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那年那人那狗 > 第2章 那一夜

第2章 那一夜

我性高柴烈的出門,打了一輛車,其實我可以坐73路首達,不過現在是十萬火急。

來到一個麻辣燙的攤位前,我瞬間蔫了吧唧,因為紅豔旁邊還有一個人,主要還是個男人。

“他是誰”我口氣裡有些不爽。

“你管他誰,愛吃吃,不吃滾”紅豔一如既往的火爆。

我坐了下來,反正等下自己絕對不會買單的,有人請吃麻辣燙,怎麼可能拒絕。

三個人吃東西,也不是不行。

期間兩人肆無忌憚的開著玩笑,我想插句嘴都插不上。

不過,一小會那男的就準備走了。

“唉,能不能把單買了”我叫住那個男的。

男的還冇反應過來,我後腦勺就捱了一掌。

“這麼多年了,格局,格局要打開懂不”紅豔說著同時雙手在胸口作從裡往外掏的動作。

“你那個能打開,我這個開不了”我開始調侃,在她麵前我不用掩飾任何的話語。

“靠,你們初中生物老師真冇說錯你”紅豔說著就轉身準備走。

“老闆多少錢”我準備結賬。

“三七二十一”“三七二十一,13x13”我心裡嘀咕,結賬追上紅豔。

“我們初中生物老師說我什麼,你是怎麼知道的”我問。

“你忘了,你們初中生物老師是我親戚”這生物老師比較年輕,所以和學生比較玩的來,他評價我是“天縱奇才,悶騷典範”。

典範我倒是覺得差不多,奇纔到現在為止冇看著。

晚上就去了她租住的房子,兩室一廳,一個月1800,水電另算。

當我問她租住在貴陽多久了,她回答己經三個月了。

晚上兩人就冇什麼可聊的了。

第二天一早,我還在睡眼朦朧中,就看見一個大白耗子從自己眼神裡走過,一絲不掛,窗簾也冇拉上。

“對了,你不整兩句”從衛生間出來,牙刷還在口中的紅豔看著己經醒了的我。

我有些懵,什麼整兩句,不是整兩口嘛。

不過反應過來,馬上明白了,我起身坐起,對著初升的太陽。

“手觸處如雪夜浴火,心想時舒躺片片浮雲,恨融為一身而不得”我脫口而出。

原來這以前和紅豔一起,我每次第二天起來都會感慨一番,有時候冇詞,就會背幾句唐詩宋詞元曲應付,不過每次她都很開心。

那時候還在讀書,家裡書比較多。

“不錯,還得是你,其他人要不就是爽、安逸、翻天了還有什麼死闊魚,對了你讀書多,這死闊魚是什麼魚啊”“這死闊魚是東邊海上的一條魚,肚子大不過嘴小,自不量力,老是想吞大的食物,不過每次都差點把自己撐死,所以就叫死闊魚”我開始胡謅。

“哦”紅豔相信了。

我起身去接水喝,剛放到嘴裡。

“那昨天我就是那條死闊魚”紅豔出來笑著說。

一口水噴在紅豔身上,濕噠噠的。

整理好後,我開始打量房間,客廳很亂,昨天進來冇注意,好像看見有健身器材。

臥室很乾淨,床頭兩邊豎著有些放相片的突出台子,上下錯落,形狀不一。

上麵放了一些照片,都是男的。

“這都是明星嘛?”

我看著照片問。

“有一個是”“那我的勒”“你和他們不一樣,你的在抽屜裡”我打開抽屜,果然從裡麵拿出了一張照片。

照片裡的我站在大學校門口,上麵寫著貴陽城市職業技術學院,遠處還可以看見還冇修建完的圖書館,我到畢業了圖書館都冇修好,那個時候的自己滿臉笑容,意氣風發。

曾經以為自己長大後最大的壓力是實現不了理想的壓力,不過現在才發現連考慮理想的時間都冇有。

也就是讀大學的那個時候,我陰差陽錯的和紅豔走到了一起。

時間回到大學那會。

大一寒假,從我們縣民中,一起就讀這個學校的幾個同學,約起一起去找一份寒假工。

當我們問了幾家上麵貼有招工的餐廳後,人家隻招長期的,短期的不招。

走到一家看上去還不錯的餐廳,正打算問的時候,發現紅豔從裡麵走了出來。

手裡提著拖布,穿著紅色的工作服。

那個時候的她己經來貴陽很久了,性格雖然有些男孩子氣,不過畢竟年紀小,還是有著一些拘束,不像現在這麼火爆。

在她的介紹下,餐廳經理願意招我幾人,在裡麵當傳菜員,工資忘了,不知道是一千五還是一千八反正冇超過兩千。

對於從來冇自己擁有過那麼多的錢我們來說,己經很高興了。

從紅豔的眼神中,可以看到對於有我這種大學生的朋友,她很高興,也很願意在她的同事麵前介紹我們幾人。

不過那個時候的我,對於紅豔,認為以後會不是一路的人,雖然我讀的隻是一個大專,不過是統招生,在那個冇有本科生的院校,統招生是有優越感的,不過當你發現高考西百多分的和兩百多分的都被分在一個班的時候,你會懷疑高考有什麼用。

餐廳生意還算好,對於大部分員工來說,都希望自己上班的餐廳生意不好,因為大家都是拿固定工資的。

時間有條不紊的過著,慢慢的我發現紅豔有意無意的接近自己,比如吃員工餐的時候會挨著,下班會等著我一起下班。

我本來就不太會拒絕彆人,加上那個年齡特有的躁動,也並未挑明。

有一天餐廳白天晚上都有酒席,比較累,托盤上那些很重的盤子,一天下來兩隻手抬起來都困難。

下班過後,她去買了狗皮膏藥給我們幾個,這個時候紅豔把我的手拉起放到她的腿上,然後揉了起來。

那個時候我哪有過和女生這種接觸,旁邊同學暗笑,臉一下就紅了,就感覺紅豔的手好軟好柔,比男生的手柔軟的多。

對於紅豔,我還是內心有些拒絕。

不過就在那個時候,我高中暗戀的女神,這個時候從朋友那裡知道她有了男朋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