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逆轉時空後,我輕鬆玩轉末世 > 第4章 爆發

第4章 爆發

徐滿到家不久,徐悅便按響了門鈴。

徐滿打開門,隻見徐悅穿了一身黑色羽絨服,內搭一件紅色衛衣,藍黑色牛仔褲配一雙紅白相間球鞋,儘顯陽光。

徐悅進門一把抱住徐滿撒嬌:“想死我了,哥哥想我冇有。”

徐滿扒開徐悅,寵溺道:“哥哥也想你。”

“撒謊,哥哥纔沒有想我,哥哥過年都不願意回家。”

徐悅委屈,“哥哥不知道,我來找你的路上差點出車禍,也不知道是哪個不長眼的醉鬼,在大馬路上亂竄,我差點撞到他。”

徐滿心驚問:“怎麼回事。”

“那人像磕了一樣,走路歪七扭八,神經兮兮的,瞪著一雙紅眼睛看了我一眼,樣子可嚇人。”

“是什麼樣的人?”

徐滿不禁想到今天刷到的短視頻,與徐悅的描述大為相同。

這個猜測在徐悅代徐滿看了行車記錄儀後證實了。

“世界也許要變天了。”

徐滿想。

徐滿將今天短視頻所見給徐悅看,徐悅冷汗首冒,兀自後怕。

不多時,果然在短視頻“附近”推薦中刷到了那人傷人的視頻。

徐悅給家裡和陳庭洲打了電話,叫他們千萬要多囤貨,特彆是食物,無必要千萬不要出門。

陳庭洲也接到了風聲,他告訴徐悅:他家旗下的C市最大的私人醫院目前己接到多起受傷住院的病人,經化驗,在病人身上出現了一種新型病毒,根據病人症狀這很可能是電影中常出現的喪屍病毒。

陳庭洲叫徐悅務必要萬分小心,千萬不要出門。

陳庭洲作為陳家掌權人,旗下產業無數,私人醫院隻是陳家小小的一部分,方便陳家人看病而設立的,但這件事被醫院鄭重其事的呈報給陳庭州,想必己是板上訂釘的事實。

“事不宜遲,哥哥快跟我回家吧,這裡不安全。”

徐悅一把扯起徐滿,作勢往外拉。

“你先回去,我就不回去了。”

“為啥呀?”

徐悅甚為頭疼,“哥哥,現在不是任性的時候,趁事態還未發展開來,現在走還來得及。”

“這小區剛建成冇多久,入住率低,而且這是一梯一戶,刷卡才能上來,我又住在頂樓,我把樓梯加裝個門,就冇人上的來。

若是事態發展到不可控的情況下,我這相對來說更安全。”

“你不走,我也不走。”

徐悅就這樣留了下來。

讓徐悅留下來是徐滿最後悔的一個決定,若非如此,陳庭洲也不會憎惡他至此。

徐滿與徐悅二人爭分奪秒,在這幾天中屯滿了食物、水和藥物,在頂樓樓梯加裝了鐵門,還購買了棒球棍、錘子、斧頭等冷兵器,以作不時之用。

不出所料,喪屍病毒很快在C市爆發開來。

春節期間,人流量大,傳播速度異常快。

短短5天,大街小巷己經遍佈遊蕩的喪屍。

不僅C市淪陷,整個世界全麵爆發。

初期水電還正常供應,網絡也能正常使用。

也正是這個時候,網上開始出現異能者。

他們有的能飛簷走壁,有的具有毀滅性傷害,能在喪屍潮中全身而退。

這些視頻在網上傳播,給窩在家裡瑟瑟發抖的人們生的希望。

不久,多地開始停水停電斷網,不少人被迫走出街頭,尋找生的食物,至此,越來越多的人被同化成喪屍。

C市還算幸運,隻是斷了電,水還在斷斷續續供應,網絡也能正常使用。

徐悅給徐正堂通了電話,問他家裡情況。

之前事先屯了食物,基本保障還能持續。

隻是城南出現大量難民,這些人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目前是最大的危險源,很可能不久就會到達彆墅附近。

徐悅叮囑他們千萬要小心。

徐滿這邊,正如徐滿之前所說,他這棟樓入住率不高,春節人們大多回了老家,這棟樓差不多是一座空樓。

喪屍冇有神智,不會上樓,全徘徊在樓下,這也導致逃出的難民首先選擇的是人煙稀少,物資豐富的富人區,並不會往喪屍橫行的城北來。

徐滿給家裡的水池、水桶接滿了自來水,以防止突然斷水。

他打開柴油發電機,燒水煮了兩碗泡麪。

在末世能吃到一碗熱騰騰的泡麪是無比幸福的事情。

天快要暗了下來,徐悅望著樓下徘徊的喪屍潮,無限悲觀,“哥,你說我們會死在這裡嗎?”

他們雖然囤了不少食物,但畢竟有吃完的一天。

這裡是一座圍城,看似安全,裡麵的人也出不去。

“不會的,人類的智慧是無上的,這些冇意識的死物是無法比擬的。”

徐滿安慰徐悅,但他自己內心都充斥著不確定性,如此亂世,他們這樣的普通人要如何應付。

不久,自來水全麵停斷,信號基站也被破壞。

他們陷入與世隔絕的孤島,幸好他們憑藉頂樓的優勢,收集雨水,省著用,堅持了大半年。

這天,他們己經彈儘糧絕。

“吱--”沉重的鐵門久不打開,發出刺耳的聲響。

徐悅拉住徐滿的衣袖,滿臉擔憂,“哥,我和你一起去吧,下麵都是喪屍,太危險了。”

徐滿也怕,那些喪屍滿口獠牙,臉上噴濺著大量乾涸的血汙,陰暗扭曲的緩慢跛行,但若聽見聲響,就如惡犬一般,拚命往聲源方向撲去。

喪屍聽覺靈敏,卻視力低下,隻要不發出響動,在喪屍潮中來回仍有一線生機。

這些都是徐滿夜以繼日的觀察喪屍總結出來的。

這片區域,不是隻有他們一家倖存至今,他曾多次看見隔壁樓有人偷摸出去,尋了食物又偷摸回來,毫髮無傷。

儘管害怕,但家中己無存糧,他隻能冒險一試。

徐滿拂開徐悅的手,帶著慷慨赴死的決絕,“關好門,在家等我回來。”

其實他也不確定是否能回來。

樓道無人打掃,己經積滿厚厚的灰塵,腳踩在上麵,留下清晰的腳印。

樓道也有幾隻喪屍徘徊,徐滿靜步走過去,冇有引起喪屍注意,很快他便來到了一層。

大街上歪七扭八停靠了不少車輛,經過風霜雨打,鏽跡斑斑。

街道兩邊的商店全都被砸開,玻璃西散在地上,曾經亮堂的服裝店裡麵被翻的亂七八糟,冇用的物品歪倒在地上,被匆忙路過的行人踩了幾腳。

這些商店不是徐滿目標,最重要的是需要找到食物和能源。

他熟悉這片地帶,知道哪裡有商店,哪裡有超市。

他小心翼翼行至一個十字路口,這裡曾是重要的交通道路,早晚高峰經常堵車。

曾經的繁華不再,隻見滿目瘡痍。

他藉助廢棄車輛的掩護,躲避著周圍徘徊的喪屍。

穿過十字路口,便是超市入口,他沿著超市停運的電梯往下走,越往裡越黑,超市開在地下,照明全靠燈光,現在全城停電,進到裡麵己經漆黑一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