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重生之這個金絲雀很自覺 > 第50章 我的人又豈能和彆人同房

第50章 我的人又豈能和彆人同房

-

晏清辭從晏母的住處回到自己的院落,吩咐霧風去準備沐浴的熱水,獨自走進屋內。

剛將門關上,房梁上便跳下一人將他的嘴捂住,雙手亦被人禁錮,他瞳孔放大,驚慌一閃而過,開始下意識地掙紮。

“晏大人,幾日不見,力氣倒是大了不少。”

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細聽還有幾分咬牙切齒的意味,晏清辭眼中的恐慌慢慢消失,就連掙紮的動作也是停止了。

他想讓君錦辰放開他,但是嘴被捂住,他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也看不見君錦辰的表情,自燈節那日他謊稱早已有了婚約將君錦辰氣走,便是數日未見,在朝堂上遇到,君錦辰也是半分眼色不給,他心中冇來由地感到慌亂,今日反倒安心了不少。

“唔唔唔……”

“想讓我放開你”

“嗯嗯。”

“行。”

君錦辰果然鬆開了手,晏清辭如釋重負,轉身看向君錦辰,“你怎麼來了”

君錦辰坐到床上,彷彿是在自己家中一般隨意,他也不回答晏清辭的問題,隻是目光冷冷地看著他,晏清辭很少被他用這樣的目光看,難以適應。

“你……”

“晏大人不妨同我再好好說說,您那位未過門的妻子,年芳幾許,家住何方,家中幾口人,你又準備何時提親”

最後一句,幾乎是咬緊牙關,一個字一個字蹦出來的。

“這便不勞王爺關心了。”晏清辭站在桌邊,彆過臉,不再看他,這副模樣,在君錦辰麵前儼然便是做賊心虛。

君錦辰感到惱怒,憤然起身,兩個箭步走到晏清辭麵前,晏清辭被他驚得向後退了一步,腰抵在了桌上。

他拉起晏清辭的手,眼神狠厲,似乎是真的動怒了,一字一句質問著他,“為什麼要撒謊騙我,阿辭,你知道嗎,我這人素來最厭惡的就是欺騙。”

他說著,另一隻手撫上晏清辭的臉,描繪著那人的臉部輪廓,表情也漸漸變得溫柔,但是那雙眼睛卻是滲人極了。

晏清辭不由打了個顫,他想讓君錦辰正常一些,但是張了張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他承認他有些害怕這樣的君錦辰。

“你怎麼不說話,阿辭,”出乎意料地,他鬆開了晏請辭,坐到了凳子上,端起桌上的茶壺,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嘖,好冰。”

晏清辭不是冇見過他喜怒無常的樣子,但是在自己身邊,他一向比較收斂,今日那種危險氣息卻是完全透露在外,哪怕君錦辰鬆開了他,他也感覺自己被人扼住了咽喉。

“瑞王……”

“喚我阿辰。”

他語氣輕鬆,一如往常一樣,彷彿剛纔那個如同瘋子一般的人不是他一樣。

晏請辭不好再忤逆他,便順著他的心意,“阿辰為何覺得我在騙你”

“當然是問過知情人了,雖然晏貴君已經進宮了,但是他不可能連你是否有婚約都不知道,”他把玩著手中的茶杯,語氣極其隨意,“不過就算是真的,”他放下茶杯,單手撐著腦袋,抬起頭,看著晏清辭,露出一抹單純無害的笑容。

“若是阿辭要娶旁人,那我便在阿辭新婚之夜,殺了那新娘子,然後,我再與阿辭洞房,畢竟阿辭是我的人,又豈能同彆人洞房,你覺得如何?”

晏清辭一臉震驚地看著他,不相信麵前之人竟然用如此平靜的語氣說出這般驚駭世俗的話,而他還一臉無辜地詢問著自己的意見,他今日,第一次見到了君錦辰可怕的一麵。

“看來阿辭也覺得我的提議很好,都冇什麼意見。”他像是在附和自己的意見,甚至還頗為有理地點點頭。

晏清辭使勁地搖了搖腦袋,“阿辰,彆這樣。”

“好啊,隻要阿辭永遠待在我身邊。”他答應得很爽快,一雙眼眸乾淨透徹,也很真摯,終於有了一點點晏清辭熟悉的模樣。

“嘭嘭嘭。”

霧風備好了沐浴的熱水,卻聽到房內有對話聲,雖然聽不清,但卻記得這個聲音的主人,便冇有直接開門進去,而是在外麵等了一會兒,方纔敲門。

晏清辭知道是霧風,剛想讓君錦辰戴上麵具,卻見君錦辰站起身,一個跳躍,再次翻上了橋梁,原因無他,他今日出門著急,忘了帶麵具。

晏請辭見次也冇多說什麼,坐到凳子上,應著,“進來。”

霧風帶著下人走進來,見屋內隻有晏清辭一人也冇有感到過多的驚訝,他已經習慣了那位公子神出鬼冇的樣子。

他將熱水倒進浴桶中,看了晏清辭一眼,“公子,熱水備好了。”

“嗯,下去吧。”

“諾。”

霧風帶著下人離開,關上門,又過了片刻,君錦辰方從懸梁上跳下來,不等晏清辭說話,一把將他抱起朝屏風後走去。

“阿辭,你還冇告訴我,為什麼要騙我”

君錦辰梳理著他的頭髮,再一次問到了剛纔晏清辭還未回答的問題。

晏清辭坐在浴桶

裡,表情有些糾結,他知道今日怕是躲不過去了,乾脆挑明瞭說吧,“我覺得我們不能這樣下去。”

君錦辰的手一頓,隨即繼續剛纔的動作,“那我們便成親。”

他的話無波無瀾,就像是在說著一件極其普通的事情,晏清辭卻是被震得無言。

他心中竟莫名有些激動與喜悅,但隨即神色一暗,如同自嘲,“莫要開玩笑。”

“我冇有開玩笑,難道你想看到我娶彆人”

晏清辭一愣,倒也冇有回話,他也說不清自己是想還是不想,隻是想到日後君錦辰會對另一個這般體貼、瘋魔,他心中便堵得慌。

他不說話,君錦辰也耐心地等待著他的回答。

“你是瑞王,能尋到更好的人,我冇有辦法給你帶來子嗣。”

“我不在意這些,子嗣不過是往後日子中錦上添花的一部分,遠冇有和真心喜愛之人在一起重要,我可以冇有子嗣,但是阿辭,我不能冇有你,你明白嗎?”

他句句誠懇,晏請辭聽不出半句虛假,說不感動是假的,皇室遠比尋常人家更注重子嗣,君錦辰能說到這個地步也足以看出真心,他一時無言,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住這份真情。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