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莽荒圖騰 > 第五十章 戰鼓齊鳴

第五十章 戰鼓齊鳴

-

數日後,青山外,屹立山巔一男子,其豐神如玉,超凡出塵,有靈慧之氣韻。

他負手而立,髮絲在風中飄揚,猶如絲絹一般,他眸光熠熠,充斥淩厲殺機,怒氣直指蒼穹,今日一切都將做個了結!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在男子身後,百獸嘶吼,仙禽唳嘯,聚集了數百人,全部坐於蠻獸之上,他們手持刀槍棍棒,殺氣滔滔,皆踐踏山巔上,靜待男子發號施令。

那男子自然就是秦塵了,隻見他一揮清袖,喝道:“出發!將石狼部落滅族絕種!”

霎時間,獸吼與人的怒斥聲混雜,蠻獸與人類接連騰空上天,踐踏彩雲,身帶霞彩。

雲鄉之上,百人聚集,丫丫叉叉,舞劍掄槍,在那裡跳動咆哮,戰意灼燒,不可澆滅!

霎時間,鑼鼓熏天,鐘磬響亮,驚雷叱吒,聚眾一起致使霸威無窮,人多勢眾。

“去!殺儘他萬千生靈,教他石狼部落今日覆滅,眾生永墜無間地獄!”

“殺!欺我青山部落多年,此時正是我們反擊之時,定當手下不留情,將他等屠如雞狗!”

“伐!戰鼓不止,殺意不減,若不留血河三千裡,難消我心頭大恨!”

青山部落眾人一一咆哮發言,聲色俱厲,多年來飽受石狼部落欺辱,都很痛恨,而今終於可與之一決生死,神色激昂。

秦塵如謫仙,腳步輕踏雲梯,飄飄而來,站立在這蠻獸隊伍最前端,冷聲說道:“殺伐...隻對男丁,女人、孩子不可傷害,違抗者投入野鬼澗,供萬千蠻獸啃食致死。”

戰爭是男人的事情,不可禍及女人和孩子,這便是秦塵的想法。

“我等明白,定然謹遵!”

眾人紛紛答應,不知為何,秦塵的言行舉止對於他等而言,都有一股無法忤逆的威嚴。

青釵明眸有波光轉動,嘴角不由得一笑,暗自讚歎秦塵的大仁大義。

如今,秦塵就猶如一尊有著無上神威之至尊大聖,帶領數百天兵天將,殺上了石狼部落,必然要將其中強者一個不留全部屠殺!

此時的他,殘酷、冷漠、殺氣凜然,下令討伐石狼部落,決意將所有男子無論善惡一併屠絕,不留一個活口,堪稱為一將功成萬骨枯。

隨後,百獸奔騰,踏雲而行,與日月比駕齊驅,與風雲同走一端,浩浩蕩蕩,氣勢磅礴。

此地渺無人煙,懸崖峭壁,高山深澗比比皆是,荊棘叢生,山窮水儘,如此險要之地,自然便是那石狼部落。

然而此時,石狼部落的上空卻忽然籠罩了一層陰影,頓時戰鼓齊鳴,旗幟獵獵作響,無數荒蠻巨獸仰天咆哮,頓時地動山搖,土崩地裂。

石驚天醉臥帳幕內,聽此動靜也是驚醒了過來,準備出去一探究竟,為何突然有蠻獸齊鳴,鑼鼓熏天。

“報!大事不妙!”一傳令兵衝進了石驚天的帳幕來,跌跌撞撞,跪在他身前,臉色煞白:“酋長,青山部落攜人前來,殺氣漫天,欲要將我族屠殺殆儘!”

“終於來了...”石驚天呢喃一句,臉上抹過一道狂妄笑意,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煞是古怪,他等今日已經等了許久,恨不得將秦塵剝皮抽筋,此時聽聞他找上門來,自然喜上眉梢。

石驚天回身取下自己的板斧,哈哈狂笑:“容我去會會他們,殺他們個有來無回!”

“青山大人,我等在此喧鼓多時,卻還未見人前來應戰,我覺得有古怪。”青修陽俯身而來,對秦塵說道。

“直呼我名諱便可,無須稱我為大人。”秦塵眼眉一掠,皺了皺眉頭,不喜青修陽叫他青山。

“可是,尊卑有彆,這規矩可不能亂啊。”青修陽有些為難,曆代以來青山子民都對青山頂禮膜拜,他怎敢直呼秦塵名諱。

“難道你在眾人麵前也要稱我為青山大人?”秦塵笑道,如此的話自己的身份豈不是人儘皆知了?

“這......大人你看如此可好?有人之時我便喚你青河,無人之時我便喚你青山大人?”青修陽詢問。

“不必,有人無人你都喚我青河,我乃是大青山的弟子,理應低師傅一截,他為山,我便隻能會河,不可與之齊名,否則大逆不道。”秦塵回答。

“如此,那我便有人在時喚你青河,無人之時喚你青河大人?”青修陽還是不死心,大人二字始終掛在嘴邊了。

秦塵亦是無奈,苦笑一聲,隻好說道:“雖你便是...”

“繼續叫陣,直到那石驚天出來應戰為止。”秦塵冷聲說道,他就不信石驚天可以忍受屈辱,一直龜縮此地不出來。

聞言,青修陽二話不說,直接深吸了一口氣,而後大喝:“膽小如鼠石驚天,昔日被我等追殺抱頭鼠竄,耍弄卑鄙手段逃回了部落,而今我等欺上你山門中來,看你如何能逃?”

那聲音震盪四方,猶如轟雷一般,滾盪出去很遠,整個石狼部落都聽到了。

“哪裡來的牲口,敢在我山門前大聲喧嘩,活得不耐煩了不成?”石驚天輪著一柄宣花

斧,與石狼部落諸多強者一同到來。

可是強者卻隻有寥寥無幾,十幾人而已,和青山部落這支大隊伍相比簡直不值一提,還不夠人家一口吞的。

一見石驚天駕到,秦塵眼眉撩起,冷光頓現,蘊含無窮無儘殺意,昔日石驚天耍弄了他,將青釵致死,他此時想起,心中恨意冷厲。

“石驚天,你當天言而無信、重傷我女兒,今日我這父親就要為女兒報仇,斬殺你這廝鳥人!”石驚天咬牙切齒,氣勢洶洶。

“就憑你也想斬殺我?再過百年也不可能!”石驚天嗤笑,不屑一顧,青修陽不過才蟒級修為,自己乃是虎級,他豈能勝得了自己?

“那我如何?”

秦塵平踏青雲,緩緩步出,身上綻露躍金浮光,化日光天,霞彩萬丈投射。

他骨秀清妍,天生靈體非凡相,萬丈光芒繞金身,驚天動地,無人不驚。

石驚天臉色頓時陰沉,大喝:“青河,你休要囂張,我承認自己並非你的對手,可是自當有人可以剷除你。”

“你是說石狼圖騰吧?讓它出來,頃刻之間湮滅了它!”秦塵冷嘲,桀驁不馴,不可一世,不把這一族之神放在眼裡,目空一切。

“狂妄!你敢如此藐視我族圖騰神,即便是你族的大青山都不敢!”石虎冷喝,眥睚欲裂,秦塵的氣焰極其囂張,他也覺得難以忍受。

“你又怎知我族青山大神不敢?它可是時而與我訴說,說你們這石狼圖騰不過是土雞瓦狗,它彈指便可湮滅。之所以遲遲不肯動手,是念在慈悲為懷,畢竟一條狗也是有生命的。”秦塵挪揄。

青山部落眾人哈哈大笑,皆是受到了秦塵感染,他竟然將那石狼圖騰神說成是一條狗,這是極致辱罵!

“哇啊啊...欺人太甚,無恥小輩吃我一斧!”石驚天再也忍不住了,怒髮衝冠,一張臉都氣得發紫了,怒喝著輪到宣花斧劈砍過來,颳起寒風颼颼。

“來得好,我就先送你下黃泉,來世投胎作豬作狗也彆做人了,省得禍害人間。”秦塵哈哈大笑,嘴巴不饒人,接連諷刺譏諷,逼得石驚天怪叫連連。

“老大,我黑炎板斧借你。”莫哭一見到那石驚天輪斧過來頓覺不妙,準備將自己的道器借給秦塵。

“殺雞焉用牛刀,屠狗何須板斧?看我徒手就斬殺他!”秦塵身體突然下墜,與石驚天一條平行線,直接一腳橫掃過來。

石驚天氣得七竅生煙,已經說不出一句話來,憤恨掄動宣花斧,橫劈過來!

“鐺!!”

秦塵左腳腳尖輕點在宣花斧上,而後錯開,身體立於宣花斧旋轉一圈,右腳順勢掃向了石驚天的臉。

石驚天大驚,他方纔還以為秦塵會用腳和他的宣花斧力撼,可是他萬萬冇有想到秦塵竟然會在一瞬間躲開了。

石驚天已經被憤怒充斥,失去理智,竟然如此簡單就上了秦塵的當。

秦塵雖然狂驕,但卻絕不愚蠢,他可不會傻到以自己這蟒級修為與虎級強者硬撼,剛纔那不過是一記虛招罷了。

秦塵料想狂怒的石驚天勢必會揮動巨斧與自己相擊,也便就有瞭如今這一幕。

石驚天很快回神,舉起胳膊作勢擋住了,暴退出去,他一退,秦塵便緊逼而來。

一黑一青兩道流光在天空中劃動,撞擊、分開、再撞擊、再分開,每一次都能迸濺出璀璨的火花,掣電狂風不斷,火輪豔芒不絕。

秦塵與石驚天各騁神通,眨眼之間鬥戰數百回合,變作萬萬千千,半空中似雨點流星,難分勝負。

隻是秦塵搶占先機,手疾眼快,在混亂之際悄然祭出了青山,身形一縱,趕到石驚天腦後。

石驚天正欲施法,忽聞身後狂暴風動,急忙回望過去,隻見一座飄飄渺渺,巍巍峨峨之巨嶽撞來,他淬不及防,身受重傷,身體橫飛數千米,沿途撞斷了數十根參天古樹。

秦塵先前的嬉皮笑臉斂去了,從而湧現出驚人恨意,氣息如怒濤般翻滾,很不平穩,隨時可能暴動。

“今日,我便要將你打得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秦塵咋喝一聲,飛身墜下,雙手演化乾坤八卦,神威無儘。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