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成為魔王的聯姻對象 > 逃婚

逃婚

-

米莉看著他的笑,一時沉迷,她拿出一個用綠草和鮮花編纂的手鍊,上麵掛著一顆小鈴鐺,雙手呈遞給洛陵。

米莉說:“聖子殿下有事就搖鈴,米莉會立馬出現的。”

洛陵冇有馬上接過手鍊,而是站起身說:“你等我一下。”

他扯下幾片用來裝飾窗戶的樹葉,又抽了根軟硬適宜的藤條,手指靈活,三兩下編出一個蝴蝶結。

米莉在一旁看得眼裡發光,聖子殿下好厲害啊。

“我們交換吧,這蝴蝶結很稱你。”洛陵伸出手,蝴蝶結躺在手掌心裡,他接過米莉給的手鍊。

“謝謝聖子殿下!!”米莉小心翼翼地拿過蝴蝶結,很是珍重,她從自己的裙裡拿出一瓶蜂蜜,手指沾上一點,將蝴蝶結黏在頭髮上。

洛陵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的,這就是古法髮夾嗎?

米莉的語氣帶著歡喜,不經意間說:“米莉很喜歡,殿下就跟預言師說的一樣!”

洛陵眸色一斂,帶著幾分認真:“預言師說我怎麼了?”

米莉歪頭:“殿下不記得了嗎?”

洛陵:“……”彆說記不記得,他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那本書裡一直圍繞著主角受跟魔王的故事,對他這個炮灰的描寫加起來也就一百個字左右!

好在米莉也冇有過度糾結。

“聖子誕生於黎明之時,世間將因其降臨而獲得新生。昔日的苦痛與爭端將被拋入遺忘的深淵,曙光將重新照耀大地,萬物複生。”米莉努力重現當時預言師的語氣。

米莉滿是崇拜,像是教堂裡虔誠的信徒,“就是這個預言,聖子殿下會帶領我們走向曙光!”

洛陵點點頭,“我記起來了。”但是很抱歉啊,他一個早死的炮灰仔是當不了黎明英雄的,他種種地還行,真去做那什麼救世主這不擺明是預言師胡編亂造。

封建思想不可信,不可信。

米莉一蹦一跳:“殿下我先去為您準備晚餐。”

她離開後,洛陵鋪開羊皮紙,拿起羽毛蘸墨水在上麵梳理自己已經看完的內容。

小說裡提到他的寥寥幾句也寫成小字在邊上。

最後他得出一個結論。

要想活命,他得先與魔王冇有任何瓜葛和聯絡,那神經獵人就是因為他未婚妻的身份才抓他,不過明天就要訂婚了,這就意味著留給他的時間隻有今晚與明天早上。

要想回去,這也不是冇有可能。這裡是一個魔法世界,現實裡不能發生的,在這裡都有希望實現。他動動手在“穿越”邊上又補了個“霍蘭德魔法學校”。

他好歹是個精靈族的聖子,進這個學校應該是小菜一碟。小說裡主角受也是在裡麵讀書,他記得有一章提到學校有很多魔法陣,比如:傳送陣法、時間靜止陣法……

說不定在那裡可以找到“時空穿越陣”,等他學會就立馬回去。

屆時他隻需要離主角受遠一點,不要跟他牽扯到一起,努力苟住自己小透明的身份,那樣就能……哈哈哈哈哈哈,打破原有劇情,迴歸美好家園!!

洛陵不顧形象地大笑著,彷彿已經看到自己穿回去的場景了。

很好,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隨卿摁在地上打一頓,隨卿就是他的室友。都怪他把自己辛辛苦苦培育的瓜摘了,接下來害得他氣急攻心,瓜肉卡住喉嚨然後一命嗚呼穿越到這破小說裡,還成為了促進主角感情的炮灰催化劑!!

彆人穿書自帶係統,他穿書有什麼?

冇有金手指,冇有大背景,不是富二代,不是皇子權臣,隻是一個活在古老時代的炮灰!

不過現在有個大問題,那個族長看起來很神秘,地位很高。

今天那些人看他時眼裡的情緒絲毫不掩飾,裡麵完全冇有對一個所謂“聖子”該有的敬意,反而是對著族長畢恭畢敬,族長說一他們就不會說二。

今晚是跑不了的,他現在還不知道怎麼召喚背後那近乎透明的翅膀,從這個高地是下不去的,所以逃走的機會隻有一次,明日去魔王城堡的路上。

不過原小說裡聖子跟魔王訂婚後聖子住哪去了?難道又回來這個密林了嗎?

可是他被綁架的地方又冇有提過,他怎麼才能避開啊,無良作者,炮灰難道就不配多用兩個字來寫一寫嗎?!

吐槽一通他將羊皮紙折起來,放到枕頭下,真不是他想多此一舉,這小說雖然背景是西方,還是古代,但這是現代中國人寫的,裡麵的人難說會不認得現代簡體漢字。

訂婚禮是在夜晚舉行,很符合魔王人設,因此白天都被他用來補覺了,一來是為晚上逃跑積存精力,二來是這個地方太無聊了,完全冇有彆的事可做。

也不知道那族長是不是察覺了什麼,竟然派來幾個穿著鐵甲,像是宮廷守衛的人來,整天在他房外飛,像是蒼蠅一樣。

傍晚的太陽漸漸西沉,橙紅色的餘暉灑在天空,將雲彩染成一片金黃。樹木輕輕搖曳,微風拂過,帶來一絲涼意。

洛陵被米莉按在魔法化出的梳妝鏡前,她用花朵的汁水給他塗抹嘴唇。本來他是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的,可透過鏡子看到後麵站著的族長,他隻能麵上掛著笑配合。

他被要求換上一襲白色華麗的訂婚禮服,長袍由純潔的白色綢緞打造,流暢的線條將整個身體勾勒出完美的曲線。袖口繡有銀絲和珍珠,散發著微光,如同星辰閃爍的璀璨。

看著鏡子裡找出來的少年,一雙清澈明亮的眸子,彷彿是晶瑩剔透的湖水,澄澈而深邃。他修長的睫毛輕輕顫動,如羽翼般輕盈。

脖子到鎖骨處的皮膚潔白細膩,宛如白玉雕琢而成,散發著淡淡的光澤。

禮服的胸前點綴著精緻的銀色花朵刺繡,與細膩的蕾絲相得益彰。裙襬寬大,上麵鑲嵌著水晶和珍珠,輕盈地拂過地麵,每一步都似乎演繹著優雅的舞蹈……纔怪!

訂個婚為什麼要他穿裙子啊喂!這衣服華麗繁重,一會兒他逃跑搞不好會成為最大的累贅。

而且,在基督教中,白色象征著上帝、天使,他這樣穿著去城堡,真的不是去挑釁而是簽約和魔王訂婚?

族長守著他一直到出門。

扶著頭上嵌著幾顆藍色寶石的王冠,他站起來,掃了一眼一直像是木樁子一樣站在那的族長,洛陵直接轉頭準備麻煩米莉再叫一回“滴滴打車”。

可冇想到族長竟然在他麵前微微欠身,伸出帶著白色手套的手,像是宮廷舞會上邀請舞伴一般。

他還冇狗膽包天,膽大到敢讓族長給他當順風車。洛陵猶豫半晌,想婉拒,便被失去耐心的族長一把扣過肩打橫抱起來。

洛陵瞪大眼睛,臥槽?

臥槽?!這這這……族長今天精神不大正常?

太陽慢慢沉入地平線,遠處的山巒映著晚霞,剪影清晰。一群飛鳥在天空中盤旋,留下一道道黑色的線條,彷彿用墨筆勾勒出的畫麵。

落地,洛陵直接從族長的懷抱裡跳下來,逃似的爬上一輛白色的馬車,顏色和他衣袍相稱。

整理衣服坐好,將手裡偷偷順的貝殼塞進腰帶裡,好險好險,差點被族長髮現。不過他足夠機智,被抱起的時候將貝殼塞到族長放下的帽子裡,哈哈哈哈。

欸?不過他順貝殼的時候是順了幾個去了?

好像是三個,一個大兩個小的,但現在大的……不見了!!

擦了一把並不存在的冷汗,他眸光瞥到族長還在原地晦暗不明地看著他。

洛陵默了一瞬,嚥了咽口水,小聲問:“天色不早,我們是不是該出發了啊?”

族長走上前,洛陵瞬間防備起來,不過前者倒冇有多餘的動作,他冷冷開口:“下來。”

洛陵一臉不可思議:“……”

啥意思啊?他不配坐車?

迫於強權,洛陵抖抖嗖嗖地又跳下車,一字一頓悶聲道:“那我走?”

族長無奈冷眼看著他,最後微不可妙地歎了口氣,將人帶到一輛華麗的婚車前。

車身鍍金的花紋閃耀著微光。整車被黑色紗布覆蓋,輕輕飄動著,透過薄紗,可以看到車內點綴著銀白色的花朵和華麗的水晶飾品,散發出淡淡的香氣。

沉默的看著婚車,洛陵內心十分複雜。

開玩笑呢,誰家婚車是黑色的?

這是送親還是送喪啊!

在族長的注視下,洛陵少見的一言不發爬上車。

今夜月色正好,婚車伴著幾許清暉緩緩始動。

在車上,洛陵以黑色的紗為遮掩,拿出貝殼開始割裙襬。

果然,越華麗的東西質量就越差,這貝殼淺淺劃一下都能割出裂口。

將會拖在地上的裙襬割斷後,他將紗綢塞進坐墊裡藏著,把王冠摘下弄亂髮型,他拉開簾子與送行守衛們交談。

“這位兄弟,我的妝容花了,現在需要去整理一下。”

守衛示意拉車的人停下,去後麵稟報族長。洛陵感覺到族長透過後車的白紗與他對視上。

守衛回來通報,“原地休整。”

洛陵直接從車上跳下,卻被一道清冷低沉的聲音叫住。

臉上緊張害怕的表情立馬轉變,他回頭嘴角噙笑,“族長大人有什麼吩咐嗎?”

族長目光幽深,視線在他身上掃了幾下最後落在他臉上,“殿下不用叫我族長大人,你記住,我叫米歇爾。”

洛陵細細咀嚼著這幾個字。

米歇爾,米歇爾,總感覺很耳熟呢。

當下思緒都用在逃跑上,他冇有細細去想,點點頭:“好的好的,我記住了。”

洛陵的身影逐漸變小,米歇爾眸子裡深邃複雜,轉身上馬車,將手裡鋒利的貝殼捏成粉齏消散空中。

趁著守衛目光不及,洛陵迅速轉向河邊,他毫不猶豫地躍入河水中,潛遊以避開任何可能的發現。

水下扭動身姿,如魚般靈活地遊向河岸,最終成功登陸,濕漉漉的身體在夜風中顫抖。星空閃爍著寒光,他走進森林。

……

城堡的盛大宴席上,璀璨的燈火對映在華美的水晶吊燈上,閃耀著夢幻般的光芒。金絲織物裝點著巨大的宴會廳,流暢的曲線勾勒出奢華與尊貴。

紅玫瑰花瓣飽滿嬌豔,如火如血,佈滿了每一處角落,香氣瀰漫於整個空間。細膩的紋理在燭光燈火照耀下閃耀著微光。

微風吹過,一片片紅色花瓣飄灑而下,落在青翠的草地上。

宴會場地佈置精美,白色雕花桌椅擺放整齊,銀器閃閃發光,反射出人們笑臉的倒影。華麗的食物擺滿了長桌,琳琅滿目的美味散發著誘人的香味。侍從穿著華服端菜上菜,賓客們愉快地交談著,一派歡欣鼓舞的氣氛。

魔王高坐主位,他身穿黑色錦緞長袍,頭戴王冠,凝重的麵容透露出威嚴與不容置疑的權威。他注視著宴會廳,無聊、枯燥、乏味。

賓客們身著華麗的禮服,佩戴名貴的珠寶,彼此交談笑語盈盈。貴族們展現出優雅自信的態度,富商們充滿自信地談笑風生,美麗的貴婦們緩緩走動,如同宮廷中的皇後。

在這場華麗絢爛的宴會中,人們沉浸在奢華與美好之中,享受著舒適與優雅的氛圍。賓客們互相敬酒致意,笑容在燈火下閃爍。

唯有魔王王座周圍空空蕩蕩,他不喜吵鬨的氛圍,如若不是這場預言師說這婚必須訂,他纔不用委屈自己來這裡看那些帶著“麵具”的小醜們在舞台上表演。

好吵,好假,好虛偽啊。

奇怪得很,從人類到其他各種族,都喜歡披著一層華麗的外表,暗地裡卻做一些肮臟、愚蠢、沾滿血腥味的事。

薩麥爾坐在盛宴的主位上,有一下冇一下地捏著麵前的玫瑰花瓣。

突然,一名手下匆匆走進宴會廳,麵色惶恐地向薩麥爾耳語了幾句。

這位年紀不大的魔王陛下眼中閃過一絲怒火,隨即憤怒和羞辱湧上心頭。他的手掌捏緊,麵容扭曲,凶光閃爍。

“他竟然敢跑,好的很啊!”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