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測評兼職後我成了恐怖板塊大網紅 > 第一章 女大學生兼職測評直播間

第一章 女大學生兼職測評直播間

-

“大學生想實現經濟獨立?請鎖定我的直播間,帶你實時體驗多種學生黨兼職!”陳獨找到一個好機位,開啟了今天的直播。

麵前是一棟並不算高的黑樓,位於港陀市舊城區的城鄉結合部。

【123:這地方不像有人的樣子,會有什麼兼職能讓人做?】

【不減掉20斤不改名:這個地兒好像在我姥姥家附近,好像很邪門兒,我小的時候就荒廢了,大人從不讓小孩在這附近玩兒。】

【universe:這主播真強,選的地方冇讓我失望,從上期殯儀館保安兼職就關注了。】

【清湯大老爺:這是什麼直播間?】

眼前的彈幕飄來飄去,陳獨扯出一個笑:“咱們的直播是為了給大家提供一個兼職思路,今天我們體驗的兼職就是寵物上門餵養。”

“一般時薪3050元,主要工作是為那些養了寵物但長時間外出的人們提供上門餵養服務。”

陳獨望著麵前有些破舊的居民樓,手心冒汗。

她攥了攥拳頭,鑰匙在手裡鉻得生疼。

一週前,她為了完成《傳媒與直播》這門選課的期末作業,開始準備自己的直播賬號,期末作業要求直播要為社會帶來正麵作用,並且本學期直播不少於七場,累計粉絲要達到一萬名。

為了這幾個學分,大學生可是很拚的。

陳獨思索了許久,最終確定了“兼職測評”這一個賽道。

在下載了一個名為《怖聯直聘》的軟件後,為了博取眼球,第一個選材就是直播自己應聘殯儀館保安的兼職體驗。

妙齡少女應聘殯儀館保安的一天,這題材怎麼看都覺得很有看頭。

隻是不菲的工資入賬提醒時,她的腦子裡也出現了一個電子女聲。

“陳獨女士,恭喜您通過《怖聯直聘》的用戶測試。”

“請仔細閱讀本平台用戶守則。”

“我是1v1專屬客服小怖,我將竭誠為您服務,希望在本平台您能有無與倫比的兼職體驗。”

誰上班還能有好的體驗?

陳獨想起殯儀館那陰冷的一夜,要不是為了期末作業,她說什麼也不想乾這些兼職。

【怖聯直聘用戶守則如下:

平台將自動為用戶推送兼職邀請,拒絕三次以內將遭到懲罰,三次即三次以上即刻抹殺。

接受邀請後曠工、遲到、早退,都將遭到懲罰。

正式兼職成功一次後,您可設置自己的兼職代號,並開啟排行榜功能。

兼職結束後,係統會根據您的工作表現進行評定打分,您可用積分兌換相關物品。】

眼前一行行字憑空出現,像是科幻電影裡的視角。

難道她終於被期末的deadline逼瘋了,出現了幻覺?

陳獨甚至在網上掛了精神科的號,打算看看自己是不是有了精神病。

畢竟以她的成長經曆來說,精神不正常是必然的。

眼前黑色建築的周圍是茂密的荒草,高度幾乎到了她的小腿,許久冇人打理了,被風一吹輕颳著她裸露的腳踝,癢癢的,將她從回憶中喚回。

這樓似乎是後來被人塗黑的,一些掉漆的地方依稀能看出原來樓體粉黃的顏色。

望著那黑色的窗子,她萌發了想逃跑的怯意。

可一想到3天前拒絕應聘邀請的懲罰,指頭就隱隱作痛,好似在提醒她,腦海裡的聲音和視野中憑空的文字並不是什麼幻覺,守則是真的會生效。

“用戶拒絕本次邀請,懲罰生效,輕微身體懲罰:時間3天。”

她的慘叫聲伴隨著這行文字出現,再低下頭時,小指指蓋已經不見,隻留下血肉模糊的甲床。

經曆了突然出現的傷痛,她不得不承認,這並不是幻覺。

而懲罰時間到了,她的小指指甲突然長了回來同樣印證了這點。

這倒黴催的軟件,這倒黴催的大學,她想知道這平台究竟是一個什麼東西,竟能淩駕於現實之上。

求生的**讓陳獨接下了這份兼職人物,鏡頭裡白淨的少女深吸一口氣,推開了鐵門。

樓內聲控燈年久失修,一閃一閃的發出微弱的光。

樓梯扶手上佈滿灰塵,右側的地下室入口前蜘蛛網懸垂半空,隨著門風吹過輕輕搖晃。

【黃粱一夢:你們看,剛纔那兒是不是有一張臉?】

直播的彈幕刷的飛快,陳獨卻無暇顧及,她裹了裹身上的黑灰色衝鋒衣,從踏入樓門以來,就感到一股陰冷之氣襲向她,明明是夏日的正午,這樓內比開了空調的溫度還要低上幾分。

“601,是在頂層呀。”陳獨看著手機裡的資訊喃喃出聲。

【一星兼職·喂貓】

【備註:主人有事外出一天,需要您上門提供服務。】

【地址:黑樓601】

【服務時間:2小時】

【服務要求:餵食小貓,清理貓砂,陪伴小貓玩耍(非必要)】

【時薪44元】

陳獨呼哧帶喘地爬著樓,隻覺得越往上越冷。

一層樓有兩戶人家,所有門都緊鎖著,門上的小廣告也看起來很陳舊。

一股惡臭襲上鼻尖,越往六樓上,那惡臭越濃鬱。

“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沙啞的嗓音響在耳畔。

她當然知道,正常人找兼職誰會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要不是形式所迫,誰會來呢?

陳獨扭頭看去,一個背對著她的老嫗直立立站在602門口兒,花白的頭髮,乾瘦的身體,像一節燒焦了的枯木。

“奶奶,我是來做兼職的,說601戶主需要喂貓服務。”

那老嫗笑了一聲,像是從喉嚨裡卡出濃痰:“貓?”

“他家老有貓叫,很刺耳。”

陳獨忽的想到了前幾天刷短視頻的一則科普,說貓的叫聲和女人的叫聲其實很像,不由得留了個心眼兒,畢竟這地方看起來就不太像正常的地方。

“我隻告訴你,千萬彆在臥室裡蹲下千萬彆在臥室裡蹲下千萬”

她開始不停地重複,陳獨聽著那聲音僵硬地道謝,不知不覺間後背濕了一片。

門鎖扭動,鋪麵的惡臭熏得她恍惚。

室內的裝修是全黑極簡風,由於玻璃也是黑的,采光並不好,室內非常黑暗。

陳獨打開開關,昏黃的燈光下一隻黑貓在貓窩處愜意地翻著肚皮。

陳獨倒上貓糧,擠上貓條,看著小貓狼吞虎嚥地吃下去,心裡的石頭微微落地,也算是完成了一項工作。

閒著間,她點開後台的直播間,調整機位後開始聊天。

“這個兼職適合有養寵經驗且喜歡小動物的寶寶們做,剛剛我們喂完小貓,現在去鏟貓屎。”

陳獨盤頭戴著帽子,卻在低頭時突然感到頸間被毛髮搔過的感覺,一股陰冷之氣從後背滲進骨髓。

黑貓像是察覺到了什麼,轉過身好奇地盯著她的身後,似乎是有什麼東西吸引了它。

陳獨猛地轉身,卻什麼都冇有發現。

那貓突然尖利地叫了一聲,跳走了。

【貓貓賽高:這貓看到了什麼?怎麼像應激了?】

【清湯大老爺:這主播行不行啊?】

都說黑貓最通靈,能看得到人看不到的東西,陳獨並不覺得這屋子真的什麼事都冇有發生過,雖然牆壁全是黑色的,看不太真切,但她上手去摸能摸下一些暗紅色的粉末,像是血液乾涸後的質地。

臥室的門大敞著,裡麵放置了張巨大的床,旁邊相鄰著衛生間,這附近的味道越來越濃鬱,陳獨甚至有些分不清到底是哪裡散發出來的味道。

“這貓屎有點太臭了,好像有什麼食物腐爛了的味兒。”

“錢難掙,屎難吃。”

陳獨翻著貓砂盆,一個長方形柱狀的東西顯露了出來。

“破案了,就是這坨,特彆臭!”

【123:這怎麼看著有點像一根手指?】

黃粱一夢:還真是!我已報警,要是無事發生最好!

“像手指?可能隻是這坨形狀奇特吧。”陳獨聽見了臥室裡傳來微小的動靜。

她輕輕地用鏟子刮下貓砂,一根腐爛的手指出現在眼前。

果然,這屋子確實是死過人。

臥室裡的聲音已經停了,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半小時,兼職平台上明確寫著時長兩小時,陳獨早已體會到平台懲罰的威力,自然是不敢早退的。

她包好扔貓屎的塑料袋,回到客廳去陪貓玩。

那小貓卻繞過她,走進臥室,爬進了床底。

陳獨走進臥室,剛想蹲下。

“千萬彆在臥室蹲下。”那老嫗的聲音炸響在腦海中。

突然,門被敲響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