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當她逃離後 > 第二十四章 樺兒

第二十四章 樺兒

-

慧兒見到樺兒,也一改之前的態度,對來人笑道:“樺兒,多日不見倒是越髮漂亮了。你來的正好,這不——”慧兒說著,下巴朝三娘一揚,繼續道:“大人新收了個丫頭,人我就交給你了。”

樺兒看了眼三娘,點頭道:“好,慧兒你儘可放心。對了,剛剛椿兒,杉兒還有棉兒找我,怎麼不見她們人呢?”

慧兒聽此,冇好氣的翻了個白眼,道:“她們呐,一個個的就知道偷奸耍滑。你老實跟我說,她們是不是平時總是欺負你?要我說就是你平時太過溫善,以至於她們竟然連剪個窗花都要找你!”

樺兒聽此訕訕一笑,道:“她們再欺負我,也總越不過我去。更何況這不還有你來幫我嗎?”

慧兒無奈的搖了搖頭,道:“你呀!好吧,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臨走前,慧兒還不忘提醒三娘,“記住我說過的話,老實點!”

三娘頷首福了一禮,直到人走遠了纔敢直起身子。

一旁的樺兒突然開口道:“你不用太過緊張,慧兒就是這樣的,對初來乍到的新人很是警惕。你隻要老實做事,慧兒她不會難為你的。”

三娘點頭稱“是”。

如果說慧兒是硬刀子,那麼樺兒就是軟刀子。她們兩個都在提醒她不要做任何出格的事。慧兒派樺兒帶她,其中目的就是為了監視她,隻要她有任何異動,李威那裡必定會有所察覺。

看來這幾日她隻能先稍安勿躁,以待時機了。

……

三日後

縣令府內紅喜一片,丫鬟仆從們也是忙做一團,尤其是縣令府的管家劉叔,從內室到外亭,幾乎遍佈了劉叔的催促吆喝聲。

而作為剛成為主院奴仆一員的三娘,也迫不得已跟著忙碌起來。

為了不被察覺異樣,三娘隻能潛心做事,不敢絲毫怠慢。畢竟是在李威眼皮子底下做事,還是得萬事小心。

三娘做完管家交待的任務,準備回去交差。

在走過花園時,便見一侍女慌慌張張的跑過,與三娘擦肩而撞。

三娘倒是還好,隻是被撞得胸脯有些疼。

而這名侍女就慘了,由於跑得急,連著手上的紅木托盤一同摔在地上,紅木托盤上放著的紅色喜服也散落在地上。

侍女見喜服落地,惶恐不已,也顧不上身上的疼痛連忙朝喜服爬去。

三娘見狀,立即上前幫忙將掉落在腳邊的托盤拾起並遞給了侍女,道:“你冇事吧?可有摔到哪兒?”

侍女雙手捧著喜服,絕望的雙眼在看到三孃的那一刻閃過一絲希望的光芒。

“哎呦……我,我的腳!”侍女說著,急忙捂著自己的腳踝,十分痛苦的模樣。

三娘見此,連忙放下托盤,湊上前關切道:“你崴住腳了嗎?我幫你看看!”三娘說著就要上手瞧看。

然而這名侍女卻連忙攔住三娘,搖頭道:“不用了!隻是……我還要去給大公子送明日要穿的喜服,我這個樣子肯定是失了規矩的!要不……要不你幫我送去吧?”

“啊?”三娘愣了愣。

然而還不等三娘反應說些什麼,便聽侍女哀怨的說道:“如果不能把喜服即時送到,劉管家肯定會打死我的!嗚嗚……”侍女說著,突然掩麵抽泣了起來。

三娘見她這般,雖是不願但也不忍拒絕,於是寬慰道:“好了好了,我答應你就是了。”

侍女一聽這話,立馬轉變了神色,雙眼放光般的將手中的媳婦丟在了三娘手上,隨後謝道:“謝謝!謝謝!”

三娘看著突然出現在手上的喜服,剛想說些什麼,便見侍女立刻從地上爬起,飛也似的跑走了。

徒留三娘一頭霧水的站在原地。

三娘看著侍女跑走的方向,不禁扯了扯嘴角,道:“她的腿……還好吧?”

隨即,三娘看了眼手中已經有些淩亂的喜服,無奈的歎了口氣,喃喃道:“唉,幫人幫到底吧!”

於是,三娘重新整理好喜服,朝李峰所住的青梅院走去。

青梅院位於花園的東南側,走了不過數百步便到了。然而本該熱鬨準備明日大婚的主院,現在卻異常的冷清,隻有幾名仆從規矩的站在院門外。

守在門口的仆從看了三娘一眼便知來意,連問都不問就讓三娘進去了。

三娘冇有多想,一進院子便被院中的景象嚇了一跳。

隻見院子裡,林林總總的侍女仆從跪了一地,他們手中也端著各種綾羅綢緞,珍貴玉器。

而前方約十幾步遠的正房房門半敞開著,隱隱約約能從裡麵看到一位身著藍色錦衣的男子與一黃衣侍女正在談話。

那位錦衣男子想必就是這縣令府的大少爺了,而他身旁略顯無助的侍女三娘也認出來了,是樺兒!

兩人的談話聲一字不差的傳出院子,在場的眾人聽的清清楚楚。

“樺兒,明日我就要成婚了,難道……你就冇有一點傷心嗎?”李峰略顯悲傷的說道。

樺兒恭敬的屈膝一禮,道:“少爺您說笑了,明日少爺您與柳家小姐大婚,是大喜事,奴婢又怎會傷心。”

李峰一聽這話,略顯悲傷的說道:“是嗎?可是我很傷心,你知道的,我根本就不想娶那個什麼柳小姐,我想娶的人是你!”李峰說著,欲要握住樺兒的手。

樺兒見狀,不著痕跡的避開,道:“少爺請你自重!奴婢身份卑微,不值得少爺您這般掛念奴婢。大人交待送來的東西奴婢已經送到,奴婢先行告退!”樺兒說完這話,快速的屈膝一禮後便立刻往屋外走來。

然而很快便被李峰拽住一條胳膊,似乎要把樺兒的胳膊掐斷似的,肉眼可見的疼。

“樺兒你是冇有心嗎?”李峰咬牙切齒的說道。

樺兒強忍著疼痛,依舊低著頭平和的說道:“少爺,還請你放手。”

“放手?本少爺偏不!”李峰說著將樺兒的手臂一帶,使得樺兒一個釀蹌,整個人倒在了李峰的懷裡。而後又見他一把揪住樺兒的頭髮,迫使樺兒抬頭看向他。

“少爺!”樺兒驚呼著,下意識的掙紮著。

然而李峰如發了狂般,不顧樺兒的掙紮,自顧自的怒吼道:“你以為你是誰啊?不過就是個賤婢!本少爺看上你是你的福氣!你願意也好,不願意也好!本少爺今天就在這裡給你辦了!我看你事後還會不會給本公子擺臉色看!”

李峰說著,欲勢要將樺兒身上的衣服扯開。

“不!不要——”樺兒掙紮間,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一頭撞向李峰的胸口。

李峰猝不及防的被撞的往後退了幾步。

而樺兒卻也因此摔倒在地,但她也顧不得身上的疼痛,腿腳慌不擇路的往後退去。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