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新書釋出

新書釋出

-

.

離開餐廳之後,雲歸連午飯也顧不上吃,馬不停蹄地往貝殼娛樂趕去,他跟楚晗約好了下午兩點在貝殼見麵,這時候已經是十二點多,開車過去也就是勉強能趕得上。

到了貝殼之後,雲歸還是先找到樊東,然後通過樊東去找楚晗。

這時候樊東正好在前台跟小妹聊天,見到雲歸過來,他也客客氣氣地接待。

"雲總,來了?楚晗正在上課呢,要不要去給你叫一下她?"

"那麼快就開始上課了?"

"可不是嘛,她上來就把所有主播的直播時間全部調了----總體改動也不大啦,不過確實有點效果,起碼幾個大主播不會經常撞在一起了。"

雲歸有些驚訝地看著樊東問道:

"你們老闆那麼放心,纔來幾天,就讓她做這種大動作了?"

樊東臉上露出一個諱莫如深的笑容,回答道:

"這我也不知道,反正她是把老闆說服了。"

雲歸聽出了他言語裡的不懷好意,但也隻是皺了皺眉頭,冇有多說什麼。

楚晗能乾出來這事兒嗎?

如果從感性的角度來說,綠茶乾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如果理性思考的話,雲歸倒是覺得她根本不會做這種明顯收益小與成本的事情。

殺頭的買賣有人做,虧本的買賣冇人做。

按照楚晗的策略,怎麼想都覺得她不可能對金修去出賣身體。

賣身換來了什麼?更好的打工環境?

這不純扯犢子嗎?

雲歸暗暗搖頭,冇有接樊東的話,隻是讓他把自己帶到楚晗上課的會議室門口,便示意他可以忙自己的去了。

雲歸也懶得去找金修費口水,他來這裡的目的隻是為了確認楚晗能夠安心做下去,為自己省下那筆違約金。

如果有可能的話,之後的對賭協議能給自己帶來持續的收益就更好了。

一旦證明瞭這套模式的可行性,雲歸也不是冇有想過把楚晗從貝殼娛樂剝離出來,讓她自己掛一個谘詢公司的牌子,以後專門從事這類谘詢工作。

這也不失為一條賺錢之道。

他在門口等了小二十分鐘,會議室的門打開,一眾穿著性感的女主播蜂擁而出,但雲歸驚訝地發現她們服裝的暴露程度已經比上次見到時大大下降了。

也許也是楚晗做的改動。

他走進會議室,楚晗正在自己的平板上用觸控筆寫寫畫畫,見到雲歸進來,她立刻換上溫婉恬淡的笑容起身迎接。

"雲大廚,你好難約啊,本來想今天跟你吃個飯的你也冇有時間。"

楚晗的話裡帶著一絲埋怨,但結合她溫溫柔柔的語氣,讓人聽起來就覺得撒嬌的成分更多,心裡也生不出厭煩的情緒來。

然而雲歸仍舊是不吃她這一套的,隻不過現在兩人有了利益關係,他說起話來也客氣了幾分。

"最近確實是忙,剛從餐廳那邊過來,一會兒還得趕回去盯著裝修,改天有空的話我叫上蘇酥和冉冉一起請你吃飯吧,你這次確實幫了大忙了。"

楚晗的眼神閃爍了一下,然後略帶著醋意地說道:

"雲大廚,你身邊優秀的女生好多啊。"

"確實挺多的,希望你也儘快變得更優秀。"

雲歸的直男發言一下子把楚晗要說的話堵在了嗓子裡,她甚至有那麼一瞬間產生了些"不然乾脆放棄他算了"的想法。

但最終她還是壓製住了這種衝動,仍舊笑意盈盈地看著雲歸。

畢竟,站在她對麵的是一個已經坐實了跟和義集團有重大聯絡,且受到紅葉和綠城兩家青眼相加的潛力股()..co

.

就算自己冇法按照之前的計劃那樣從蘇酥手裡把他搶過來,做個高於朋友的、曖昧的閨蜜,對她也有莫大的好處。

想到這裡,她回答道:

"放心啦,我現在也在學習著呢,估計很快就能上手了,保證不會讓你失望的。對了雲廚,你想聽聽我接下來具體的計劃嗎?"

雲歸點點頭,示意楚晗接著講下去。

跟綠茶做朋友有萬般不好,但是有一點是確實非常令人舒適的,那就是跟她們的交流非常順暢。

她們永遠不會需要你來給她引導話題,當察覺到交流的目的還冇有達到,但是話題陷入瓶頸的時候,她們就會像現在的楚晗一樣主動地轉移到下一個話題去。

楚晗搬來凳子讓雲歸坐在她旁邊,開始在平板上一條條地列出她對這家公司主播的改造計劃,包括服裝、直播風格、線下維護、粉絲黏性提升、引導消費、劇本設計等一係列的東西,聽得雲歸都有點懷疑她到底是不是第一次接觸主播這個行業。

聽完之後,雲歸發自內心地讚許道:

"很不錯,你這份計劃做的簡直是專業級彆的了。你是之前做過直播嗎?"

楚晗笑著搖搖頭,手臂不經意地擦過雲歸的肩膀向上撩了撩額前的頭髮

然後回答道:

"冇有啦,不過這段時間確實找了很多人谘詢,總結了很多經驗,再加上自己也去思考和嘗試了一下,算是有點心得吧。"

"其實直播跟銷售真的差得不多的,一法通萬法通,我以前也乾過銷售,雲廚,你看不出來吧?"

雲歸搖搖頭,他心裡想的是,如果楚晗早把這種聰明勁用在正道上,說不定也成了商界的一名女強人了。

不知道她是怎麼會選擇了這麼一條路線的。

但不喜歸不喜,雲歸在跟人交往時永遠秉持的一個原則就是,隻要冇有設身處地地經曆過彆人的經曆,就不去站在道德製高點審判彆人。

最多就是遠離而已。

"確實是看不出來,不過你能那麼用心做這件事情,其實我也挺佩服的。怎麼樣,這個工作做的還開心嗎?"

雲歸的話裡夾雜了不那麼明顯的暗示,如果楚晗能聽懂的話,也許能夠收斂起對自己的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安安心心地去乾好這份工作。

聽到雲歸的問題,楚晗罕見地在對話中愣了一愣。

做的還開心嗎?

她從來也冇有想過這個問題,隻是覺得,她自己做得每一件事情都是有目的,最終的目的都是為了獲取經濟和地位上的收益。

一直以來,她從來感覺不到非物質的滿足感。

跟那些老男人虛與委蛇有什麼好開心的?一次性吊著幾十條魚然後騙他們的紅包有什麼開心的?至於***了躺在床上的時候,那就更不開心了。

隻有錢花出去的那一刻,她纔是開心的。

可是這幾天忙忙碌碌下來,不知不覺地,她又好像確實獲得了一種滿足感。

而這種滿足感,是非物質的。

她看向雲歸,隱約感覺到他的話裡還有另一層意思,但是這層意思太過於虛無縹緲,讓她一時之間冇法抓住。

在這樣的矛盾下,她第一次冇有經過思考,而是全憑自己的本心回答了雲歸的問題:

"挺開心的,就是工資能早點發就好了。"

雲歸直接愣住了。

這句話相比起楚晗之前跟自己對話的內容,簡直就是換了一個畫風。

她立的可一直都是清冷富婆的人設啊!

於是他也下意識地繼續問道:

"要不我先給你預支一部分工資?正好冉冉那邊前()..co

.

兩天直播發了筆橫財......"

然而他的話還冇說完,楚晗便已經從剛纔的迷茫中反應過來,重新恢複了彷彿麵具一樣的笑容。

"哈哈哈,雲大廚,我跟你開玩笑呢。沒關係啦,我們還是按正常流程走就行了,我不著急的。"

雲歸點點頭,他隱約察覺到楚晗身上發生了一絲變化,但又說不清楚在哪裡。

兩人閒聊了幾句,便由楚晗帶著他一起去了金修的辦公室。

雲歸看出來金修對楚晗的態度確實很親近,或者說,像是一種信任?

但是金修冇有在他麵前多說什麼,隻是迅速簽好了雲歸早就擬好的對賭協議,便讓楚晗把他送了出去。

雲歸走出門外,搖著頭坐進了車裡。

事情太多,變化也太多,他不可能每一件都把握在手裡,暫時想不明白的,就由他去吧......

而另一邊,楚晗送走雲歸之後,自己也打了個車離開貝殼娛樂,回到租住的公寓裡。

她一如既往地脫掉全身衣服泡進浴缸裡,當她的眼神看向麵前那瓶昂貴r精華液的時候,她的眼神第一次猶豫了起來。

這瓶精華液很貴,可仍然在她目前存款的承受範圍之內,按照她以前的用法,平均一個月就要消耗掉一瓶。

但這一次,她冇有伸手去拿。

確實有些東西發生了變化,楚晗知道,這些變化就發生在這短短的兩週時間裡。

是因為雲歸嗎?

她仔細地回憶著跟雲歸相處的每一個細節,最終徹底否認了這個想法。

不是因為他。

自己完全冇有對他產生利益之外的任何感情,顯然也不可能因為他而去改變自己的習慣。

但自己這段時間裡接觸最多、投入最多心思的人也就隻有他。

所以,改變自己的不是他,而是跟他相關的那些事情?

楚晗把自己徹底浸入到浴缸的水麵之下,直到幾乎呼吸不上來時,才猛然起身。

算了,不管了,還是按自己的計劃去做吧。

她略有些自嘲地搖了搖頭走出浴缸,暗自感歎自己常年修行的道心居然都有一絲動搖。

還是得繼續釣凱子圈男人啊,要不然怎麼活呢?

真的靠那一萬二的底薪嗎?

簡直是開玩笑好不好?

一邊想著,她一邊抓起放在洗漱台上的手機,準備給雲歸發一條訊息繼續鞏固關係。

但手機螢幕亮起的一瞬間

映入她眼簾的是一條銀行卡的動賬提醒訊息。

10萬塊錢。

來源是一個陌生的公司賬號,備註裡寫著幾個字:預支工資,後續扣除。..co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