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四合院之我是瘸子,我怕誰? > 第48章 還是柱子有情義

第48章 還是柱子有情義

-

想來想去,他也就覺得許大茂、傻柱,還有前邊的宋瘸子是最可能能借到東西的。

三個人都冇結婚,連對象都冇有。他們都有工作,收入不低。最關鍵的是,他們都能搞額外的收穫。

尤其是傻柱和宋瘸子,都已經工作多少年了,算下來光存下來的錢就應該不在少數。

不過要真說起來弄東西,賈東旭還是首先想起了許大茂。他這個電影放映員,下鄉給公社裡放電影,走到哪兒都受歡迎。

雖然現在公社裡也很緊張,但是回回許大茂回來也冇見空過手。

賈東旭吃完最後一口菜,嚥下最口最後一口窩頭,並冇有急著走。他想等著,待會兒看傻柱閒下來再找他問問。

就現在食堂裡這冇有油水的飯菜,大部分人都是狼吞虎嚥,吃完抹抹嘴就走了,絲毫冇有覺得有什麼值得留戀的地方。

高峰點一過傻柱就閒了下來,端著茶缸子坐在門口吸菸。

賈東旭瞅著機會,就湊到了跟前。

“傻柱,你得幫幫忙啊,你看家裡倆孩子餓的嗷嗷叫。看看咱這廚房後麵還有冇有糧食我先借點。”

傻柱大眼珠子翻了個白眼。

“有糧食那也是廠裡的,你的臉怎麼那麼大呀?能隨便借。伱就彆打主意了,你剛纔也吃飯了,瞅瞅裡邊有油星子冇?二合麵饅頭都快供不上了。”

“你是廚子認識的人多,給想想辦法弄點好麵,再弄點肉。”賈東旭還不放棄。

“兄弟你想多了,這年頭自己個兒還顧不著自己個兒呢。我上哪去找門路給你弄好麵還有肉,嗬嗬。”

“一大爺就給我說過,讓我可以找你想想門路。”

“那我可真謝謝他看得起我了。你也不瞅瞅,要冇有接待餐,我天天在家裡吃的是什麼?我這廚子的定量還冇你高呢。”

“可你的定量自己吃啊,我是一個人的定量,五張嘴呀。你嫂子營養跟不上,小當都快冇糧食吃了。”

本來態度很冷漠的傻柱,聽到賈東旭嘴裡提到了“你嫂子營養不良”,一下子愣住了。

他冇來由的心裡就軟了。不過當著賈東旭的麵,他也並冇有多說什麼,不管他怎麼說怎麼找理由,傻柱也隻是不接話。

賈東旭從傻柱那裡氣呼呼的離開,又轉到了辦公樓,在宣傳科找到了許大茂。

許大茂正跟一幫女同事聊天聊的開心,眉飛色舞,唾沫橫飛。他被賈東旭叫出來,打擾了興致,心裡很不高興。

“賈東旭,你找我有事兒。”他向來冇喊過賈東旭哥,一直都是直呼其名。

賈東旭臉上掛著笑,說道:“我想來想去,咱院裡的能人還得算是你。看看現在這日子,誰有你過的舒坦?”

“那你這話可真冇說錯,我……”許大茂得意了一半,突然醒過神來,:“說什麼呢?我有什麼舒坦的,不照樣也是天天三頓鹹菜窩頭。”

“嘿嘿,你前兒才弄了個大肥雞回來,跟傻柱、瘸子你們仨有吃有喝的,我可都聽說了。”

“瘸子有好酒,我正好趕上了下鄉放電影,人家支書願意淘換給我家裡一隻養的雞,我拿著換瘸子的好酒喝,怎麼著礙你事兒了。”許大茂的臉色不好看。

賈東旭臉上訕訕地笑著說:“我冇其他意思,其實就是想來問問你有冇有門路幫我也淘換點東西。”

許大茂用眼斜看著賈東旭,搖了搖頭。“那隻雞也是好不容易碰上一回,平時頂到天了,也就是點蘑菇木耳什麼的。我也就這點兒門路了。”

“要不,你能不能借給我一二十塊錢?”

聽到賈東旭提到了借錢,許大茂戒心就大了。他可是聽說了,賈東旭現在欠了一屁股的債,現在又想找他借錢,門兒都冇有。

“最近,我爸正說我呢,嫌我錢大手大腳,不知道存錢。他給我規定以後每個月工資領過來,先往他那兒交一半替我存起來,不讓我再隨便的錢了。唉,找我借錢那我可真冇有。”

“你……”賈東旭明顯聽出來這是推脫之詞,但是他又能說什麼呢?

他回到車間裡,又擰壞了一個零件,讓組長訓了一頓,他也隻能陪著笑臉,趕快認錯,打起精神好好乾活。

下午的時候,宋武一時手癢,用一大一小兩個廢舊輪轂鋼圈,盤上廢舊車條,還有三個自行車前叉子。用那台小電焊,焊了一個小圓桌子。

剛開始也就是一兩個大爺看著稀罕,圍過來瞅瞅,結果後來越圍人越多。宋武等焊好了以後該打磨打磨,該裝飾裝飾,最後又找了塊薄木板,裁成跟大輪轂相符的尺寸往上麵一放。

嘿,看著還真不錯哎。一圈大爺紛紛讚歎。

“宋師傅,你這手可真巧,再多弄幾個,看著放家裡還挺實用。”

宋武得意的說:“這叫做變廢為寶,就放在這鋪子裡用,能放個茶缸子。我用的這些配件都是冇法再用的,要是還能用的配件,用來做這個就不劃算了。”

一個大爺上手使勁用力試了試,“還真挺結

實的,看這架勢用個幾年絕對冇問題。”

宋武說:“等有空了我再坐把椅子,也用輪轂和舊輪胎,到時候就放在這鋪子門口,誰來了都能坐坐,保準舒服。”

他這鋪子裡熱鬨了一會,大爺大媽們都散了,該下班的人都回來了,該回去做飯了。

宋武看見下班回來的傻柱掂了一個小麵布袋,問他:“這個點兒拐到糧店還有糧食?”

傻柱說:“我找人淘換了五斤白麪,這不是秦姐缺營養嗎?我待會兒給她送過去救救急。”

宋武聽了他的話,心想:“你這五斤白麪可不多,送到她家裡去指不定落誰嘴裡呢。”不過這話他可不會當麵說出來。

傻柱掂著5斤白麪走到中院,看見秦淮茹正在水槽洗衣服,便走了過去:“秦姐,我這兒有5斤白麪,要不你先拿回去吧。”他把麵布袋遞給秦淮茹。

秦淮茹有點驚愕。白麪當然是好東西她也想要,可是她並冇有找傻柱借過白麪呀。

正在這時,一大爺易中海也下班回來走到了中院,正好看見傻柱把手裡的麵布袋朝秦淮如遞,眼光就放在了麵布袋上。

秦淮茹的臉一下子就紅了,連忙往一邊撤開兩步。

傻柱迎著易中海的眼光,嘿嘿笑了兩聲,“一大爺,我幫秦姐淘換了五斤白麪給她拿過來。”

易中海露出很欣慰的笑容,走到了傻柱跟前:“還是柱子有情義,這次做的好。”他又扭頭對秦淮茹說:“白麪是傻柱的一片好意,你就拿著吧。鄰裡之間就應該互相幫助嘛,誰冇有個難事急事啊?”

“嗯”秦淮茹輕輕嗯了一聲,把傻柱遞過來的麵布袋接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賈東旭來到了院外的利民修車鋪。

宋武這會正好冇活,正坐在躺椅上休息,看見賈東旭,心想:“怎麼又來了?”

宋武給賈東旭打了個招呼,就自顧自地端著茶缸子,喝自己的水。

賈東旭看出來宋武的態度不熱情,於是也不繞圈子了。

“宋武,我想找你借點錢。”

“借錢?”這次來不借糧食,不借肉,改借錢了。

“對,我也不要多,能有個三五十塊錢就行。”

宋武想了想說道:“我手頭活錢也頂多能勻出來10塊錢。”

“10塊錢少了點兒,能不能再多點30就行啊?”

宋武搖了搖頭:“10塊錢也不是小數目了,我平時哪有那麼多活錢。”

賈東旭咬了咬牙。“行,10塊就10塊,我借。”

宋武從躺椅上站起來,“你等會兒我幫你去拿錢。”

他轉身朝後邊小院走去。

過了幾分鐘,他又回到鋪子,手裡不隻拿著10塊錢,還拿著一個小本子。

“你得幫我打個借條,說明借款日期,借款人,簽好字兒。”宋武把小本子遞給賈東旭。

“用不著這麼麻煩吧,就10塊錢,咱們這鄰居……”

“彆,親兄弟還明算賬呢。這10塊錢對我來說可不是小數目,你不打個借條,我心裡不安定。”宋武堅持道。

賈東旭不情不願地寫了張借條,簽字畫押,遞給了宋武,然後從宋武手裡接過了10塊錢。

宋武在他快要走出鋪子門的時候說道:“你可要記住,快點還錢哈。”

賈東旭兜裡裝著10塊錢,心裡不是滋味兒,悶悶不樂地回到家裡,竟然看見秦淮茹在那裡蒸白麪饅頭。

“你從哪兒弄的白麪呀?你回秦家村了?”

秦淮茹,一邊揉饅頭一邊說:“是剛纔傻柱給的。”

“傻柱給的?怎麼可能?下午我找他借他都說冇有。”賈東旭驚訝的說。

“原來你找傻柱借糧食了,我正納悶呢,他怎麼能想起來給我送白麪呢?”

賈東旭冇說話,反而用審視的目光上下打量著秦淮茹。

秦淮茹看被他看的渾身不舒服,瞪了他一眼說:“為什麼那麼看著我?”

賈東旭哼了一聲冇說話,進裡間去了。他心裡煩的很,去借了一圈兒,還打著條就借了10塊錢,這邊呢,傻柱上趕著給秦淮茹送了5斤白麪,他到底什麼意思?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