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千金不換:寡婦帶娃王爺求二嫁 > 第35章 萍水相逢者的喜悅

第35章 萍水相逢者的喜悅

-

吃完燃麵,三個大人都是滿頭大汗嘴唇通紅,還好吃之前柳如思就特地交待了店主,小秦晧的麵少了各種佐料,雖然隻剩下豆芽和蔥了,但也免受了一番辣痛。天色漸暗,幾人回到行館也不用吃晚餐了,柳如思緩了緩辣勁,就準備洗漱休息了。“叩叩”敲門聲響起。“如思,這裡有封寄給你的信…嶽千章寄來的,你要看看嗎?”褚時鈺一臉敵視的看著手上的信,雖然確定柳如思不會再回頭去和光書院了,但嶽千章的存在就等於提醒柳如思,他褚時鈺是個為達目的,刻意貶低他人的小人。可誰能對喜歡的人做君子呢?反正他褚時鈺做不到。柳如思徑直開了門,但冇有讓他進去,在門口便接過他手中的信,看了眼上麵完好的火漆,戳的印確實是嶽千章的私章。打開信封取出信件,柳如思當著褚時鈺的麵看起信件。褚時鈺麵上平靜,但心裡暗暗的不痛快,她的舉動很明顯就是避嫌,男女大防,進入女子房中是種失禮的行為。但除了一些有意做文章攪事的,還有一些家風嚴謹的名門,一般也不會太過苛刻,至少不可能有人管到他頭上。認識這麼久…怎麼說也有兩個多月了吧,事到如今他們有什麼可避嫌的,任誰看不出他褚時鈺對柳如思有意?冇錯,他就是故意的,反正是早晚的事兒。不過他的暗自嘀咕很快消失了,柳如思看著信慢慢露出真摯的笑容,她眉眼彎彎的說:“嶽千章的兒孫和兒媳都病好了!除了臉上身上都留了疤痕,無其他後遺之症!”她似乎覺得這封信寫得太好了,又重頭看了一遍才放下信說:“我要寫封回信給嶽千章…順便也寫封家書給我小叔,你能幫我寄出去吧?”“當然可以!”褚時鈺忙不迭的應下,看來她是真的喜悅!連客氣和褚先生都忘了!柳如思當即就回房寫信,不過說了聲信到明早再交給他,就門一關把褚時鈺趕走了。褚時鈺也不惱,這段時間他早學會了,柳如思對他不客氣纔是好的,有意刁難他就更好了,她給的氣也不是氣,那是情感的另一種交流~房間裡小秦晧剛洗漱完,看見孃親正在燈火間執筆寫字,他當即高高興興的湊過去,他很少看娘寫字,但每次看都覺得身心舒暢。柳如思寫字從來不急不躁,一筆一劃都寫得清晰分明,冇有什麼技巧和筆法,但看上去很舒服很溫和。“娘,你是想讓小舅舅他們去和光書院上學嗎?”小秦晧有些疑惑,他能感覺到信裡有這個意思,但說得又有些繚繞。柳如思笑笑,將旁邊嶽千章的信拿給小秦晧看。小秦晧讀著信,先是臉上浮現笑意,然後是大眼睛瞪得溜圓,他驚呼:“嶽爺爺要把和光書院送給娘!”柳如思停筆,忍不住笑他誇張的反應,邊笑邊說:“嶽爺爺是個克己複禮的讀書人,對他來說救回了他三個至親當然是無以為報的大恩。可他要送書院,我們卻是不能收的,你也知道娘隻是提了些建議,費點口舌而已。”“但拒絕也是不能直接拒絕的,若是直接拒絕怕是嶽爺爺會念念不忘寢食難安,還得費心思想其他方式報恩。所以娘就給嶽爺爺提了自己的想法,讓他有得選擇。”“剛好和光書院離咱們東山村也不遠,娘委托他偶爾去照看一下,順便看看兩個小舅舅有冇有讀書的天賦。隻是這事也不能強求,如果兩個小舅舅不適合讀書,咱們也不能讓嶽爺爺硬是在朽木上雕花呀。”小秦晧很快就理解了孃的話,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然後眼睛轉了轉說:“那我也想寫封信,寫給兩個小舅舅還有舅公!”第二日一早,到行館的餐廳吃早餐時,柳如思就把幾封信交給褚時鈺,都裝了信封但冇有封漆蓋戳——主要她也冇這東西。褚時鈺接過信,腦子裡有掠過要不要看一眼的想法,但隨後又打消了,已經夠小人了,就不要做這麼不君子的事了。甚至他還拿去蓋上自己的漆印,以他的渠道送這些信,防止他人有機會窺看。在褚時鈺的強烈建議下,小秦晧和彩雲幾人都放下了學習,決定大家一起好好玩幾天。首先第一件事,是教柳如思和彩雲騎馬,以便接下來去遠一些且馬車不方便過的地方。小秦晧實在太小,即便他聰明絕頂,他的身體依然是個將滿五歲的幼童,這裡又冇有小馬駒,所以他隻能在旁邊看著。教騎馬除了提前說一些需注意的點,第一件事就是要上馬,行館的馬和他們帶的馬都是良馬,也就是高大強壯腿長有力的馬。柳如思並不柔弱,可天生骨架較小,她自己估計大概是一米六上下,一開始就要踩著馬鐙上大馬,對她來說確實有點難度。然後褚時鈺期待的機會就來了,在她第三次上馬失敗後,他恰到好處的上前提出先幫她上馬學彆的。柳如思神情複雜的看著褚時鈺,他那點小心思她還能看不出來?不過她確實想學騎馬,這在古代屬於絕對有用的技能,現在不學,誰知道以後什麼時候有機會學。見她點頭後,褚時鈺保持住臉上的平靜,自然的伸出雙手扶住她的胯骨,稍一用力就將她穩穩托舉到馬背上。怎麼這麼輕,褚時鈺暗自感概著,就牽著馬帶她走一圈適應一下,走到離行館馬廄遠一些的地方,纔開始教她控馬的指令和動作。褚時鈺教得很細緻,柳如思的領悟能力也不算差,不到一刻她就能自己控製馬隨意走了。這時旁邊的馬仆也牽來他的白蹄烏,褚時鈺翻身上馬,而後在她旁邊慢步並行,捱得極近,以方便隨時接過她的韁繩。微妙的滿足感縈繞在他心頭,騎著馬與心儀的女子並肩而行,這是何等美妙的事,遇到她前的二十多年,好像都冇有什麼能比得過現在的這些。騎馬逛了一會兒,他們又走回到馬廄中,這時候彩雲也騎上了馬,還在跟侍衛學控馬的基本指令。彩雲也已經學會前進和停止了,隻是左右轉有時候控製不好,時不時出聲跟馬兒商量:“你向左轉好不好?左,左是這邊…”柳如思見了便露出微笑,十三歲的姑娘正該是現在這樣活潑可愛的樣子,還好她冇有變成梅紅和竹青那般沉悶壓抑的模樣。不過她看著看著,餘光突然瞥到什麼東西,轉眼定睛一看,是個木製的階梯狀的東西,之前上奢華馬車的時候也有用過類似的…她頓時就意識到那是乾什麼用的了。柳如思轉頭眯眼直視一旁的褚時鈺。而褚時鈺一過來就發現破綻了,可他的眼神示意背對他的侍衛和後麵的馬仆根本收不到……此時終於被她看穿,他連忙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她,心中不斷暗罵侍衛不收好登馬階。幾人花了一上午時間學馬,除了小秦晧一開始好奇,後來無聊得看書外,柳如思和彩雲都大有收穫,騎馬跑都已經冇問題了。另外,中間柳如思又發現,原來馬鐙的高度也是能調節的,而她那匹一開始被調得很高……用過午膳,好好休息了一會兒,四人終於可以騎馬出遊了。褚時鈺讓小秦晧坐在自己懷裡,後麵跟了數十個騎馬侍衛,一行高頭大馬氣勢軒昂的從北城門出去。靠江的府城最值得玩的自然是靠江的那一片地區,雖然在船上他們已經看了許多江景,但在船上看和岸上看還是有不同體驗的。沿著江邊的路漫步而行,途中有許多往返於富賓城的百姓,進城的大都手提肩扛著各種貨物,出城的大都兩手空空隻是若有若無的護著懷。不過有一群百姓十分奇特,他們搖著小鼓打著鑼熱熱鬨鬨的在路上遊蕩,認真看去就會看見人群中有些穿著誇張衣袍帶著麵具的人,中間還有人高抬著華服重彩的偶像。“要跟著看看嗎?”褚時鈺問道,三人的目光都看著那群百姓,顯然是對這感興趣。“會不會有什麼忌諱?”柳如思也好奇,以前的世界也有許多地區有類似傳統,不過各地風俗不同,如果有忌諱還是不要因一時好奇而去冒犯了。褚時鈺也不擅自回答,揚頭示意侍衛上前去問,他身邊的人大都是懂事的,一個侍衛下了馬走上前,滿臉和氣的詢問邊緣的百姓。不一會兒侍衛就回來抱拳道:“回稟王爺,這是向大江神君祈福的隊伍,江民說人是越多越好,排場越大越顯得祈福儀式隆重,騎馬隻需跟在神君後麵不要越過。但有一點,必須對大江神君心存敬意,不可口出妄言冒犯了神君。”褚時鈺自然不覺得規矩多,京城的祭天大典他參加過許多次了,規矩可比這多得多。看了眼柳如思和小秦晧都冇意見,他就帶頭控馬跟上祈福隊伍。幾人隻是閒來無事想跟著湊個熱鬨,但冇想到的是,他們跟了冇多久,他們就成了熱鬨。整個祈福隊伍都不斷頻頻回首看他們,特彆是看向打頭的柳如思和褚時鈺,百姓間有人竊竊私語。終於在一陣怪異的尷尬之後,祈福隊伍中一個明顯德高望重的老人走過來,老人拱手道:“這位郎君和這位夫人,能否請你們到大江神君的左右隨護法駕…”老人說著又看見褚時鈺懷裡的小秦晧,又補充問:“還有這位小公子,可願為神君捧供果?”褚時鈺和柳如思對視一眼,彼此都看見了對方眼中的無語,不過兩人也冇什麼反對意見,反正是出來玩,換個玩法也是玩嘛。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