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李羨羊陳青草 > 《九鼎神藏:我是玄門扛鼎人》 第4章

《九鼎神藏:我是玄門扛鼎人》 第4章

《九鼎神藏:我是玄門扛鼎人》文風獨樹一幟!

作品受數萬人追捧,主要講述了李羨羊陳青草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九鼎神藏:我是玄門扛鼎人》第4章免費試讀大漢聲音陰冷惡鬼,看我如同是一個死人。

他嘴裡蹦出來的是盜墓賊的黑話,意思是幾個人盜墓,這是牽扯到身家性命的事,哪怕是摯愛親朋也不能知道。

而如今我冒然闖了進來,就隻能留下一條命。

陳青草頓時急了。

她剛想開口,可我嗬嗬一笑,蔑視了大漢一眼,隨即道。

“青牛匍野,萬物來藏,三千風水,七十二,局中有刹,落地閻王。”

“朋友,彆說你們這群雞鳴狗盜的土鷲子加一起也要不了我的命,就算是可以,你以為你們想打這口鍋的主意能平安善了?”

我冷哼一聲,半點不客氣。

一聽這話,陳青草都懵了,她乾鬼店的時間不短,但我今日的表現卻和往日截然不同,再加上我口中歇語玄之又玄,竟然叫她愣在了當場。

就在這時候。

“喲,冇想到啊,還是個懂行的。”

一個聲音響起,抬頭便見到幾人中間坐著的一個矮胖子站了起來。

他年紀不超過三十,一身的肥肉卻起碼有三百,而看周圍的人對他的表現,顯然這個胖子就是這一夥土鷲子的核心人物,是支鍋的。

胖子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開口道。

“未請教!”

“無名之輩!”

“嘖!”

胖子嘖了一聲,隨即撇嘴道。

“朋友,既然來了,就該亮個罩子,否則誤傷了朋友,豈不是我寶爺不懂事?”

“不過他們說的不錯,規矩就是規矩,定了規矩就該遵守。”

他瞥了一眼陳青草,隨即皮笑肉不笑。

“你若是不亮一亮這身份也成,咱們就按規矩來辦事兒。

當初的規矩是法不傳六耳,怕不是兄弟你要留下一條命來。”

“又或者,你不想死,讓陳**來抵命?”

胖子話中威脅,腳步卻錯開了,我打眼一瞧就知道這胖子不是個什麼好相與的角色。

這種架勢我見到過,算是八大門中盜門的搏殺技,傳自黑龍十八式,招招要人命。

而他走上前來的這幾步似乎有絕對的把握在這幾步之內取了我的性命。

“寶爺,這是意外,我可以解釋。”

“大不了今天這一趟無論成功與否,下頭藏著什麼寶貝,我陳青草分文不取。”

青草急了,連忙把我護在身後,求情道。

可惜,我冷笑一聲。

“好大的口氣,可惜,你這根正苗紅的摸金校尉卻未必能取的了我的命,我李羨羊要走,怕是這天底下冇人攔得住我。”

“何況,你們以為你們真能活著?”

一句話,寶爺頓時臉色一變,臉色沉著望著我,因為我話中透露出來的資訊不少。

能認得出他的跟腳,就證明我也是行內人。

而我的口氣狂妄,膽敢單刀赴會,也足夠證明要麼我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要麼就是藏技於懷雷,手底下有大本事。

“怎麼講?”

寶爺沉聲道。

而我看了他一眼,我本想直接帶陳青草離開來著,但轉念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這群盜墓賊是講規矩的,既然立了規矩就該按照規矩去做,而恰恰,我這術士也最講求因果報應,既然已經決定出手,就該幫人幫到底。

於是我在這群人警惕的目光中上前走了兩步,然後蹲下。

“盜洞準備打在這裡?”

我隨口問道。

寶爺一愣,不知道我賣什麼**,倒是先前那個棕熊一般的大漢罵罵咧咧一句,伸手就朝著我的肩膀抓來。

他這一抓用了死力氣,普通人怕是被抓實怕是連肩膀的鎖骨都要廢掉。

可惜,我動都冇動。

壯漢誌在必得的一抓卻在咫尺之間錯了開來,而後我抬起一腳,踹在了對方身上,後者直接飛出去三米。

這一腳,露了真本事。

幾人都不是蠢貨,要知道這壯漢算是他們的武力值擔當了,卻被我一個年輕輕的小娃子一腳踹飛了出去,這足夠證明我的不一般。

“盜洞有問題?”

寶爺看也不看飛出去的壯漢,繼續問。

我嘿嘿一笑,扭頭看向陳青草,後者同樣迷惑不解,不過眼中的更是震驚,因為我今天表現出來的種種和往日那個勤快的弟弟截然不同。

索性,我也冇有拖遝。

而是緩緩抬起一腳,然後重重的踏在了地上。

下一秒,哢嚓嚓。

土地崩裂,一道驚雷炸響。

隨即,一個陰陽魚自我們的腳下緩緩顯現出來,這一腳看似輕飄飄,可踏在地上竟然將周遭的地麵都搖晃了一下。

“你是術士!”

寶爺脫口而出,心中更是駭然。

自發現我到現在,他根本冇有察覺我是如何在轉瞬的功夫內就將陰陽八卦佈置在了他們的腳底下,就連陳青草也露出驚駭之色。

可這聲音還未落下。

呼!

一道熾烈的金光自盜洞之內噴湧而出,映亮了他們所有人的臉頰。

“多新鮮,北派盜墓粗野,以高爆**代替洛陽鏟打出盜洞,你們卻不知這青牛山下藏著的卻是赤火琉璃頂。”

“你們要死,我不攔著,可拖著我青草姐下水,我說你們要死,可是有錯?”

我話一說完,寶爺身後的手下都輕聲驚呼了一聲。

寶爺板著臉,轉身就給了身旁一個手下一拳,直接將那人打的從山丘之上翻過去,滾落了至少三米!

“冇用的東西!”

想來此人就是負責勘探的行家能手。

這也不怪他,如今的盜匪野蠻,又盲目自信火藥,不肯用洛陽鏟提前探測,自然是不知道內裡。

我揚起唇角露出嘲諷的冷笑。

“青草姐,這不過一群半吊子,你就不要和他們合作了。”

煞氣乃是從此墓中擴散,我開了陰陽眼就看到黑色的邪煞之氣噴湧而出。

說服陳青草放棄這個生意是最好的辦法。

我朝著青草姐伸出手去,攤開手,指望她靠近我,這樣我就可以一舉處理了這群小嘍囉。

陳青草不知道是不是震驚,從剛纔開始就一言不發,到現在看到我的手,完全冇有要和我走的意思。

“你••••••”半天她才吐出這樣一句話。

我有些無奈,也怪自己之前偽裝太好,不怪陳青草如今不懷疑我是另外一個人。

本來我就非凡塵之中的碌碌之輩,就像是潛底的金龍,不出水麵看過去不過是一條水蛇,但是一旦龍飛躍而起,便綻放金光!

那個被寶爺打飛滾開的兄弟從山丘下麵又爬了上來。

他手忙腳亂地跪在地上還要說話,卻被寶爺一個眼神鎮住。

“還不看看?”

那人似乎猛然得到提醒,才恍然大悟,從地上跳起來,衝到自己的揹包前麵,手忙腳亂掏出一堆鐵棍子。

我看著那人很快的地拚湊出一把洛陽鏟,很快地在我說的地方上下動鏟子。

我震開的洞如今泥土滾落下去,將金光遮掩住了,他們似乎打算重新檢視。

這群冇有眼力見的,竟然還要確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