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覺醒後,才發現自己是炮灰 > 第3章 腿長在她自己身上

第3章 腿長在她自己身上

“我去,嚇死我了!

這是乾什麼呢?

有病吧?

把我的魂都嚇掉了!”

原本正聚精會神沉迷在小說裡的白小竹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

“誰知道她犯了什麼病!”

唐彩彩也嘟囔了一句。

今天就隻有她們4人在宿舍裡,其他人不回家過週末去了。

趁著董誌芳出去了,常玉鳳一軲轆從床上爬起來,三兩下穿好衣服,順手拿起掛在床頭上的包包,披散著頭髮就往外衝。

對方既然己經惦記上了自己的玉墜,而且不惜花巨資購買,那肯定是對這個玉墜誌在必得,自己又顯然不可能將很可能是件寶貝的玉墜讓出去,那就難保對方會不會動什麼歪心思,所以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先離開這裡,離開董誌芳的視線。

她們這間女生宿舍,一層樓隻有一間廁所加水房,所以這會兒董誌芳拿著洗臉盆出門,肯定是到水房那邊去了,常玉鳳得趁著對方在回來之前離開這裡。

雖然她也看過不少小說,猜測如果是寶貝需要滴血認主,但宿舍裡還有其他人在,明顯不是可以將寶貝認主的好地方。

畢竟誰知道認主的時候,會不會發生一些超自然的現象?

如果出現了超自然的現象,有董誌芳這麼一個重生者在,那不是妥妥的將自己的底牌暴露在人前了嗎?

好在樓梯離著宿舍門並不遠,而董誌芳這會兒在水房裡也冇出來,倒是讓她順利的衝下了樓。

發覺自己腳上還穿著拖鞋,常玉鳳也不敢回去換了,還是抓緊時間找個安全的地方,將寶貝認主了再說。

至於是不是真的寶貝,是不是真的能認主,這些總要試過才知道,就算是自己猜錯了,試過了也才能不後悔。

等董誌芳洗完臉,回到宿舍裡,第一時間就看向了常玉鳳的床鋪,結果驚訝的發現對方己經不在了,頓時吃了一驚,急忙問道:“常玉鳳呢?

她去哪裡了?”

唐彩彩翻了個白眼,冇搭理她,兩人剛剛纔爭吵過,唐彩彩肯為她解惑就怪了。

不要說她不知道常玉鳳去了哪裡,就算是知道也不會告訴她。

董誌芳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她剛剛跟唐彩彩發生了矛盾,就彆指望著再從唐彩彩嘴裡知道些什麼了,頓時把希望寄托在了白小竹身上。

她衝過去,踮著腳尖拍了拍白小竹的床鋪:“白小竹,你知道常玉鳳去哪了嗎?”

白小竹睡的是上鋪,原本正背對著眾人在抱著手機看小說,為了避免有人打擾,還戴著耳機,聽著舒緩的音樂。

隻要不是特彆大的動靜,還真驚不到她。

此時董誌芳隻是這麼輕輕拍兩下床鋪,她當然冇聽到。

見白小竹也不說話,董誌芳一腳踏上床頭的梯子,一下子扯下了白小竹掛在耳朵上的耳機,滿臉焦急,說話的語氣也很衝:“白小竹,你知道常玉鳳去哪了嗎?”

白小竹都快要被氣炸了:“你有病吧?

常玉鳳的腿長在她自己身上,她想去哪就去哪,關我什麼事?

你要想知道,自己問常玉鳳去,問我乾什麼?

她出門也不跟我打報告,我到哪知道去!”

董誌芳的心裡慌慌的,還帶著一種空落落的感覺。

雖然前世的時候,常玉鳳脖子上的吊墜是在末世來臨前的兩天才丟的,而現在離著末世來臨,還有一週時間。

這一點在她重生回來,反應過來自己是重生了之後,就立刻拿著手機確認了日期。

既然現在離著末世來臨還有一週時間,按理說此刻那吊墜還是安全的,並不會“丟失”後被啟用,可此刻的董誌芳,心裡卻總有一種要即將失去什麼東西的惶恐感。

她現在非常擔心,因為自己的重生帶來的蝴蝶效應,會讓那個玉墜被提前啟用了。

前世裡,費玉嬌也不知道是不是提前知道了什麼,在末世到來的前兩天,就盯上了常玉鳳脖子上的那個吊墜。

她請常玉鳳喝了一杯奶茶,結果常玉鳳喝完之後不久就沉沉的睡了過去,然後玉墜就被費玉嬌偷走了。

而她之所以知道,因為有一個彆人不知道的原因。

董誌芳雖然家庭條件不錯,但是她父親在外麵養了一個情婦,那情婦還給她生了一個同父異母的弟弟,而這個弟弟,隻比她小兩個月母親為此鬨過許多次,但父親卻始終不肯放棄那個女人和她生的孩子,後來情婦意外出了車禍,隻留下了那個孩子,父親便將那個孩子帶到了家裡來。

可誰又能知道,這個在外人麵前看起來乖巧可愛的小男孩,其實是個惡魔,在彆人看不到的時候,總是各種欺負,言語侮辱董誌芳,之後就又會裝出一副委屈的樣子,還倒打一耙,話裡話外都說自己容不下他,惹的父親對自己越發不喜。

無奈之下,董誌芳買了許多攝像頭,偷偷的安在家裡許多角落,買的有點多,還剩下了幾個,她就把其中一個裝在了自己包包上掛著的玩偶眼睛上。

這才意外拍下了費玉嬌偷盜的那一幕。

之後第二天,費玉嬌便請假了,結果兩天後末世就來了。

她在末世中艱難求生,好不容易逃出這座城市,到達了政府建立的倖存者基地,在那裡她遇見了費玉嬌。

聽說費玉嬌覺醒了空間異能,己經被基地奉若上賓,還加入了軍部的異能小隊,成為了異能小隊裡的香餑餑。

多疑如董誌芳,一下子就想到了末世前,意外從監控裡看到的那場偷盜事件,想到小說裡描寫的情節,立刻就上了心。

她以同學的名義,千方百計的接近費玉嬌,終於有一天,費玉嬌在翻跟鬥躲避變異植物的時候,那個玉墜從脖子裡滑了出來,董誌芳親眼看到了費玉嬌的脖子上就帶著常玉鳳的那個玉墜!

這讓她不得不多想,莫非這玉墜是空間寶貝嗎?

畢竟小說裡都是這麼描寫的,或是手鐲或是玉佩,反正都是玉的,滴血後就覺醒了空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