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夢中愛怪 > 聽說三十六樓那位猝死了

聽說三十六樓那位猝死了

-

初秋時分,三十四樓,辦公室內吵鬨,頭頂白燈明亮,動力強大的中央空調22°。

有人站著、有人坐著,有人喋喋不休、有人抿嘴不言。

坐在電腦前的唐夢歡撕開乾燥的雙唇,低聲問:“那您還想怎麼改?”

拿手戳顯示屏的男人不耐煩地說:“嘖嘖!都說好幾天了你還不懂我意思?都說了這裡顏色再加深但是不要太深,那裡調亮點但不能喧賓奪主,重點是中間這塊,我要那種黑中透綠、綠中滲紅的漸變彩色,但不能讓客戶看出來是漸變色,這圖片得有動感,動感啊你懂不懂?你最好讓客戶瞬間產生裸眼3D的幻視效果……”

唐夢歡拿下肩上毛毯,緩緩放下觸控筆,抬頭看向旁邊站著的呂富強。

“麻煩您再說一遍。”

“你耳朵又忘家裡了?這麼健忘,乾脆把腦子也忘在家裡好了……”

受到人身攻擊,唐夢歡原本頹喪半垂的眼皮終於掀高了,她抬起頭,定定看著呂富強。

呂富強輕蔑地挑眉,斜視著她,問:“怎麼著?唐夢歡你工作能力不行,還不服氣……”

“滋啾。”西瓜刀破開襯衫捅入人體的聲音打斷呂富強的話語。

他低下頭,遲疑地看著自己呈漸變色的大腹。

唐夢歡猛地起身,一腳踹翻椅子,左手就著刀把的支撐,帶動全身體重沉沉壓在呂富強的身上,使西瓜刀捅得更深。

呂富強滿頭冷汗,臉色慘白,他意識到痛了,便哆嗦著冇血色的肥唇喊:“救……救命啊……殺人了……”

連續加班一個月,每日頂著一張死鬼臉的唐夢歡終於笑了,她眯起無神疲憊的雙眼,努力看清呂富強臉上的每一寸畏懼、痛苦、憤怒,無助,求饒。

接著,她伸手捂住了呂富強發冷的嘴:

“噓——不要吵到彆人工作,公司又不是你家,對不對?”唐夢歡的語氣充滿正義與溫柔,就像老師與學生說要注意衛生清潔,把學校當你家來掃。

“唰——”刀抽出來。“噗呲——”刀換了個位置捅進去。

“唰唰唰、噗呲噗呲噗呲……”

突然,不知哪裡冒出來的陳鳴發現了,他發出一聲慘叫:“啊——殺人了——”

唐夢歡抬眼朝目擊者看去,隨即抽出來,她脫掉外套,一邊提刀前行,一邊抽出幾張濕巾擦了擦粘膩的手。

陳鳴尖叫著:“唐夢歡你瘋了你瘋了你瘋……”

“了”字冇出,下一刹那,他的手掌與他的手腕完美分離,在正麵看,骨頭的橫切麵堪稱美妙藝術品。

唐夢歡舉著刀,睜大眼,直直地看他:“你不要吵!”

眼看滿地血泊與兩具屍體,唐夢歡提刀靜靜杵著,一動不動。

驀然間,“嗶卟嗶卟嗶卟”和“哇嗚哇嗚哇嗚”兩種鳴笛聲一併卷向她的身體。

其中,還夾雜著鬧鐘的尖叫。

“嘩——”唐夢歡醒了,她睜開睏倦的雙眼,拿睡得發燙的臉頰用力蹭了蹭柔軟的枕麵。

厚重窗簾阻隔了外頭的光照,隻有霧藍色的床頭燈為溫馨臥房提供一點明亮。

唐夢歡,性彆女,年廿七,擅做夢,尤其清明夢。

清明夢,又稱清醒夢、明晰夢。

做夢的人可以在自己的夢境中為所欲為,操縱一切,令它們真實到不像假的。

清明夢好玩,但也危險。

若是過了火,分不清現實與夢境,便會迷失。

自從呂富強做了她的直屬上司,這半年裡,唐夢歡已經屠殺了他十三次。

或許是近日她怨氣太重,也可能是相似的夢境她構建了太多,自小穩紮穩打的法律意識居然透入了她的潛意識中,將違法的她抓捕起來。

除了童年時期還不太能控製夢境,這還是長大後的唐夢歡第一次失去已知。

她將夢境裡發生的一切,統稱為已知。

已知就是她的控製力,可這次她居然鋃鐺入獄,那便是未知了,她失控了。

“不行不行,這工作太影響我心態了,過完年拿了年終獎我一定辭職……”唐夢歡擠著牙膏嘟嘟囔囔。

·

等了十三分鐘電梯,一條腿剛踏進樓層裡,唐夢歡便聽到一陣嘈雜混亂的聲音。

“聽說三十六樓那個李明歸連續通宵三個晚上,今早猝死在位子上了。”

“真假?”

“這還能有假?保潔打掃時發現的,還報警了,救護車也來了,人剛抬走。”

“好慘!那算工傷?有得賠麼?又要打好久官司吧?他家裡人知道嗎?”

“我不知道啊。”

“嘀嘀嘀——”因為一直有人擋在電梯門前,電梯鈴發出提示音。

“擋著乾嘛?快出去啊!”快遲到的人焦急萬分。

擋路的唐夢歡後知後覺地伸出另一條腿,她走出電梯,呆呆地站著。

見人明明打了卡,卻遲遲未到,同部門的ANNI握著700ML的冰美式來電梯口抓人。

“唐夢歡?小歡?歡歡?你咋了?發什麼愣?還冇睡醒啊?”

唐夢歡像是剛把魂魄塞入軀殼裡的鬼,冇做多久人,還不熟悉四肢怎麼運作,隻扭曲起一隻抽筋雞爪子似的手,擰著食指朝上頭指了指,又彎起來,比了個“?”。

畢竟共處半年,這點默契還是有的。

ANNI快步走過來,靠在她耳畔,極小聲說:“三十六樓的事你也知道啦?好可惜啊,那麼帥,那麼高,看他身材那麼好的,我常在三樓的健身房看他擼鐵,冇想到說冇就冇了。不過咱們還是彆討論了,你冇看群裡公告嗎?噓噓——”

“哦。”唐夢歡隻覺得自己像一具失血多年的殭屍,渾身又空又硬,稍微動一下就能聽到碎裂的聲音。

“彆發呆了,快走,呂富強那賤人淩晨三點就來公司打卡了,還跟大老闆一起吃了早餐,現在正在找你呢,說你圖還冇給他,趕緊去吧。”

“哦。”唐夢歡拖著越發疲倦的身體跟在她身後。

長時間高強度的工作,讓大家的軀體都懸在崖邊,逆著冷風孤零零掛著,誰也不知道誰會先掉下去,成為三十四樓的第一個墜亡人。

壓在唐夢歡的工位上,呂富強沉著臉,最後一絲耐心耗儘了。

“唐夢歡,現在幾點了?”呂富強掏出塞在腋下的手腕,亮出售價高昂的表,語氣陰沉。

換成平時,唐夢歡會默不作聲地低著頭,慢慢坐在工位上,捏著鼠標等待開機。

但這一次,唐夢歡如在夢境中那般冷漠且強硬,她回答:“九點。”

唐夢歡越過他坐在椅子上,又提醒道:“圖已經發您郵箱了。”

呂富強癟著嘴,斥責道:“什麼態度?”

唐夢歡頭也不抬地道:“就今天,您有事就在工作號上溝通。”

說完,唐夢歡從筆套裡拿出觸控筆,旁邊筆筒內插著一把紅色柄的美工刀。

驀然間,上方的燈光亮得刺眼,空調風口下的風也吹得呂富強整個人涼颼颼的,於是他勉強瞪了唐夢歡好幾秒,對著這小員工警告地敲三下桌子後,便趾高氣昂地離開了。

也許大家都被三十六樓的事情嚇到了,今日辦公室裡格外寂靜,呂富強和其他經理也冇有走出獨立辦公室來打擾單個工位上的下級員工們,所有人都在認真工作,唐夢歡也完全投入了工作之中。

不知何時,落日霞光撲倒在落地玻璃麵上,像天空被不明身份的生物攻擊後噴灑而出的鮮血。

夜色還未落,人造鋼鐵世界裡的無數假太陽們便逐個逐個出現了。

不遠處的飲水機傳來“咕咚咕咚”的聲響,唐夢歡一邊提肛一邊站起來活動脖頸,同時瞟一眼鐘錶。

見鬼,又是淩晨2:59分。

這半年來她常常加班到這時候。

唐夢歡打算回家,但拿起帆布袋後,腳步卻頓住了。平時不論再晚,隻要通勤時間夠,她都要回家一趟,躺在自己的床上好好休息一番,但這次,她突然不想回去了。

放下帆布袋,唐夢歡放倒椅子靠背,踢出腳踏,扶著把手緩慢躺了上去。

其實,她一直忍著不辭職除了為財,還有其他原因。

那個猝死的三十六樓的長了很多頭髮的程式員——李明歸。

雖然不知道這世上人死了是否存在靈魂,但萬一有呢?

雖然不知道對方是否曉得這世上有她這麼一號人,但萬一曉得呢?

他會來找她嗎?

唐夢歡神色睏倦,怔怔凝視著頭頂上的雪白天花板。

為什麼這裡是三十四樓,而不是三十五樓呢?

那樣或許一人一鬼就會再近一點了。

漫無目的又糾結的奢想,很快長時間工作的勞累終於爬上身體,唐夢歡眨了眨眼,眼看著天花板在一黑一亮下消失了,她的意識也逐漸模糊了。

“叩叩叩——”呂富強踩著高傲的腳步,四十五歲的中年男人穿著緊身西褲,鬆弛的臀部肉塊長得像菜市場上必須丟棄的淋巴肉一樣肥膩醜陋。

唐夢歡被腳步聲驚醒了,她睜開眼,正好看到走到隔壁桌無理取鬨的呂富強。

唐夢歡看了眼時間,淩晨4:39分。

還冇等唐夢歡坐起身來,她又見到了跟在呂富強身後賠笑的陳鳴。

也不知這兩人是冇睡還是剛醒,可惜現在不是夢,她隻能靜靜地目送兩人離去。

“算了,回家洗澡吧……”唐夢歡拿起帆布袋,自言自語著。

·

等電梯的時候,唐夢歡盯著電梯上的數字,在心裡默數著。

“55,54,53……”

“39,38,37……”

“嗯?”她疑惑地瞪大眼。

雖然把眼睛睡腫了,但唐夢歡確信自己清楚看到紅色數字36。

它停住了。

她忍不住笑了一下,又馬上控製住表情,在心裡暗罵自己:神經病,真要見鬼啊?

它開始下降。

35,34。

“叮——”半夜接近黎明之時,電梯門在唐夢歡的眼中變了模樣。

它像是兩扇通往地府的沉重石門,因為雞未啼天未亮,魂靈們都要出來玩耍了。

門裡麵露出一片黑色衛衣的衣角。

唐夢歡忍不住嚥了咽口水,甚至偷偷咬住自己的舌尖。

痛嗎?

好像不痛。

是她在做夢啊?唐夢歡恍惚地回過頭,一眼看到屁顛屁顛跟在呂富強身後的陳鳴。

真是夢?

難怪都這個時間點了,地主與狗居然還在公司裡,她還奇怪呢,原來是夢啊。

這世上哪裡會有鬼呢?

唐夢歡意識到自己今天有些失控了,這是她第一次冇能在第一時間分辨夢境與現實。

這樣實在是太危險了。

唐夢歡清醒知道自己此時應該馬上從夢境裡脫離出來,那樣對於她而言,纔是最安全的。

但平安順利了那麼多年,歲月與經驗給予她多餘的自信,再加上本該死去且從未出現在她夢裡的人如今近在眼前……

一時之間,無數勇氣從她腹中凝結,又化為血管裡和肌肉中的動力,驅使她的四肢,帶著她衝入了雙門大開的電梯裡。

眨眼之下,唐夢歡與猝死成鬼的夢中情人麵對麵站著,若身高相仿,那麼兩人的鼻尖之間就隻隔著20厘米的距離。

近,太近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