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回到仙君少年時 > 第 3 章

第 3 章

-

元正十三年,仲春。

九天絕境內入目皆是亂石流沙,了無生機的衰敗之景。上百名修士負劍而立,皆著白衣雲紋仙盟服飾,將銀髮紅衣男子團團圍住。

“當年若不是點蒼派可憐你年幼,不計較你卑賤身份,撫育你成人,哪裡踏入仙途,若是冇有點蒼派你隻能是個無名走卒。”

“而你卻殺師殺友,屠宗門,勾結魔神謀害仙盟,你乾的樁樁件件,皆是忘恩負義之舉,今日吾等必將手刃你。”

“若不是宋盟主靈力高深,從他魔掌逃脫,才得以將真相大白天下。”

明明是仲春白日,九天絕境內卻昏暗陰冷。樂廣陵玄色鐵鏈捆縛,雙手枯瘦,青筋凸起,淒涼狼狽。

如此淒涼悲慘境地,他卻猶如一把寒光再現的利刀,在場修士無不對他忌憚。

他冷眼看向這群所謂的正義討伐之士,曾經這些人發誓要追隨自己,現今看來真是可笑至極。

白衣玉冠男子從眾人中走向樂廣陵,帶著必勝者的優雅從容,靠近樂廣陵身邊,隻見他銀髮散落在他絕美麵龐,半遮半掩間更加美的驚心動魄。

男子揚起一張驅魔符貼近他的瞬間燃起烈火。以眾人都能聽見的聲量說道:“樂廣陵你殺師殺友背叛仙盟罔顧道義還不算,你現在竟然入魔。”

驅魔符遇魔氣則自燃,是仙門中辨彆是否入魔最簡單快速方法。

仙盟眾人看著熊熊燃燒的驅魔符,立馬騷動起來。

“入魔!!!”

“不好,樂廣陵入魔了。”

“快殺了他!他這等修為入魔!如何了得!!!”

霎時間,上百把飛劍臨空,劍芒大勝,劍氣淩虐,劍鋒直指著樂廣陵。

白衣男子貼近,壓低聲量。“看吧,勝者纔有說話的權利。你看看現在有誰聽你的解釋,誰知道你體內封著的是他們最忌憚的魔神。”

樂廣陵冷漠的看著:“宋立川,你不過一個跳梁小醜,我為何需要對你們解釋?”

宋立川立刻變了臉色。出言諷刺道:“都這樣做了,你為何還這幅高高在上的姿態。看看你一手組建的仙盟,現在不是一樣對你刀劍相向。”

“你是來炫耀你竊取來的仙盟,還是炫耀你偷偷摸摸在點蒼派學來的術法。”

宋立川惱羞成怒:“樂師兄真是好口才啊,不知道你現在還在等什麼,等點蒼派師兄弟前來救你,哦,我忘了,他們都被我殺死了。哈哈哈哈,他們都被我殺死了,還是等著和你一起組建仙盟的三人來救你,是無上宗的靈羅、合歡宗的妄無羈、還是上清觀的瞭然,他們都死了啊。”

當初魔神即將出世,凡界皆受魔物擾亂,民不聊生。

四大宗門四個天驕,以不願接受父輩庇廕創下仙盟,以仙盟力量除魔衛道,如今仙盟四人,三人皆死,唯留下他了。

樂廣陵看著麵前笑得猙獰的麵孔,壓抑不住內心的怒火,雙手死命按住了他的喉嚨。“宋立川,你真是罪該萬死。”

“可是樂師兄現在要死的是你啊,不過該改口叫你聲樂師姐吧,哈哈哈哈。”宋立川揚手化形法訣打在樂廣陵身上。

諸般幻像脫落,樂廣陵絕色的麵龐變得更加柔美。明明都是相同的五官,現在卻能看出他分明是個女子。

然後眾人更加震驚的是樂廣陵居然下身化成一條銀色龍尾。

宋立川:“樂廣陵你龍族三百年前斷飛昇通天之路,現在你又勾結魔神殺師殺友,你可認罪。”

仙盟修士震驚騷亂。

“龍族!我恨不得吃她血肉。”

“難怪她要滅掉點蒼派,三百年前便是點蒼派帶領仙門白天屠龍族。”

“人龍混血可是上好的鼎爐,快快生擒她,既然龍族斷我通天路就該由她來償還。”

樂廣陵冷眼看著這些外表人模狗樣的仙盟弟子,這等雜碎也敢在她麵前猖狂。“為何要殺我師友,毀我宗門?”

“真想知道?他們皆是因為你才死的。”宋立川笑道。“隻有把你們都毀了,我才能擁有這個世界,我來成為這個世界的神,享受永生多好。”

樂廣陵正式心中猜測:“你殺不了魔神,你在逼我入魔,然後和魔神同歸於儘,然後你在黃雀在後,謀奪原本屬於我的一切。”

宋立川收起了表情,冷淡的看著她。“哦?我演得不夠好?都被你看出來了,你太聰明,如果你能笨一點,或者裝傻一些,我會看在你臉的份上留你當我的侍妾,不虧是主角,你這張臉我是真喜歡,既然你發現了,那你就好好的最後做一次英雄,和魔神一起死。”

“求人不是這麼求的,你至少得把你的命留下來。”樂廣陵笑著,雙手收緊,手上用力青筋凸起,宋立川被掐的呼吸急促,麵上發紫。“你以為就憑這兩根玄鐵鏈,我體內封印著魔神我就殺不了你。”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宋立川拚命掙脫桎梏,奈何紋絲不動,用力靈力都無可奈何,他慌亂了。“快殺了她,快殺了她。”

“嘭——”

百把仙劍飛擁而至,就在那前幾秒,他們的宋盟主的腦袋在他們麵前炸開,血漿噴了一地,冇首的屍體像垃圾一般被扔在一旁。

然後,樂廣陵聽到奇怪的聲音,不似活人隻覺得笨重呆愣:“宿主,任務失敗,即將重啟任務,請宿主做好準備。”

“宿主。”她喃喃道,察覺到她心神盪漾,體內魔神蠢蠢欲動。

“把身體交給我,殺出去,好不好。”魔神溫柔的誘惑道。“這個世界還有什麼留唸的。”

“一切都結束了。”

“這世界還有什麼值得留念,他們都死了,我也該死了。”

飛劍至,上百名修士靈力催動,魔神從內瓦解。

“不好——”

“樂廣陵自爆了。”

魔神反撲,仙盟圍剿,百劍穿心。

樂廣陵自爆身亡。

“啊——”

“不要——”

樂廣陵死前好像聽到一聲撕心裂肺的嚎叫。

聽錯了吧,這輩子為我操心的師尊,陪伴的師妹,關懷的同門都死了啊,就連最初的仙盟意氣風發的四人,都隻剩下自己了,哪裡還有為我痛哭的人呐。”

死後她才知道,原來她隻是書中主角,而宋立川作為攻略者,他的任務就是協助她誅滅魔神。

他原本規劃線是拜入點蒼派和他一起修煉成長誅滅魔神,而他卻由於係統提早知道劇情,搶奪修仙法器資源,為了讓這些資源永遠的屬於自己,設計殺害了樂廣陵的宗門等,最後還妄想樂廣陵景和魔神同歸於儘,占據這個世界。

“攻略者宋立川。"

“主角樂廣陵,我的世界憑什麼你給我攪得稀巴爛。”

*

樂廣陵腦子一片混沌,就被一腳踢在腰側,緊接著雨點般的拳腳落在他背腿處,意識到她處於一個躬身趴在地上的姿勢,四肢蜷縮,一個常於捱打保護自己的姿勢。

響亮的罵聲在她耳邊響起:“江行舟,你算個什麼東西。”

她被這拳打腳踢的打得有點蒙,遙想樂廣陵這一輩子,走哪不說擲果盈車,也可稱得上一句夾道歡迎,哪裡受過這種委屈。

“居然敢私吞樂師兄給寶物,也不想想你怎麼才能進入點蒼派,你在這個外峰到底是受的誰的關照。”

“快把樂師兄一年前給你的寶物交出來,我可是看得真真切切的。”

樂廣陵被打得耳朵嗡鳴,腦子發矇,努力睜開雙眼。

隻見兩個身著點蒼派外峰服飾的二十歲左右弟子,滿臉嫌棄不屑。

她在點蒼派何時地位這麼低了,區區外峰弟子也能在她麵前撒潑。

入目是一個破舊屋舍,左邊周堆滿了半屋高的柴火,右邊擺在幾口大水缸。一個稍微吊梢眉馬臉的弟子正在柴房四處翻找。

“冇有,也不知道這怪胎把東西藏哪裡去了。”

“走。”

人打了,東西也冇找到,一群人憤恨離去。

三人走出柴房處,為首弟子回首道:“你膽敢泄露半句,外峰就再也冇有你的容身之地。”

樂廣陵在地上躺了半晌,也冇想明白怎麼重生了。

重生之法不過獻舍、奪舍、聚魂靈體獻祭。

四週一無獻舍法陣,二無靈體獻祭,想來隻能是自己迷糊間奪舍了。

真是造孽!不知哪個倒黴蛋被自己給奪舍了,自己身前好歹也算光明磊落,怎麼死了還乾出這等勾當。

樂廣陵往大水缸前一站,水中倒映出一十五六歲的少年,下半張臉層層繃帶裹住,隻露出一雙明亮璀璨的眼睛,隻此也可看出容色清麗出塵。

她身下一探,多出的東西神色悲嗆,她上輩子隻是躲避追殺才喬裝成男人,怎麼一朝重生還變成了個真男人。

還是個熟人。

往下一看身著破舊布衣短打下的雙手都裹滿繃帶,露出的皮膚也佈滿大大小小的傷痕,修長的五指上掌心都佈滿厚繭,是常年乾雜活產生的,和平日握劍的繭不同。

內裡一探究,好傢夥,都十五六歲的年紀居然無絲毫靈力,後來被誇到天上的天生劍心都是碎的,心頭血虧空大半。

再晚點重生,這具身體也離死不遠了。

怎麼一朝重生,還重生在自己死對頭江行舟身上。

實在是造孽。

當年她和江行舟並稱點蒼派雙絕。

一個紅衣雙刀驚豔絕塵,一個白衣執劍溫文爾雅。

一個三五好友除魔衛道護宗門,道法刀技絕絕。

一個每日孤身執劍斷瀑三千次,待人溫和謙虛,劍道天才。

兩個均被譽為萬年難出的不世天才。

傳言她和江行舟不和,其實有誤。

她和他根本不熟,他們兩根本不是一路人。

前世她和江行舟見麵說話都可以一隻手數出來。

每次見麵當她感覺到江行舟的似乎在看他時,江行舟要麼就直接轉過頭,要麼對他尷尬的扯扯臉皮,一點冇有對待其他人的溫和有度。樂廣陵認定江行舟此人端著張溫和假笑的麪皮,也是麵對她連裝都不願裝下去,實在可惡。

作為同時代同宗門的天才人物,難免會被拿來做對比,傳來傳去不是摯友變成了死敵。

傳言他們不和原因有二。

其一便是江行舟曾經說過想要拜入長極峰抱陽真人座下,奈何抱陽真人在江行舟奪得仙道大會第一提出想要拜入其座下時說過此生隻收樂廣陵一人。

其二便是江行舟曾數次上長極峰,見樂廣陵的小師妹宋知之,隻為博得美人芳心,奈何宋知之一心隻在他大師兄身上,兩男雄競一女,熟悉的他愛她,她卻愛他的戲碼。

樂廣陵當初聽了隻覺好笑,原因一是她那暴躁又懶得教徒弟的師尊的過錯,原因二更是可笑至極。

不過後來,在她屠魔神最需要人支援時,江行舟卻一劍橫在他麵前,成為他的最大阻撓。

她清楚認知到他們真是對立兩麵,江行舟也聽信傳言了吧。

他不信她。

可是那又何妨,隻要她雙刀在手,她便是天下無敵的。

那次修真界兩個不世天才戰的昏天黑地,她正視了這對頭的實力。

真是修真界萬年難遇的絕世劍修,劍氣橫芒,劍道造詣,不出百年他的實力必定在她之上。

隻是現在,這劍修年少時著實有些慘,十五六歲的年紀劍道還未啟蒙,還被一陣外峰弟子以一個莫名其妙的理由欺負,渾身上下不知道多少傷,還是個隻能睡柴房的小可憐。

因為所謂師兄給的一點東西,便受到欺負。

她對著水缸呲牙做出狠厲表情,既然重生那一切都將重演。

狠厲還不過兩秒,脖子被鐵手掐住,真是一副詭異至極的畫麵,自己的雙手死命的掐著脖子,有種活活要將自己掐死的氣勢。

一道清冷的聲音在識海中炸開,震得樂廣陵頭皮發麻。“你是誰?你怎麼在我身體裡?快說。”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