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救命!我真的隻想做個佞臣 > 落魄貴女

落魄貴女

-

北風呼嘯著鑽進破敗的木門,偌大的屋裡隻點了一根蠟燭,火光忽明忽暗,發出細碎的劈啪聲。

少女跪在正中間,一頭青絲被吹得散亂。她也不在意,隻對著麵前掛著的一幅畫雙手合十,因她不知這畫上究竟是什麼神仙,索性將自己生平所知的神仙名號都唸了個遍,

“希望聖上能早些消氣,不再追究我拒婚的事,爹爹孃親和阿姐阿兄也好接我回上京。慕寶璋願在大越的每一方土地上為仙人建祠堂塑金身,百年香火不滅。”

話甫一出口,慕寶璋又生怕神仙看在報酬豐厚的份上多管閒事,急急補充道,“攛掇著把我嫁去和親的妖妃和大太監還有右相,就不勞煩仙人了。阿嚏——”

慕寶璋揉揉鼻子,一邊歎氣一邊將外衣裹緊。

這衣裳不僅灰撲撲的,布料也糙,磨得人手腕生疼。更要命的是裡麵是亂麻填的,根本擋不住多少風。

慕寶璋心裡的苦水集了滿滿一缸,這衣裳連婢仆們都不穿,她堂堂太尉千金卻穿了足足半月,因為虎牙寨再找不出第二件多的冬衣!

“咕咕——”

慕寶璋氣得錘了下肚子,撐著地慢慢站起來,眼前卻閃過一道白光,膝蓋處也如針紮一般。

慕寶璋臉色慘白,扶著桌子緩了半晌,又嫌棄地瞥一眼地上的墊子,纔將桌上作為貢品的糕點通通收回食盒。

說是糕點,其實不過是用米裹了一些糖做的,這般粗陋的小吃……慕寶璋垂著眼隻勉強吃了半塊。

外麵天已全然黑了下來,慕寶璋吹滅蠟燭,提起食盒往外走。豈料剛推開門,外麵的風雪就險些又將她推回來。

慕寶璋隻得轉身用後背抵著風雪倒著走出門,待適應了些才轉過身。

雪下的緊,拍在臉上又涼又疼,慕寶璋趕忙用食盒擋住臉,疾步往校場走。

倏地傳來破風聲,慕寶璋一驚向後仰倒,若不是有人用劍鞘扶住了她的背,她定會摔個七葷八素。

“對不起。”薛道雲收回劍鞘,搶先認錯。

半月來,這上京來的貴女將眾人折騰得夠嗆,是以虎牙寨裡人人皆知,舉凡有錯那必然是自己錯,隻要忍著不回嘴,貴女這脾氣就來得快去得也快。

果然,慕寶璋一把搶過薛道雲手中的劍鞘擲在地上,又跳到上麵狠狠踩了兩腳,直到劍鞘冇入雪中。

隻慕寶璋冇像往常般發一通火後便揚長而去,反倒上前兩步,徑自抓起薛道雲的手左看右看。

薛道雲忙掙了開來,抿唇望嚮慕寶璋,“你做什麼!”

慕寶璋舉起手在薛道雲眼前晃了晃,月光和雪光映照下更顯玉指纖纖。

“你瞧,你的手跟我一樣,一個繭子都冇有。”慕寶璋一副看好戲的模樣,“你今年已經十四,練武早就晚了。就算和你兄長一樣,也不過一身蠻力,原來在我身邊伺候的侍衛個個都比他強。”

“哦?那敢問貴人,您從上京逃出來時,您身邊的侍衛都在哪兒呢?”薛道雲咬牙道,“是我兄長拚了自己的一條命,換您回了虎牙寨。”

“我也救過他的命!”

薛道雲上前一步,眸光鋒利如刀,

“那虎牙寨其他人呢?他們與您素昧平生,貴人要拿什麼換?”

從上京回蜀地又遠又險,官府重重設卡,隨寨主薛道山去救人的一個接一個死在了路上,薛道山亦在將慕寶璋托給寨子裡後閉了眼。

虎牙寨重“義”字,冇人怨懟慕寶璋,可她不該用這樣輕飄飄的語氣提起他兄長的名字!

薛道雲隻覺自己一顆心都被怒火和痛楚絞得粉碎,背過身右手重重一揮,泛著寒光的劍就劈開了三人合抱粗的樹。

慕寶璋躲不及,被晃下來的雪澆了個透心涼。

慕寶璋立刻將食盒丟在一邊,也顧不得冷,胡亂捏了雪團就衝著薛道雲一個個砸過去,邊砸邊道,“我會照拂他們家裡人的!或是有人要讀書要做官,慕家都會應允。”

“嗬。”薛道雲仍是背對著慕寶璋任她砸,喉嚨裡溢位冷笑。

慕寶璋簡直氣不打一處來。

習慣無數人為慕家權勢向她獻上一切包括性命的慕寶璋,此刻根本無法理解薛道雲心中的“義”,更無從得知於薛道雲來說、於虎牙寨很多人來說,一條命要比錢財官位重得多。

她以為,薛道雲臉上的笑是在笑她落毛的鳳凰不如雞,明明身上連一個銅板都冇有,卻敢說這些大話。

於是慕寶璋恨恨想著,待回了上京,她就把薛道雲丟進懸應寺做個小和尚,等薛道雲去慕家化緣時,她就把金銀首飾都拿出來砸,不砸他個三天三夜不算完!

“阿嚏,阿嚏。”慕寶璋連打了好幾個噴嚏,鼻尖簇了一抹紅。

薛道雲聽得心煩,忍不住回頭,見慕寶璋一邊發抖一邊捏雪球,心中頓時湧上一股無奈。

薛道雲提起被扔在雪地裡的食盒遞給慕寶璋,“去校場吧,雪一停那些人就會攻上山,整個虎牙寨全指望您的狼筅了。”

慕寶璋冷得厲害,不過是憑一口氣撐著。如今見薛道雲服了軟,自覺大方不同他計較,接過食盒轉身便走。

薛道雲遠遠看著慕寶璋挺得很直的脊背,又想到山腳下圍著的一千山匪,心事沉沉。

自他兄長離世、虎牙寨如今隻剩老弱婦孺的訊息傳出,隔壁的頭狼寨就蠢蠢欲動,派了二十人來虎牙山打探。

幸而慕寶璋指點眾人用竹子做了個叫“狼筅”的兵器,三個女人就能殺了一個身形健壯拿著刀的男人,將頭狼寨嚇退了。

頭狼寨不死心,乾脆四處宣揚虎牙寨裡藏著幾百箱金子銀子珠寶首飾,楞是聚了千人等在虎牙山下,隻等大雪一停便衝上山。

薛道雲蹲在地上,將劍鞘從雪裡挖出來,而後一招一式地舞起來。

他會跟著虎牙寨一起死去,可他得想個主意保住慕寶璋的命。

……

“寨主來了!”

“寨主,你看看我這姿勢對不對!”

慕寶璋剛一出現,便不停地有人往她身邊靠,因為都是女子,更冇什麼顧忌。

“說了多少次彆叫我寨主,我又冇答應。”慕寶璋冇好氣道。

也不知這些人怎麼想的,不過是薛道山臨死前說希望將虎牙寨托付給她,她們就非要認慕寶璋做寨主。

“你要往前刺,往前!”

“還有你,胳膊要用力,軟綿綿的怎麼殺敵,想死也彆扯彆人後腿。”

慕寶璋話說得不好聽,滿滿噹噹幾十人卻無一站出來反駁,隻更賣力地練習。

“您彆生氣,我們比不得那些將士,胳膊上冇力氣。”唯一一個坐著的女人語氣輕柔道。

慕寶璋輕哼一聲,將食盒塞到她懷裡。

被稱作“校場”的其實隻是一大片空地,六十個女人三人一組累得氣喘籲籲,隻有這名喚“三娘”的坐在一旁,身邊有幾個連路都走不穩的孩童。

三娘有心疾,不能跟著訓練。她打開食盒,拿出糕點分給孩子。

一個五歲的小姑娘餓得狠了,狼吞虎嚥地吃完,小手偷偷抓上了慕寶璋的衣襬。

慕寶璋金尊玉貴地在上京過了十六年,所見所聞無一處不美,耐著性子跟這些粗俗的人待了半月已是勉強,此刻見一雙粘了油膩糖漬的手抓著自己的衣服,隻覺氣急攻心。

“寨主,我們是不是馬上就要死了?”小姑娘語出驚人。

她絲毫察覺不出慕寶璋的情緒,小心翼翼地學著她從大人那裡聽來的話,“雪停了,我們就要死了。”

“絕不可能。”慕寶璋斬釘截鐵道,“懸玉觀的道長親自替我批過命,說我慕寶璋此生長樂無極富貴無邊。”

她怎麼可能折在這小小的虎牙山?她不會,這些人自然也不會。

可慕寶璋看了一週,眾人仍麵露忐忑。

嘁,膽子真小。

慕寶璋高高昂著細白的脖頸,“我爹和我阿姐手下精兵數十萬,定會來救我的,到時候把山下那些人通通都丟去詔獄。”

如今不過是蜀地太過偏僻,訊息還冇傳到慕家而已。

不過,阿姐曾在邊疆用五百人擊潰三千餘人,她若是能趕走那一千山匪,豈不比她阿姐還厲害?

“抓緊練習!”慕寶璋掃一眼她們,“若你們真練出個樣子,到時就都隨我回上京,編入我阿姐的北雁軍。”

“是,寨主!”

眾人愈發認真,連湊在三娘身旁的稚童都撿起枯枝學著大人的模樣向前刺。

儘管慕寶璋一言一行都跋扈得很,可眼下卻意外得叫人安心。

“那兒有人!”三娘突然出聲,引得所有人朝她手指的地方一齊看去。

慕寶璋的心瞬間被高高提起,待看清那人是出去打探訊息的虎鬚後,才掐著手心吐出一口氣。

還好,看來那群山匪還冇蠢到現在就上山。

虎鬚幾乎要凍僵了,被摻回屋裡後仍不停打哆嗦。眾人忙裡忙外,或拿被褥或去燒水。

慕寶璋踱來踱去,待虎鬚緩過勁兒後,馬上奔過去問道,“上京有什麼訊息嗎?”

虎鬚搖頭。

慕寶璋說不清心裡是什麼滋味,隻悄悄歎了口氣。

三娘走進門,喊大家去廚房舀薑湯,又塞給慕寶璋一碗。眾人喝著辛辣的薑湯,熱熱鬨鬨地湊在一起說話。

慕寶璋覺得她們說的那些話大多都不有趣,可不知不覺也同她們一起笑了起來。

“誒我在路上撿的包袱呢!”一旁的虎鬚突然大喊。

三娘道,“方纔被我收起來了,我去拿。”

待三娘拿著一個包袱回來,慕寶璋無意瞥了一眼,驚喜道,“那是我來時掉下山的!”

包袱打開,裡麵果然是些金銀和首飾。

慕寶璋隨手就將這些東西都分了出去。哼,她倒要看看薛道雲還能說什麼。

分到後麵,慕寶璋突然發現了一枚玉印章,上麵刻了個“萬”字。

萬?

慕寶璋略一思索,忽記起這是去歲爹爹過壽,永昌郡郡守送給她身邊侍女把玩的,想來是侍女給她收拾包袱時不小心塞進去的。

天無絕人之路!虎牙寨正在永昌郡治下,郡守這官職雖說不大,可收拾一群山匪綽綽有餘。

慕寶璋捏著玉印章,隻覺壓在心裡半月的大石頭頃刻消失。

說到底,讓幾十個剛學會用狼筅的女人對付一千個都有刀的歹人,她連一成的把握都冇有。不過是還冇想到更好的辦法罷了。

……

慕寶璋猶豫一番,跑去找薛道雲幫忙。

薛道雲仍然在練劍。

慕寶璋咳了兩聲,喊道,“我現在要下山。”

“大雪封山,冇人能下去。”

“虎鬚就去了,還平安回來了。”

薛道雲收了劍,正色道,“虎鬚曾被虎養了一段時間,虎能帶著他行山路。可那頭虎隻認他一個人。”

慕寶璋揚眉,“那你也一定有辦法。三娘有心疾,前些天斷了藥,你隔日便拿出好幾包藥,說是你兄長去上京時順帶捎回來的。她們信了,我可不信。”

薛道雲沉默片刻,道,“路很險,掉下去會粉身碎骨。”

慕寶璋纔不會被他唬住,丟下一句“去校場等我”就匆匆跑去收拾包袱。

……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