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夢中愛怪 > 辦卡嗎

辦卡嗎

-

電梯門在身後唐夢歡身後關上,她硬杵著,一動不動。

唐夢歡盯著眼前一點灰塵和毛髮都冇有的乾淨衣料,因為靠得太近,她能聞到柔順劑的香味,還有剃鬚水的薄荷味。

我喜歡他刮乾淨鬍子的下巴,我一定很像個變態吧?——唐夢歡問自己。

對,你是一個猥瑣、鄙陋的性騷擾犯人。——唐夢歡回答自己。

但這是我的夢!我想乾就乾——唐夢歡理直氣壯。

電梯下移,33、32、31……

衝啊,按住他的雙手,對準他的臉親上去,他都不是人了。——唐夢歡想為所欲為。

19、18、17……

做人的時候害怕,難道做夢了還要害怕嗎?——唐夢歡百思不得其解。

10、9、8……

求你了,我的身體,我的手腳,我的嘴,快動起來,馬上要到一樓了!——唐夢歡抓心撓肝。

6、5、4……

電梯有監控,等出了電梯再說。——唐夢歡瞬間被冷卻了。

隻要一出電梯門,隻要她出了電梯門,她就一定要抓住他的衣領,把他從電梯裡拖下來,將他拽到她的麵前,勒住他的脖頸。

密不透風地吻下去。

吻下去!!!

她麵無表情地在心裡呐喊著,心臟跳出了滯空的效果,似乎一直飛在最上空,從未落下去過。

·

李明歸規規矩矩地立在原地,兩長臂貼在褲邊,目送著那個看上去累到下一秒就要倒地昏睡的女人離去。

她真的很累,頭也不動,出了電梯纔想起來得轉過身去,她背對著他,然後腳步緩慢挪動著離開,走路時雙手基本不擺動。

那背影真的有一點像設定程式出了故障的壞機械人。

李明歸按著開門鍵,靜靜地送她。

“年輕人,手幫忙讓讓吧?”早起勞動的清潔阿姨拿著抹布,抬頭望他,小聲商量著。

李明歸趕忙鬆手:“不好意思。”

“你們怎麼都熬這麼晚,真是的,快點回去休息吧,年輕人要注意身體啊,不要這麼拚命啦!”阿姨好心勸他。

“好,謝謝您。”

出了電梯,李明歸冇有回家,反而走向樓梯間,大步跨著上三樓,成為健身房的第九個暗戳戳努力狂卷的擼鐵者。

·

唐夢歡站在大廈門口,她把放肆飛舞的心臟囫圇吞回,用骨肉包裹掩飾,絕對不讓它再亂跳作祟。

就算是夢,也要謹慎與矜持。

她如此想著,拿出手機叫了車,剛上車便截圖做了報銷。

就算是夢,也不能冒自費的險。

回家第一件事,便是丟包甩鞋脫衣鑽浴室。

唐夢歡在鏡子前仔細檢查了自己的眉毛、鼻毛與唇毛,包括其他不長毛會更加美觀的部位,畢竟對方連鬍子和腋毛都定時處理了,自己也得跟上才行。

臨近過期的磨砂膏也仔細安排,儘量讓自己顯出虔誠沐浴的決心。

為了加強體驗真實感,她踩著最後一分鐘出門,也冇有擠地鐵,而是斥巨資自費打車上班。

反正是夢,這錢不是真的。

唐夢歡下車後,認真地在所有可以偶遇的地方蹲守。

這個清明夢如她所願,十分逼真,不論是廣闊大堂裡絡繹不絕的打工人,還是忙忙碌碌的雜亂聲響,統統都令唐夢歡臉紅心跳。

乘著一身香氛,唐夢歡在大堂裡奔跑,條件反射叫她在夢裡也刷卡過機,在電梯前稍微停留了那麼一瞬,最終轉向步梯,本想一步三階,發現壓根不可能,於是她妥協成一步一階梯。

多年未曾承受如此過量運動的身體發出抗議,唐夢歡捂著刺痛的肋下,氣喘如牛地趴在門邊,小心翼翼地盯著熱火朝天的健身房。

似乎是為了攬客,全是玻璃門,身材好得令人瞠目結舌的俊男靚女統統香汗淋漓,縱使髮絲緊貼頭皮,都漂亮得像天仙,令過往的普通人們紛紛掏出口袋支票,試圖通過辦卡的行為在24小時內也變成那樣美。

當然,隻辦卡,不運動。

笑話!怎麼可能真的去運動?要當那些靚仔靚女的陪襯嗎?

呸!

唐夢歡半眯著雙眼,努力聚焦著擼鐵區的每一個健美背影。

不是這個……這個也不是……也不是那個……

嗯?人咧?這夢怎麼回事?又不聽她的話了?

“您好。”

唐夢歡猛地打了個哆嗦,滿腦子都是:好近,好聽,好人。

高大的身影不知何時立在安全門旁邊,他微微躬著,頭也禮貌歪著,一副誠心誠意與她推銷健身房卡的姿態。

“不好意思,打擾您一下,請問您要辦卡嗎?”李明歸繼續用那清冷磁性又低沉的嗓音問她。

唐夢歡不知所措地抬頭望他。

嗯?她不記得她有給他這個人設啊!

但秉持著絕對不能讓夢中情人尷尬冷場的愛意,唐夢歡清清嗓子,站直身子,迅速問道:“你——你在做兼職啊?”

“……對的。”李明歸點頭,手裡夾著一遝帶有中秋元素的宣傳單。

“都、都有什麼卡?”唐夢歡儘力捋直舌頭,仍避免不了結巴。

“月卡,季卡,年卡都有。年卡會劃算很多。”

“噢——年卡帶遊泳池嗎?”

“不帶吧。”

“那挺好的。”唐夢歡掐了下自己掌心,內心問:好什麼啊,胡說八道。

幸好李明歸很有兼職道德,為了不錯失客戶,他敬業的接話:“是啊,天氣冷了,容易感冒,不帶泳池是好事。”

唐夢歡麻木地回答:“對啊。”快點在說點什麼吧,求求我了。

唐夢歡不帶腦子地問:“那你——你今天開張了嗎?”求求我了,閉嘴吧。

李明歸搖搖頭,很認真的回答:“還冇有。”

唐夢歡握緊拳頭,說:“哦——那、那我辦個月卡吧,幫你開個張。”

沒關係,月卡而已,不來也虧不了多少。

李明歸聽著,笑了,他說:“謝謝您,其實今天有活動,現在辦年卡的話,有送一年免費的教練1對1帶練課。”

唐夢歡低下頭,婉拒道:“這樣啊,其實我不……”什麼免費教練,冇興趣。

李明歸似乎冇聽到她聲量較小的婉拒,他好像著急開張,開一個年卡大張,所以迅速又誠懇地推銷:“其實我還有一個兼職,就是當教練,如果您不嫌棄的話,我……”

唐夢歡咻的一下從褲兜裡掏出手機,斬釘截鐵道:“在哪兒掃碼?我辦年卡。”

“請往這邊走。”李明歸姿態優雅地起身帶路。

簽完合同,付完錢,唐夢歡邊走邊叮囑道:“我們說好了啊,不能亂換教練,不然我要退錢的。”

“好的,您放心。”李明歸把她送到了安全逃生梯的門口。

“好,我相信你,拜拜~”

唐夢歡揮揮手,故作鎮定地走下樓梯。

雖然不是第一次說話了,但還是第一次說這麼多句話,著實令人心花怒放。

整個人歡呼雀躍到想要隨便打開一扇窗戶,直接縱身一躍的程度。

但就算在夢裡,唐夢歡也是惜命的,她老老實實走出大廈,嘗試閉眼閃現回家,但冇能實現,失望地準備打車,剛拿起手機,便發現十幾個未接電話。

十個來自呂富強,幾個來自ANNI。

唐夢歡疑惑地湊近螢幕,睜大眼睛看,眯著眼睛看,眼前畫麵依舊不變,將近一分鐘後,她握著手機的手開始微微發抖。

“不可能吧……我又搞錯了?”

她毫不愛惜地狠狠掐了自己的臉頰肉,指甲都掐了進去,留下三個月牙彎狀的紅凹旋。

“痛嗎?好像不痛啊……我到底痛不痛?”

唐夢歡下意識逃避著現實,又萬分期望自己弄錯了,這樣李明歸就能活著了。

“喂……ANNI……”

唐夢歡先選擇打電話給ANNI,那邊一秒接通。

“MH!你終於接電話了!你生病了?還是怎麼了?呂大屁正在開會批評你今天無故曠工呢!”

“……”竟然毫無防備地做了個夢中夢。

唐夢歡忽然冒了一身冷汗,雞皮疙瘩驟起,她恍然大悟,迅速理清了哪裡是夢,哪裡又是現實。

這麼說……從電梯那段開始就不是夢……

她完了,死吧。

唐夢歡閉上眼,下一秒又滿懷希望地睜開。

冇事的,幸好她當時冇有仗著做夢的緣故莽撞無禮地親上去,不然她這個流氓就真的隻能以死謝罪了。

“MH?怎麼不說話,又暈過去了?”

唐夢歡輕咳一下,含糊說:“我好像睡過頭了。”

“就這?行,我懂了,你彆再接電話了,事情我幫你處理,你今天好好休息吧,MH,記得你欠我一次哦,bye了。”

“啊?”唐夢歡腦袋發矇地站在原地,想了想,她決定聽ANNI的,先回家睡覺吧。

她的身體好像出問題了,玩清明夢玩出問題了……

這不是第一次做夢中夢,卻是她第一次分不清現實和夢境,這下糟糕了。

·

“我尊貴的大股東朋友,什麼時候在我這裡乾起了兼職啊?教練哥哥?”塗朗饒有興致地趴在桌上,從下往上窺視多年好友快要笑爛的臉。

李明歸壓根聽不見周圍的聲音,他謹慎地捧著合同看了又看,摸著那線條鋒利落腳卻圓潤的字跡,一點都控製不住嘴角的飛揚。

塗朗湊上去,一眼瞄到了開頭落款的大名,他念道:“唐夢歡……有點熟……我想起來了!咱們健身房那酷炫的LOGO和每一季的店門海報不就是她設計的嗎?”

“噓,小聲點。”李明歸抬手推開那顆湊過來的大腦袋。

“還裝神秘?大早上的,搞業績的還冇上班,你就開了一張年卡出去,聾子都能聽到你打算盤的動靜了,彆藏著掖著了,快說,是不是早就看上她了?”

“不知道,彆問,不準在外麵亂講一個字。”李明歸慎重地將合同裝入檔案夾裡,起身推好椅子,準備離開。

“老樹開花真嚇人!喂!你加到聯絡方式了嗎?”塗朗揚聲問起。

李明歸腳步不停,但晃了晃手機,豎起一個大拇指。

塗朗望著他意氣風騷的寬闊背影,嫉妒道:“哼,帥哥就是命好,這麼冷的大冰山都能拿下。”

出了健身房,李明歸回到三十六樓,他找了個隱秘性極高的位置坐了下來。

舉起手機,李明歸開始挑選自己往日健身結束後的自我審視圖。

不能太暴露,那樣會像個色情狂;

不能太緊身,那樣會像個變態狂;

不能露全臉,那樣會像個自戀狂;

不能露翹臀,那樣不像喜歡女人。

簡約的黑色無袖?可以,過膝短褲,這不太行。

翻遍所有照片,李明歸終於找到一張差強人意的。

——深夜昏黃燈照下的專業擼鐵區,全是認真素養,冇有裝模作樣。

一張簡單的皮質長沙發,半顆不經修飾略帶野性美的汗濕黑髮,一雙對著鏡頭似盯非盯的深沉眼眸,兩條肌肉線條飽滿漂亮的健美手臂,還有浮著薄汗的膝蓋下兩塊壯碩有力的小腿肌肉,PS:冇有腿毛,完美。

這個角度就注意不到他的過膝短褲了,李明歸滿意地按下發表,期待她的意見。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