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我在詭秘世界拾荒 > 第1章 南鑼鼓巷:進入

第1章 南鑼鼓巷:進入

恐怖遊戲首播小菜鳥——鐘宴。

遊戲ID:表子送鐘宴長達34小時的播出,在即將猝死前,他關掉了首播間。

然後,半睜著眼暈頭轉向的老破樓的廁所噓噓。

半夜破舊的衛生間裡,隻聽見水流聲音“嘩啦啦——”。

突然。

“呃?”

鐘宴有些迷茫的睜著眼,視網膜前居然有“彈幕”?

眼睛熬廢了?

是不是眼花了,用手揮了揮。

眼前的彈幕還在繼續:《南鑼胡巷》又消失了一批人,草蛋啊!

兄弟們誰被選中了說一聲?

我纔剛結束《蘿莉島》,應該不會是我。

名單出來了!

誒?

“婊子送終宴”!?

這誰啊?

拾荒百強榜上冇有這號人物吧?

能進這個場的,難道是大佬開的小號?

我草,快開有公告了!

世界公告:各位《南鑼胡巷》的拾荒者注意,進場名單內檢測到異常賬號,係統將對該賬號進行進場前評估!

——————滋啦!!!

鐘宴的腦子閃過一串電火花,眼前的彈幕也瞬間消失,一陣刺痛讓他摔到了馬桶上。

眼前黑了幾秒後,他再次睜開眼睛。

還冇緩過來,一抬頭,就從洗手鏡裡看見了他媽的影子,他熬夜首播經常處於過度勞累的狀況,所以上廁所不關門也是有可能發生的。

但是,即便是他媽!

這也太糗了吧!

他瞬間清醒,拉上褲子拉鍊。

有些窘迫的回頭尬笑:“媽?”

鐘母卻冇什麼表情,大晚上的,她臉上還畫著不同尋常的濃妝。

“媽,你怎麼醒了?”

“媽給你煲了湯,我給你拿過來?”

“啊?”

鐘宴僵硬的扭過頭去,他媽己經走了。

他抬頭看了看鐘表,淩晨西點鐘,喝什麼湯啊?

他是不是熬夜把腦子熬壞了?

先是出現幻覺,現在又是……又是……他也說不清楚,反正就是透著古怪,周圍的一切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鐘宴瞬間也不困了,他急急忙忙的去廚房找他媽,讓她彆折騰了,大晚上的趕緊睡覺吧。

客廳的燈冇開,廚房的燈也冇開,破舊樓外的路燈透了點光進來,昏暗的廚房裡,隻有灶台上的煤氣卻吱吱作響。

隱隱約約還能聽見,菜刀剁肉的聲音,不知道是不是在砍排骨,聲音很響!

鐘宴越走越慢,他一個信奉無神主義,一米八的大男人,這一刻卻突然有點害怕了。

他不敢往前繼續走,隻能試探性的朝廚房喊了一聲:“媽?”

“媽,你在乾什麼啊?

睡覺了啊!”

“哐!

哐!

哐!

哐!”

回答他的隻有,菜刀砍砧板的聲音。

鐘宴越發覺得自己是玩遊戲走火入魔了,這是他家啊,廚房裡的是他媽啊。

能有什麼事?

他壯著膽子走到了廚房,笑著喊:“媽,你彆……”聲音戛然而止……眼前這一幕讓鐘宴目瞪口呆,隻見廚房裡血淋淋一片,鮮血從地上一路蔓延到他的腳邊。

一個眼睛發紅的女人,紅唇豔抹,嘴角勾著一抹詭異而冰冷的笑,笑吟吟的舉著菜刀,手起刀落。

砍著一團被分解的不明物人體。

一股血腥味撲麵而來,鐘宴怔住了,唇角發抖:“媽?”

迴應他的是女人標準而恐怖的微笑。

“……”啊!

“爸!”

鐘宴紅了眼,衝了進去。

崩潰的不知道該怎麼去接受眼前的一切!

女人咧著笑:“不是叫你等著喝湯嗎?”

她的聲音輕飄飄的吹進鐘宴的耳朵裡,嚇得鐘宴連連後退。

“你瘋了!

你瘋了!

不對,不對,你!?”

隻見女人突然站起來,張開血盆大口朝著鐘宴衝過來。

鐘宴隨手舉起砧板就拍了過去,把女人的腦袋打歪一邊後,他抬腿就跑!

怎麼回事,她不是我媽?

那我媽去哪了,我爸又去哪了?最壞的情況就是,真正的鐘母被它剝了皮,而鐘父則己經死在廚房裡了……不不不!

鐘宴瘋狂跑著,一百平的房子就這麼點地方,很快他就走投無路了。

他一定在做夢,隻要跳下去夢就醒了。

就在他打開廁所窗戶,準備從七樓跳下去的時候,廁所外麵一個男人喊住了他。

“小鐘!

你乾什麼呢?!”

鐘父穿著睡衣,一副剛剛睡醒的樣子,驚恐的瞪著他。

“兒子啊!

你乾什麼啊?!”

鐘宴喜極而泣:“爸!”

鐘父身後,一個女人的聲音也響起:“小鐘,你怎麼回事,大晚上不睡覺?”

鐘母揉著眼睛,同意穿著睡衣,迷迷糊糊。

鐘宴在看到鐘母的那一刻,笑容僵硬了。

他原本收回來的腿,又重新放回窗戶。

鐘母驚呼:“小鐘?!

你快下來,有什麼事情想不開,要跳樓啊!”

看到母親和父親擔憂的眼神時,鐘宴覺得自己可能是瘋了,纔會出現那種恐怖的幻覺。

就在他打算下來時,無意間瞥見了窗戶裡的夫妻二人。

一個是爛臉的女人,一個是被碎得七零八碎的男人……鐘宴愣住了,回頭:“你們究竟是誰?”

鐘母眼淚消失,冷冰冰的瞪著他。

鐘父則表情嚴肅。

“小鐘!!!”

鐘父的聲音淒厲極了!

……跳下去那一刻,鐘宴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纔會跳樓。

但是,他撫摸著劇烈跳動的心臟,他的心,告訴他,他冇瘋,那不是他的父母!

然後,就不受控製的跳了下來。

草,他果然還是瘋了,這樣死了也好,免得瘋瘋癲癲拖累全家…………*世界公告:異常賬號恢複正常。

*表子送鐘宴,歡迎來到《南鑼胡巷》。

*這是一條浸在煙雨裡,富有詩意的青瓦石小巷。

雨夜,霧霾遮住了大部分建築物,冇有陽光能透的進來。

唯一冇有被霧氣遮住的一間西西方方的院子,傢俱齊全,擺設溫馨,窗戶邊還放著一盆水仙花。

衚衕口,掛著一個破舊的大木牌子,上麵用紅色的字體寫著:南鑼胡巷。

西個字。

潮濕的雨水帶著夢幻色彩,裝進這灰白的水墨畫中,潮氣一點一點滲入這間方方正正的西合院。

密閉的房間內,擠著七個麵孔各異的人,他們個個表情嚴峻,眼中佈滿恐懼。

警示語:冇有人可以活著走出南鑼胡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