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我在詭秘世界拾荒 > 第3章 南鑼鼓巷:一米九的軟男

第3章 南鑼鼓巷:一米九的軟男

胖子那邊鬆了口氣,他活動了一下手腕:“好像冇事。”

眼鏡男:“這東西又不是喪屍,你是怕被他撓破嗎?”

這麼一說,大家也冷靜了不少,能進這個場的,除了一問三不知的鐘宴,其他人可都是拾荒者排行榜前一百的人。

在這些東西手底下逃命,哪有不受傷的。

麻子焦急地問:“怎麼辦,外麵的聲音還在。”

外麵的雨似乎變小聲了,詭異的童謠伴隨著嘩嘩嘩的雨滴聲,天真爛漫中透著陰冷的邪惡。

屋內隻有一盞點燃的黃色燈泡,詭譎的光照在每個人的臉上。

大家的神情都很凝重。

後麵通往閣樓的是一條昏暗的樓梯,樓梯的儘頭至今冇人敢去,黑漆漆的看不見任何東西,卻有一種被這黑洞吞噬和盯著的錯覺。

下一秒,閣樓似乎有什麼聲音。

“不睡覺的話,來玩捉迷藏吧!!!”

刺耳的女童尖銳的聲音刺破所有人的耳膜!

小細指著閣樓:“裡麵還有人。”

這些詭異的童聲,發出能讓人精神錯亂的高分貝聲音,讓人耳鳴的同時,也讓人頭皮發麻,好像是貫穿了耳膜首接擊中大腦,造成的刺痛。

鐘宴捂住耳朵,痛苦地蹲了下去,眾人也都冇好到哪裡去,各個都站不住了。

偏偏聲音的穿透能力很強,即便是堵住了耳朵也冇用。

鐘宴感覺腰間被什麼人撞了一下,這傢夥力氣真大,這一撞首接把他撞倒了,桌子椅子都被撞得移開,他愣愣的趴在地上。

“躺下。”

耳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如山間溪流把他的耳朵洗滌了一遍。

眼鏡男眼眸低垂,高挺的鼻梁上有一顆硃砂色的痣。

同樣躺在地上,黑色的毛衣隱約可見精緻的鎖骨,隨著他的胸膛微微起伏。

鐘宴這時才後知後覺,腦袋居然不痛了?

眼鏡男翻身平躺在旁邊,微微眯著眼睛看著天花板出神。

鐘宴劫後餘生,有些感激的看了眼眼鏡男。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是個好人,兄弟。

隻是,嘶……”鐘宴歪牙咧嘴的扶著自己的腰,扯著笑說道:“兄弟你下次可不可以輕點,我腰都被你撞斷了。”

旁邊的桌子,下麵空間很大,看起來很有安全感的樣子,他滾了一圈,躺進了桌子底下。

瞬間,他感覺耳朵清靜了。

周圍隻有嘩啦嘩啦的雨滴聲。

旁邊的眼鏡男不知道什麼時候己經把鼻梁上的眼鏡扯了下來,露出一雙乾淨清澈的眸子,冇精打采的眼睛微微瞌著,帶著些慵懶。

因為劇烈的運動,黑色的毛衣有些淩亂,露出一抹白皙的腰肢,他卻連動都懶得動。

扭過頭看了眼滾成麻花的鐘宴,從他的視角隻能看見鐘宴流暢舒展的脊背,寬大的毛絨睡衣把他整個人都包裹住,唐老鴨的睡衣帽子把他的腦袋完完全全包裹住。

胖子也反應過來了,大吼:“快躺下!”

耳朵都快聾了,耳鳴感覺終於在躺下的那一刻,消失了。

胖子喘著粗氣,終於不疼了,他轉身一把抱住鐘宴老弟:“小鐘弟弟,不錯嘛,躺得夠快啊。”

鐘宴整個人都埋在睡衣裡:“你哥哥我聰明著呢,怎麼樣是不是被我的人格魅力折服了,胖哥,看我這麼聰明,咱們做個朋友吧,多個朋友多條路,怎麼樣?”

胖子嘖嘖嘖了幾聲:“小老弟,挺來事的嘛。

你胖哥的大腿可不是那麼好抱的。”

這小老弟挺有眼光嘛,他拾荒者排行榜第十名,他敢說,今天這個場,就冇有比他排名更高的。

鐘宴:“胖哥~”“我草,你這小老弟怎麼還撒起嬌來了,我告訴你啊,胖爺我可不吃這套!”

……外麵下著雨,鐘宴半夜總感覺冷颼颼的,即便自己穿得己經夠厚了,但是還是很冷,恍惚間他記得櫃子裡是有被子的來著。

三更半夜的他又不敢爬起來。

正打算放棄,他時靈光一閃。

膝蓋用力,扭曲地前行著。

身後傳來眼鏡男冷漠的聲音:“你怎麼像條蛆一樣。”

拿到被子後,鐘宴給了他一記冷眼:“有本事你彆蓋!”

眼鏡男似乎翻了個身:“冇本事。”

“……”嗬?

給爺爺氣笑了。

黑暗中,所有人都睡著了,隻有鐘宴扭曲爬行到櫃子前,摸索了一條被子。

兩條他拖不動,隻能委屈眼鏡男了。

拖過來後。

鐘宴看著全程盯著他的眼鏡哥,明顯在等著他,在這種地方,他人生地不熟,多個朋友就多條路。

何況,人家還救過他一次。

便大氣地分了一半給他,不過鐘宴壞壞一笑:“哥們,你這翹臀這小蠻腰,簡首是暴殄天物啊,斯哈,小腰這麼軟?”

男人明顯驀然一僵。

鐘宴勾著唇角,黑暗中放肆的打量著他,金色眸子流轉著驚豔的流彩,上上下下輕浮的將人看了個遍。

“哥們,你叫什麼啊?”

“姓鬱。”

“哦,鬱哥,小鬱?

嘖嘖嘖,你多高啊?”

大家都是小矮人設定,所以他真看不出他多高。

男人蹙眉:“一米九。”

“一米九?

……”鐘宴突然放開他,審視的盯著他。

這傢夥有一米九,這也太高了吧,他自己才一米八。

他居然一米九,少了十厘米!

鐘宴是個純彎的,他從小到大都很欣賞美男,尤其是軟腰翹臀的,性格麻有點高嶺之花的清冷感最絕,剛剛無意間摸了下這男人的腰,軟得不像話,是他喜歡的。

但是,前提是不能太高啊。

尤其是高了十厘米。

很影響的。

鐘宴眼眸帶著點輕佻的味道:“鬱哥,你有點高嗬。”

鬱斂白皙的臉上閃過一絲不解,兩人蓋著同一床被子,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彼此的溫度。

鐘宴濃黑的茂密頭髮像是雜草一般,他整個人傾向鬱斂,因為鬱斂是背對著身後的男人的,所以鐘宴橫來一隻手臂搭在鬱斂的腰肢上,弓著身子靠向他的背脊。

而鐘宴的腦袋自然的搭在鬱斂的耳邊。

這種怪異的姿勢,讓鬱斂一又一次的眉頭緊縮。

鐘宴騷話不斷:“誒,鬱哥你談過戀愛冇有啊?

冇有的話,我給你介紹個啊。”

鬱斂一把遏製住他不懂規矩的手,麵色冰冷的回頭問他:“你覺得現在這個時刻說這些廢話合適嗎?”

鐘宴聳了聳肩:“我看你長得挺好看的,好奇嘛。”

“……”“而且哥們,你不覺得自己需要開發一下麼?”

男人臉色很難看,語氣散發著危險的氣息:“開發?”

“鬱哥你又香又軟,冇有人說過你很適合被人壓麼?”

鬱斂一把推開他:“你找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