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小食光 > 蟹粉湯包

蟹粉湯包

-

當門外第三次傳來沉悶的撞擊聲後,屋內曖昧的漣漪悄然褪去。

安寧輕輕推開依偎在她雪白脖頸間的男人,尾音甜蜜:“我去看看。”

Matt琥珀色的瞳孔中流露出一絲不滿。

安寧揉了揉他蓬鬆的深褐色頭髮,以示安撫。

隨手抓過一件緞麵真絲睡袍,將胸前曼妙春光裹住,安寧推開房門,姣好的麵容上掠過出一絲不耐。

看著麵前穿梭往來的公寓工作人員和大件傢俱,安寧的秀眉豎了又豎。

直至最後一張沙發被搬進隔壁,安寧才得以見得新鄰居的尊容。

男人身形高大挺拔,儘管眉骨和鼻梁優越非凡,但是黑髮深眸依舊彰示著他的東亞血統。

安寧和他四目相對,滿腔憤怒在對上他那雙如一潭深水般冷靜的眼眸時,頓時熄了火。

她對美人向來都很寬容。

無論男女。

扯出一抹勉強笑容,安寧假裝語氣友善,用英語提醒到:“嘿,提醒一下,因為今天是週六,我們全天都處於quiet

hour……”

她並不習慣與陌生人長久對視,眼光遊移間瞥見男人行李一角露出了熟悉的調料罐——鵑城豆瓣醬。

“中國人?”安寧心中一陣驚喜。

男人微微點頭,予以肯定。

與安寧同住The

Suffolk網紅公寓樓裡的朋友中,不乏中國同鄉。但她們大多都是不食人間煙火、十指不沾陽春水的白富美們。

安寧亦在其列。

儘管公寓距離唐人街咫尺之遙,但習慣於依賴外賣的中國胃們,不僅對熊貓外賣上的美式中餐挑剔萬分,更是對動輒幾小時的配送時間積怨已久。

而安寧作為一個吃貨,自有一套自己的善惡觀。

在美國常備豆瓣醬,特彆是常備鵑城牌豆瓣醬的中國人,一定是個特會做中餐的好廚子。

那麼特會做中餐的好廚子再壞,也不會壞到哪裡去的。

崇尚“團結就是力量”的中國人總是熱愛抱團的,如果能和新鄰居打好關係,那以後不出公寓品嚐到家的味道可就不是奢望了。

安寧嘴角的笑容變得真心實意起來。原本是略顯諂媚奉承的嘴臉,但在她明豔的臉龐上也就不令人反感了。

“我就住你隔壁,今後我們就是鄰居啦。我們都是中國人,還恰巧住一層樓,得多互相串串門兒……”

麵對安寧的熱情,男人並未立即迴應。

他深邃的目光落在了安寧耳骨上。

那是一枚上週纔打的、直徑6毫米的孔雀藍施華洛世奇鑽石耳釘,在公寓走廊射燈的映照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耳骨的新鮮穿孔在被他久久凝視後,伴隨著安寧的侷促,開始微微泛紅腫脹。

安寧還來不及打破尷尬氛圍,屋內就傳來Matt的聲音:“Annie,一切都還好嗎?”

“稍等片刻,寶貝。我馬上回來。”安寧安撫他。

混亂之中,安寧似乎聽到麵前的男人低聲應了一句:“好。”

嗓音低沉悅耳。

但她來不及細細品味。

帶著幾分歉意,安寧微笑著與男人告彆,轉身回到房間,落了鎖。

Matt複吻上來時,安寧仍舊有些出神。

竟然連新鄰居的名字都忘問了。

Matt抬起頭佯裝生氣,問她新鄰居是不是很帥,把她魂都勾走了,說話間手卻不老實地剝開她的底衣。

安寧嬉笑著逗他,但抵擋了一會兒後終究在他的挑弄中敗下陣來,聲稱自己隻是被即將到來的正宗中餐迷了眼。

Matt輕輕舔舐她嫣紅的耳垂,打趣地說他其實更偏愛左宗棠雞。

他摸索著關上了檯燈,俯首沿著安寧曼妙的曲線繼續向下探索。

“不過現在,我更傾心於你這顆嬌豔欲滴的櫻桃,親愛的Annie。”

兩人氣息交纏,安寧睫毛微顫,目光漸隨著月光透過窗戶縫隙灑下的柔和光暈渙散。

*

急促的呼吸趨於平靜,安寧輕坐起身,點燃了一支香菸。

逼近子夜,深秋的寒冷的氣息驟然加劇,迅速掠奪走她光衤果肌膚上殘留的暖意,菸頭的猩紅卻微微跳動。

安寧撥出一口沉鬱的氣息,鑲鑽的美甲戳了戳身旁的男人:“Matt,你該離開了。”

Matt陷在鵝絨枕的舒適裡,滿臉飽餐後的饜足,試圖以深夜嚴寒及太晚地鐵不安全作為藉口滯留下來。

安寧不為所動,但依舊柔聲勸他:“你知道的,我從不留任何男人過夜。”

“你果真冇有心。”Matt做出心碎的表情,旋即又恢複戲謔本色“不過沒關係,Annie。我會讓你為我長出一顆心臟的。”

安寧不禁輕笑,將外套拋給他,催促他趁十二點之前的train尚且比較安全的時候趕緊離開。

Matt披上外套,在門邊故作哀怨地說自己彷彿是午夜鐘響前必須離場的Cinderella。

“你可冇有水晶鞋,灰姑娘先生。”安寧笑著把門關上。

隨著門扉合攏,笑容悄然冷卻。安寧獨自佇立窗前,俯瞰著窗外城市的夜色畫卷。

三個月前,她不惜以每月4000刀的價格租下這間簡陋似清水房的studio,隻為能每日欣賞到壯美的西沉日落和曼島的璀璨夜景

然而,無論多麼令人驚豔的景象,與其日日夜夜相守,也終究會滋生厭倦。

同理,人與人間的情感糾葛亦難以長久保鮮。

Matt曾不止一次表達希望和安寧建立長期穩定的戀愛關係,但安寧始終秉持反對意見。

安寧是一個有著輕微感情潔癖的短擇主義者。

她既不願深陷於一段持久的親密關係中無法自拔,同時又排斥在同一時期內維持多重開放性伴侶關係。

她的立場跟她本人一樣,彆扭而固執。

然而最近,Matt讓她的堅定有些動搖。

*

安寧與Matt的初遇是在安寧去Fordham蹭好友的傳媒課之時。

那時Matt坐在後排,心不在焉地擺弄著手中的電腦。

安寧之所以留意到Matt,是因為他此時正處於白男的寶貴花期,皮膚緊緻,棕發碧眼,且眉眼間很有幾分二代蜘蛛俠加菲蟲的神韻。

安寧剛上初中時,曾非常癡迷於安德魯·加菲爾德。她每週末從學校回家後的大部分時間都沉溺於混跡各大論壇,追尋偶像的動態和行程。

即便後來安寧對於追星的熱情逐漸減退,但加菲的容顏也算她心頭的白月光了。

在傳媒課進行自我介紹的部分之前,安寧就偷偷溜出了教室,獨留好友煎熬。

樓梯轉角處,她又遇上了同樣逃課的Matt。

他是準備曠課去麥當勞兼職的。

看見安寧,他笑容滿麵,熱情地邀請她去試試他親手製作的炸雞。

安寧從善如流。

儘管兩人不過一麵之交。

雖然安寧覺得Matt親手製作的炸雞相較於平日裡那位黑人大姐的手藝略遜一籌,但她和Matt間的date依舊來得順理成章。

Matt跟安寧從前交往過的男人都不太一樣。

每當安寧坦率地提出短擇觀點後,他們往往便將兩人的關係迅速簡化為僅限於身體層麵的短暫炮友關係。

走腎不走心罷了。

安寧對此並無異議。

甚至有些慶幸自己冇在和他們分手後被寫成pdf在留學生群中傳閱。

但是Matt瞭解到安寧的立場後,卻仍堅持每週一次的正式約會儀式,且每半月便送上一束嬌豔欲滴的玫瑰花束。

起初對於Matt營造出的如此熱烈而浪漫的氛圍,安寧是表示拒絕的。

然而她終究抵不住Matt用他那張與加菲爾德神似的麵龐裝出一副可憐小狗的模樣。

安寧發現自己正不知不覺地逐漸沉溺於Matt編製的溫柔網中。

香菸不知何時燃儘,灼燒的痛感將安寧從回憶中扯回。

安寧看著落下的菸灰陷入沉思。

或許人生本就充滿變數。

這一次,她決定聽從內心,衝動一回。

安寧回到床上,帶著期待入睡,準備在第二天給Matt一個意外驚喜。

*

許是懷有心事,安寧早早就醒了。

昨夜體力嚴重透支,起身時,她感到一陣由饑餓引起的胃部不適。

站在冰箱前,安寧隨手拿起一片塗抹著厚厚花生醬的吐司,就草草地解決了早餐。

隨後,她精心妝扮了一番,手握一支奶白色迷你羊皮革戴妃出了門。

路過隔壁時,一陣濃鬱的鮮香味順著門縫溜出,瞬間吸引了安寧的注意。

安寧運用敏銳的吃貨嗅覺細細聞了聞,是蟹粉小籠湯包的獨特風味。

大早上的,這位帥氣的新鄰居就開始勤奮地以美味挑逗饞蟲的味蕾了。

能聞的出來,這必定是選用新鮮大閘蟹製作而成的蟹粉湯包。

安寧嘗試過紐約幾家頗負盛名的中餐館中的的蟹粉湯包。

儘管店家無一不聲稱采用了正宗的大閘蟹,然而那些餡料中幾乎都混雜了大量的以鹹蛋黃為主要原料的蟹黃醬。濃厚的人工香精味常常會掩蓋掉那點為標榜采用正宗大閘蟹原料而新增的一絲絲新鮮蟹黃所帶來的純粹鮮美滋味。

回想起自己簡單到近乎寒磣的早餐,安寧不禁對之產生了一種自嘲的寒酸感。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