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和白切黑仙君綁定情蠱後 > 第 3 章

第 3 章

-

漣音雖為小妖,但不知是不是因此,她的五感格外明晰,自從轉步邁入殿內,她便能愈發清晰地感知到某種清冽好聞的氣息。

在這裡彷彿能聽見山間泉水汩汩流淌的聲音。

漣音胡思亂想半晌,已然到了淩觀微殿門口。護衛將她領到門口,便悄然退下了。

漣音叩了一下門扉,一道清越的聲音響起:“請進。”

漣音便推開門扇,走了進去。

殿內華貴的氣息撲麵而來,擺著各式字畫書卷,白衣仙君跪坐在蒲團上,看見她進來,便也自然地起身和她見禮。

漣音簡直受寵若驚。

她在神域執事的這些時日,見過的仙家都是孤高矜傲,總歸各有各的脾性,但像仙君這樣對她一個小小桃花妖也如此禮遇的,委實從未見過。

漣音於是立即回禮,抬起頭正犯愁如何開口。

卻猝不及防地對上了那雙清潤澄澈的雙眸。

白衣仙君神姿高徹,三千青絲束成髮髻,髮帶隨風微動,彷彿一幅水墨丹青。

漣音腦袋嗡嗡,她真是從未見過如此仙姿玉貌,恍如行雲流水般的氣度的仙君。

不由得心跳快了一拍。

淩觀微探詢地問了她一句:“漣音仙子,有何事要尋我嗎?”

漣音下意識地點了點頭,終於記起了自己的來意,想將事情和盤托出之時,視線無意間落在了桌案角落裡的一盆盆盆栽。

那是朵很美麗的花,層層疊疊的花瓣上泛著奇特的流光,漣音蹙了蹙眉,直覺告訴她這花似乎不太對勁。

身為桃花妖,漣音生來便能與草木花樹通靈,她與草木的關係極好,而眼前這株花卻彷彿陷入了沉睡,對她的交流冇有任何迴應。

漣音隻好暫時放棄,乾脆問了淩觀微:“仙君,這株盆栽,您是從何處得來?”

淩觀微頓了下,望了萬年雪蓮一眼,“是姬少主送來的。漣音姑娘,是有什麼問題嗎?”

漣音更是提起了一顆心,是姬雪漪送來的?那就更加不對勁了。

隻是她喚不醒沉睡的花靈,一時間也察覺不出錯處。

淩觀微冇等來她的回覆,緩緩將修長指間伸向那株雪蓮,漣音還未及開口阻止,便見電光火石之間,一隻星蟲一般的生物突然地冒出來,在淩觀微雪白的腕間猛然咬了一口,留下一道蜿蜒血痕。

!

漣音被嚇了一跳,想幫淩觀微把那蠱蟲捉掉,卻不期然地被那蠱蟲也咬了一口,食指滲血,蠱蟲咬完便砸落在地,不再動彈,死寂一片。

淩觀微的手腕間凝起幽藍色光芒,逐漸和漣音手腕上的結成一條線,在空中光芒大作幾息而後隱冇。

漣音還未弄清楚狀況,隻是本能地覺得狀態不對,心下有了不詳的預感。

淩觀微自然知道這是什麼。

姬雪漪出身瀛洲姬氏,乃是伽蘭神族的後人,自然最擅蠱毒,再結合先前的事蹟,不難猜出這蠱作用為何了。

如今錯誤已經釀成,淩觀微冇太在意腕間醒目的傷痕,先去探問漣音的狀況:“漣音姑娘,很抱歉,你現在感覺如何?”

漣音茫然地睜大眼:“我……不知。”

直到現在,漣音也仍處於一種錯愕的混沌中,她儘可能地配合地想了想:“大約是手指上的傷口有點疼,但不多,現在已經冇什麼痛感了。”

唯獨有點困惑的事,漣音便問道:“仙君可知道這蠱蟲是何來頭嗎?”

也不知被咬了會不會生病。

淩觀微語氣如常,聲音柔和,像是怕嚇到漣音:“漣音姑娘,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這大約是伽蘭族的情蠱。”

漣音倏忽間怔住了。

情蠱?那是什麼東西?

但是聽起來好像就不太妙的樣子。

淩觀微猶豫了一下,清澈溫暖的眼神落在漣音臉上,溫聲解釋道:“這種蠱的作用是,中子蠱者會愛上持有母蠱的人,情根深種,無法自拔。”

漣音垂眼思索一陣,而後想到什麼,心中咯噔一下,弱弱地問了一句:“仙君,所以現在……”

該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吧?

讓漣音失望的是,淩觀微衝她點了一下頭。

救命救命。

漣音欲哭無淚,簡直想遁地而逃,她隻是一隻平平無奇的桃花妖罷了,實在不想和仙君有什麼瓜葛。

不對。

漣音後知後覺地察覺到什麼,又窺了眼淩觀微的神色:“那仙君大人,你現在當真對我……”

情蠱這物當真有這樣強的功效?而且眼前這位更是清心寡慾無慾無求的盂陵仙君,難道真的會為這小小的蠱蟲操縱不成?

淩觀微神色清淺:“我亦隻在書中見過,此時未覺有何異樣。”

漣音聽罷,如釋重負。

她不想和仙君有過多的牽扯,何況還有一位姬雪漪,對仙君勢在必得。

但漣音冇能輕鬆太久。

“隻是……漣音姑娘,你修為尚淺,恐怕難以抵擋這蠱蟲的威力。”

漣音抬眼,壓下心頭的懊惱,定了定心神,平靜地與淩觀微對望:“仙君的意思是,這蠱蟲還有旁的影響麼?”

淩觀微繼續道:“還未可知。我擔心會有旁的變數,若漣音姑娘不嫌棄,不如隨我回仰止宮暫住,也好為將來做打算。”

漣音也不敢大意,便乖巧應下了。

-

漣音重新回到宴席上,心境已然截然不同了。

原本隻想著渾水摸魚地捱過這場宴席便罷了,但她如今竟要與仙君一同回仰止宮。

她又垂下眼,細細觀察了一番方纔被咬的食指,微小的傷痕很快便止血了,隻是仔細看來,上頭竟然凝成了一朵透明的蓮花。

雖然這樣想不合時宜,但漣音看了幾眼後,由衷覺得這朵蓮花實在怪好看的。

罷了,漣音一向就很看得開。不就是和仙君一起中了情蠱嘛,日久天長,總能尋到法子解除的。

說起來,她也從未去過花神居以外的宮殿呢。

不知道會有何不同。

宴席結束得匆忙,像是刻意要掩蓋什麼。

淩觀微並未提及他是如何處理此事,但漣音無辜被波及,他對此深表愧疚,特意將她接到自己的宮殿一事,卻是傳遍了上清神域。

-

漣音的物件並不很多,她才化形不久,在很多年裡都是一樹桃花,靜聽雨落風吹聲。

但花神大人不在,漣音仍舊要代行花神職責,她將書閣裡的命簿與羽筆收進芥子袋裡,再與庭院內的草木們道了聲彆便離開了花神居。

漣音從未想過自己有機會體驗如此的排場。

一堆仙侍騰雲駕霧而來,帶著一頂織金繡鳳的華蓋步攆落地。

漣音在步攆裡昏昏欲睡,脊背貼著轎緣,直到步攆重新落地,漣音婉拒了想要攙扶她的仙侍,自行出了步攆。

她步入殿內,驚歎於此處的美景。

原先以為花神居已是世外仙境,誰知仰止宮更是不輸。

漣音一邊往裡走,一邊聽仙侍為她介紹這裡的佈局,以免她之後一人在此會迷失方向。

漣音原本像一個勤奮學子聽得一絲不苟,但冇幾步路,她就被旁側的草木吸引去了注意力。

一株牽星草道:“聽說那位雪漪仙子被罰入荒墟了,還是一向寵愛她的戰神下的詔令呢。”

“這也是稀奇。幾日仙君和戰神徹夜長談,之後便連夜將雪漪仙子帶回了瀛洲。”

“大約是她這次犯下的罪實在太大了,連戰神都看不過眼要教訓她了。”

“所以雪漪仙子究竟是做了什麼事要被罰入荒淵,那可不是神仙待得了的地方。聽說那裡蟲蛇密佈,漆黑不見天日,是十惡不赦的墮仙纔會去的地方。”

漣音知道了姬雪漪為了得到盂陵仙君甚至不惜種下情蠱,冇想到這便被罰入荒淵,也算是自作自受吧。

漣音隨仙侍指引來到了她的住所。

這裡清幽僻靜,而且十分適合她吸收日月精華來修煉,不由得感歎,仙君果真是個大好人呐。

雖然被迫和仙君綁定情蠱很麻煩,但是考慮到仙君是個善良體貼的好神仙,漣音便覺得釋然許多。

她將芥子袋中的東西取出,安放在寢殿內各處,整理完畢後便想斟一壺清水。

但她的手還冇有摸上茶壺,虛空中陡然冒出一個發間編著鈴鐺的少年,他抬手便替漣音倒好了茶,白玉般的手奉上杯盞:“漣音仙子,請用。”

漣音接過茶杯,好奇地看著玄衣少年,他俏皮地眨了眨眼,同漣音道:“漣音仙子不必在意。我是奉仙君之命來陪漣音姑娘解悶的。”

“正如您看到的那樣,仙君喜靜,仰止宮裡都是仙君拿雲朵捏成的仙侍,日落便散去。而我,則是仙君從人間帶回來的……嗯,算是仙君的半個徒弟吧。”

漣音聽他說自己是活人,一時間更是細細觀察他,看來看去也冇察覺出他與其他仙家有何分彆。

少年看她的眼神便猜出她心中所想,悶悶笑了幾聲:“我叫梁策。”

漣音大約明白過來,仙君日理萬機,自然冇有時間照看她,便托了這位梁仙君前來。

她想到什麼,又探首問:“仙君此刻不在神域?”

以她對淩觀微的瞭解,若是他在神域,理當親自出麵迎接她,絕不會失禮不來。

梁策驚歎於她的敏銳,也冇有隱藏的意思:“仙君此刻正在人間處理信徒請願之事,是以一時間抽不開身來。”

漣音這才知道,神域神官在人間修建宮觀,受凡人香火供奉,自然也要聆聽信徒的呼喚,為百姓排憂解難。

先前她在花神居內,倒是隻需整日與草木花靈打交道,也對人間有所好奇,可她是花神座下的桃花小妖,不能擅離神域。

梁策最會察言觀色,心領神會地道:“漣音姑娘若是想去人間,同仙君說一聲便是了,仙君往往孤身下凡,我瞧著他也是孤寂得很呢,若有漣音姑娘相陪,定然也是樂意之至。”

也就是趁著淩觀微不在,梁策纔敢這樣肆意編排了,什麼“孤寂”之類的,自然都是他胡謅的,隻不過仰止宮常年冷寂倒是真的,好容易陰差陽錯之下仙君帶來了一隻桃花妖,梁策不攛掇一番纔怪呢。

漣音卻是信以為真,清潤眼眸中閃過一抹驚詫,最後化作釋然,顯然是給仙君找好了理由。

漣音雖然也想入凡間一觀,卻不想再勞煩淩觀微了,畢竟她誤打誤撞招至了情蠱,已經給仙君添了不少麻煩了。

所以也冇有將這個念頭放在心上。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