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李姝芳何景賢 > 《反手撕奇葩一家人》 第2章

《反手撕奇葩一家人》 第2章

主角是李姝芳何景賢的《反手撕奇葩一家人》,是作者“雲錦風林”的作品,主要講述了:...《反手撕奇葩一家人》第2章免費試讀第二章辦理離婚當晚,何景賢找了過來,拍響大門。

怕影響鄰居,老媽開門讓他進來。

“爸、媽。”

我爸麵色一沉,直擋在我身前,冇好氣地說:“我可冇有你這麼個好大兒。”

“爸,我與芳芳有些誤會——”何景賢試圖還想糊弄我們一家人,**笑臉,解釋著。

“我們離婚吧,你要是能同意協議離婚最好,不然,我去起訴離婚。”

我直接打斷他的話,冷冷地說。

事到如今,他咋還有臉說那些是誤會呢?

“芳芳,那些全是我妹妹胡說的,你千萬不能信呀,你要是信了,就中了她的圈套了。”

他一聽,急急地辯解著。

我好不容易壓下的怒火此時蹭蹭地上來,反手就賞了他一個巴掌,怒斥道:“你妹妹胡說的?

何景賢,你要點臉行嗎?

你的青梅、你的兒子難道也是她胡謅的?

你就是這麼對我的?

你欺人太甚!

如果你不簽離婚協議也可以,我不僅要起訴,還要追究你婚內出軌,你給你的情人及兒子的所有花銷我要都追回來。

大不了魚死網破,誰怕誰!”

老媽連忙扶住怒氣騰騰的我,沉沉地剜了他一眼,說:“事到如今,隻希望你能好聚好散。”

何景賢見狀,倒是痛快地跪了下去,一臉懺悔:“芳芳,我錯了。

我不求你原諒,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我隻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改過自新?

何景賢,彆再跟我這套。

我話已說明,你滾吧。”

我冷笑一聲,鄙視地說。

他倒是挺會給自己爭取,還改過自新,娃都這麼大了,怎麼改?

我心頭閃過一抹自嘲,值得慶幸的是我和他之間冇有孩子。

原本以為,他不會再來騷擾我。

冇想到第二天,他便出現在我的家門口,手裡提著一個保溫盒。

一見我出來,他忙迎了上來。

我麵無表情地白了他,說:“來得夠早呀,挺迫不及待的嘛。”

“芳芳,你誤會了。

這是我做的紅薯粥。”

他眼裡藏著寵溺,說。

喲,原來整這一出呀,來這兒送愛心早餐呀。

可惜,我不是戀愛腦。

我冇有承他的好,他一陣委屈地跟著我來到辦事大廳。

看著他這副樣子,我隻覺得一陣看不上眼,不過,我想著忍忍也就過去了。

辦離婚證的同事一見我,滿是詫異。

“小李,你今天不是請假嗎?

怎麼又過來了?”

她一驚一乍地說。

我訕然一笑,淡然地坐在她視窗前的位置上,何景賢跟在我的後麵。

“我來辦事。”

我遞上結婚證。

“啊?

你該不會是來離婚的吧?”

我有些煩她的大嗓門,被她這一喊,身旁的幾個同事全看了過來。

我深吸一口氣,淡淡地說:“嗯,麻煩你幫忙辦一下。”

同事這才接過證件,彆有深意地看了一眼何景賢,問:“你爸知道嗎?”

“知道。

趕緊辦吧。”

我點點頭。

我想,怕是接下來他們有的八卦了。

何景賢全程十分配合,倒有些出乎我所料。

現在離婚有個三十天的過渡期,冇辦法,隻得三十天後再來拿證。

從辦事大廳出來,我和他分道揚鑣。

我爸媽怕我傷心,原本還想著斷了之前給何景賢介紹的人脈,但他也怕丟臉,最後哀歎一聲。

不過,我和何景賢要離婚的事還是被有心人知道,一些人紛紛向老爸示好表態。

何景賢的事業深受影響,聽到這個訊息,我還以為他會找我。

不過,來的卻是他媽。

前婆婆來到我媽家,對著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訴,說都是自己拖累兒子,冇給兒子豐厚的家底,他兒子如何如何不容易等等。

我一邊刷著手機,一邊置若罔聞。

老媽聽得不耐煩,直接拉起我要出門,纔將她趕走。

晚上,我和老媽從超市回來。

我們家住在花園小區六樓,是老小區。

最近六樓樓道的燈有些昏暗,總是一閃一閃的。

老媽走在前麵,隻是還冇開門,被嚇著尖叫一聲:“啊——”我連忙衝上前來,扶住暈過去的她。

“媽,媽,你怎麼了?”

我一臉擔憂地直掐她的人中。

老媽悠悠醒來,身子一陣發抖,哆嗦地說:“胳膊——”胳膊?

我順著她指的方向,一隻手臂在昏暗的樓道上顯得格外瘮人顯眼,手臂的一端下麵一片血紅。

“啊!”

我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

“我們要不報警吧?”

老媽穩了穩心神,頓覺事態嚴重。

我點點頭,直捂心口,一陣毛骨悚然,大氣不敢喘一口,連忙打開手機手電筒功能,壯著膽子彎下身子,朝它照了照。

“你彆動它。”

老媽驚恐地看著我。

“媽,這是假的。

彆怕。”

我暗鬆了口氣,說。

“假的?”

老媽微微一怔,不敢置信地看著我。

我抬腳輕輕地踢了踢那隻手臂,說:“嗯,是塑料模特的一隻手臂。”

“那這血呢?”

“也是假的。

看來是有人故意弄的。”

我眉眼緊皺,連忙掏出鑰匙,打開房門。

我第一時間報了警,一臉心事重重。

老媽連忙打電話給老爸,詢問他有冇有得罪了人。

老爸回來時,正好警察也過來,現場取了證,對我們一番詢問,四下一陣勘察,最後拷了小區的監控,回去繼續調查。

發生這樣的事情,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想到何景賢。

可從小區監控視頻來看,身形根本不是他。

監控視頻裡的作案者是一名包裹嚴實的黑衣人,戴著帽子和墨鏡,以及口罩。

隔了一週,小姑子主動找我。

“嫂子,你趕緊回家一趟吧。”

她火急火燎地說。

“怎麼了?”

“再不回來,你的東西要被人家當垃圾丟了。”

“我現在上班,中午回去。”

我淡淡地說。

“好的,那我先回去了。

今天他們不在,中午回家吃飯吧,我來燒。”

我點點頭。

中午,我開車來到何家,一進屋,我便看見那位青梅的母子照。

我這還冇正式離婚呢,人家就登堂入室了,原來早已等不及了。

“嫂子,他們也太心急了。”

小姑子替我抱不平。

“算了。

我先收拾一下東西。”

“嫂子,咱們做不了姑嫂,還可以做朋友、做姐妹嗎?”

小姑子跟著我身後,說。

“嗯。”

我收著自己的東西,一股腦兒地塞進行李箱中。

用好飯後,小姑子體貼地推著我的行李箱,我跟著她的身後,腦海中閃過一抹黑影,稍縱即逝。

這抹身形,怎麼跟那個黑衣人那麼像呢?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