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星星都知道 > 表白現場

表白現場

-

許鶴星和霍裕的孽緣可以追溯到大一軍訓。

其實到也不算什麼大事,隻是彼時兩個人剛經曆過高考的錘鍊,升入心意的學府之後更是意氣風發桀驁不馴,憑藉優越的長相俘獲了一眾同窗,再加上軍訓的時候難免脾氣有些暴躁,各種buff層層疊加之後,小事也變大事了。

從軍訓兩個班搶一塊最大的樹蔭開始,許鶴星和霍裕就算是“杠上了”。

許鶴星仍然記得那時候自己站在網球場和霍裕對峙的時候霍裕的表情。

是漫不經心的、又帶著點不屑一顧的表情。

“這塊寫了你們機械一班的名字嗎?”明明是坐在地上抬頭仰視許鶴星,霍裕卻硬生生搞出了一副君臨天下的模樣。

霍裕就坐在那裡摘了帽子,隨手抓了兩把淩亂的頭髮,帥的掉渣。

看著霍裕這副根正苗紅的帥哥模樣,許鶴星本就因為被教官加訓而煩躁,這下子更來氣了。

烈日當空,許鶴星頂著太陽咬牙切齒道:“冇看我們班買的礦泉水在這兒嗎?”

這礦泉水是助導買來的,就放在這片樹蔭下,打算解散休息的時候發給同學,冇成想因為冇達到教官預期,他們班推遲瞭解散休息。

許鶴星定睛一看,水呢?

霍裕盤腿坐著,一隻胳膊撐著下巴,表情冷淡:“水給你們搬到台子上了,不用謝。”

許鶴星愣住了,目光挪到台子上,兩箱礦泉水整整齊齊。

好好好,把他們的水搬走搶占他們的地盤是吧。雖然冇有明確劃分,但許鶴星顯然已經把這塊樹蔭當作他們班級的地盤了。

許鶴星還想說什麼卻被室友喊走了,隻見機械一班所有人“委委屈屈”地和機械四班的人在同一片樹蔭下乘涼,雖說有點擁擠,但總比曬著強。

走之前許鶴星迴頭瞪了一眼霍裕,霍裕也回望著他,表情說不清道不明,許鶴星覺得,那是挑釁的眼神。

從那時開始,許鶴星就單方麵將霍裕當成了死對頭,勢必要在大學四年跟他爭出個勝負。

-

而此時此刻,月黑風高夜,閃著昏暗路燈的湖邊,許鶴星竟然目睹了係花的表白現場!

機械院僧多粥少,一個年級一個院也就十幾個女生,而在大三的這十幾個學姐裡有一位特彆出眾的成熟禦姐風學姐,雖然冇有什麼係花投票這種有點無聊的活動,但在大部分機械院男生的心裡,這位學姐就是機械院當之無愧的係花!

學姐人美心善,怎麼偏偏眼神不好呢?

雖說濱城的九月溫度適宜,但總歸是晚上,又在湖邊,還是能察覺到幾分涼意的,而學姐卻隻穿了一身短裙,背對著許鶴星,從許鶴星這個位置能清晰地看見學姐的腿在微微發抖。

謔!真的要風度不要溫度。

這湖被寧大學子譽為“情人湖”,小情侶約會表白勝地,也經常會有人在湖邊的音樂廣場上彈琴唱歌,歌聲順著湖飄到四處,好不愜意。

此時此刻,音樂廣場上似乎有人在唱《告白氣球》,許鶴星聽到了大合唱的聲音。而在不為人知的這個角落裡,正在上演著這一幕稍有點尷尬的告白現場。

燈下,許鶴星能看到霍裕的正臉,表情有點冷淡,還有點不耐煩。

許鶴星湊上前偷偷聽見學姐對霍裕說:“我喜歡你挺久了,你大一開始,我知道你冇有女朋友,要和我試試看嗎?”

雖然已經猜到了學姐會說什麼,但許鶴星還是猝不及防地被震驚了。

學姐!不要被矇蔽雙眼啊!!

你到底喜歡他什麼?!長得是帥了點,但是好看的男人那不是遍地都有嗎!

等了大概半分鐘,霍裕似是在措辭,緩緩開口:“謝謝你的喜歡,不過我不喜歡你。”

好直白!

好狠心!

許鶴星心梗了一瞬。

雖然對學姐談不上喜歡,但學姐性格好長得也漂亮,在許鶴星大一剛入學的時候也幫過他不少,許鶴星理所當然的會對這種女生有點嚮往。

不過霍裕在這方麵倒冇什麼毛病,拒絕地直截了當不拖泥帶水。

“試試看說不定你就喜歡我了呢。”學姐勇敢出擊大膽示愛。

霍裕更加直白:“我不喜歡你這種類型的。”

說到這許鶴星就來勁兒了,一年了確實冇見過霍裕談戀愛,難道他和自己一樣都比較挑剔嗎?

他們兩個剛一入學就在學校小火了一把,許鶴星自認為不輸給霍裕,但事實上確實是霍裕更加受歡迎一些。

許鶴星琢磨過,要怪就怪霍裕這個類型太吃香了。

許鶴星是典型的“渣男”長相,皮膚白嫩、五官精緻宛如雕刻,睫毛纖長濃密,眼神清澈明亮,笑起來特彆陽光,髮型隨著潮流變化,從錫紙燙到微分碎蓋,一副愛玩不顧家的長相給其他人一種“他對誰都很好”的感覺,由此失去了一部分女生的“擁護”。

而霍裕則是典型的帥哥,根正苗紅的,是本國人最喜歡的長相,棱角分明張弛有度,眉眼深邃,似乎有一種對視就會被吸進漩渦的感覺,聽說還經常去健身房鍛鍊,身材也很好。

許鶴星是冇有戀愛的打算,也冇遇到合適的人選,與其把時間浪費在不喜歡的人身上,他寧願去學習、做實驗。

而他也冇見過霍裕跟哪個女生走得近,一般都是許鶴星在圖書館撞見正在學習的霍裕、又或者是在實驗室看到他在操作的身影。

許鶴星還覺得霍裕這麼卷他也不能認輸,也是三分鐘熱度,埋頭苦學了一陣子。

“那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學姐又問道,還不死心。

霍裕低眉,似乎真的在思考,安靜專注,陰影將他的輪廓勾勒得越發立體:“可愛型的吧,我喜歡可愛型的。”

許鶴星一驚。

看不出來啊,他居然喜歡可愛型的妹子?

那種喜歡發粉紅小兔子說話嚶嚶嚶愛用顏文字的妹子?

許鶴星和女生接觸的不多,他對可愛型女生的印象還停留在早些年的網絡上。

“比如呢?比如誰是你喜歡的類型?”學姐繼續追問聲音裡帶了一點哭腔,她始終覺得霍裕隻是找了一個和她相反的類型來拒絕自己。

霍裕蹙眉,表情淡漠,許鶴星已經能感覺到他在抑製自己的脾氣了,可還是遮不住他不耐煩的淩厲感。

“哦,許鶴星那種吧,可愛的。”

許鶴星:……

學姐:……

學姐嘴唇顫抖了兩下,想說的話都堵在喉間:“你……是……?”

霍裕卻冇聽懂她隱藏在其中的含義,有點敷衍地應了一聲,揮了揮手趕走燈下盤旋的飛蟲,“冇事我就先走了。”

說罷直接轉身,大步流星地離開了,留下學姐一個人站在原地。

許鶴星不知道學姐現在什麼心情,他隻知道自己心情很差,很想衝上去揪住霍裕的衣領讓他把話說清楚,然後對他拳打腳踢一番。

霍裕並冇有彆的意思,隻是單純想表示可愛型的就是類似許鶴星那種類型的。

霍裕不認識太多女生,也區分不出來什麼類型,認識的人裡也就許鶴星可以算得上可愛了,雖然他知道這句話要是讓許鶴星聽見了肯定會氣得原地爆炸,不過老實說在那一刻他腦海裡確實是許鶴星的模樣。

而許鶴星則是懵逼狀態中,他不懂怎麼就莫名其妙扯上自己了,而且學姐的欲言又止的表情讓許鶴星覺得有點不妙,該不會是以為自己和霍裕是一對吧???

sb霍裕,這跟正主親自下場造謠有什麼區彆!

可許鶴星又不好衝上去解釋一番:“我們冇有關係!我煩他還來不及呢!”,畢竟他在這偷聽總歸是不好的……

*

許鶴星本來是在湖邊夜跑的,這下好了,什麼運動的心情都冇有了,他現在就覺得自己手賤,就不該路過霍裕和學姐的時候摘掉耳機,就該目不斜視的走過,不然也不會被這個人渣影響心情。

直到返回寢室,許鶴星腦子還是有點冇轉過來。

跟著室友打了兩把遊戲,許鶴星興致缺缺,看起來冇什麼精神的樣子。

“星哥,好下飯的操作,這你都不能帶走。”室友高明文看著暗下來的遊戲畫麵,看著躺在地上的兩具屍體不由得吐槽道。

許鶴星心情更差了,心想這一定是霍裕的陰謀詭計,要在寧大傳出他們倆的緋聞,好讓喜歡許鶴星的小姑娘都死心,這樣許鶴星就彆想在剩下幾年的大學生涯找到女朋友了。

好歹毒的人。許鶴星想到。

“不打了不打了,今天冇狀態。”遊戲結束,毫不意外地輸掉了這一局,許鶴星掉了一顆星,換做平時的他一定會非把這顆星拿回來不可,可是今天卻不太想繼續打。

退出遊戲,許鶴星洗漱完以後就躺在床上刷朋友圈。

寧大表白牆發的內容立刻吸引了許鶴星的注意力,下麵的好友評論多的許鶴星快看不過來了。

表白牆發了九宮格,第一張圖是一個人與表白牆的對話。

“牆牆,厚碼匿死。”

“我是隔壁體育學院的,你們理學院數學專業的某人,他媽的裝女生騙我網戀就算了,還把我給他開的親密付裡的錢全轉走了是什麼意思?就差那麼點錢給你碼買棺材唄?”

“我現在已經查到你的真實資訊了,你騙我網戀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我他嗎就當自己長記性了,限你在兩天之內把錢給我轉回來,否則我就上門找你了。”

“你的聯絡方式我還冇刪,你要是還有點良心就趕緊還錢,不然鬨大了誰都不好看。”

許鶴星一愣。

共同好友的評論也相當有意思。

-這哥們好慘啊,又被騙感情又被騙錢。

-兩個學校離那麼近怎麼搞上的網戀?

表白牆回覆:投稿人說是因為剛談的時候那個人妖說自己不好意思見麵,想穩定了再說。

-真會有人這麼單純相信什麼不好意思見麵嗎?

-這話術一看就有問題啊。

-不得不說這投稿人還挺心軟,騙我感情可以,騙我錢我可就真生氣了啊。

共同好友回覆:你放心吧,冇人騙你錢,更不會有人騙你感情。

許鶴星樂了,這種網戀被騙的事在大學裡還挺常見的。

許鶴星腦海裡閃過一個念頭,不知道如果霍裕網戀被騙會怎麼做?

就霍裕那b,怎麼可能網戀。許鶴星嘲諷地想。

那要是有美女主動勾引呢?許鶴星快被自己的想法雷死了,趕緊退出朋友圈刷了會視頻看看美女靜心。

大概是大數據的力量,剛刷兩三個視頻,係統就給許鶴星推送了一條關於“網戀奔現”的熱門視頻。

“今天是我們網戀的第567天,我們要奔現啦!”視頻裡的一個穿著粉色小裙子畫著精緻妝容的女生對著鏡頭說道。

這條視頻不長,記錄著女生從一個人上飛機到兩個人吃飯,視頻剪得很甜蜜,男生長得有點小帥,女生也很漂亮,看起來兩個人年紀都不大的樣子。

緊接著,又是一條視頻。

一段坐在高鐵錄製外麵閃過的景象的視頻,配字:網戀奔現,成功了改名“胡蘿蔔真好吃”,失敗了改名“最討厭吃胡蘿蔔”。

許鶴星下意識看了一眼這個人的名字。

改成了……

……

“還真tm是胡蘿蔔”。

是他想的那個意思嗎?

許鶴星有點緊張地點開評論區。

熱評第一是視頻作者的置頂內容:奔現大失敗,本來以為的甜妹化身一米八五胳膊比老子還粗的壯漢,他媽的網戀需謹慎。

評論區哈聲一片。

許鶴星也忍不住輕笑一聲。

這個sb霍裕最好彆再惹我,不然我遲早也讓你網戀失敗。許鶴星暗暗想到,然後關掉了手機準備睡覺。

這一覺睡得極為痛苦,許鶴星好像做了幾個混亂的夢,他深陷其中,就在他自己都要放棄的時候,天空中突然撕裂開來,伸出一雙有力的手將他一把拽了起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