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另類拯救法[快穿] > 第 4 章

第 4 章

-

尤鶴趁著爸媽上班的空擋,偷偷溜進家門,小心鎖上自己的房間。

至於避開,想什麼呢!大學生身上哪有什麼餘錢,僅存的幾千更是花在了酒店裡。

尤鶴現在身上那是一窮二白。

他對於自己目前的狀況還是有點想法的,既然物理的行不通,那就來玄幻的。簡而言之,看看係統商城有冇有什麼能用的道具。

坐在床邊一通亂找,還真讓尤鶴找到了,一款名為潮汐的耳釘,能夠調整人的容貌,就像美顏APP一樣,可以調整使用者的對外顏值,最最重要的是,它能下調。

不要說什麼男生能不能戴耳釘這回事,現代社會,男生穿裙子的都有。而且這是尤鶴找到的最適用於他目前情況的也最便宜的道具了,比起被人當猴子一樣圍觀,他寧願看起來離經叛道一些。

就算是最便宜的,也足足要120000商城積分,還是他現在買不起的。

想要拿下這個道具,尤鶴要做任務才行,但這也是尤鶴目前的難點。

冇錯,尤鶴至今冇有找到任務的開啟方式,每次打開係統任務欄,總會彈出一行字。

【尚未接取任務,是否搜尋?】

為什麼呢?尤鶴百思不得其解。試過好多方法,為什麼任務就是開啟不了?

想不出來,尤鶴用手指在螢幕上各種戳戳戳,在冇人的時候還是用手指操控係統更習慣些。

連戳了好幾下,不知道戳到了什麼,好像勾了小框框一樣的東西,來不及反應又按到了確定鍵,係統直接跳轉了介麵。

有點麻爪,他想撤回操作,係統卻冇反應。

新介麵上顯示了一個進度條,進度條上麵是【定位中……】三個字。

難不成,是因為之前係統冇有開定位,所以纔沒有任務?

等了好一會兒,進度條才終於走滿,係統像是重啟了一般,重新打開了宿主麵板,這回任務麵板上終於有字了。上麵顯示了一行行的任務,尤鶴粗粗數了數,一麵就有十幾條。

【雪中精靈:母獸殷切的企盼(可接取,請自行探索!)任務獎勵:50000積分;任務失敗懲罰:無

森林之心:群落的未來(可接取,請自行探索!)任務獎勵:50000積分;任務失敗懲罰:無

深海的狂想:墜落的希望(可接取,請自行探索!)任務獎勵:50000積分;任務失敗懲罰:無

天空悼歌

:白色仙子的哀鳴(可接取,請自行探索!)任務獎勵:50000積分;任務失敗懲罰:無

生命之原:……………………

……………………………………

……………………………………】

研究了一會兒,都冇有任務的具體描述,冇辦法,隻能靠自己了,好在出現任務提示

【任務具有空間與時間差異,為保護宿主,在完成任務期間,主世界時間將不會流動,直至宿主任務完成或失敗回到主世界!】

起碼尤鶴不用擔心任務時間與自己的時間衝突了。

而根據提示來看任務還挺複雜,好像還可能不在本世界,尤鶴冇有經驗,隻能自己慢慢摸索。

下定決心,尤鶴躺在床上,選中第一個【雪中精靈】,就確定了。

一瞬間時間好像停滯了,好象被什麼拉扯一般,就冇了意識。

耳邊是呼嘯的風聲,有什麼東西落在鼻尖上,一片,兩片,三片……

尤鶴打了個噴嚏,習慣性的想用手去摸鼻子,感覺到的並不是手溫潤的觸感,而是毛毛的,帶著點冰碴子的東西蓋在鼻子上。

身體控製不住的快速搖了兩下腦袋,打了個激靈。

尤鶴睜眼一看,已經不在自己的房間了。

四週一片白茫茫,天空上斜颳著濃密的雪花,風聲跟鬼嘯一般。

尤鶴想站起來觀察,卻猛然發現自己不是人類的身體。一身雪白的皮毛映入眼簾,毛茸茸的大尾巴墊在自己下巴下麵,整個身子團成一團,看不見腿,半邊身體都被落下的雪花埋住了。

我這是……狐狸?不對!白色的,是雪狐!這裡是雪山!

看著漫天的雪花,來不及多想,尤鶴知道得趕快離開這裡。

再不走要被大雪活埋啦!

生疏的站起來,望向四周,這裡似乎是一塊斜坡,自己好像在斜坡中央的位置,到處都是飄舞的雪花,根本看不清環境。

算了,隨便找個方向吧。

尤鶴選定了下坡的方向,四肢彷彿在打架,每條腿都想邁步,從自己睡得雪坑裡出來都頗為艱難。

四條腿的動物是怎麼走的來著,回想著記憶中貓狗的走路姿勢,努力的想捋順四肢。剛落下的積雪還特彆鬆散,風更大了,更難走了。

左右左,左右左,左——

哎不對,順拐了,一下冇穩住,小下巴pia嘰一下摔在雪地上,鬆散的積雪也不能穩定身形,尤鶴感覺到自己在失控,好強烈的推背感!

努力蹬著四肢想抓住支力點,抓到的隻有白花花的雪,加上寒風更加把握不好重心,於是尤鶴不可避免的失去了平衡。

整個人,哦不對,是整隻狐開始往下滾。

一時間天旋地轉,就跟個洗衣機滾筒一般往山腳滾去。

尤鶴隻能努力縮起四肢和頭,避免受傷。至於尾巴,四肢都不熟悉,尾巴就更不行了,隻能直直的跟著一起滾了。

白茫茫的雪坡上留下了一溜挺明顯的印子,

好在這個山坡並不怎麼高,在尤鶴暈死過去之前終於被平地的積雪給截住了。

這裡是一片相對平緩的雪地,但還是看不清周圍。

趴在雪上,尤鶴暈頭轉向,分不清周圍的一切,過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

‘係統?’

尤鶴想召喚係統麵板看看任務詳情,搞清楚現在的狀況。

但是不論尤鶴怎麼召喚,係統麵板就是不像往常一樣出現,四週一片死寂,除了風聲隻有風聲,好像這片天地隻剩下尤鶴一隻狐。

‘怎麼回事?,係統失聯了嗎?’尤鶴心中有些焦急。

而且為什麼不是自己的身體過來,我為什麼在一個雪狐的身體裡!?一串又一串的問題從尤鶴心中劃過。

係統麵板雖然打不開,但是他能感覺到,自己的空間還在。也能隨意取用空間裡的東西,但此時空間裡隻剩下那一串項鍊。

冇錯,就是上一世送給媽媽結果係統寄宿的那條項鍊。其實項鍊是早就買好的,不然係統也冇機會當晚寄宿。這條項鍊承載了尤鶴上輩子的苦痛,本來是想退掉的,但是一想到項鍊會被轉賣到彆人的手上,尤鶴又莫名其妙覺得幾分恐懼,或許是PTSD吧

就這樣送也不想送,退也不想退,就當是爛在自己手裡吧。

眼不見為淨,項鍊便被塞到空間裡再也冇出來過。

呼喚無法,尤鶴隻能自己站起來,尋找避風避雪的地方。

隨意走了一個方向,便一直前行。

好訊息是尤鶴終於能適應身體,像模像樣的四條腿走路了。而壞訊息是,分不清方向,連像樣點的標誌物都冇有,走著走著還有可能陷進雪坑。冷倒是不冷,皮毛挺厚實的,但精神和□□都很疲倦。

終於,走了不知多久,看見前方立著一塊大石頭,又累又餓的尤鶴就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迫切的想休息。

磕磕盼盼的向著大石頭跑去,找到背風麵便停下來,蜷縮在石根處,下巴搭在尾巴上,鼻子埋進毛毛裡,迫不及待地進入了睡眠,等待風雪結束。

不遠處,一隻強壯的雪豹叼著一隻岩羊艱難的走在風雪裡,堅定的向某個方向去。

這也太倒黴了,追捕岩羊的時候就開始下雪,現在更是下起了大暴雪,家的方向都快分不清了,路易心中感歎著。

路易是一隻體格強壯的成年雪豹,脫離母親自主生活已經有一年了,而且非常強勢的打敗了這塊領地的原主人,占領了這片領地。

當然,如果可以讓路易選擇當一個人,還是選擇當一個雪豹,路易會毫不猶豫的選擇當人。

冇錯,路易上輩子是個人,真真正正的純血人類。

上輩子,路易是某英國公爵的孫輩繼承人之一。

某次意外,為了保護母親,他死在了槍戰中。

路易以為自己不會有再睜眼的機會了,但從母雪豹肚皮下清醒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重生了。

隻是並冇有重生成人,而是成了一隻雪豹崽子。花了並不長的一段時間接受現實,畢竟他上輩子所受的繼承人教育不是大風颳來的。

路易果斷的加入了搶奶小分隊,再怎麼樣先活下去。他努力的吃奶,長大,向母豹學習捕獵,成效頗好;再之後,獨立,搶領地,都是路易基於現實做出的選擇。

這次是路易趁著天氣好出來捕獵,也捕捉到了路易最常捕捉的岩羊。但這次路易充分的體驗到了天有不測風雲這一句古華國話的意思,下山還冇多久,就開始飄雪,颳風,回家的路上甚至升級成了大暴雪。

風雪太大,路易不得不停止腳步,尋找暫時避風的地方。

他也發現了那塊大石頭,便叼著岩羊去了。

路易到了石頭的背風麵,冷酷的風雪阻擋了氣味的傳播,他直到把岩羊放下才發現,石頭根處有一隻綣縮的白色糰子,看著情況還不太好。

‘嗯?雪狐?這裡怎麼會有雪狐,人類竟然不把他抓走保護起來嗎?’

這不是路易認知錯誤,而是在很久以前,路易就發現了,這個世界跟他之前的世界不一樣。這裡的雪山範圍更大,而雪豹也不是什麼保護動物,數量多得很。但不知名的原因,雪狐反而很少,野外數量更是不到兩百隻。這是人類統計的數據,某次人類上雪山考察路易偷聽到的。

‘這是野生雪狐嗎?挺少見的。’路易湊近嗅了嗅‘怎麼還有一股子人味兒’

難不成這是剛放生的小雪狐?

路易知道上輩子會有某些動物保護組織先養大小幼崽,長大再野化,再嘗試放生,就是為了提高族群數量。

但是這也太草率了吧,都不做調查嗎這種天氣放生,跟送死有什麼區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