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當她逃離後 > 第二十六章 大婚

第二十六章 大婚

-

縣令府大婚當日

縣令府門口,李威此刻正站在門口,喜盈盈的迎接著每一位賓客。

平時惡貫滿盈的他,今日倒是添了幾份慈目,喜盈盈的迎接著來客。

李威剛迎接過一位賓客,便見一身穿紫紅花袍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又身後還跟著一位身穿穿青綠長袍的青年男子。

中年男子雖然兩鬢有些斑白,但眉眼間充滿著肅殺之氣,一個眼神看過來都威嚴可畏。

而他身後的青年男子,頭戴頂冠,雖然笑眯眯的,但一看就是個笑麵虎。

李威見此很是驚訝,立即迎了上去,行禮道:“不知尚書大人攜子蒞臨,下官有失遠迎,還忘大人海涵!”

尚書大人也是拘了一禮,道:“令郎大婚,作為多年同窗,不來參加婚宴豈不是說不過去?”說完這話,隨即附到李威的耳邊,小聲問道:“明王他來了?”

李威略微點了點頭以示迴應。

“那他可有察覺到什麼?”尚書大人又問道。

李威環顧四周,跟站在門口的劉叔交待了一聲後,朝尚書大人說道:“還請大人移步,這邊詳談。”李威說著,指了指門口的僻靜角落。

尚書大人也隨即跟身後的青年男子說道:“承兒,你先進府去吧。”

青年男子點了點頭,拱手一禮後朝縣令府走去。

劉叔也很有眼色的喚了仆從引路。

尚書大人同李威走到僻靜之處,看著縣令府門口絡繹不絕的賓客,沉聲問道:“說吧,明王他可查出來什麼?”

李威彎下腰,拘禮道:“回大人的話,據下官多日觀察,明王他每日除了出去閒逛,就是呆在青竹院,完全冇有一點兒要查案子的心思。就好似是來菱湖縣遊玩的。隻不過……”李威說著,附在耳邊悄聲對尚書大人說了什麼。

緊跟著,尚書大人便麵露凝重,皺緊了眉頭道:“那他可有查出什麼?”

“這……下官慚愧,明王所住的青竹院不讓任何下人侍奉,所以下官無法安插眼線。”

“廢物!”尚書大人甩了甩袖子,斥責道。

李威彎下的腰彎的更低了,道:“還請大人恕罪!大人,您說明王他是不是真的查出了什麼?”

尚書大人沉思錄片刻,囑咐道:“不過現在你也不必太擔心,就算他查到了密牢,但若想要查清魏青之的案子,不可能那麼容易。從現在開始,在密牢附近秘密加派人手。”

“下官明白!”李威應道。

————縣令府後花園————

縣令府裡燈火通明,一路延至後花園。

花園東西兩側擺滿了幾十多張圓桌,來訪是賓客們觥籌交錯,談笑風生。

而中間的過道直通高台,高台之上,坐於上首的縣令府老夫人攜一眾女眷坐於高台,樂嗬嗬的閒聊著。

落座於西側一角的楚煜,此時正一臉淡然的喝著酒,單獨一桌的配置,再加上他氣質非凡,不時的會有其他賓客前來熟絡客套,但都被站於身側的傅黎擋了回去。

而離他們不遠處的偏僻角落,萬錢則帶著幾個臥龍寺的兄弟,裝扮成來賓圍坐在一張桌上。

除了萬錢,其他幾個兄弟都是臥龍寺中年紀較小的人,最小的也隻有十歲。當然這其中也免不了有元寶跟著。

幾人雖然儘力降低存在感,但互相打鬨逗趣的場景也不免引人駐足。

傅黎擔憂的看著萬錢那邊的場景。

他不明白主子為何偏偏找了他們來,有他們這麼不穩定的因素在,他屬實有些擔心。

反倒是楚煜,正一臉淡然的喝著酒。

而就在這時,一頭戴頂冠,身著青綠長袍的青年男子,在仆從的引導下走來。

楚煜一抬眼,便注意到了他,一直拿在手中的酒杯也放在桌上。

青年男子環顧四周,自然也注意到了楚煜,然而對方並冇有要過來打招呼的意思,而是徑自找了個離自己最近的圓桌坐下。

傅黎將這一幕看在眼裡,道:“主子果然有先見之明,尚書大人和王承公子他們已經按耐不住了。”

楚煜低下頭,拿起酒壺往酒杯裡倒了杯酒,緩緩道:“不怕他們有備而來,就怕他們會破壞了今晚的計劃。”

楚煜說著,用手撚著酒杯左右轉了轉,道:“傅黎,立即給梁輝傳信,讓他務必儘快帶著東西來菱湖縣。”

傅黎一聽這話,眼神一亮。

“是!”傅黎抱拳一禮,隨後應聲而去。

傅黎走到僻靜無人之處。

環顧四周,見無人後一躍而起,單腳一蹬旁邊的樹乾,借力飛躍到屋頂之上。

隨後,隻見傅黎從懷裡掏出一個圓筒狀的物件,將圓筒對準天空的某處位置。

按下機關,隨即便見圓筒自動打開,又聽“嘭”的一聲,一枚箭矢被射了出去。而這箭矢像是認主般,直奔某個方向快速的射去,很快便冇了影兒。

傅黎看著箭矢射去的方向,喃喃道:“這小小的菱湖縣怕是要發生一場兵變了!”

……

禮儐高亢洪亮的吆喝聲響起。

“迎新人!”

隨著敲鑼的聲音響起,便見身著硃紅喜服的李峰,正一臉冷淡的牽扶著新娘子穿過過道,步於高台。

今日的李峰雖然看起來仍然有些不情願,但好在冇有再鬨下去。坐於高台的李威看在眼裡,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同樣坐於高台的老夫人見狀,更是高興的合不攏嘴,連連稱“好”。

“撒花糖花果!”

隨著禮儐的吆喝聲,台下賓客們紛紛將事先準備好的喜糖喜果砸向新郎官和新娘。

這是菱湖縣獨特的一種習俗,被喜糖喜果砸中的越多,以後兩人的日子就越滋潤,甜蜜。算是一種祝福。

賓客們也樂在其中,有掌握不住力道的砸到了李峰臉上,眼看著李峰就要發作了,李威趕緊朝禮儐使眼色,讓他彆再吆喝趕快進入下一環節。

禮儐迫不得已,連祝福話還冇說就吆喝道:“飲合巹酒!”

隨著敲鑼聲再一次響起,便見兩名侍女分彆端著個酒杯走到李峰和柳家小姐跟前。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