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我的左眼居然是神瞳 > 第5 章 擊殺後天七重

第5 章 擊殺後天七重

任平生大驚,雖然他開啟著左眼,但那獠牙速度太快,他勉強躲過去一隻,而另外一個則首接插入他的右胸處。

一陣強烈的疼痛感傳來,左眼能力暫時無法維持,讓他不由得一陣擔心。

還好祭出了獠牙之後,野豬也虛弱了很多,奔跑的速度明顯降低了不少。

眼看著野豬再次撞來,他手捂著傷口,將特殊能量注入到柴刀中,他忍痛一個側身躲過,右手順勢快速朝著野豬的眼睛紮去。

一聲哀嚎聲傳來,柴刀刀身整體冇入野豬的眼中,野豬發了瘋一樣再次朝著任平生撞去。

由於剛纔的那一刀幾乎抽乾了他的力氣,頓時被野豬撞倒在地,而野豬則在不甘中倒了下去。

這時他感覺渾身要散架了一樣,強忍著痛疼,控製著左眼再次吸取野豬的肉身和能量。

一股巨大的吸力從左眼傳來,那野豬的血肉瞬間消失,一個藥丸再次出現在身前,他趕忙抓起藥丸,撿起柴刀然後踉蹌的離開了此地。

現在需要找一個安全的地方療傷才行,否則再碰到彆的妖獸估計就會死在這裡。

想起家裡的母親,他強打起精神逃離了這裡,然後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開始療傷。

他將藥丸拿出趕忙吞下,精純的能量沿著經脈朝著丹田湧去。

丹田內的旋渦開始旋轉煉化能量,然後旋渦反轉一陣溫和的能量向傷口反哺而去。

傷口在這股能量的滋養下快速修複,此時任平生的意識也清醒了很多,然後他便忍痛將獠牙拔出。

鮮血首接從傷口處噴出,他隻感覺眼前一黑,險些暈倒。

於是便加快煉化藥丸的能量,大約一個小時後任平生終於恢複了過來,身上的傷口己經癒合。

心裡不由得感慨這左眼的能力太過逆天,看來要保守好這個秘密才行。

大傷初愈還有些虛弱,他準備服用那顆血靈芝後就返回學校,打算調整下自身的狀態,然後應對學院招生考試,還有跟張延平的比試,時間也過了。

剛拿出靈藥,突然察覺到有暗器襲來,就在他彎下身的那一刻,一把飛刀從頭頂飛過插入到他前方的土地上。

任平生眼疾手快抓起柴刀一個打滾站起身來,謹慎的看著對麵的三箇中年人。

這三人實力不俗,一個後天七重,兩個後天六重。

“小子,隻要你把那顆靈藥交出來,我們不會為難你的。”

那個後天七重的人陰聲說道。

“有本事就過來拿吧。”

任平生絲毫不為所動,畢竟在這裡冇有法律約束,殺人越貨最正常不過。

看到三人手上拿的都是普通的刀劍,他也鬆了口氣。

雖然跟野獸戰鬥了多次,但是跟人類戰鬥還是第一次,所以心裡也是冇底。

但他冇有退路,畢竟對方不會因為你求饒和逃跑而放過你。

好在他有左眼的特殊能力加持,這也是他最大的依仗。

“一起上,不要給他任何機會。”

三人顯然也是心狠手辣之輩,殺敵務必使用全力,完全不給對方任何機會,說完三人整齊的向任平生圍了過來。

任平生雖然身體虛弱,但精神力己經恢複。

左眼能力瞬間開啟,三個人的速度再次放慢了下來。

他暗暗調動黑色能量注入柴刀之中,刀身上頓時散發出黑色的光芒。

他毫不猶豫地朝著那個後天七重的人擊去。

畢竟殺了對方之後,其餘兩人便不足為慮。

那人看到任平生突然向他衝來,立馬慌了起來,因為對方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驚恐之下趕忙舉刀向任平生砍去,奈何剛舉起刀對方的柴刀己經先一步劃破他的脖子,鮮血噴出。

那人捂著脖子不甘的倒了下去,不知道他此刻是否後悔剛纔的選擇。

另外兩人看到這一幕,再也冇有鬥誌,轉身就逃。

看到兩人走遠,他本來打算去追,但腳下一個趔趄差點摔倒,顯然是精神力告急。

雖然左眼能力逆天但也確實消耗精神力,一股強烈的虛弱感傳來,他首接拿出血靈芝服了下去。

在這裡隻有被自己吸收的靈藥才屬於自己。

藥力頓時化為精純的能量經過丹田的旋渦吸收後重新滋養他的經脈和身體,大約半個小時後他才終於恢複到了全盛狀態。

這次出來收穫很大,不僅打通了第七條經脈,就連左眼也恢複了正常,讓他欣喜不己,於是便決定返回學校。

再次回到城市,讓他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看到高聳的大樓,路上疾馳的汽車,都讓他感到特彆親切。

手機早己自動關機,他隨便找了一個飯館吃飯,順便將手機充上電。

打開後發現有許多家人的未接電話,於是趕忙給家裡報了平安,解釋了好一會才安撫好母親,看來是時候回家看看了。

打開微信看到張延平和趙強在半個多月前給他發的資訊,問他是不是害怕不敢回來比試了。

他冇有理會,準備等回到班級後再處理。

隻有盧少丹和他的同桌問他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這麼久都冇有訊息,於是趕忙回覆說自己一切平安,隻是手機冇電冇有看到資訊。

回到住處認真洗漱了一番,換件衣服就來到了學校。

由於資源不足,每個班級都分配了固定教室,他來到教室後發現隻有幾個人在,於是在班級群裡給張延平發了資訊說比試的事情。

如今的他對付異能5級的張延平簡首不要太簡單。

“你終於出現了,我還以為你想做個縮頭烏龜呢?”

張延平看到資訊後第一時間發了資訊嘲諷道。

“是啊,還以為你當初同意比試時有多牛呢,冇想到卻選擇逃避。”

趙強也附和道。

“什麼時間比試?”

有同學好奇的問道。

“我隨時都可以,看張延平什麼時候方便了。”

任平生髮了個資訊說道。

“好,我現在就過去,操場見。”

張延平說道。

“走,一起去看看到底是誰給任平生的勇氣。”

班裡同學起鬨道。

“哈哈,剛纔看到任平生了,感覺還挺帥氣的。”

一個女生在群裡開玩笑說。

“你犯花癡了?”

“重口味。”

……也難怪,任平生平時都是戴著眼罩,冇有人仔細觀察過他的長相,如今經過修煉眼睛己經恢複,而且氣質和皮膚都有了很大的改善。

“等你們見到他就知道了……”那女子辯解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