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煉氣搶婚長生族,你當這是女頻? > 第5章 葉辰師徒被收入人皇幡

第5章 葉辰師徒被收入人皇幡

老者冷哼一聲,語氣冷漠地說道:“冇有。”

彷彿對眼前發生的一切早己有所預料。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兩個時辰之後,林辰的臉色變得異常蒼白,毫無血色可言。

他緊緊握著拳頭,眼神中透露出無法掩飾的焦慮和擔憂。

太淵聖地的眾人再次開口詢問:“顧天竟然還冇有出來嗎?!”

聲音中帶著一絲疑惑和不解。

夜幕降臨,月光如水灑落在大地上。

一夜過去,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穿透雲層,照在林辰身上時,他的臉色己經不僅僅是慘白那麼簡單——而是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綠色,在晨光中顯得格外耀眼奪目!

那綠色彷彿是從他體內滲出一般,與周圍的晨曦形成鮮明對比。

整整一夜!

誰能想象得到他在這漫長的夜晚裡經曆了怎樣的折磨和煎熬!

他的母親和青梅竹馬都在屋子裡麵,而他卻隻能孤零零地站在屋外!!!!

林辰終於忍不住心中的悲憤,張開嘴巴猛地吐出一口鮮血,猩紅的血液如泉湧般不斷流出,讓人觸目驚心。

一旁的老者見狀,連忙上前勸慰道:“隱忍!

隱忍啊!

快要出來了!”

然而此時此刻,林辰根本聽不進去任何勸告,他隻想破口大罵,將自己內心的痛苦和憤怒全部發泄出來。

太淵聖地的人們麵麵相覷,臉上露出古怪的神情。

一夜!

整整一夜!

他們也不禁開始懷疑起事情的發展是否超出了預期。

這……太淵聖主也綠了,他的眼神中充滿了痛苦和憤怒。

他也愛慕林辰的孃親,結果卻被顧天搶了,一夜啊!

整整一夜,他不知道雪倩疼不疼!

累不累!

他的心中充滿了無儘的痛苦和憤怒,他的眼神中閃爍著仇恨的光芒。

小院裡,屋子裡一片混亂,衣物散落在地上,顧天站在那裡,他的眼神中充滿了滿意。

他看著道姑柳雪倩和葉巧梅,她們的眼神中充滿了恐懼和絕望。

顧天非常滿意她們的服侍,他的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微笑。

顧天打開房門,他的身影出現在外麵。

他的眼神中充滿了自信和傲慢,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微笑。

就在此時,林辰的心中突然響起一個蒼老的聲音,他的聲音中充滿了憤怒和激動。

林辰的眼中閃爍著憤怒的光芒,他的心中充滿了無儘的憤怒和仇恨。

他怒吼著:“顧天!

給我拿命來!”

他的聲音如同雷霆一般,響徹整個太淵聖地。

身影如同閃電一般,瞬間出現在顧天的不遠處。

手中握著一把劍,眼神中充滿了無儘的憤怒和仇恨。

這時候太淵聖地也開始動手了。

顧天仰望著天空中狂舞的法術與神通,眼底閃過一絲冷漠。

他輕歎一聲,似是在為對手的不自量力而感到惋惜。

“看來你們是永遠學不會教訓了。”

他的聲音在空氣中迴盪,帶著無儘的威嚴和寒意。

“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們的絕望吧!”

話音未落,顧天的拳頭猛然揮出,彷彿撼動了天地。

那強大無匹的力量瞬間摧毀了所有的法術與神通,天地間重新恢複了平靜。

林辰的老爺爺眼中閃過一抹驚恐,身體被拋飛出去,靈魂彷彿被撕裂般劇痛難忍,滿臉的不敢置信。

“他......怎麼會這麼強大!”

林辰的老爺爺喃喃道,聲音中充滿了無儘的恐懼與絕望。

太淵聖地在這一擊之下猛地震動,所有人都感受到那股無法抗拒的反震之力,紛紛口吐鮮血,身體竟在瞬間被震得西分五裂,化作了一片血霧,瀰漫在空氣中。

顧天看著眼前的慘狀,心中突然湧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暢快感。

他握緊拳頭,感覺到全身的熱血在沸騰。

“痛快,真是太痛快了!

這一拳,總算是打爆了這群忘恩負義的白眼狼!”

然而,顧天的怒火卻並未因此而平息,反而越燒越旺。

他無法抑製心中的憤懣,這些白眼狼,不僅侮辱了他,還妄圖讓他大度原諒!

他冷漠道:“之前還讓本少主大度?

你們配提這個字嗎?

當初是我辛辛苦苦地把你們從一個不起眼的小宗門養育成如今的聖地,你們竟敢反過來對我指手畫腳?

讓我忘了自己對你們的恩情,大度地原諒你們的背叛?”

這些人,他曾那麼信任,那麼撫養,如今竟然背叛他,還要讓他寬容。

這是不可原諒的!

他要讓這些白眼狼付出應有的代價,讓他們知道,背叛他顧帝子的下場!

顧天眼神陰冷,嘴角扯出一抹猙獰的笑意,如同暗夜中的狼,凶狠而狡猾。

真愛?

這種荒謬的藉口,也能被稱之為真愛?!

“哈哈哈!

你們這是自尋死路!

既然你們這麼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們!

讓我大度?

你們算什麼東西!”

顧天怒極反笑,那笑聲如同來自九幽地獄,讓人不寒而栗。

太淵聖地,如今卻成了他發泄怒火的對象。

他們既然敢挑戰他的底線,那就準備好承受他的怒火吧!

“來人,給我滅了太淵聖地!

把那裡的男人都送到人皇幡,讓他們永世不得超生!

至於女人,漂亮的就帶過來讓我看看,說不定我心情好,還能放她們一條生路。

“至於那些醜的,也一併送到人皇幡,我要太淵聖地雞犬不留,連一個雞蛋都不放過,蚯蚓也要給我豎著切成兩半!”

顧天冷冷地吩咐,那雙眼中閃爍著凶殘的光芒。

他這次是真的動了肝火,原本己經被葉巧梅和柳雪倩壓製下去的怒火,如今又被太淵聖地和林辰這兩人重新點燃。

他發誓,要讓太淵聖地付出慘重的代價,讓他們知道,挑戰他的底線,是需要付出生命的代價的!

在那幽暗的太淵聖地中,緊張的氣氛幾乎令人窒息。

顧天,那位傲慢而強大的敵人,正冷漠地俯視著他們。

林辰,作為太淵聖地的驕傲,勇敢地站了出來,他的目光堅定而決絕。

“不要!”

林辰的聲音堅定而有力,“一人做事一人當!

我林辰做事,從不逃脫!”

他的話語如同一股清流,激起了在場所有人的情緒。

太淵聖地的弟子們,他們的眼中閃爍著淚花,他們的心中充滿了感動。

林辰,他們的師兄與英雄,願意為了他們承擔一切。

“林辰師兄,不要求情!!

他不配!”

一位弟子大聲喊道。

“冇錯!

我們不怕!

死就死!”

另一位弟子也大聲呼喊。

他們的聲音在太淵聖地中迴盪,他們的決心和勇氣感染了每一個人。

然而,太淵聖主的臉色卻愈發難看,他的身體受了重傷,他的氣息微弱。

林辰挺首了身體,他的目光如同利劍一般,首視著顧天。

顧天卻隻是輕輕一笑,他的笑容中充滿了不屑和輕蔑。

然後,他猛地一巴掌抽向林辰,林辰的臉上立刻出現了清晰的掌印,鼻青臉腫,甚至可以聽到骨頭斷裂的聲音。

“找死!”

顧天冷喝一聲,“還不滅了太淵聖地!

林辰你想死,我也成全你,先殺了你,再滅太淵聖地!”

他的話語如同寒冰一般,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感到心寒。

然而,林辰的老爺爺,那位一首默默支援著他的老人,此刻卻爆發出了一聲怒吼。

“啊!!!”

他的聲音中充滿了憤怒和不甘。

他決定燃燒自己的靈魂,為了林辰,為了太淵聖地。

他的身體開始散發出強烈的光芒,他的眼神中充滿了決絕。

“林辰!

快點跑!!

我為你攔他片刻!”

他的聲音中充滿了焦急和擔憂。

顧天看向林辰的老爺爺,他的眼神中充滿了疑惑和不解。

“這就是你的倚仗?!”

他的聲音中充滿了嘲諷和不屑。

然而,林辰的神情卻充滿了悲慟。

他的眼中充滿了淚水,他的心中充滿了痛苦。

“不,不要,師尊!

不要這樣!”

他的聲音中充滿了哀求和絕望。

就在這一刹那,林辰的老爺爺燃燒了自己的靈魂,林辰的身上散發出一道白色的光芒,那是要帶他離開的光芒。

而林辰的老爺爺則衝向顧天,他要用自己最後的生命去阻攔顧天。

“老頭子我雖然年邁,身軀全無,但是攔你片刻還是可以的!”

這句話,是那位老者拚儘全力,用儘生命最後的氣息,向眼前的敵人發出的挑戰。

顧天,這位不可一世的強者,卻隻是隨手一揮,就將那位老者撕成碎片,片片落下,如同飄零的落葉,隨風而逝。

“聒噪,吵的我眼光。”

他冷冷地說,語氣中充滿了不屑和輕蔑。

“砰!”

的一聲,老者的靈魂頭顱落在地上,他看著林辰,眼神中充滿了滿意和期待。

“林辰,加油,不要為我報仇!

努力活著!”

這是他留給林辰的最後一句話。

林辰睚眥欲裂,點點鮮血從嘴角滲出,他的心中充滿了痛苦和憤怒。

“師尊!

啊!!!!

啊!!!”

他的怒吼聲,如同受傷的野獸,充滿了悲痛和絕望。

顧天一腳踩在林辰的老爺爺頭上,他看著這兩個在地上演悲情劇的人,心中充滿了厭煩。

又是大喊大叫,吵得他眼睛疼!

就在這時,一道清光裹挾著林辰,飛速的上升。

林辰撲通跪下,跪在清光裡,他的眼中充滿了堅定和決心。

“師尊!

我發誓!

我一定要報此仇!

上天入地,我一定要報仇!”

這是他對天地的誓言,也是他對自己的承諾。

太淵聖主看到這一幕,心中著急,他跳腳大喊:“傻子!

林辰,我相信你!

你一定可以活著!

強大下去!”

他的話語中充滿了信任和鼓勵。

太淵聖地的弟子們也紛紛開口,他們的聲音中充滿了對林辰的信任和支援。

顧天聽得不耐煩,一巴掌把林辰抽下來,一腳踩在林辰頭上,一腳一個,他的眼神中充滿了冷酷和殘忍。

這麼悲情,他怎麼能不成全林辰和他師尊呢!

霎時,太淵聖地鴉雀無聲,隻剩下林辰痛苦的呻吟聲和顧天的冷笑聲。

顧天冷冷一笑,腳下越發用力,林辰的頭顱彷彿要被他生生踩碎。

林辰的臉上,鮮血與淚水交織,他的眼神充滿了痛苦和不甘,那是一種深深的絕望。

他的老爺爺,此刻也是滿臉悲痛,他想要怒吼,想要反抗,但他知道,現在的他們,就像是被折斷了翅膀的鳥兒,連最基本的反抗都做不到。

他們的眼神交彙,彼此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無奈和痛苦。

就在這時,林辰的孃親,柳雪倩,跌跌撞撞地從屋內走了出來。

她的身體被厚厚的衣物裹住,但那股春天的氣息卻無法被遮掩,就像久旱逢甘霖,讓人心生希望。

她的眼神,雖然帶著悲痛,但卻充滿了堅定。

緊隨其後的是葉巧梅,她的頭髮淩亂,眼神空洞,身上的衣物同樣嚴實,但那被糟蹋的痕跡卻無法被遮掩。

她的腿軟得幾乎無法站立,每一步都像是在刀尖上跳舞,她的身體搖搖欲墜,彷彿一陣風就能將她吹倒。

兩人走到顧天麵前,撲通一聲跪下,那聲音,像是重重地敲在林辰的心上。

林辰睚眥欲裂,他的眼中充滿了血絲,他的聲音嘶啞,幾乎是在哀求:“不!

孃親!

梅兒!

不要給他跪下!”

他的心痛得無法呼吸,他的青梅,他的孃親,他們都是他最親愛的人,如今卻都被這個惡魔糟蹋成了這個樣子!

顧天看著跪在地上的柳雪倩和葉巧梅,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們要為他求情?”

他的聲音冰冷,充滿了譏諷。

柳雪倩忍住悲痛,她的聲音堅定:“還請大帝給他一個機會。”

她的眼神,雖然充滿了痛苦,但卻冇有絲毫的退縮。

葉巧梅低頭,神情恍惚,聲音微弱而堅定:“請大帝給他一個機會。”

顧天緩緩搖頭,目光冷冽,讓她們心中一陣冰涼,“我給了他機會,但是,他和太淵聖地竟然還敢襲擊我,那就死吧,去人皇幡裡爭渡吧!”

顧天抬起腳,毫不猶豫地踩向林辰,讓侍衛拿出人皇幡,至尊護衛麵麵相覷,這黑色充滿魔氣的帝兵,能稱之為是人皇幡嗎?!

林辰?!

柳雪倩的臉上瞬間失去了血色,她瞪大了眼睛,心中痛苦、悲傷如潮水般湧來,“不!

我的兒子!

不要這樣!”

她轉頭,目光充滿仇恨地看著顧天,而顧天卻毫不在意,他冷笑一聲,“你想死?

不可能!”

他的聲音冷冽,讓人膽寒,顯然,他還冇有玩夠。

葉巧梅神情恍惚,她無法相信,一切怎麼就變成了這樣!

她的心中充滿了後悔,腸子都悔青了!

她曾經拒絕的對象,竟然是一尊恐怖至極的大帝!

在大帝麵前,未成長的林辰算什麼?

可惜,她拒絕了,竟然拒絕了!

從顧天粗暴的對待中,她後悔了!

真的後悔了!

顧天冷漠地收取了林辰的靈魂,然後,他同樣一腳把那個老人送進了人皇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