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莽荒圖騰 > 第四十八章 秦塵施救

第四十八章 秦塵施救

-

“大青山?為何我會在昔日的大青山內?”青釵喃喃自語,嬌容之中滿是驚詫,顯然非常不解。

“你在我的身體內,你平息靜氣,用心感悟大道,吸收這鴻蒙紫氣,同時我用庇護神光為你修複軀體。”飄渺中,秦塵的聲音四處迴盪,經久不絕,但卻不見人影。

“青河?你就是大青山?”青釵很驚訝,方纔秦塵提及了庇護神光,她便感覺有所不對,秦塵一個凡人怎麼可能擁有圖騰的力量?而且再結合此地來看,她一下子就推敲出來了。

“一言難儘啊...”秦塵感歎了一聲,而後嚴肅說道:“先不說這些,我已將你放置於我體內,你用心吸收每一道庇護神光,我如今實力微弱,不能發揮庇護神光的全部威力,你切不可白白浪費了。”

青釵不再答話,平躺在玉樹上麵,那玉樹綠葉在搖動,清涼微風在吹拂,隱約中帶著鮮花與泥土混雜的芬芳,清新怡人,令人心曠神怡,如臨險境一般。

青釵靜心凝神,用心感悟大道,引動靈氣貫通全身,癒合傷勢,她自知秦塵此時在為她療傷,而且庇護神光用一道少一道,非常珍貴,不能浪費。

她的青絲在微微飄動,臉色逐漸紅潤,嘴角顯露淡淡笑意,在那和煦的威風吹襲下,她感到無比舒心安寧,好似躺在柔軟的風中,隨風流動一般。

她在恍惚之間,她感覺自己身體很輕鬆,有些飄飄然的,這四周的環境很怡靜,微風吹拂,枝柳擺舞,異獸漫步,仙鶴唳嘯,她從來冇見過這樣的大青山,她的心神雲遊其中,竟然沉沉的睡去,睡態很安詳,宛如一個嬰兒一般,毫無防備。

秦塵苦笑不已,無奈,他隻能主動將鴻蒙紫氣與庇護神光一同引向了青釵體內,為青釵修複她的身體。

青釵的身體周身金光縈繞,紫氣氤氳,蒼白臉色逐漸紅潤,微蹙的痛苦黛眉也微微舒展開來了。

她體內斷裂的奇經八脈在重新塑造,肌肉逐漸相連,丹田有庇護神光在為她重塑。

然而,青山外,秦塵的臉色卻愈加發黑,一股黑煙在他臉上瀰漫,他嘴角在不斷溢位鮮血。

庇護神光以他的力量根本就無法運用,強行使用如此浩瀚的庇護神光,使他的身體遭受重創。

但是冇辦法,他必須要救活青釵,即便損害自己的精元真氣也在所不惜。

此時青弘等人也相繼趕來,落在了秦塵的身旁,青修陽本來想要去詢問秦塵,卻被青弘攔住了。

“不要喊他,此時他已入定,正在神遊太虛,不可擾亂他,否則他會走回入魔的。”青弘說道。

“可是青釵呢?為何我不見她人影?”青修陽奇怪,從來到此處開始就冇看到青釵的蹤影,唯有秦塵一個人在此盤膝打坐。

“我也不知道,不過青河是不會對她不管不顧的,你大可放心便是。”青弘笑道,他知道秦塵接受了大青山的傳承,雖然不知道青釵此時身在何處,不過大概是在接受庇護神光的治癒。

青修陽這才點了點頭,眼中疑慮褪去了,在此地來回踱步。

“傳令下去,所有人退居百米開外,為青河護法,不允許任何人靠近。”青弘命令道,秦塵的秘密絕對不能被人發現,他擔心秦塵一會兒會引發什麼動盪,驚擾了這些族人,讓他們識破秦塵的身份。

一個人形的圖騰,要是傳了出去,不知道有多驚世駭俗,隻怕天下間不知多少英雄豪傑要來此瞻仰。

人怕出名豬怕壯,秦塵的身份一旦被人識破,必將在整個北荒引起動盪。禍福共至,不但是人族,連蠻獸之中也會沸騰起來,蠻獸當中可有不少強悍的存在一心想要吞食先天靈體,一旦秦塵身份暴露了,那便是必死無疑。

絕對會被那群霸道存在給吞食掉的,他現在還很弱小,根本無法抵禦這些霸道存在。

眾人聞言皆是退了出去,惟獨青修陽一人不肯離去,他擔心自己女兒性命,不願意就這樣離開。

青弘瞥了他一眼,歎了口氣,最終並未將他趕走。

與此同時,秦塵又是吐出了一口鮮血,臉色變得灰暗,很憔悴的樣子。

“他怎麼了?”青修陽停止了踱步,驚疑的問道,有些擔憂。

“消耗過度,青釵傷勢嚴重,已然命懸一線,半步踏進了鬼門關。青河想要將她從鬼門關中奪回,與無常相抗衡,以他現在的實力來說終究是太勉強了,多半已經受創。”青弘語氣沉重,有些惶惶不安。

青修陽很吃驚,臉上浮現了感激之色,秦塵與他們相交甚淺,卻肯為青釵捨身相救,乃大義,他心中大受感動。

“他們會不會有事?”青修陽不禁擔憂,方纔青釵傷勢嚴重,即便他也知道難以救回,以秦塵之力不知是否能成。

“難說...”青弘麵色凝重的吐出了這兩個字,這的確很難受,若是換作全盛時期的大青山或許還有可能,隻是現在...

“為何不讓圖騰相救?”青修陽猛然醒悟,按理說大青山蘊有庇護神光,可生死人而肉白骨,理應讓它出手相救。

可是為什麼老祖宗竟然讓秦塵這一小小蟒級出手,這是為何?

青弘負手而立,仰天嗟歎,身影蕭索,良久,他才幽幽說道:“近日來,難道你冇有發現大青山的異樣麼?”

“異樣?”青修陽心中一沉,驚愕望向青弘:“難道傳聞是真的...”

“不錯...”青弘苦澀一笑,雖然心中不願意承認,卻也不得不承認:“大青山已經死了,我們的圖騰,已經死了。”

青修陽立刻怔住了,慌張的倒退了數步,而後一屁股跌倒在地上,表情詫震驚,彷彿見了鬼似的。

“遙想當年,我們青山部族原為遊牧名族,為逃避蠻獸殺害四處逃亡,吃不飽穿不暖,四處碰壁,處處受阻,如喪家之犬。而後,我們到了這裡,幸遇大青山庇護,這才免於水深火熱之中,大青山是我們的圖騰,是我們的神,更是我們的家人。可是......”說到這裡,青弘卻也不禁老淚縱橫,語氣蒼涼:“我們信奉了千年的圖騰,真的已經死了。”

聞言,青修陽如遭電掣,整個人呆坐在那裡,良機說不出一句話來。

“本來我不想告訴你這些事情,卻也知道瞞不過你,索性就一併告訴你吧。但你必須承諾我,不得將此事告之其他人,否則必遭天打五雷轟,大青山鎮壓而死。”青弘冷厲起來,說道。

青修陽呆呆點頭,算是應允了,他想知道到底還有多麼驚世駭俗的事情,青弘是冇有告之於他的。

“青河是大青山的弟子,已經得了它的傳承。”青弘一口氣說完。

簡短的一句話,卻猶如驚天轟雷震動,在青修陽的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青弘的一句話彷彿一把重錘狠狠擊中他的心脾,令他險些窒息,太匪夷所思了,竟然有人可以成為圖騰?

青弘本不想將這件事情說出來的,但秦塵竟然出手為青釵療傷了,青釵就勢必會察覺到庇護神光,以那丫頭的聰明睿智,必定可以推敲出秦塵的真實身份。

既然瞞不住,索性就一併說出來罷。

青修陽的眼珠在抖動,久久都無法說話,幾次抬頭,張了張嘴,卻什麼也說不出來,又低下頭,沉思了起來。

“我知道你心有疑惑,難以接受,怎麼可能有人可以成為圖騰。我當初知道此事之時也是震驚,但卻也已經接受了,無論此事再如何驚世駭俗卻也是事實了,青河是我們部落中新的守衛神靈,便就是新的大青山。”

“所以他才能救青釵,他有庇護神光?”青修陽驚詫,凝眸望向一旁盤膝打坐的秦塵,眼神急迫,似乎想要將他看穿似的。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青修陽呢喃兩聲,竟然狂笑了起來,他終於知道為何青弘讓他善待此子,說他可主宰青山部落的命運,原來他的身份是新的大青山。

他也倍感欣喜,一個可以修行的圖騰,一旦壯大,庇護神光必將也強盛,被庇護之部族自然受益匪淺,有言道是‘一人得道雞犬昇天’,青修陽似乎已經看到青山部落興盛的那一天。

“救不救的活還尚且是未知數,你也看出來了,他的實力卑微,還有待提升。無法很好的掌控青山所賜予的力量,此時吐血就已經證明瞭他已經到了極限,卻還在奮力搶救青釵。”青弘有些不願,道:“我不知道結果如何,或許他們兩個都會死也說不定。”

青修陽聞言也驚慌,眼中光彩閃爍幾下,最終臉色一沉,沉喝道:“讓青河放棄吧,他貴為圖騰神靈,不該為了我們這些凡夫耗儘生命。”

此時他也認命了,知道秦塵的安危關乎於全族未來,他不可以因為一己私慾而毀了部落的前程。

可是,青弘卻是搖了搖頭,笑道:“太晚了,一旦施救就不可能停止,如今我們也隻能靜待於此,聽天由命了。隻希望蒼天開眼,莫要絕了我青山部落根源啊。”

冇有了圖騰的部落,就等於是一群待宰羔羊,被屠戮是遲早的事,青弘不得不擔憂。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