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成為魔王的聯姻對象 > 訂婚

訂婚

-

濃密的樹林深處,陽光透過樹葉間隙灑下斑駁的光影。微風輕拂著葉片,發出沙沙的聲響。

洛陵驚得從床上彈了起來,感覺頭腦裡還殘留著那個詭異的夢境印記。他抹了把臉,才發現自己早已冷汗遍佈額頭。

“還好就隻是個夢。”呼了一口氣,他在內心安慰自己。

不過這個夢也太可怕了!!

——

洛陵是河州農業大學的大二在讀生,他的期末作業是培育無籽西瓜,廢了好大一番功夫,又花時間和精力去找了塊良田好地,像去照顧孩子一樣

還記得夢裡,他上完課回宿舍,室友熱情地招呼他過去吃西瓜。

他接過咬了一口,狀似毫不在意地順口問:“嗯,還挺甜的,你在哪買的啊?改天我也去買一個。”這瓜確實種的好,他可以去谘詢一下老闆,看看自己還有什麼要改進的地方。

室友丟掉已經啃乾淨囊肉的西瓜皮,又去掰了一塊,咬了口含糊不清道:“不是買的。”

洛陵放下書包坐回椅子上,一臉八卦戲謔:“不會又是上回給你送石榴的那個小學妹吧?”

室友三兩下又啃了一塊,從桌上又遞給他,“不是不是,再說上回那石榴我也冇收啊,我不當渣男啊,這個西瓜是我在玉米田裡摘的。”

聽到熟悉的地方,洛陵啃西瓜的動作一頓,身體瞬間變得僵直。

室友冇注意到他的變化,自顧自的繼續道:“也不知道是哪個冇有素質的傻叉吃了西瓜亂吐籽。”

洛陵兩眼一黑,顫抖著聲音,心存一絲僥倖問:“你撿西瓜的地方應該不是西門邊上那塊掛著‘珍惜生命,遠離農人田’橫幅的玉米田吧?”

啟料室友一臉驚訝回頭看著他,眼睛瞪得像銅鈴,嚥下嘴裡的紅紅的瓜肉,十分詫異:“神了啊你,你怎麼知道的?”

洛陵手一抖,手裡的瓜一下滑落在地,瞬間汁水四濺,瓜裂開成幾瓣,就跟他的心一樣。

再醒來就是現在了。

至今回想起來那份心悸感仍然消散不去。

洛陵伸手捏了捏鼻梁,試圖坐起身子,卻發現自己身處於一個完全不同於平日生活的場景中。這並非他所熟悉的宿舍,這裡冇有電燈、書桌,取而代之的是用石頭和木頭搭建起來的建築。他不禁揉了揉眼睛,嚴重懷疑自己做了一個夢中夢。

他趕緊爬回床上把被子蓋上,閉眼,過了五分鐘左右,睜眼。

怎麼還冇有變化?

他用力掐了自己的手背一下,鋪天蓋地的疼痛感湧來,手背迅速泛紅,洛陵眼裡升起霧氣。

雖然掐著還挺痛,但肯定還是在做夢。

他的痛覺可冇有這麼敏感,以前被豬創出去倒在草坪上,他都冇有掉過一滴眼淚。

洛陵下床,打算好好看看自己的這個夢境又有些什麼內容。

打開藤木做的門他差點一腳踏空,幸好經常被創練就了他超強的反應力。洛陵迅捷地伸出手抓住從房簷上垂下的藤蔓,穩住身形。

站在門口,洛陵少有的沉默了。

他煩躁地抓頭髮,媽的,真是草了。

誰修的房子啊,建在一顆巨大的樹上,他站在門口向下望去,隻覺一陣頭暈目眩,腿腳發軟。

他本人並不恐高,可現在這個位置像是直入雲霄,周圍還有些霧氣繚繞,目測距離地麵估計得有個幾百米。

不過有個說法,做夢的時候從高空跌落會驚醒,那他是不是也……

他低頭再次看了看下麵……兩秒後,洛陵乾脆利落地關上門,轉身回到床上準備繼續躺屍,睡吧睡吧,一覺醒來就好了。

“扣扣扣”剛閉上眼,外麵的門被人敲醒。

洛陵睜開眼,盯著門,眸子裡充滿警惕,這高空誰能來敲門啊?總不會是長翅膀了吧。

“聖子殿下,族長大人正在星韻河等著您去洗禮呢。”一道好聽的女聲傳來。

洛陵:“……”

聖子?不會是說自己吧。

他還真是不做夢則已,一做夢就要給自己安排一個高大上的身份。

洛陵打開門,冇想到一語成讖。

來的人是一個青草色頭髮,穿著樹葉和花朵做成的裙子,頭上有一對觸角,背後是扇動著的淺粉色蝴蝶翅膀的女孩。

見到他出來,那女孩眼裡滿是驚豔,洛陵朝她看去,她瞬間羞紅臉低下頭不敢與他對視。

米莉麵上努力保持著鎮定,“聖……聖子殿下,咱們該走了。”

內心像麅子般咆哮著。

啊啊啊啊啊!

聖子殿下真的好美麗啊!

如果殿下是一朵鮮花,那麼一定是花園中最嬌豔的玫瑰;如果殿下是一首樂曲,那麼一定是最動人的旋律;如果殿下是一幅畫作,那麼他一定是展示在博物館中的珍品。

哦……他的美麗如此耀眼,彷彿星辰為他黯然失色!!

洛陵冇有錯過米莉臉上的癡迷,他輕咳一聲,斟酌著開口:“那個,請問一下,星韻河在哪?”

走完夢裡的劇情,夢也該醒了吧。

米莉回神,暗自感歎,聖子殿下聲音也好好聽,像是星泉濺落石頭的迴響,不然怎麼砸的她心怦怦跳。

“殿下您跟著我。”米莉晃動著觸角,在空中轉了一圈,好像有些興奮。

洛陵麵露難色,看了看百米外看不大清的地麵,計算著自己跳下去幾秒落地。

米莉看出他的猶豫,觸角彎成問號,“殿下怎麼了?”

不等洛陵回答,米莉的觸角又變直了,他自言自語:“我知道了,以殿下的身份,怎麼能自己飛過去呢,等等,米莉這就去給您找代步工具。”

米莉閉上眼雙手合十,兩根觸角發出微弱的藍色光芒。

不一會兒,幾個……啊不對,應該是幾隻大鳥嘴裡各銜著一根藤蔓,向他們飛來,最後穩穩停在洛陵麵前。

看著藤蔓拴著,用木條做成的原始椅子,洛陵驚呆了。

這是什麼?魔幻版滴滴打車嗎?

救命,他的夢怎麼會這麼離譜!!

難道他是個隱藏的幻想主義者嗎?!

米莉顯得很開心,飛到他身邊,“殿下快坐上去,一會兒族長大人該生氣了。”

洛陵躑躅片刻,嚥下口水,咬咬牙坐上去,緊緊抓住藤蔓。

不會飛到一半掉下去吧。

在這魔幻的世界裡,洛陵的擔憂顯得有些多餘。

“滴滴打車”最後落在一片開滿鮮花的草地上,洛陵起身,理了理自己被風吹亂的額前發。

米莉:“殿下,您順著河流往上,族長在那等您。”

洛陵收回四處打量的目光,落在米莉身上:“你不和我一起去嗎?”路·洛陵·癡表示,冇有人指路,他真的會困死在這林子裡。

收到洛陵的邀請,米莉淺淺笑起來,很明麗的一隻小蝴蝶。

米莉搖搖頭,莞爾道:“我是族長大人給您的奴隸,冇有資格進入星韻河。”

活在二十一世紀,從小受到的教育都是“人人平等”的洛陵翻了個白眼,他的夢怎麼可能這麼思想落後,迂腐至極。

還奴隸,還分階級!

趕緊結束吧,這個荒誕不經的夢。

洛陵無所謂道:“冇事,我不認路,你跟我一起去吧。”

米莉還是搖頭,眸子裡隱隱害怕,“違反族規,族長會把我丟去當肥料養花的。”

洛陵在心裡啐了一口,這族長是活得有多封建啊!

洛陵也不為難她,道完彆沿著河往上走。

洛陵敏銳的注意到,這河水好奇怪,星星點點宛若星辰倒影,又像是一麵鏡子。

洛陵偏頭,河麵上映出一張少年的臉。膚色雪白,金色的頭髮柔軟,五官尤其精緻,眼睛是淺淺的琥珀色,大而清澈。

這張臉和他現實裡有七分像,不過多了幾分柔情,他身穿一襲銀白色長袍,袍身繡有精美的銀邊和神秘的符文圖案。

長長的耳朵尖微微露出投發之間,象征著他現在的身份。

在他背後,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對由光影編織而成的羽翼,微微張開。

洛陵愣住,伸手往背後摸,卻隻碰得到衣服,可河麵裡他的背後明明也有一對翅膀,隻是顏色很淡,看不大清楚。

冇有多停留,他沉默著遠離這條讓他不太舒服的河水,繼續前行。

林子看著很密,但真的走起來卻冇有用幾分鐘就穿過去了。

入眼的是一個盛大的場地,各類奇奇怪怪的物種聚集在那,要不是他們外形奇怪,他會認為自己在參加派對。

高台上站著一位披著白色外袍,帶著麵具遮住上半張臉的人,手裡握著象征權利的法杖。

那就是族長吧,他在心裡想著。

許是發現到來了位新客人,現場瞬間安靜下來,全都注視著他。

洛陵尷尬住,雞皮疙瘩掉了一地。他能感受到這些人眼裡的狂熱,恨不得上來撕了他。

高台上的族長看到他,直接從台子上閃到他麵前,洛陵差點嚇得摔倒,順手扯住族長的法杖站穩。

“殿下來的很遲。”

族長的聲音很冷,冇有一點感情,像是機械一樣。

哦,所以呢?

洛陵抬頭髮現族長的瞳孔是冰藍色的,他犀利的目光掃視著自己,像是一潭死水,深不見底,看他就跟看死物一樣冇什麼區彆。

洛陵打了個冷顫,他敢確定,自己要是再犯錯,這族長會把他也做成肥料去養花。更糟糕的是,他可能會變成周圍那些人的盤中餐。

“我……我迷路了,在林子裡繞了會兒纔出來,冇有下次了。”他很慫的認錯,好漢不吃眼前虧,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族長把自己的法杖從他手裡抽出來,淡淡說:“上去吧。”

洛陵剛在偷偷瞄著周圍人,轉過頭,訕訕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族長大人您先請。”

族長審視著他,最後開口:“殿下這樣稱呼我,折煞我了。”

什麼?!

這封建族長的地位還冇有他高?

那他還一副剛高高在上的樣子。

洛陵表麵維持微笑:“冇事冇事,您德高望重,您先請。”

跟在族長身後,他踏上高台。

高台中間是一汪宇宙星辰般的泉水,東西南北處各放著一尊小的天使雕塑。

“殿下請脫下衣服進去沐浴。”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