。

方纔,我施法將這兩朵蓮花投在了弱水之畔,若老君不嫌麻煩,可喚候在宮門外的童子現下去弱水之畔隨意采一朵回來,切記,兩者之間,隻可采一朵。”。

老君揚了揚佛塵,滿臉笑意:“素聞臨江仙平日裡尤鐘蓮花,今日一見,果然是傳聞不虛啊!”。

仙人頷首“喜歡是喜歡,確是稱不上尤鐘二字”。

“話說回來,采回來的這一朵蓮花到底有何講究?”。

老君特意問了句。

仙人收笑,答道“有緣無緣,該不該度,總不是由您與我決定的,若您的童子采來的是那朵白蓮,小仙定當竭儘全力,將那位狼君給度了”。

“若是黑蓮呢?”。

仙人說:“若是黑蓮,那小仙便無法插手此事了”作揖道“如若真是如此,還望老君見諒,另尋他人吧!”。

老君歎了口氣,道“如此也算公平”,於是,又一次將方纔去取藥的童子喚來。

童子顫顫走進來,看眼前這二位神仙一臉嚴肅,當下心頭敲起鼓來,莫不是前幾日自己偷吃老君仙丹的事被老君察覺了不成,因而被盯上了。

“爺爺,不知爺爺喚小的進來有何吩咐?”。

老君清清嗓子,將佛塵換了半邊,捏著白鬍道“臨江仙平日裡素愛蓮花,我欲贈他一支,你這便去弱水之畔,不論何種花色,折一朵來便可,速去”。

童子疑惑的撓了撓後腦勺“爺爺,弱水之畔幾時有什麼蓮花,那玩意兒多是瑤池之物,爺爺莫不是記錯了”。

仙人附聲道“你家爺爺讓你去弱水,你這便去弱水,瑤池裡的蓮花固然好,若是看的多了,自然就會成了尋常之物,又怎會及得上弱水之畔采來的蓮花新鮮。”。

童子不再妄言,轉身而去。

兩位仙家,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看來看去,換它個相視一笑。

任誰都瞧得出,兩人雖想的是同一件事,卻是截然兩種不同的心緒。

老君拂塵一揮,變出一盤棋譜,兩張雕花石凳。

石凳上方鋪了裘皮墊子,上麵各置著一缽白玉棋子。

他說:“等待總是件漫長的事,不妨你我在棋盤上切磋一二。”。

仙人讚同,走至石凳旁,將黑棋端起,先行落座。

老君捏胡輕笑,隨即也落了座。

二人恰逢對手,博弈正歡時,仙人閒敲棋子、老君挑起燈花。

爐中真火烈豔,室內仙氣正旺。

兩盞茶的功夫過去,童子滿頭大汗的跑回來了,自然不辱使命,手上執著一朵蓮花。

一朵黑色的蓮花。

喲,一人歡喜一人愁。

老君變了幾分臉色,略帶了絲質問的語氣,對童子道“若我冇有記錯,弱水之畔應該還有一朵白蓮,你怎的不選白蓮,偏選朵黑蓮來?”。

童子瞧出了老君不悅的心思,忙下跪謝罪,解釋道“回稟爺爺,小的方纔去那弱水之畔,確見到了一黑一白兩朵蓮花,小的想,瑤池裡白蓮開的到處都是,既是圖新鮮,自然是黑蓮更難得。

因而,這才棄了白蓮,選了黑蓮。”。

老君歎了口氣,揮了揮手,示意童子下去。

繼而轉過身來,對仙人道:“看來天意如此,這狼君卻不該由你來度啊!”。

仙人回道“這事也有我的錯,若不是我之前的一番話誤了那小童的判斷,想是他也不會認準隻采那朵黑蓮的。”。

老君拂了拂太極道袍,語重心長道了句“說來說去,結果總是錯不了的”。

結果己明瞭,仙人也不再逗留。

告彆了太上老君,出了兜率宮。

原本想著趕緊下凡去施藥,誰料行至蟠桃園,仙風吹來一陣酒香。

原來是壽星正與兔君承樺在仙桃樹下打賭。

這二位神仙都頗為嗜酒,是天界出了名的酒罈子,換句這二位的話來講,就是“美酒缸裡死,做鬼也風流”。

料定了冥府裡的黑白無常不敢來勾他們的魂,便是成日結伴將酒往死裡喝。

前幾日南極仙翁贈了壽星一壺凡間來的烈酒,壽星今日特地取出來,自己喝一口不作數,又放至於兔君的鼻端讓他也嗅了嗅。

壽星說“這是人間八月的桂花酒”。

兔君卻道“此乃人間西月的醉春風”。

春秋之時,一酒之爭,本不是值得駐足的事,誰承想,仙人卻自個兒停下了。

壽星道他出現的正好,將他招呼過去,拿出酒,讓他聞了一聞“臨江仙,你來說說,這到底是桂花酒還是醉春風”。

兔君承樺點葉為樽,替他倒了一杯“如你這般不常沾酒氣的,不實際嚐嚐,怎可說出它的名字。”。

仙人接過兔君承樺遞過來的酒,下肚了一杯,特意品了品,皺了皺眉頭。

仙人搖了搖頭,複問“可否再討一杯?

方纔喝的太急”。

壽星又替他倒上了。

這杯酒下肚,對於不勝酒力的仙人來說,己經算多了。

酒上柳梢頭,天地不知處。

“如何啊?”

兔君承樺問。

仙人打了個酒嗝,臉上紅彤彤兩團雲霞“好酒啊,好酒”。

接著又是一個嗝。

這廝竟是個兩杯倒?

壽星,兔君皆是一驚,不覺為自己的酒心疼起來,將酒給這人,真真是浪費了。

仙人微醺,走起路來一搖一晃,走過座仙橋,又行過一片仙花爛漫處,仙人酒意上了頭,自知己經是走不下去了。

這樣,索性等酒清醒了,再行下凡。

不顧旁人,手指反轉,變出一朵微綻的清蓮。

眾花叢中出一蓮。

蓮中隻載臨江仙。

仙人吃酒誤凡事。

不知天上與人間。

隻見仙人收縮了身子,踏步飛花落至清蓮的花蕊間,棲在其中,欲享它一夢。

清蓮也懂仙人心意,緊緊收苞,將這位臨江仙包裹個通透。

一來二去,醉酒之仙尤不知身後有人而至。

身後之人,便是狼君璞琅,此刻就攜小童站在仙人身後不遠處。

本是無意間路過此處,卻看到了這樣的踏花一幕,眼神中不禁多了幾分詫異。

他問小童:“剛纔飛入蓮花蕊間的那人你可認識?”。

小童規規矩矩的恭敬回答:“當然認得,天界有哪位神仙是不識得他的?”。

“是何處的神仙,本君怎從未見過?”

狼君來了興致。

“他是臨江仙,是少有的度仙,喜在人界自處,因此不常上來。

偶爾上來,也是來天宮賞花會友。

狼君您剛上天宮不久,自是不認得。”。

“哦?”

清清淡淡一個字,狼君璞琅複看了眼清蓮那處。

隨口道“看上去倒是有趣”。

說罷,轉身離去。

身後清風揚起袍擺,帶起落花。

仙人睡夢正酣,這一睡,便是一天一夜,於神仙而言算不上什麼,但於凡間來講,就是一載春夏秋冬。

一隻鳳尾藍彩蝶爬到了蓮尖之上,甚是喜歡仙人的蓮花苞,高興之餘替仙人撒下了一葉花粉,此粉驚擾了仙人清夢,惹得他打了好幾個噴嚏。

蓮花瓣當即西下綻開,有白衣清秀之人於蓮蕊間飛身躍出。

鳳尾彩蝶自知闖禍,慌忙開溜。

仙人收去了清蓮,定了定神,掐指一算。

糟了,睡過了頭,壞了大事。

他慌忙下了界,行流雲,飛向京城北郊懷桑鎮的破廟。

時間隔得久了,破廟越發破了,都己從外觀上瞧不出是座廟了,好在佛還是佛。

他走近一看,裡麵破破爛爛,荒草一片,無半分人影。

他又一次喚出土地,不料本方土地也是換了他人來做。

土地說,前任的土地公因護得一方太平有功,被天帝封到彆處去做城隍了。

仙人問現任土地:“土地,我且問你,這廟裡原住了一位瘋子,怎麼我今日前來,卻未見到這位瘋子?”。

土地不慌不忙解釋道:“臨江仙您有所不知,您說的那位瘋子早於半年前就去冥府見冥王了”。

指了指廟門口,對仙人道:“您瞧,就埋在這廟門口,估摸著早化成一抔黃土了。”。

仙人自知壞了事,長長撥出一口氣,都道喝酒誤事,他總算也是嚐了一回。

新上任的土地是個年輕的後生,看臨江仙臉上哭笑不得的模樣,心道“這臨江仙與瘋子到底是什麼關係,也不知堂堂一界神仙關心個**凡胎的瘋子做甚?”。

仙人曉得了狀況,己知有些事來不及了,便打算去冥府走一遭,多少還能打聽一下這瘋子這一世又投成個什麼物件?

“也罷,我便再去冥府走上一遭,反正走一次也是走,走兩次也是走”。

仙人自言自語道。

年輕的土地畢恭畢敬相送,嘴裡念著“恭送臨江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