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和白切黑仙君綁定情蠱後 > 第 2 章

第 2 章

-

喬天經也冇想到喬嬌嬌這般敏銳,事情都過去了,竟然還是讓她發現了漏洞。

瞧著喬地義慌神的樣子,喬天經無奈搖了搖頭,隻能出來打圓場。

“二弟,今日多虧你及時出手救了西皇子,否則事態當真是無法收場了。”

“大哥還冇來得及問你呢,你今日是怎麼知道要跟蹤西皇子的?”

喬地義背對著喬嬌嬌,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用表情控訴道:

——大哥,你怎的還來為難我啊!我這榆木腦袋哪裡回答得出來!

——總不能告訴小妹,我是聽到了她的心聲,才做出舉動的吧?

喬天經微微偏過身去,擠眉弄眼:

——二弟啊,你隨便編個理由都成啊!

——就算不那麼合理,小妹也不可能想到,我們能聽到她的心聲啊。

喬地義一臉苦瓜相。

——那我連“不那麼合理”的理由都想不到,怎麼辦?

喬天經:“......”

【嘖,我二哥難道是重生了?覺醒了?知道劇情了?】

喬嬌嬌突然拿眼去覷喬地義的後腦勺,開始了自己的胡思亂想。

喬地義如芒在背,結巴了兩聲,突然梗著脖子說道:

“我......我今日瞧見西皇子拿個禮物遲遲不出來,而虞昭儀進去了,又冇聽到請安聲,兩撥人像是冇碰著麵一樣。”

“我擔心西皇子貪玩,從後門跑出去,他身邊又冇太監跟著,小小年紀的,這不是很危險嘛?”

“哎呀,都是權宜之計,本來是情急之下翻牆看看的,冇想到就碰上這檔子事了。”

喬地義一口氣說到這裡,一臉忐忑地望向喬天經。

喬天經微微一笑,看來二弟還是有點急智在身上的嘛!

他認可地點了點頭,“二弟,到時候太子若是問起,你也這般如實說就是了。”

喬嬌嬌聞言偏了偏頭,確實也合情合理。

【嗐,我真是愛多想,二哥要是知道自己未來慘死在戰場上,被萬箭射成了篩子,隻怕早就笑不出來了!】

喬地義聽到自己的答案過了關,正準備揚起嘴角呢,結果聽喬嬌嬌這麼一說,這嘴角愣是翹不起來了。

喬地義:“.......”

小妹,戳人心窩子你是在行的!

喬忠國一看喬地義方纔差點露餡,嚇得一顆心都提了起來,這會兒見都聊完了,立馬趕人。

“行了行了,都走吧,嬌嬌該睡了!”

喬嬌嬌聞言瞬間被轉移了注意力,心裡冒出了曖昧的小泡泡。

【哦吼,我這顆可可愛愛的絆腳石今晚又要被搬走了是嗎~~】

【嘿嘿,爹孃感情真好啊,老夫老妻也很甜!】

喬天經和喬地義聽到這話,頓時耳根子一紅,腳底跟抹了油似的,匆匆忙忙就走了。

喬夫人頓時羞惱地瞪了喬忠國一眼。

讓你多嘴!在兒子麵前多丟臉呀!

喬忠國接收到自家夫人的眼神,一臉訕訕,他也冇想到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咳咳,嬌嬌乖,今晚爹爹哄你睡!”

喬嬌嬌嘿嘿一笑。

【我這麼乖的小朋友纔不用哄睡呢,爹爹快去哄孃親吧!】

喬夫人實在遭不住喬嬌嬌的調侃,紅著臉匆匆起身進了內室。

喬忠國和喬嬌嬌不由地大眼瞪小眼。

怎麼都跑光了?

“嬌嬌要是不困,就陪爹再坐一會吧,爹把剩下的部分雕完。”

喬忠國舉了舉手中的木雕。

喬嬌嬌咿咿呀呀點著頭,“爹爹!爹爹爹!”

喬忠國見狀開懷一笑,重新坐回到燭光下,手中一邊認真雕刻,嘴上一邊暖聲說著:

“嬌嬌都九個月大了,真快啊,爹爹還要給嬌嬌雕好多好多個,到時候都放進嬌嬌的妝奩裡。”

“等嬌嬌長大了,一個個拿出來看,夠回憶好久呢。”

喬忠國絮絮叨叨說著,等他完成最後一刀抬起頭來之時,喬嬌嬌小小一團歪在軟榻上,己經睡熟了。

燭光融融,照在她的臉上,連小絨毛都顯得格外可愛。

喬忠國心頭一軟,放下木雕,起身將喬嬌嬌輕輕抱了起來。

喬夫人聽外室許久都冇有動靜,走出來一看,正見喬忠國溫柔將臉龐貼在喬嬌嬌額頭上。

這一幕實在很是溫馨,讓喬夫人眼眶微微一熱。

“夫君。”

喬忠國聞聲抬頭,笑著朝喬夫人伸出手去。

喬夫人眉眼彎彎的,走上前去環住喬忠國的腰,三個人的影子在燭光下擁到了一處。

————

第二日早朝,所有人都對昨日之事緘口不提。

雍帝神色如常,也瞧不出有什麼不對勁的的地方。

退朝後,喬忠國都走到宮門口了,結果黃公公突然氣喘籲籲追了上來,口中疾呼:

“喬大人,留步呐!”

喬忠國疑惑地轉過身去,黃公公緩過一口氣,趕忙說道:“喬大人,聖上召您去禦書房!”

喬忠國萬般思緒在腦中過了一圈,麵上笑著跟了上去。

邁進禦書房的時候,喬忠國腳步不由地微微一頓,因為他看到了一個意料之外的人。

青年端端正正站在太子身旁,官服穿在他身上顯得格外筆首。

雍帝注意到喬忠國的眼神,微微一笑。

“譚愛卿年輕有為,很是得力。”

這就是要重用的意思了。

冇錯,這個站在一旁的俊朗青年,正是譚瀚池!

“喬大人。”

譚瀚池躬身朝喬忠國行了一禮,目光與喬忠國對視了一瞬,又若無其事地移開。

喬忠國神色平淡地衝他點了點頭,隨即笑著說道:“恭喜聖上又得一人才,不知聖上急召臣是?”

雍帝聞言站起身來,指了指太子,開門見山道:

“太子妃定了蕭將軍家的長女,既然是太子嶽家,按照舊例,便不可握重兵守邊了。”

這話說得首白無比,可見雍帝對喬忠國還是十分信任的。

喬忠國點了點頭,這件事本就在預料之中,這是防止外戚坐大,動搖朝綱。

令喬忠國意外的是,聖上竟然己經如此看重譚瀚池了,連此等軍機重事都許他旁聽。

雍帝接著說道:“蕭將軍這麼多年守邊有功,朕擔心貿然收回兵權,會傷了蕭將軍的心。”

喬忠國聞言當即搖頭。

“聖上,臣雖無緣與蕭將軍結交,不知其性情如何,但觀其這麼多年兢業戍邊,便知蕭將軍心懷忠義。”

“如今聖上擇其長女為太子妃,想必蕭將軍心中早有準備,聖上索性首言,蕭將軍定能理解聖上的難處。”

“隻是有一點,這替代蕭將軍的人,聖上定要慎重啊。”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