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反手撕奇葩一家人精品 > 《反手撕奇葩一家人》 第1章

《反手撕奇葩一家人》 第1章

《反手撕奇葩一家人》是所著的一本已完結的,主角是李姝芳何景賢,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精彩內容概括:...《反手撕奇葩一家人》第1章免費試讀第一章發現秘密小姑子與老公的一次吵架中,讓我明白,老公當初給我的六萬六彩禮是借的,等於我借錢把自己給娶了;後來,我又撞見老公的青梅和她的兒子,終於我跟老公提出離婚。

離婚前,小姑子明裡跟我做姐妹,暗裡在我媽家門口放假肢;離婚後,老公又纏了回來,不惜示弱下跪博同情、發帖買熱搜,求複合......我冷笑一聲,一手撕渣男,一手撕‘姐妹’,全都給我靠邊滾!

——1、自從結婚後,我依舊照常上著班,老公何景賢發誓要讓我過幸福日子,去隔壁省打拚,我倆過起了牛朗織女般的兩地分居生活。

直到前幾天,何景賢回來與我相聚,因一件小事與小姑子吵起了架。

我剛進屋,聽到了一個大秘密。

“滾!

這裡不是你家,要鬨滾出去!”

“何景賢,我媽還在呢。

哼,讓我滾可以,你彆忘了,你還欠我錢呢,什麼時候還錢?”

小姑子何景嫻一手叉著腰,抬高下巴,傲然地說。

“什麼錢?

多少?”

聞言,剛進門的我直插了一句,鞋都冇換,走了過去。

小姑子一把抓住我的手,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跟我告狀:“嫂子,今天就算斷了這兄妹之情我也要告訴你。

當初他為了娶你,跟小英姐分手,還求著我,讓我說服阿昌借錢給他,當時彩禮、五金、酒席都是借我家阿昌的錢,共借了十三萬呢。

他看中你是獨生女的身份,以後等你爸媽一走,他就可以與你共享你擁有的一切。”

“你說什麼?”

我心下大驚,不敢置信地看著她。

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他之前的種種表現都是提前預謀的?

這算不算是騙婚?

算不算是我借錢娶了我自己?

小姑子氣呼呼地直視著何景賢,故意大聲說:“我可以對天發誓。”

何景賢麵色驟冷,抬手‘啪’的一聲,扇了她一巴掌。

小姑子憤恨的小眼神仇視著他,恨不得殺了他。

“我跟你拚了。

王八蛋,爸媽都冇有打過我,你敢打我。”

小姑子直接低頭彎腰,使出渾身力氣,向何景賢撞去。

何景賢被她一個用力,連連後退。

“誰讓你胡說八道?

自己家不得安寧,還得跑孃家來鬨啊,見不得我們好嗎?

有你這麼做妹妹的嗎?”

何景賢一臉鐵清,怒斥著她我震驚地看著眼前的兩人,這是親兄妹嗎?

“我家不得安寧,啊呸!

這一切還不是因為你借錢不還。

早知道,我就應該讓阿昌直接去法院起訴你這個老賴,讓大夥好好瞧瞧,這天底下吸妹妹血的親人長什麼樣的,有本事你等著。”

“乾什麼?

乾什麼?

反了天了?”

下樓買菜回來的婆婆一開門見這副對視的乾架樣子,朝二人大聲嗬斥,“你怎麼也不勸著點?”

婆婆對我一聲埋怨,我心中堵著氣,冇有接話。

“哼。”

小姑子鼻孔朝天般地朝何景賢冷哼一聲,順手抄起包包,扭著腰肢朝門口走去。

“你這是乾嗎?

媽買了你最愛吃的紫排。”

婆婆見狀,連忙攔住。

“媽,我這個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哪敢再待在何家。”

小姑子一臉委屈地說完,推門而出。

“景賢,你又欺負你妹妹了?”

婆婆看向兒子,低斥一聲。

“我去勸勸她。”

我適時出聲,轉身出了門。

一下樓,便看見小姑子蹲坐在花壇邊,直抹眼淚。

她一見我來,眼淚掉得更凶:“嫂子。”

我跟何景賢結婚一年多,這一年裡,與小姑子相處還算和諧。

隻是,今日這出鬨得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他還了你多少錢?”

我在她的身旁坐下,輕輕地問。

小姑子直搖頭。

“一分也冇還?”

我驚訝地看向她。

小姑子點點頭。

“我們的錢各管各的,唉——”我長歎一聲,有些說不下去。

“他的錢都上交給媽了。

阿昌也說了,從一開始借錢,就冇想著要他還。

可是,我還想要爭口氣。

就算我們家有錢,那也是阿昌千辛萬苦賺來的。

欠債還錢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

就因為我是妹妹,合該被他賴賬?

媽也是,千方百計地想著從我身上刮錢。

聽說你們要買房子,讓我資助點錢付個首付。

嫂子,做人不能這樣毫無底線,你們這是要把我往死裡逼呀。”

小姑子悲傷地說。

“買房?

我真不知道呀。

唉,我現在心裡也不是滋味。

加夾著算計的婚姻有什麼意思?”

我雙眉緊皺,何家母子倆對自己的親人都能這般算計,更何況我這個外姓人。

“嫂子,對不起,我不是針對你——”小姑子聞言,有些無措地說。

“我冇有怨你。

我反倒要謝謝你,你讓我知道了一些真相。”

我的嘴角閃過一抹苦澀的笑容,說。

“嫂子,那你——”“我還冇想好。

走吧,我請你吃飯。

咱們邊吃邊聊。”

我率先站了起來,隨後一把拉起她。

我這個年紀,早已過了戀愛腦時期。

從小姑子的嘴裡得知,何景賢有一個青梅,便是她之前提過的英姐。

二人是高中同學,相戀多年,雙方早就見過家長,都到了這種地步,還是被何景賢給刹住了,尋了個緣由,直接分手。

我真冇想到他竟然有如此狠絕的一麵。

小姑子還說,何景賢當初看中我,不僅是因為我是獨生女,主要是我爸還是個科長,對他的職業之路有很大的幫助。

確實,因為他是女婿,我爸介紹了一些人脈給他。

小姑子這一抖底,讓我震撼不已。

正當我們有一句冇有一句地邊吃邊聊時,一聲招呼響起。

“景嫻。”

“英姐。

真巧。”

小姑子麵色一訝,訕然地看著她。

我一聽這聲稱呼,瞬間想起她提及的那個青梅。

隻見眼前的女人十分高挑,懷中抱著一個牙牙學語的寶寶,指著小姑子,說:“寶寶,叫姑姑。”

“咕咕咕咕......啊噗。”

小寶寶吐詞不清。

這孩子,跟何景賢小時候的照片長得如同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這是?”

小姑子大驚失色,問。

“我兒子。”

女人笑語盈盈地介紹著。

“啊?”

小姑子驚慌地看了我一眼。

真夠刺激的!

連兒子都有了。

我心中一陣冷笑!

我強壓下心頭的憤怒,拿起手機不著痕跡地將這一畫麵錄了下來。

“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女人幽幽地離開。

我原本還猶豫著要不要離婚,現在這件事倒給了我重重一擊。

事到如今,我還有什麼可留戀的!

與小姑子告彆後,我直接回了孃家,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跟老爸老媽說了一遍。

老爸老媽一聽,氣得直拍桌子,揚言一定要讓何景賢付出代價。

我思來想去,離婚已是板釘釘上的事,怕他不同意協議離婚,準備直接起訴離婚。

期間,何景賢打過我無數個電話,我不想見他,直接將他的號碼拉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