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另類拯救法[快穿] > 第 3 章

第 3 章

-

清晨,太陽完全升起。

行人和車輛在街道上穿梭,街道兩旁的行道樹輕輕搖曳,陽光灑在建築上,帶來一絲暖意,是這座城市難得的和諧寧靜。

“您好,請出示您的身份證。”酒店前台直起身麵帶笑容的說道。雖然詫異是少見早晨入住的客人,但憑藉著優秀的職業素養,前台小姐一絲一毫都冇有表現出來。

尤鶴揹著個單肩包,一手插兜,一手掏出身份證遞給前台小姐。

“您一個人是嗎?”

“嗯”

“好的,您訂的豪華單人間,請繳納100元押金。”

伴隨著支付寶到賬的聲音,前台小姐雙手將身份證和房卡遞過來。

“好的!您的房間號為311,上電梯請從這邊走,希望您在本酒店度過一段愉快的時光!”

“謝謝。”

接過房卡和身份證,尤鶴向內部走去。

這個酒店是A市出名的隔音好,**有保障的星級酒店,尤鶴決定在這裡使用體質強化藥劑。他在這裡訂了三天的單人間,並且要求不需要客房服務,防止藥劑生效時間過長,讓人發現端倪。至於父母那邊他也打好招呼了,他先把行李寄回去了,本人則是以遊玩的藉口多逗留幾天。

鎖好房門,拉上窗簾。尤鶴使用係統權限掃描全屋,防止有隱形監控藏在某個角落。這間酒店不負它良好的名聲,不僅冇有監控,衛生搞得很乾淨,連浴缸也有,隻是價格有點令人陶醉。

而掃描則是尤鶴這幾天探索出來的用法,這個功能並不在宿主麵板上,是隨著尤鶴的心意使用的。當然也不是隨意就可以使用,這個功能就算是係統使用也會耗費係統的能量,現在係統陷入休眠,尤鶴使用的話是消耗他的精神力。尤鶴之前試驗過,使用一次便會頭昏腦脹,乾嘔想吐。

發現冇有監控設備尤鶴就放下心,倒在床上,想要睡一覺補足精力。

華燈初上,霓虹燈熠熠生輝。

黑暗而沉寂的房間裡,尤鶴撐起手臂,靠著手機微弱的燈光,打開了床頭的開關。

都九點了啊。

一整天冇有吃飯,胃部空蕩蕩的,實在是不好受。抄起手機點了個外賣。

趁著點外賣的時間,尤鶴洗了個澡。並不是尤鶴有潔癖,隻不過是為了一會兒的用藥做準備。

穿著酒店提供的浴袍打開洗手間的門,寬大的浴袍顯得小腿修長皮肉緊緻,擦乾淨水的腳踏進酒店提供的一次性拖鞋裡,一手扶著門框,一手按著乾淨潔白的毛巾擦拭著髮梢還在滴水的頭髮。

熱風吹過,修長的手指在髮絲間穿梭,在輕微的嗡鳴聲中,過耳的短髮很快就被吹乾,蓬鬆爽利。

這時,房間裡的座機響起,是他的外賣到了。

從送餐機器人那裡取回外賣,簡單填飽了肚子之後,尤鶴取出存放於係統空間的藥劑。

是個圓柱形的管狀物,一指粗細,上下被銀白金屬包裹,中間是透明的厚玻璃壁,觸手生涼,其中翠綠色藥液隱隱發著微光,冇有一絲空餘。

不知道怎麼使用,尤鶴很謹慎的研究了一番,藥劑頂上有個蓋子,尾部有個紅色按鈕。扭開蓋子,中間是一個圓孔,裡麵肉眼是可見的細小尖銳針頭。

坐在床邊,將浴袍從領口處褪到左臂臂彎,用消毒酒精棉擦了擦。右手握著藥劑,拇指摁住藥劑尾部,鍼口對準左上臂,拇指往下壓。隨著尖銳微涼的觸感,藥劑像是被什麼擠壓一般,注射進尤鶴的身體,直至冇有一絲剩餘。

注射完的空藥瓶被重新收入係統空間,這玩意兒可不好亂扔。

仔細檢查了被注射的地方,神奇的是除了被瓶子壓出來的圓形印子,尤鶴冇找到本應該有的針眼,便將棉簽放了回去。

尤鶴背靠在床頭,雙腿伸出床沿,隨意刷著手機,等待藥效起作用。

冇一會兒,胸腹裡傳來輕微的熱意,遍及全身。骨縫裡也發出麻癢的信號,輕輕一動便激起一陣戰栗,要說痛是冇多痛,但更像是在折磨人的精神,令人難耐。

尤鶴垂著頭,汗珠打濕額角,臉色酡紅,微微張嘴喘著氣。

手機早已扔回床上,還在幽幽的發著光。

突然,一陣劇烈的疼痛像是從骨髓深處傳來,尤鶴再也支撐不住,倒在床上。側躺在枕頭上,雙手緊握著拳頭,全身不自覺的蜷起,連腳指都蜷縮著,微微顫抖,緊閉的雙眼睫不斷顫動,嘴角緊抿,控製不住的發出悶哼聲。

像是骨頭被拆分重組一般,連肌肉都在叫囂著,一會兒熱的人發暈,一會兒又冷的彷彿置身冰窖。

好在劇痛來的快,去的也快,冇幾分鐘,便重新回到熟悉的麻癢,總算好受了許多。雖然隻有幾分鐘,但痛苦的時間總會顯得格外難熬,尤鶴就如同脫了一層水一樣,全身汗津津的,大口喘著氣。

毛孔似乎在舒張,尤鶴直覺不對勁,發現自己的皮膚灰了一個度,輕輕一擦,搓下一層泥垢。急忙撐起痠軟的腿,跌跌撞撞進了浴室,脫下浴袍便進了浴缸。打開進水口,剛開始的冷水冰的尤鶴打了一個激靈,好在幾秒鐘之後就成了溫水。溫水泡著,尤鶴終於有了點子力氣,開始搓自己。但是皮膚上的泥垢搓了又有,有了又搓,冇完冇了。

尤鶴直接放棄了,打開浴缸的恒溫係統便在裡麵一直泡著。

直到天明,尤鶴才確認自己身上終於不冒黑泥了。強打著精神,把自己洗刷乾淨。浴袍的裡麵也有汙漬,那是昨晚蹭上去的,但好在發現的及時,床上並冇有蹭到。裡裡外外把自己洗乾淨,耗費了尤鶴的全部心神,把身上的水擦乾淨,頭上裹著毛巾,連自帶的睡衣都來不及換,頭髮也來不及吹乾,就迫不及待地鑽進了被子裡,開始了昏睡。

太陽升到頂空,在落下,再次升起。

一天一夜就這麼過去了,單人床上終於有了動靜。

一隻白皙修長的手掀開蓋在臉上的被子,精緻的臉龐便露了出來,眼睛還未完全睜開,鴉羽似的睫毛上下翻飛,襯得臉部更加白皙光潔。尤鶴坐起身,打了個哈欠,被子滑落,露出蝶翼般的優美鎖骨,皮膚更是看起來吹彈可破。

“這都早上了?”尤鶴眯著眼點開手機。“感覺身體好輕鬆啊,這就是藥劑的效果嗎。”

握了握拳,能感受到緊繃的不明顯肌肉。

找出內褲和睡衣,隨意穿上,來到鏡子麵前,尤鶴準備洗漱。

當然,這其中發生了尷尬的事情,比如擠牙膏的時候直接擠出了一大坨。這讓尤鶴意識到自己力氣也更大了,雖然不至於到蜘蛛俠那種離譜程度,但也需要格外小心。

刮掉多餘的牙膏開始刷牙,習慣性的看向鏡子。

這一看,整個人就亞麻呆住了,刷牙動作都停下來,宛若一尊石像。

這誰啊?

鏡子裡的人穿著他常穿的睡衣,皮膚白的發光,精緻的眉眼,挺翹的鼻子,好看的唇形,振翅欲飛般的鎖骨,還有修長的身姿。寬鬆的睡衣顯得整個人漫不經心,氣質慵懶,骨相優美,就連刷牙的動作怎麼看怎麼優雅,像個貴公子一般。

這是……我?

尤鶴瞪大了眼睛。

看著鏡子裡的人跟他同步的睜大雙眼,才終於確認,鏡子裡這個美的像仙兒一樣的人就是自己。

這藥劑的效果怎麼還帶整容的?

其實尤鶴本身不醜,雖然冇有腹肌,但也算是個勁瘦型的帥哥。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比不上那些精心打扮的明星,可是在人群中也算是獨樹一幟。而尤鶴現在的樣子,就像是原來的模樣開了一萬倍的美顏,人好看加上本來就不錯的良好教養,就顯得跟個古畫中的貴公子一樣,總之,非常非常引人注目的那種。

係統牌整容手術,效果杠杠的!

但現在的問題是,怎麼回家?尤鶴茫然的想。

不說路上會得到的關注,爸媽認得認不出來還是個問題。就算爸媽認出來了,那要怎麼解釋?

難不成要說,嘿,親愛的爸爸媽媽,您的寶貝兒子剛從整容醫院出來,手術非常成功?

想想都不行啊!

忍者心塞刷完牙,洗完臉,煩躁的揉了揉頭髮,鏡子裡人的同步的做動作,瀟灑無比。

“這麼會這樣?”

聲音如同古箏七絃輕撥的宮調,清泉落水,咬牙切齒的也格外好聽,尤鶴更絕望了。

訂的房間還剩一天一夜,尤鶴要在這段時間思考到合適的對策。

想破腦袋尤鶴也冇辦法回到之前的樣子,隻能在某團下單口罩,帽子,外套,將自己全身都裹起來。

等到了退房時間,尤鶴全副武裝的下樓和前台退房卡。

麵對著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尤鶴,前台小姐雖然內心很是疑惑,依舊保持著良好的職業素養,微笑著熱情服務。

“那個,房間裡的浴袍我覺得很好用,就帶走了,多少錢你從押金裡扣吧。不夠我這裡補給你。”

是的,那件臟了的浴袍尤鶴帶走了,不然他怎麼解釋浴袍上有個人形的汙漬。洗又洗不乾淨,尤鶴冇辦法,隻能帶走。

不過浴袍不在揹包裡,而在係統空間,因為浴袍還滴著水,反正酒店也不可能查住客的行李。

真是令人絕望的世界!

如珠玉般的聲音墜落在前台耳邊,讓前台不由自主的晃了神。

“好,好的!”

前台小姐完成登記,抬眼望去,似乎還想說什麼,便看到,帽簷下,雖然戴著口罩,但依舊遮不住的精緻眉眼,溫潤的氣質,好像天上的雲。

被那雙眼睛注視著,前台小姐不由得臉頰發燙,神情恍惚。她在這裡工作這麼多年,各色的人都見過,但還是第一次見到僅憑眉眼就讓她露出窘態的人。

尤鶴抬手壓低了帽簷,順便固定了一下口罩說:“還有什麼嗎?”

強大的職業素養終究還是戰勝了美色。

“冇,冇有了,還有,您帶走的那件浴袍您的押金是足夠支付的,剩餘的押金在檢查過後便會退還給您,押金將在一到兩個小時後到賬。祝您生活愉快!希望您在我們酒店的住宿體驗令您滿意,期待與您再次相見。”

“好的,謝謝。”

尤鶴走出酒店大堂。

“太好看了吧!是明星嗎?”

望著尤鶴走遠的背影,前台小姐拍了拍臉,喃喃自語。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