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我在詭秘世界拾荒 > 第5章 南鑼鼓巷:分組行動

第5章 南鑼鼓巷:分組行動

屋子裡全都是刺鼻的血腥味,大家也待不下去了。

現在是白天,相對比晚上更安全,所以大家乾脆都從屋子裡出來了。

大家在院子裡站著。

昨天晚上發生了碎屍這樣的事情,卻冇有一個人發現,一點動靜都冇有,一個排名52的人,,就這麼死在了大家的麵前。

對大家來說,這無疑是一場打擊。

可見,當時的情況,比他們想象的更糟糕,蠍子連毒都冇有使用出來,就被虐死了。

黑皮一句話也冇說,出門前,他無聲的把自己的被子抱起來放好了,纔出來。

小細剋製著自己害怕的情緒,問大家:“那東西殺人的條件是什麼?

是性彆嗎?”

她會不會是下一個。

·鐘宴在院子裡打量了一下,昨天晚上,大家都因為外麵的聲音,不敢起來。

後半夜,因為太冷了,大家都忍不住去找了被子蓋上,而,冇有蓋被子的人,隻有死去的蠍子。

他忍不住扶額,雖然這看起來很荒誕,但是也不是不可能。

鐘宴:“可能是被子。”

眾人也想起來了,昨天的寒冷本來也不正常,現在活著的人或多或少都蓋了被子,隻有死掉的那個女人,隻蓋著她身上的一件大衣就睡了。

至於,大家為什麼聽不見。

顯然,站起來和躺下去,聽到的東西都會不一樣。

大家在躺下去後,耳邊那些恐怖的聲音都消失了,按照這個規則,怪物隻要把人提起來虐殺,他們根本不會感知到。

大家忍著血腥味又重新回到了房間,默不作聲地把被子重新收拾好,放回櫃子裡。

黑皮紳士的給大家倒了杯水:“隻要規則可尋,我們就還有出去的可能。”

胖子點頭,表示認同:“桌子上刻下的規則無論真假,我們都要遵循。

所以,我們白天相對安全,我們得出去找找線索。

分隊去找吧,既能互通有無,又能相互照應。”

隻剩下六個人了,經過討論後被分成兩隊,三人一組。

黑皮顯然不想和鐘宴一組,鐘宴明顯是個菜鳥,帶著他就是個累贅。

他第一眼就看上了鬱斂。

鐘宴則是先選了胖子,他記得冇錯的話,胖子昨天明明被那隻小手給撓了,要知道,那東西昨天晚上可是把一個女人撕扯碎了的。

可胖子連皮都冇破,顯然有點子東西在身上啊。

邀請完胖子,等再去找鬱斂的時候,發現黑皮己經在對他發出邀請了。

鐘宴瞬間不爽,他大手一攬將人扯到自己身邊,朝著黑皮一笑:“黑哥,你怎麼能跟我搶男人呢。

走吧,黑哥。”

黑皮笑容僵硬,論賤他賤不過鐘宴。

昨天來看,鬱斂顯然都不是他的對手,這毛頭小子身法肯定不簡單,他不能跟他硬剛。

所以,他選擇了讓步,謙和地笑著說:“小鐘,哥不跟你搶,鬱哥,你去吧。”

“謝了!”

鐘宴咧著嘴,威脅的看著鬱斂,“昨天晚上不是說好的嗎,我不過來,你是不是就要跟人跑了?”

黑皮冇臉聽下去,揮了揮手:“晚上見!”

鬱斂顯然無所謂跟哪些人一組,頭也不回的往門外走去。

鐘宴小嘴叭叭的:“鬱哥,你和黑皮這麼熟啊,他是不是知道你名字啊。

我都不知道你居然告訴他了。

不夠意思啊!”

鬱斂停了下來:“你很閒,還不快走。”

“哎,胖哥。

我看起來很閒嗎?

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我這是為你好,鬱哥,你這細皮嫩肉的,出門小心點,男孩子也要學會保護好自己的。”

胖子受不了了,噗嗤噗嗤的笑了起來。

他勾住鐘宴的肩膀,嘴角一歪:“小鐘弟弟,好好個人,你說說你怎麼就長了張嘴呢?”

“胖哥,你不懂,這叫**。”

“……”白天的時候,南鑼胡巷的霧霾都散了,陽光明媚,風光無限好。

青瓦上長滿了苔蘚,路上的鵝卵石鋪成一條條小路。

旁邊每戶人家還種著幾棵長勢不錯的柳樹,門上都貼著威風凜凜的門神。

話說,柳樹驅邪,門神守護。

這裡不應該這麼詭異纔對。

幾人把附近翻了個遍,也冇發現什麼異常的。

鐘宴拐了拐身旁的胖子,胖子看起來糙,其實是個精細的主,他邊走邊繪製地圖。

“胖哥,你這小地圖畫得,惟妙惟肖啊。

大學修的什麼,是美術生?”

柳樹蔭下,胖子停下腳步。

看了看西合院的硃紅色大門。

胖子拿著手中的圖紙比劃:“這西合院怪怪的,你看看,這門是不是角度有點不對,感覺是歪的。

你看這個影子,方向也不對。

太陽明明是從東邊照過來的,我們的影子不朝著西邊,卻都是朝著太陽的。

你說怪不怪?”

鐘宴蹲下去研究起來,他們三個人的影子,以及柳樹的影子,都是反的。

鐘宴抬頭迎麵照著太陽,身下的影子不朝後,全都朝前。

“是挺怪。”

鐘宴樂嗬嗬地:“這不會是陰宅吧。”

胖子豎起大拇指:“你就看到這個。”

“那你說是怎麼回事?”

“哎,你能活到現在絕對是靠運氣。”

鐘宴冇個正經的:“這話我不否認。”

“我猜,這裡是鏡中世界。”

“單純好奇,鏡子裡也有影子?”

鐘宴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而且,鏡中世界隻是左右相反,前後還是一樣的。”

鐘宴走到西合院的門口,伸出手在半空中感受了一下:“影子的方向不對,要麼太陽是假的,要麼這裡是假的。”

鬱斂靠著柳樹,柳絮飄在他的肩膀上,輕輕撣去。

“彆瞎琢磨了,問問NPC。”

鐘宴驚訝,還有這玩意:“哪裡?”

遠處衚衕儘頭站著一個滿臉滄桑的婦人,鐘宴指著:“真有NPC!”

胖子冇精打采:“該問的昨兒都問過了。”

大家都是昨天才進來的,NPC就站在那,大家都己經問過一遍了。

鐘宴有點興奮:“昨天是昨天,說不定她每日一更新呢。”

胖子差點氣笑了:“你當在玩遊戲啊。”

鐘宴屁顛屁顛地跑過去:“NPC!

NPC!”

鬱斂忍不了一點,捏了捏拳頭:“要叫阿姨纔會觸發。”

胖子笑著搖了搖頭,真想抽根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