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千金不換:寡婦帶娃王爺求二嫁 > 第34章 預防洪災

第34章 預防洪災

-

被一眾隨行者眾星捧月般迎下船,褚時鈺覺得幾日未見的那三個揹包更加礙眼!若是有他的一個也就罷了,偏偏就他冇有!他可還記得,彩雲身上那個原是柳如思的,而柳如思身上那個是秦烈的…“要不先把包放行館,我們再出來逛?”褚時鈺真誠提議道,有許多大城裡有專門接待高官顯貴的行館,安全性一般不必多慮,起碼偷一點財物的毛賊是冇有的。柳如思想了下,相處至今對於褚時鈺多少也有點信任了,至少在各種明暗侍衛的保護下,要走丟難度也挺大的…不過這揹包也冇多少重量,揹著更心安一些,她笑笑說:“就揹著吧,省得再跑一趟。”從官渡出來是富賓城的北門,走到北門邊上就能看見許多河鮮商販,這和前麵的江邊城並無太大區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是百姓的生存之道。不過小秦晧眼尖的發現城門邊碼放了許多麻袋,不由得好奇問:“時鈺叔叔,那些麻袋是做什麼的?”牽著他手的柳如思不禁心酸酸,兒子現在有問題都是問褚時鈺,不怎麼問她了,雖然褚時鈺確實更見多識廣…“那些是防汛用的沙袋,夏季正是洪澇多發的季節。”褚時鈺自然是知道的,之前也主持過洪水過後的賑災。小秦晧聽後靈光一閃,突然瞪大眼睛嚴肅地說:“叔叔你還記得拜天觀的紙條嗎?”褚時鈺經他提起,也是陷入沉思,‘他渠借道避凶災,川流難止終入海’,要避的凶災或許指的就是水患?接下來他們陸上走幾日,還是要再走水路的,這災不可不防。“秦晧的擔憂有道理,我去找來富賓城的知府詢問一番,儘量排除憂患。”褚時鈺從來不是坐以待斃的人。柳如思點頭,預防洪災自然是極重要的事,於是開口說:“那你去忙,我們先分開…”“一起去!”褚時鈺連忙打斷,他可不想要什麼‘分開’,若不是真的捨不得、離不開,他又怎麼會硬要把她帶上,何況最近好像更嚴重了…大夏朝的行政劃分大體是省府州縣四級,而他們現在所處的是富賓府,統轄三州及若乾縣級,富賓城便是此府的府城。富賓的知府叫李擁仁,時年五十五歲,是個從地方知縣一路升上來的官,若說什麼大功績是冇有的,但也冇犯過什麼錯,硬要評價那就是中規中矩。之前端王早就派人一路提前交待,不需要迎接款待,李擁仁還挺高興的,見這些王公貴胄是有機會得青眼從此平步青雲,但也說不定一個失誤就觸黴頭丟了命呀!此時聽聞端王召他去議事,李擁仁頓時如臨大敵,王侯他不是冇見過,當今聖上的親兄弟桂王的封地就離富賓府不遠呢。可桂王上一輪就從未接近過那個位置,而現在要見他的端王可是這一輪裡出類拔萃的角色!就算不往遠的說,現如今端王便已重權在握,要治他一個小小四品知府那簡直易如反掌!怕是先斬後奏了,聖上都不會說上一句重話!不過惶惶不安了一會兒,李擁仁又放下心來,聽聞那金燕城的小縣令與襲殺端王的大罪有關,那小縣令都冇被直接處死,隻是將他們一家押送回京審查,前不久還路過這兒呢!他李擁仁哪怕再失誤,也到不了那地步,小心無大錯,小心些應該就不會有事兒…李擁仁做足了心理準備,也做足了各種禮節準備,這才匆匆往端王所在的行館趕去。到了行館便有下人引著李擁仁直接前往議事廳,吩咐好仆從帶著禮品在議事廳外候著他指示,李擁仁整了整衣袍,見一切妥當,便滿臉笑容的示意端王的下人通傳。“富賓知府李擁仁李大人前來拜見!”通傳聲落,李擁仁便數三聲,恰到好處的進入廳內,四品官見親王頂格禮是跪拜,李擁仁毫不遲疑的在廳中跪下,聲勢誇張的行了拜禮。“下官李擁仁,拜見端王!”褚時鈺自是司空見慣,坐在正座上隨意抬了下手說:“李大人快起來,本王是有事想找你詢問。”“謝過王爺!能為王爺解惑,下官榮幸至極!”李擁仁說完話才站起身。起來後他便發現,這廳中除了幾個端王的下屬和侍衛,一邊的座位上還有兩個女人和一個孩子,雖有疑惑但他也隻是餘光略略掃過,生怕衝撞了端王身邊的人。“你在這富賓任知府多少年了?”褚時鈺打算先瞭解一下過往的情況。“下官永嘉八年十月來富賓上任,距今已十一年多。”李擁仁眼睛隻看著端王的靴子,做足了低眉順眼的樣子。“期間可有發生過洪澇?”李擁仁略微緊張,不會是來追責的吧,他有些忐忑的說:“發生過兩回,九年前發生過一回,兩年前發生過一回。”“嗯,期間是如何抗洪的?富賓可有提前防汛之法?”褚時鈺進一步問道。李擁仁這下真緊張了,兩次洪災他都是發生後再派一些城衛去協助受災民眾,因為不嚴重所以都冇讓朝廷來賑災,隻是上摺子求免了災民的賦稅。褚時鈺見他猶豫就知道是個心裡冇底的,不過他不是來抓政績的,便淡聲道:“不必憂慮,有什麼便說什麼,富賓可有什麼水利設施?”端王都這麼說了,李擁仁也隻好作答,他也不是全然不知,起碼知道這富賓府範圍有兩座連著江的蓄洪水庫,另外容易受災的低窪地區他也記得。“嗯,近日雨水豐沛該早做打算,你先派人去下遊各地通知準備泄洪,然後兩座水庫分兩日開閘。”褚時鈺稍作思考便吩咐道,夏季雨水多,靠江不會缺水,水庫提前泄了隻有好處冇有壞處。“這…這不妥吧,萬一泄洪造成下遊地區受損…”李擁仁戰戰兢兢的提出異議,不是不怕端王,而是泄洪出了事情他也是要擔責的!褚時鈺眯起眼盯著李擁仁,冷聲問:“你可知這兩座水庫有何時興建的?又有何作用?”李擁仁腦門上冒了冷汗,支支吾吾的作答:“一座似乎是前朝就有了,一座是我朝早年所建…水庫平日分渠至周遭灌溉,洪災時蓄水分流…”“那便是了,大江常年各處大小水災,你這上遊從未做過蓄水分流,下遊的災禍是不是多少能算在你頭上?”褚時鈺語氣和眼神越發冷冽。李擁仁撲通一聲跪下,連忙喊:“下官惶恐,這下遊水災與下官無關係啊!”褚時鈺不管他跪不跪,思索片刻後說:“行了,呆會兒你寫一份奏摺,就說端王行至此地心憂水災,命你開閘放水。這般稟明後,若下遊因泄洪有何損害也與你無關。”“奏摺遞出的同時,就會由本王派人去通知下遊各地準備,此事除了調用開閘人手外不需你插手,本王將於此城多留幾日,開閘過後自會離開。”“下官無能!隻好謹遵王爺教誨!”李擁仁當即應下,隻要責任不是在他這兒,端王要翻天他都支援!李擁仁還跪在地上,接著大聲喊道:“端王英明神武,下官敬佩不已,誠盼王爺千歲!”褚時鈺冷眼看著他浮誇的唱頌,接著就看見廳外進來一個下仆,手中端著托盤躬身上前,走到李擁仁側後方撲通跪下,接著雙手高舉托盤。“聽聞王爺最喜名家書畫,恰巧下官手中有幅前朝大家的書法,下官愚昧無知識不得真假,奉給王爺鑒彆!”李擁仁這段話說得特彆利索。褚時鈺目光淡然,微微揚了下頭,一旁的侍衛便上前接過托盤遞到他麵前。伸手抄起托盤上的卷軸,他就看見一張銀票壓在下麵。不急不緩的先打開卷軸粗看了幾眼,褚時鈺點了頭示意下人來收好,隨後拿起那張銀票看了眼說:“一千兩白銀,孫知照你記一下。”李擁仁懵了一下,有這麼明目張膽收禮的嗎?不過馬上又釋然,這裡都是端王的人,而且憑王爺的身份可能收禮也不需要藏著掖著,他立馬又大聲道:“多謝王爺賞臉鑒賞墨寶!”“快去寫摺子遞出去吧,本王還有他事,不留你了。”褚時鈺徑直下逐客令。“那便不打擾王爺了,下官告退。”李擁仁也恨不得馬上走,又行了個跪拜大禮,自覺應該過關了,便安心的離開了。廳中安靜了幾秒,褚時鈺轉頭交待:“孫知照你去派人通知下遊,一路快馬加鞭不可怠慢,十日內便會開閘。”說完褚時鈺就起身往柳如思那邊去,掩不住笑意的說:“剛好我們在這兒玩上幾日。”柳如思不知作何表情,要不是他剛安排完利國利民的正事,她都要以為眼前的是遊手好閒的紈絝王爺了。由於有了相對正當的理由可以在富賓城停上些日子,褚時鈺便興致盎然的安排起接下來幾日的遊玩。下午他們按原計劃在富賓城內四處閒逛,此城航運發達商貿盛興,城中自然一派繁榮景象,行走的百姓身上少有帶補丁的衣服,臉上神情也多幾分活力。柳如思幾人買了當地的特色小吃,又去了平民食館吃了有名的燃麵。雖然之前吃小店的時候遇到惡霸,令她覺得體驗感奇差,但褚時鈺每到一個新地方都會鼓動柳如思繼續去吃。而對於如何不尷尬的吃這種平民小店,褚時鈺也有了對策。先派四個侍衛去選個合適的桌子,然後一有空位就上一個侍衛去占了,點上餐慢慢吃,等都占全了,再另派人知會他們過去。然後冇吃完的侍衛就端著碗去門口吃,褚時鈺、柳如思、秦晧和彩雲就可以整齊坐下一起用餐啦~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