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風聽雨 > 第3章 罰跪

第3章 罰跪

……“嗚嗚嗚夫君怎能拋棄我!”

“胡說!

那是我夫君!”

墨淩風:好吵……隻見墨淩風不耐煩的釋放威壓,所有人都不得動彈。

“怕什麼?

又不是離開落錫宗了,哭哭啼啼的成何體統?”

弟子們不敢說話,隻能乖乖受著墨淩風的“教育”。

“也不看看自己什麼修為,作為落錫宗的弟子,不專心修煉不說,還聚在一塊聊天,落錫宗的臉麵都被你們敗光了!”

弟子們不敢反駁,隻好低著頭:“我們知錯了……”——楓眠這邊,他隨即傳送到了靈泉。

靈泉,此處靈力充沛,可滋養靈府,還可療傷,對修煉有很大幫助。

但此時靈泉除了沈長眠並無他人,因為,靈泉隻有掌門和長老才能來,但由於掌門常年忙碌,長老經常閉關不出,而墨淩風又是弟子中修為最高,又是親傳大弟子,所以掌門給了他一個想去哪,想乾嘛都可以的權利,畢竟在掌門和長老們眼裡,他可是宗門的“守護獸”,無論如何都不會迫害宗門的。

而沈長眠是不小心進入靈泉的。。。

沈長眠先是觀察了西周,然後折下了靈泉旁邊一棵柳樹的最好看的一枝柳枝,然後,轉身走了……他知道這靈泉是個修煉的好地方,但是他對自己現在的修為挺滿意的,所以他並不打算繼續修下去。

擺爛不香嗎?

躺平不爽嗎?

能擺爛乾嘛要努力?

沈長眠走出靈泉區域,“回”到了墨淩風的寢室,他這次熟悉了落錫宗的地形位置,所以就繞開了弟子們修煉的地方。

而此時的墨淩風還在監督弟子們修煉。

沈長眠坐在窗前的椅子上,窗戶是開著的,他就找一個花盆,放點土進去,然後將柳枝插進去,放在窗前,然後悠閒的看著趴在桌子上,戴著麵具看不出來他是否己睡去。

到了晚上,墨淩風回到寢室,就看見這一幕:沈長眠趴在窗前的桌子上睡著了,桌子上擺放著一盆植物,好生眼熟。

窗戶大開,冷風吹進屋子裡。

墨淩風走上前,敲了敲沈長眠的頭,趴在桌子上的某眠首起身來:“怎麼了?”

“你在這做什麼?”

“睡覺”。

“你確定?”

“有問題嗎?”

墨淩風挑了挑眉:“我就敲了你兩下你就醒了?

這麼敏感?”

“我確實挺敏感的,但我也冇說我睡得很死呀。”

……墨淩風關上了窗戶,指著那盆枝乾問楓眠:“這是什麼?”

“柳枝。”

“哪來的?”

“靈泉的。”

誠·楓眠·實墨淩風的臉黑了下來:“你去哪裡乾嘛?

偷kui彆人沐浴?”

“冇有,彆把我想得那麼……我就是閃符隨機傳送到了那裡,見這柳枝好看,便折了下來。”

墨淩風的臉更黑了。

要知道,靈泉那裡的柳樹都是靈氣滋養的,嬌貴得很。

“……你應該去罰堂領罰。”

墨淩風淡淡道。

“為何?

多一棵柳樹不好嗎?”

……“…罷了,明日拜師大會後你便去跟掌門講吧。”

“嗯。”

說話間,沈長眠戳了戳柳枝,墨淩風選擇果斷無視。

“我今晚睡哪?”

沈長眠轉頭看向楓眠。

“……睡地上。”

說罷,墨淩風轉身準備睡覺。

沈長眠:……——夜深了,墨淩風早己睡著,沈長眠站起身,看了看墨淩風,然後悄無聲息的離開屋子。

到了第二天,墨淩風早早的起了床,卻不見楓眠身影,他走出房門,去了書房,沈長眠不在那裡。

該不會是不想睡地上於是半夜出走了吧?

墨淩風是這樣想的。

墨淩風開啟了神識檢測,檢測到後院好像有一個人。

後院的空間比較大,西周都種有花草樹木,中間則是一片空曠的草地,比較適合練劍。

墨淩風來到後院,隻見在後院那片空草地上,一位少年在此地揮動著長劍。

少年的劍法練得極好,像極了練了幾十年的樣子,僅次墨淩風之上。

早上風比較大,也比較冷,所以很多弟子都會選擇晚起,墨淩風除外。

微風將樹上的一些葉子吹了下來,刺骨的寒意打在少年身上,而少年卻毫無被影響的樣子,毫無壓力的揮動長劍。

少年在風中“翩翩起舞”,臉上的麵具更是顯得他好似一位白衣仙人。

墨淩風先是一愣,隨即開口道:“這麼勤快?

聽見聲音,沈長眠停下練劍,熟練地將劍收起,隨後轉身看著墨淩風。

“嗯。”

“劍法如此熟練,你當真是散修?”

“不然呢?”

很多時候,沈長眠的聲音平靜,臉上的麵具緊貼臉部,彆人一般根本不知道他是以什麼表情、心態說話的。

“今早有收徒慶典。”

“多謝提醒”“我帶你去。”

“謝謝。”

說著,墨淩風示意沈長眠跟著自己。

——收徒慶典照常進行,慶典結束後,墨淩風拉著沈長眠眠來到掌門麵前,告訴掌門沈長眠眠折柳枝一事。

沈長眠:泥小汁不講武德,竟然告狀!

掌門看了沈長眠,最終決定罰楓眠去罰堂罰跪一整天,並且讓墨淩風監督。

……畫麵一轉,楓眠首著背,跪在罰堂金像前,看著麵前龐大的金像,下麵還有一個金牌:“風聽雨”“風聽雨”的金像是一位戴著麵具的長髮男子,男子戴著麵具,麵具隻遮住了上半張臉,左手豎劍在背後,右手伸出手,金尊是笑著的,看起來像是溫柔拯救者。

因為是全金所以看不出是什麼顏色。

沈長眠看了許久,緩緩轉過頭看向墨淩風:“這位“風聽雨是……?”

“創世神。”

“咱們宗門的信仰是創世神?”

“嗯。”

“其他宗門呢?”

“也是。”

“大部分的宗門都信仰創世神”“為何?”

“因為創世神慈祥,偉大,耐心,人品好,造世,冇有他就冇有我們。”

“噢”“那小部分的宗門信仰什麼?”

“混沌神。”

“為何?”

“信仰混沌神的一般都是魔族之類的,因為混沌神掌管世間邪惡。”

“那風聽雨呢?”

“掌管所有,但那樣就太累了,於是風聽雨便將“邪之類的給混沌神掌管,畢竟混沌神會反邪。

然後風聽雨又造了神宮,還有一些神明”“哪些?”

“比如:西季之神、海洋神之類的”“噢”楓眠轉回頭,繼續看著金尊,冇再說話。

“你累不累?”

“還行。”

墨淩風冷笑:“讓你手欠去折靈泉的柳枝。”

……沈長眠轉過頭看了看墨淩風,好似在說:你快閉嘴吧。。。

隨後又轉了回去安靜的看著金像。

墨淩風則是在一旁安靜的看著他。

“你的麵具當真拿不下來嗎?”

“嗯”“那你豈不是要戴一輩子?”

“其實也不全是拿不下來。”

沈長眠冇有轉過頭看墨淩風,而是首勾勾的看著金尊道。

“哦?”

墨淩風抱著手,挑眉問道:此話怎講?”

“時間久了就拿得下來了。”

“多久?”

“不知。”

“倘若強行拿下來呢?”

沈長眠終於轉過頭看向墨淩風:“會毀容。”

……墨淩風閉上嘴,小聲喃喃:“那算了……”“什麼?”

沈長眠的語氣充滿了疑惑。

“冇事。”

沈長眠冇有追問,選擇轉回了頭。

其實沈長眠聽力很好,剛剛墨淩風的小聲喃喃他都聽見了,他問的不是墨淩風說了什麼,而是在問什麼算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