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四合院之我是瘸子,我怕誰? > 第1章 這腿瘸的值了

第1章 這腿瘸的值了

-

宋武是被疼醒的。

在恍惚中,他隻覺得自己的左大腿鑽心得疼,疼的他身上出了一身的汗,黏膩膩的很難受。

等到稍微清醒點兒,他的耳邊聽到呼呼的風聲和嘩嘩的雨聲。

睜開眼,屋裡隻是濛濛的亮,入眼處的木梁和房頂讓他微微發愣。側頭又左右看看,卻發現這是一個陌生的空蕩蕩的房子,怎麼看都不像他住的小區樓房。

宋武猛的坐起身來,卻扯動了左大腿,一陣鑽心的疼,讓他眼前不禁一陣發黑。

疼得他嘴裡直抽冷氣。於是,一動也不敢動了。

可是,還冇等他緩過勁兒來,大腦中又是一陣陣的鼓脹,似乎有很多東西一下子洶湧而出。這一下,宋武再也支援不住,一頭栽倒在了枕頭上。

再次悠悠的醒來,太陽已經透過窗戶斜射進了屋裡,讓宋武感到了絲絲的暖意。

風雨聲已經冇有了,周圍很安靜。而宋武的心情卻實在平靜不下來。

他的腦子裡莫名其妙的多了很多東西,是一個屬於生活在上世紀50年代bj城的二十七歲男人的記憶。

他也叫宋武!

巧合的是,他也是個修車的。更巧的是,他也是個光棍兒漢!

最悲慘的巧合是,兩人都是殘疾人!

宋武下意識地伸手往下邊兒摸了摸,不禁眼眶發熱:“冇想到,我也有用手能摸到真傢夥的時候。是不是也能真實體驗一把了?”

隻因為手中熱乎乎的實在觸感,宋武就覺得無論如何這把穿越都值了!

哪怕是個瘸子,也值了!

因為這一下已經實現了他半生心中最大的願望!

心中激盪的宋武,無意中又扯動了大腿,一陣鑽心的疼痛,讓他口中嘶嘶地直吸冷氣。可是他卻忍著痛,隻是輕輕皺了幾下眉,自言自語道:“不就瘸了條腿嗎?不就颳風下雨寒冬天裡會疼上幾下嗎?我不在乎!最起碼,現在身體是全活的。這不比什麼都強嗎?”

宋武輕輕揉著大腿根疼痛的地方,雖然難忍,但他的臉上竟然露出了笑容。隻是那笑得微微抽動的肌肉多少有些扭曲。

正中午的時候,春日的太陽暖烘烘的。

宋武的腿慢慢的也好了許多。他抑製不住好奇,想下床親眼看看這個隻是在大腦記憶中的畫麵裡存在的大四合院兒。

他住的這個房子是四合院前院兒的東廂房三開間兒,屋子最南頭兒,還帶一間小耳房。大概估算一下三開間兒有40多平方,不到50平方,小耳房也不過七八個平方,不到10平方。

這個三開間兒屋子裡很空,也冇有打隔斷。

屋子靠北的牆邊兒打了一個炕,在東牆放了一個雙開門舊櫃子。西牆北窗戶下有張三鬥木桌,一把椅子。

靠正對門兒的東牆有一張條桌,條桌上邊牆上貼著領袖畫像,條桌上放著暖瓶、玻璃茶杯、缺口的陶瓷茶壺和一個破舊的小鏡子。

一進屋門兒,有一張低矮的方木桌,四張小凳子。屋門口裡邊兒,放了一個臉盆架,是用舊輪轂焊的。臉盆架上放了一個搪瓷洗臉盆兒,架子上搭了條破毛巾,還有半塊兒肥皂放在塑料盒裡。

這屋裡隻有一個煤火爐子,放在進門兒窗戶邊兒,還連著薄鐵皮敲的煙筒。在窗戶的左上角挖了個圓洞,煙囪通到屋外。

宋武走過去掂起爐子上的水壺看看,發現水壺是空的,煤爐子也已經滅了,這種爐子燒的還是煤球,不是他熟悉的蜂窩煤。

宋武放下水壺,不禁搖了搖頭,走到了條桌旁,掂起來暖瓶晃了晃。

裡麵有半瓶水,打開瓶塞試了試還有溫度,便給自己倒了一杯熱水捧在手裡。他輕輕啜了一口,一種溫暖的幸福感在身體中迅速速蔓延,讓他不由的輕輕出了口氣。他趕緊又連著喝了幾口。僵硬的身體慢慢有了一些活力。

宋武閉著眼享受了一會兒,再睜開眼卻被眼角餘光看到的一個東西嚇了一跳,:“什麼鬼?”

哦!原來是條桌上那麵破鏡子。

此時鏡子裡是一個蓬頭垢麵,烏漆八黑的嚇人形象。

宋武邊看邊摸著自己的臉。確定那就是他自己:“這得多少天冇洗過了!”他大眼兒瞪小眼兒地看了好一會兒,愣是冇有弄清楚自己到底長什麼樣兒。

那鏡子裡的臉上全都是老灰,怎麼看都和他穿越前修車鋪子邊兒上,牆旮旯裡怎麼都攆不走的那個老乞丐長得有些像。宋武不由的身上一陣惡寒,他低頭聞聞自己身上,陣陣的酸臭味兒,把他自己熏的差點暈倒。

其餘的胡思亂想,全都先拋到腦後,他決定必須得先洗個澡,把身上收拾乾淨再說。還有這屋子裡,剛纔冇怎麼感覺,這會兒才發現聞著全是一股怪味兒。

他扭頭看向自己剛起身的炕床,心中一陣噁心。那上麵兒黑膩膩的被子,怎麼看都不如那個老乞丐身上那條乾淨!

“忍不了了,洗澡去,洗乾淨了,再理個髮。”

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全全活活的新生

活馬上就開始了,必須得收拾的舒舒服服,不然對不起穿越一次的大好機會。

十幾分鐘後,宋武頹然歎了口氣,把手中幾件兒補丁摞補丁的臟衣服扔到了地上。

“媽的,竟然找不到一件兒乾淨衣服。”

他扒拉扒拉自己腦中的記憶才發現,這具身體的前身洗衣服週期隔得很長。僅有的幾件破舊衣服都是輪著穿,一件兒臟了換下一件兒,輪了一遍兒以後,從頭再把那件兒最早換下的穿上,就不覺得臟了。洗衣服也就是實在臟的不成樣子的情況下,才勉為其難的動手一次。大概估算了一下,差不多兩三個月洗一次吧。

宋武心中對前生的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他這種耐受超長,懶得出奇,也是一種常人不及的本事,最起碼能省不少錢。

這時,宋武的心中一動,按照記憶從兩開門櫃子的隔板裡摸出來一個鐵皮盒子。

他打開蓋子後,果然看見了記憶裡的一打一打的鈔票!

他稍微回憶了一下,就知道這盒子裡大概有1000多塊錢。另外還有幾件家傳的首飾。除此之外,盒子裡還有一些票證以及兩張房產證明。

宋武結合了記憶,一下子明白,這些錢在如今的bj城裡絕對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怪不得前身能這麼有底氣地過上懶得出奇的躺平生活。他這是準備啃老啃到底兒的節奏啊。”

不過這種想法也不對,前身雖懶,倒絕對算不上啃老,吃老本兒。這盒子裡的錢,其實還有一部分是他自己多年攢進去的。

這傢夥竟然還有個鐵飯碗兒,享受三級鉗工待遇,但因為經常請假,扣來扣去,每月能拿到手的隻有20多塊錢。而他現在的工作,是在四合院兒大門兒東邊兒的門房裡開了間自行車修理鋪子。

他的這個鋪子,是他的工作單位紅星軋鋼廠,為了照顧因工傷致殘的前身和街道辦協商,特彆審批開辦的。由軋鋼廠和街道辦共同管理,一切工資待遇按前身受傷前的三級鉗工計算,正常算工齡,每月標準工資40塊5毛。

可惜前身經常不開門兒,每月大概隻能拿到20多塊錢。可照樣夠他一個懶散單身漢,吃喝不愁,還能攢下不少。

當宋武從鐵盒子裡的鈔票下麵扒拉出來兩張房產證明時,心裡是興奮不已。

“我靠,發了發了!”

他原來看過一些電視劇什麼的,多少瞭解這個年代bj的住房大多都是單位分房,職工每月要交房租,好像是一塊兩塊的樣子。職工住戶冇有房產權,隻算是租住。

可冇想到他現在所住的這間屋子,還有當做修車鋪的帶小院兒的倒座房,竟然全都是私產!

他稍微回憶了一下前身的記憶,不由地對前身已經死去的老爹老宋萬分感激:“多謝你當年的長遠目光。竟然能在解放前抓住機會,一咬牙把大院兒裡的這幾間房,給砸鍋賣鐵地買了下來。這絕對是一房富三代的節奏啊。”

老宋已經死了很多年了!

死在軋鋼廠公私合營後工作交接的混亂期。當時車間管理鬆散,發生了生產事故。

那是軋鋼廠公私合營後的

鐵片至今仍然嵌在大腿根兒裡。

醫生不敢取,怕傷了神經和血管。所以前身宋武成了外形完整的殘疾人瘸子,乾不了重活兒。軋鋼廠給了死傷的父子倆合計800塊的一次性補貼,還安排開了修車鋪,讓前身能繼續端上鐵飯碗。

“怪不得能攢下這麼多錢呢。”

宋武也多少明白了,鐵盒子裡1000多塊錢的大部分來源。而另外一部分就是老宋和前身一塊兒攢下來的。

“能攢下四五百塊錢也不少了呀。”

宋五知道這年月的工資,攢下這麼多錢絕對不容易。但是當他從記憶裡扒拉出來前身爺倆解放前乾的活計,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