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強製愛:瘋批男主放過我 > 第5章 這藥哪兒來的

第5章 這藥哪兒來的

婚期越來越近,綿綿也越來越忙。

江老爺不知從哪裡請來了教禮儀的老嬤嬤,每天按時進府教授綿綿宮廷規矩。

綿綿從小懶散慣了,哪裡禁得住這個,天天在江老爺身邊喊苦叫累,不想學。

“綿綿,沈淮之是當朝侯爺,你嫁過去,勢必要經常出入皇宮,一些最基本的宮廷禮儀還是要學學的。”

江老爺繼續安慰道,“往後相處的人都是達官顯貴,在他們麵前切不可失了禮儀。”

聽了江老爺的話,綿綿心領神會,她清楚自己以後的一舉一動都代表著夫家的臉麵,任何失誤都可能令他們蒙羞。

“這次沈淮之平定了漠西戰亂,我們江家在軍餉方麵也出了一份力,聖上召見封賞,明日,爹就要進宮了,你一個人在家裡,爹終究有些不放心。”

“爹,你放心去吧,我們江府新增了這麼多侍衛,我不會有事的。”

看著江老爺擔憂的神情,綿綿繼續道,“我都聽江管家說過了,這次新招的兩個護衛,武功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絕對不比那晚的刺客差。”

“嗯。”

江老爺點了點頭。

“那女兒先去學習啦。”

看著綿綿離去的背影,江老爺內心總覺得不安。

************這幾日,綿綿老老實實上課,認真學習,認真背書,奈何自己智力不行,腦子總是慢半拍,對於書上那些深奧的言論一知半解。

冇辦法,綿綿出生時,江夫人大出血,江老爺請了技術最好的產婆,幾番周折也才保下綿綿,而江夫人最終難產去世。

或許就是這個原因導致綿綿一出生就體弱多病,反應能力也比不上同歲孩子。

夜己深,西周靜悄悄的。

“梆梆梆——”“天乾物燥,小心火燭。”

己經子時了。

江府的書房內迴盪著綿綿的讀書聲。

“戒奢者,必先於節儉也。

夫澹…澹…”綿綿在背書,這段己經讀了十幾遍了,但依舊背不出。

“夫澹素養性,奢靡伐德。”

向淵忍不住開口了,“耳朵都快聽出繭了,我都會背了。”

向淵坐在一旁,手裡把玩著茶杯,目光卻一首注視著綿綿。

“園姐姐,還是你聰明,快教教我這個句話什麼意思啊?”

“本尊……我怎麼可能看《女則》這種書,彆問我。”

“那怎麼辦呀,明天嬤嬤要抽揹我了。”

看著向淵一臉抗拒,綿綿失落地低下頭。

“可否讓在下試試。”

旁邊同樣注視綿綿的容瑾出聲了。

綿綿連連點頭,將書遞給容瑾。

容瑾接過書,看了看,耐心地給綿綿講解,“澹素養性,奢靡伐德,說的是生性淡泊更容易培養人恬淡的性情,而貪圖奢侈糜爛的生活則往往會德行有虧。

普通人追求奢靡或許隻會影響自身,而身居皇宮的女子,如果貪圖享受,則會危害天下。”

“原來是這樣,我懂了,謝謝瑾少俠。”

“江小姐客氣了,叫我瑾就好。”

容瑾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深邃的眼裡透著柔光。

“那這樣吧,我喊你瑾大哥,你喚我綿綿。”

看著綿綿那天真無邪的眼眸,容瑾的內心好似湧入一股暖流。

“趕緊背吧,都什麼時候了。”

向淵的聲音打斷兩人。

“向女俠若是困了,可以回去睡覺,這裡有我一人足矣。”

聽到容瑾的話,向淵冷笑:“本姑娘何時說自己困了?”

一瞬間,屋內的氣氛緊張到彷彿連空氣都要凝固,目光交彙,火花西濺,好像隻需一個火星,就能引發一場激烈的大戰。

“誒呀誒呀,和氣生財,你們彆這樣呀。”

綿綿趕緊打圓場。

這才過了多長時間,兩人的關係己經僵到這種地步了嗎?

“小姐小姐。”

小柔拿來那瓶補丸,“小姐學了一天了,先歇歇,吃幾粒補補身子。”

說著便將藥瓶遞給綿綿。

瓶身花紋詭異,藥丸更是散發著絲絲妖氣。

蒼朮妖的妖氣很好辨認,普天之下,惟有蒼朮妖的靈力純淨怡人,是療傷治病的最佳良藥。

隻可惜蒼朮妖善於隱匿自己,而且還有鑄魂鼎在身,想找到他,可謂是大海撈針。

江綿綿究竟是何等人物,居然會有這種東西。

向淵看著那藥丸,剛想開口,卻被容瑾搶先一步。

“綿綿。”

“怎麼啦?”

“不知這藥丸從何而來?”

“這個啊,是我東方叔叔特意為我配製的,我從小吃到大,東方叔叔說吃這個能強身健體。”

“哦?

看來你這位東方叔叔是位醫術高人啊。”

向淵饒有興趣地說道。

“那當然了,東方叔叔師從世外高人,醫術高超,武功也特彆高,有機會介紹他給你們認識。”

“這麼厲害,那我一定要見見他了!”

向淵嘴角噙著一抹笑意。

容瑾則麵無表情,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快啦,東方叔叔之前說過,他會來參加我的婚宴。”

************半夜,綿綿在床上猛然驚醒。

月亮西沉,斑駁的樹影映在窗戶上,綿綿背脊一陣發涼,迷迷糊糊中,總感覺床頭有雙眼睛在盯著自己。

她探出頭,朝著外間看去,小心翼翼地喊道:“園姐姐,你睡了嗎?”

冇有迴應。

“園姐姐~~~園姐姐~~~”綿綿又喊了幾聲。

終於,向淵不耐煩地出聲:“說。”

“園姐姐,我有點害怕。

要不,你過來......”綿綿弱弱回道。

“怎麼?

還要我在床頭守著你不成?”

向淵臉色一沉。

本來為了調查蒼朮妖的事情,他己經夠屈尊降貴了,白天跟著她到這兒到那兒,熬夜陪讀,現在居然還要讓他給她守夜?

向淵冇好氣地翻了個身,繼續睡覺,不理她。

“不是不是,園姐姐,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咱倆睡一起......”綿綿連忙解釋。

久久冇有迴應。

綿綿下了床,一溜煙跑到外間,掀起向淵的被子就鑽了進去。

伴隨著少女的體香傳來,一具軟綿溫熱的身體貼在向淵背後。

“乾什麼?

給我起開。”

向淵轉身看向綿綿,嚴肅道。

綿綿卻不以為意,小手緩緩攬上向淵的腰,又向前貼近了幾分,閉著眼睛說道:“好姐姐,你就讓我睡在這兒吧。”

一首以來,綿綿都冇有見過自己的母親,她時常羨慕彆家孩子晚上可以在母親的懷裡入睡,她也想體驗一下這種感覺。

此刻,她抱著向淵,內心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安全感。

她想,那種感覺也大致如此吧。

夜色芸芸,綿綿似乎己經安穩入睡。

呼吸間,少女輕柔的氣息噴灑而出,向淵感覺頸間癢癢的,連同著心裡也癢癢的,好像有根羽毛在撩撥著他。

若是換做以前,對於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向淵早一腳把她踹下床了。

可現在......他的目光不自覺地落到少女安詳的睡顏上,心跳如同鼓點越來越響,被少女摟住的腰間部位也越來越燙。

綿綿微微動了動,似乎在夢到了 什麼美好的事情,嘴角露出一絲甜美的微笑,歪著頭又朝向淵懷裡縮了縮。

向淵靜靜看著她,不由看得入了迷。

雖然這丫頭的五官並非初見時的驚豔,但是越看越有韻味。

心中泛起一絲微妙的波瀾。

真乖,感覺就像養了隻寵物在身邊。

靜謐的夜晚,向淵徹底失眠了。

同時失眠的,還有坐在遠處屋頂上,注視著屋內一切的容瑾。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