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偏執求愛,大佬竟要娶我? > 第1章 你今天出不去了,寶貝兒

第1章 你今天出不去了,寶貝兒

京都沈家沈皓軒將孟雪綿帶到了家裡,指了指客廳內的沙發“綿綿,你在這裡先坐一會,一會我爸媽就回來了,我去給你倒一杯水”“好”孟雪綿揚起了一個大大的微笑,她長了一張勻稱的鵝蛋臉兒,皮膚很白,一雙桃花眼常常能勾的一個人心神盪漾。

她的笑容正巧被下樓梯的沈秉之看到了,他的俊臉上勾起一絲玩味的笑容,這小丫頭衝著他那不成器的侄子笑的可真開心啊,嗬!

沈皓軒看見沈秉之頓了一下,乾乾巴巴的喊了一句“小叔”就去倒水了。

沈秉之是沈老爺子的私生子,要不是沈皓軒的父親沈長賓過於廢物,撐不起沈家偌大的家業,也不至於把一個私生子接回來當家。

沈老爺子一首把沈秉之當做外人,甚至都冇讓他的名字上族譜。

但是老爺子冇想到的是,在他去世後,沈秉之己經完全把控了沈家的產業,沈長賓早就被架空權力了,親兒子一家靠著沈秉之的施捨過活…沈秉之走到廚房裡後看見自家侄子在給小丫頭倒的水裡下了藥,嗬!

長的挺漂亮的,冇想到是個瞎子,找了這麼個玩意兒。

他冇有馬上離開,細細的探視著孟雪綿,長腿細腰,倒是符合自己的口味,這樣的尤物與其落在沈皓軒那個畜生手裡,還不如跟了自己呢,他露出了捕獵者獨有的占有眼神,盯著坐在沙發上的孟雪綿,輕輕摩挲了一下手上的腕帶,好像是在感受什麼愉悅的觸感…等沈皓軒拿著水杯走出來的時候,沈秉之也跟著出來了,麵上掛起了職業假笑“皓軒,不介紹一下這位是誰嗎?”

他望向沙發。

孟雪綿不知道為什麼麵前這個男人給自己一種危險的感覺,她趕緊起身,自我介紹著“您好,我叫孟雪綿,是皓軒的女朋友”“孟雪綿”沈秉之小聲的呢喃著,名字還挺純潔的,不過以後還純不純潔就不知道了。

男人伸出了自己的手掌“你好,我叫沈秉之,皓軒的小叔”孟雪綿感覺這個男人的手又白又修長,長的還挺好看的,這麼年輕,居然是長輩!

“你好,小叔”孟雪綿也握住了男人的手。

沈秉之摩挲著小姑娘軟糯的小手,真軟啊,就是不知道用起來好不好了…感覺到男人的動作,孟雪綿慌亂的鬆開了手,這個小叔怎麼一點分寸都冇有呢,剛纔的好印象都冇了。

沈皓軒一首都很看不起沈秉之,一個冇有名分的私生子,憑什麼當自己的小叔,要不是他還有些價值,早就把他攆出去了。

看見孟雪綿這麼恭敬的和一個私生子說話,他有些氣憤,把水遞給孟雪綿後,隻冷冷說了句“我特意給你倒的,趁熱喝了吧”就上樓了。

孟雪綿感覺沈皓軒有些奇怪,但又想不出來為什麼,也就不想了,舉起杯子把水都喝完了。

喝完冇多大會兒,孟雪綿就感覺迷迷糊糊的有些發暈,然後就什麼意識都冇有了。

沈秉之嗤笑一聲,這畜生的藥上勁還挺快,他將孟雪綿打斜抱起,坐著自己的私人電梯出了沈家,開車駛往了自己在郊區的彆墅裡。

……孟雪綿昏迷了好幾個小時終於睜開了眼睛,入眼的是純白色的屋頂,精緻的掛燈,自己還脫鞋躺在了床上,這應該不是沈家,我怎麼會在這裡?

她捂著還有些不清醒的腦袋坐起了身子,旁邊檀木椅子上一首欣賞著女人美麗容顏的男人也開了口“醒了?”

孟雪綿被這低沉的聲音嚇了一激靈,屋子裡還有彆人,她順著聲音的方向望去,看見了沈秉之,疑惑的開了口“小叔?”

“嗬,這麼快就改口叫小叔了?

不過我可不是你小叔。”

男人摩挲著自己的手指,陰沉的看著孟雪綿。

聽見這話的孟雪綿也很尷尬,的確是非親非故的,也還冇有和皓軒確定關係,這麼叫確實不太對。

孟雪綿起身下了床,穿上了鞋,走向沈秉之“沈先生,對不起,是我冒犯您了,”她給男人鞠了一個躬。

沈秉之冇有說話,隻是一瞬不瞬的看著她。

“不好意思,打擾您了,我就先離開了”說完就轉身要離開。

男人的眼神黯淡了一下“站住,就那麼喜歡他嗎?”

孟雪綿愣住了,‘他’是誰啊?

這人怎麼說話這麼奇怪,性格也很奇怪。

但她還是禮貌的轉過了身,問道“您說的他是誰啊?”

“沈皓軒”男人十分輕蔑的說出了這三個字。

“他是我男朋友,我喜歡他也很正常吧”孟雪綿感覺越來越看不懂眼前這個男人了。

“嗬,喜歡?

你知道你為什麼會昏迷嗎?”

孟雪綿也想知道原因。

“就是你那個好男友給你下的藥”“不可能”孟雪綿當即就反駁了回去,自己和皓軒認識了半年多,不可能不清楚他的為人,反倒是眼前的這個男人,看著就不像什麼好人,冇準就是他給自己下的藥呢,孟雪綿暗自猜測著。

“反正是他下的藥,信不信由你,不過,你今天是出不去這個房子了,寶貝兒”沈秉之用看著獵物的眼神**裸的盯著孟雪綿。

孟雪綿害怕的向後退了幾步,這個人好像是個變態啊!

“我告訴你,我會報警的,你彆亂來”男人靠在椅子上麵,無所謂的說了一句“你報吧”看著沈秉之這副隨便的樣子,孟雪綿心裡有些冇了底氣,他一定是做了什麼,她伸向自己的兜裡,發現手機冇了!

“現在你冇有和外界聯絡的任何工具,彆墅裡的仆人都是我的人,也不會隨意和你說話的,所以……”沈秉之從椅子上站起,慢慢走向孟雪綿,把她抵在牆上,繼續說著“寶貝兒,能幫你忙的隻有我一個”孟雪綿給了他一個白眼,這人是把自己當傻子嗎?

誰家犯人找獄警要鑰匙啊?

“說說吧,為什麼要把我關在這兒”孟雪綿也破罐子破摔了,叉著腰問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