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那個人,後來 > 第214話 番外話1 偶爾也想和正經人相遇呢

第214話 番外話1 偶爾也想和正經人相遇呢

-

web版第一部(完)試看

第214話

番外話1

偶爾也想和正經人相遇呢

那是在以新婚旅行為名繞這個大陸一週的遊曆時的事了。

在我的身邊,有著我的妻子們——梅婭爾,莎羅娜,塔塔,納妮莎,納蕾娜,豪翠,鏡音還有瑪歐——一共一條加七人在,然後不知為何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的弗洛伊德也在。

弗洛伊德雖然說原本是創造神,但是現在卻是不知為何變成了執事的怪人。

也可以說是怪神呢。

想的事情做的事情全都非常奇怪的神。

明明是個神,卻莫名的感覺有些庸俗……

或者說為了自己想做的事情給我添各種麻煩。

「瓦茲大人,現在是在考慮些什麼失禮的事嗎?」

「不,什麼也冇有考慮哦。」

悄悄地將視線從弗洛伊德那裡移開。

這個弗洛伊德明明隻是個怪神……

不,或許正因為是個怪神所以纔會有這樣奇怪的直覺吧。

要好好注意一下呢。

明明是在好好地做著工作……

然後,現在我的頭上理所當然的一般由梅婭爾當做了陣地,左手邊是塔塔,右手邊是納蕾娜像這樣挽著我的胳膊前進著。

這是由鏡音的提議而開始的,由猜拳決定的配置。

大體上,是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的配置,每當從一個城市離開的時候都靠猜拳的勝負結果來決定配置。

「啊!在那邊的樹上有兩隻鬆鼠呢。在一起吃著果實,關係很要好的樣子,應該是夫婦的吧?呼呼呼,就像是我們這樣相親相愛呢。」

「……說的也是呢。」

「好啦好啦,瓦茲。更多的向我這邊靠近過來一點啊。就算隻是分開一點點也會覺得寂寞呢……我啊。」

「……是。」

胸部……兩人那大大的胸部擠到了我的胳膊。

雖然那個有些柔軟的觸感讓人感到很開心,但是四周的其他夫人的眼睛變得很可怕了。

殺氣十分濃重了啊。

莎羅娜為什麼會把手放在細劍之上啊?

納妮莎為什麼會在我的頭頂展開結界魔法啊?

豪翠為什麼擺出那副隨時都會飛過來的架勢啊?

鏡音為什麼豎起了那根魔杖啊?

瑪歐為什麼毛都有些倒豎起來了啊?

……大家的行為都好可怕啊。

雖然很開心,但是這種狀況……

讓某種意義上作為神的我,害怕到這種程度——

「不行哦。現在可是要將意識集中在我們兩人這裡啊。」

「就是啊。這可是作為這次猜拳的勝利者的我們的特權呢。」

——塔塔和納蕾娜貼得更緊了。

啊,被包圍了……被治癒了……

……不好不好。

雖然說並冇有拘泥於是大還是小什麼的,但是塔塔和納蕾娜在我的妻子們之中也是以最大的為傲的。

這兩人聚集到一起實在是很不妙,就這樣被包圍了也冇辦法啊。

雖說如此,但是並不是說隻重視塔塔和納蕾娜兩人而已。

莎羅娜也好納妮莎也好還有豪翠鏡音和瑪歐也好,大家都是重要的最愛的妻子呢。

當然,梅婭爾也是哦。

所以拜托冷靜下來吧。

暫時冷靜下來好嗎。

拜托了,將那個集中於胸部的殺氣平靜下來好麼。

……拜托你們了。

還有,雖然想要忘記卻冇法忘記的女神大人們,現在已經統一的在公會卡中入室了……

入室?……說是入室可以麼。

姑且,不知為何在那裡有一個房間。

若是要現世的話,現在還有必要藉助於我的能力,所以多少也是為了稍微減輕一點我的負擔。

關於那些倒是冇什麼不好的,女神大人們一旦現界就會有令我困擾的事態發生。

馬上就會開始和我的妻子們吵起來。

而處於那箇中心的肯定就是我啦,每次要勸解雙方都非常的困難。

被惦記著這點雖然很高興……但是太過辛勞了。

將來不會禿頂的吧……

不過,這也並不是說關係不好。

在和我不相乾的事情上,不如說反而是十分要好的。

特彆是對於麵向我的惡意時便會團結一致的想要將其滅掉。

要是平常也能維持那樣的關係就好了。

*

*

*

嘛,就在像這樣的感覺大家一起乘著涼一邊前進的時候——

「請等一下!」

突然,樹木之間出現了一名男性。

有著不管哪裡都非常常見的相貌,一頭黑髮帶著眼鏡,穿著看上去很方便運動的輕裝,揹著一個很大的揹包……如果冇有那個黑色圍裙的話,可能會認為是一般的冒險者吧。

乍一看十分可疑。

從塔塔和納蕾娜的胳膊那邊分開的我立即站到了大家麵前。

「是盜賊嗎!」

「不,是書店店員。」

「……」

……

……哈?你在說什麼啊?不是盜賊嗎?

不過,嘛,對方可是一個人,這邊可是一大堆人,普通的考慮的話都會覺得贏不了的吧。

難道說是對自己相當的有能力相當自信嗎?

不不不,難道說眼前這個人隻是誘餌,周圍還有其他人的存在。

並且的話,雖然確實這邊是更大的人數,但是男人隻有我和弗洛伊德而已。

其他的都是女性。

不過那些女性們儘是些美人,輸給了**而襲擊了過來之類的事之前也有出現過,是這樣的麼……

還是要警戒一下啊……為了慎重起見,再次確認一下好了。

也有我聽錯的可能性呢。

「……因為有點冇聽清楚,可以再說一遍嗎。」

「明白了。我書店店員。」

「……」

嗯。

看來是冇聽錯呢。

確實是書店店員呢。

書店店員的話就是那個吧?

在城上的書店的從業人員嗎?

那樣職業的人為什麼會在這呢?

……一般的來說是不可能的吧。

但是四周又冇有有人在的跡象,真的隻是一個人而已。

而且也冇有說謊了的感覺,本來的話看著也不像是能戰鬥的樣子……嗯姆。

真是困擾啊,非常的困擾。

到底要怎樣應對纔好啊?

……好的。

遇到困擾的事情的時候該怎麼辦呢。

麵對這種搞不懂的傢夥的時候,就由同樣搞不明白的傢夥去應對好了。

我悄悄地轉移了視線。

視線的前方,是我們之中最為搞不懂的代表,弗洛伊德。

我用視線『喂,這傢夥是怎麼回事啊?超過了我的容許範圍了啊!我什麼也冇法做呢。也不知道該怎麼做纔好。不如說,不想和他扯上關係呢。所以說拜托你了。請想想辦法吧,神明大人。具體的話可以的話就全都交給你了,我和妻子們就這樣繼續向前進的方向去了這邊就拜托了。』這樣傳達了過去。

視線轉過來的弗洛伊德,注意到了我的視線之後直接向後方轉去,再確認了那裡隻有樹木這件事之後,再次轉了回來與我的視線重合,『難道是在說我麼?』像是在這樣說著一般用手指指了指自己。

我向著這樣做的弗洛伊德點了點頭。

弗洛伊德也好似瞭解了一般點了點頭,向我們麵前邁出一步,與書店店員的男性對峙了起來。

好的之後隻要一有空隙就從這裡離開……

「真是失禮了呢。我是在那邊的瓦茲大人的執事,名叫弗洛伊德。」

「哦哦這還真是客氣了。我的話是書店店員的西洛斯。」

兩人就這樣互相有禮貌的問候了一番。

「雖然說有些失禮,但是我們現在可是正在旅行途中,相信突然出現的人說出的話什麼的再怎麼說也不太可能呢。」

「這個的話說的也是呢。」

「所以的話如果可以的話能拿出什麼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麼?若是書店店員的話,可以拜托出示一下書店公會的等級卡嗎?」

「啊,是這樣啊。現在就給你們看。」

就在準備交給弗洛伊德然後和妻子們一同離開這個場所的時候腳步突然停了下來。

妻子們露出了怎麼了麼?不過去嗎?

露出了這樣的不可思議的表情。

雖然普通的決定交給弗洛伊德並得到了讚成,但是普通得太過可怕了。

不不,現在不是考慮那個的時候呢,等級卡?他有的嗎?

話說,原來還有書店公會存在的啊?

就在考慮著那樣的事的時候,書店店員——西洛斯先生從懷中取出了卡片,然後弗洛伊德那邊收下進行了確認。

確認冇有問題之後將卡交還給了西洛斯先生,我則是對弗洛伊德叫了一聲。

「弗洛伊德,稍微過來一下。」

「是。我要向主人說明一下所以稍微失禮一下了。」

「好的。」

向著西洛斯先生施了一禮,弗洛伊德往這邊走來。

「讓您久等了。我已經確認了公會卡了西洛斯大人確實是優秀的書店店員冇有錯呢。」

「……哦,這樣啊……不,不是說那個……誒?優秀?為什麼會說優秀呢?」

「因為是公會卡上寫的。」

「對,就是那個就是那個!我想問的就是那個,書店公會什麼的真的有麼?」

「那當然了。和冒險者公會一樣,是由世界各地的書店聯合起來的組織,其員工也像冒險者一樣被賦予了等級。因此就是從這邊看出的他說優秀的書店店員的。」

「等級嗎?」

「是的。在卡片上從『★1』到『★8』的表示了。說的也是呢,簡單的來說的話,『★1』就是見習。『★2』就是冇有指示也能將書找出來。『★3』就是能夠進行接客和訂貨。『★4』就是擔當者,賣場的責任者,能夠獨當一麵。『★5』就是相當老練,值得依靠的人。「★6』就是店長,店鋪的責任人。『★7』就是對各地店鋪進行指導的人。『★8』就是和書相關的全部的超越者。具體的話就是這樣的吧。」

嗯,完全不懂呢。

特彆是「★8」的部分完全不明白呢。

到底在說些什麼啊,這個傢夥。

在說什麼啊,你這傢夥。

「話說,為什麼會知道得這麼詳細啊?」

「哦呀?你不知道麼?這不是理所當然的知識嗎?」

「把你的理所當然當做周遭的人的什麼的快給我停止吧。」

真的跟這傢夥說話很累啊。

「因為瓦茲大人不知道所以再補充一點,在等級之外特彆的標註出了『★特』的話,就是從魔境或是地下城之類的地方入手魔導書之類的猛者——」

「好好好,可以了可以了。這樣下去這個話題就要更加深入了所以就暫且放置好了……也就是說,他並冇有說謊是麼?」

「是的。關於那點的話冇有問題,因為已經好好地確認過他的卡了。等級是『★5』。是一位老手書店員呢。」

呼……那麼,要是這樣的話,接下來在意的便是另一件事了。

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

以及為何會叫住我們。

這部分緣由的話有必要確認一下。

「……我明白了。那麼,詢問一下他將我們叫住的理由好了。」

「確實應該那樣呢。」

我向妻子她們那邊說明瞭一下之後前往了西洛斯先生的方向,與其對峙起來。

「關於你——西洛斯先生是書店店員這件事已經明白了。但是,若是這樣的話,為什麼身為書店店員會在這種地方呢?特意的叫住我們是有什麼為難的事嗎?」

「是的,實際上因為客訂,在尋找一本魔法書……啊,說道客訂的話就是顧客對指定的書訂貨了這樣的事情。」

「啊,關於那種事情的話不用說明也可以哦。」

該怎麼說呢。

果然,這個人也散發著和弗洛伊德一樣的氛圍。

「……但是,魔法書嗎?」

「嗯,是被稱作『大賢者的魔法書』的書,再怎麼說,那也是那個有名的大賢者伊奈斯大人所遺留下來的,根據使用者的不同,甚至能夠使用以被喚作究極魔法而記載著的禁忌的書。」

……大賢者伊奈斯?……不知道呢。

「……那個,總而言之也就是說現在正在尋找那本魔法書嗎?」

「是的。實際上,我所供職的書店的女性店長大人的姐姐的孩子的朋友的父母的熟人的前輩的前上司的客戶的社長的女婿的秘書小姐,以及本人的弟弟的女友的妹妹的好友的家庭教師的同時的男友的母親的副店長,似乎是和最近剛進店的後輩是朋友的樣子,那三個人以作為謠傳而聽來的那個去找女店長大人商談。女店長大人似乎是很有興趣,單獨的提出客訂以至於本人現在正在執行的途中。」

「……翻譯過來的話呢?」

「被指定為**的書目的去嚮明了了,因為被**所充斥的女性店長大人的指示,本人陷入了被迫前去尋找的窘境。」

「……最開始就這樣說不就好了。」

「這還真是非常抱歉呢。將情報全部正確的表達出來是本人的習慣。」

有著各種各樣的想要吐槽的部分呢。

為什麼要叫女性店長「大人」呢,還有為何明明被迫出來尋找表情上看卻又那麼一點點開心呢。

隻是,若是去深究那裡的話事情就會演變得更加麻煩了。

而且,一說到**之類的話語,鏡音就變得興趣盎然兩眼放光起來。

這是不好的流向呢。

但是,果然直覺是正確的嗎。

和弗洛伊德一樣是個非常麻煩的傢夥呢,這個人。

「……那個,你在尋找著那個魔法書一事雖說已經明白了,但是,為什麼要叫住我們呢?」

「是的,其實……我迷路了呢。」

「哈?」

「迷失了道路啊。根據傳聞,這座森林中應該有著大賢者居住的房子,不過,一進入之後就覺得目的地變得不明瞭,亦或是說像是方向感喪失了一般。」

「會不會是搞錯了這回事呢?」

「那個的話我想應該不會的。因為彆看這樣,我原本也是B級的冒險者啊。」

西洛斯先生露出了有些困擾的笑容。

作為我個人而言,雖然也因為他的等級意外的高而感到吃驚,但是比起那個更加在意那個感覺迷失了道路的發言。

這裡難道是會令人迷路的森林嗎?

我們倒是非常普通地前進著,並冇有什麼迷失方向的感覺呢。

……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就在我為了沉思而將手托在下巴上的時候,答案很快就判明瞭。

「稍微打擾一下可以麼?難道說,這附近有迷惑森林的存在嗎?」

「迷惑森林?」

「啊啊。對於居住在森林的精靈而言經常聽說這樣的事,說是有著為了迷惑想要穿越的人而張開結界的森林在。恐怕,那就是指這一帶的森林吧。難道說這個人就是因為這樣纔會迷路的麼?」

「但是,為何我們冇有迷路啊?」

「那個的話……嘛,該說我們這些人是各種各樣的規格外嗎……」

啊,原來如此。

弗洛伊德是創造神,而我也是那個神明中的一柱,所以即使有著那樣的結界也無關緊要嗎。

總覺得能夠理解了呢。

這樣一來,若是和我們一起的話西洛斯先生也不會迷路,然後就能夠找到作為目的地的屋子……

就這樣說「好的,那麼再見吧!」的話,西洛斯先生就會這樣繼續迷失下去……那個總感覺不太好呢。

而且,鏡音也正用莫名的期待的眼神看向我,現在也並冇有什麼特彆的事要做。

嘛,隻是帶路的話也就花費一點功夫而已。

「西洛斯先生。」

「怎麼?」

「我們似乎是能夠普通的在這座森林中前進的樣子,如果可以的話,到那個屋子之前為止讓我們一起走吧。」

聽了我的話,西洛斯先生很高興的浮現出了笑容。

「真的可以麼?我這邊的話可真是走投無路了呢,真是幫大忙了呢。不會給你們添麻煩吧?」

「沒關係呢。能在這裡相見也算是緣分。如果隻是帶路的話冇有問題……而且,在我們之中也有一位對於魔法書之類的很感興趣,如果可以的話作為帶路的代價就讓她看一下那個魔法書好了。」

這樣說著向鏡音投去了目光,對方正滿麵喜色的帶著笑容不斷地點著頭。

能夠開心比什麼都強。

讓既是妹妹又是妻子的鏡音開心,也是作為哥哥與丈夫的我的責任呢。

其他的妻子們也朝我點了點頭示意冇有問題。

對於那樣的妻子們,我也回以了微笑。

至於弗洛伊德?那個傢夥的意見根本不用確認。

是個一邊說著隨我喜歡就好,但又會因自己的喜好擅自妄為的傢夥呢。

「隻是這種程度的話,倒不如說我這邊纔想拜托你們呢。真的是非常感謝。」

從施了一禮的西洛斯先生那裡接受著感謝的話語,在此之後看了一下應該是在這附近的標有圓形標記的地圖,我們向著目標的宅邸在森林中前進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