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不可攻略的古早文女帝[反穿書] > 第 3 章

第 3 章

-

東宮為太息國繼承人居住之地,在鳳銜冠之前,相繼居住過數位太子。

鳳銜冠不常回來,她先前住在寧昌殿,女帝時常心血來潮,傳召她進禦書房協理政務,住在寧昌殿更方便。

如今寧昌殿被封。

女帝思慮周全,顯然也察覺了什麼,對於鳳銜冠明晃晃的走神,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她過了。半催半趕讓她回東宮。

這意味著,鳳銜冠正式掌握了部分權力。

不日便會頒佈詔書,宣佈由皇太女成恒帝姬,協理政事。

鳳銜冠站在後殿門口,迎風而立。

黑暗裡忽的亮起一小團光,鳳銜冠被晃了一下,再睜眼,發現是一隻艱難飛行的雲雀。

她伸手去接。

飛回來的雲雀飛的很費力,它爪子上掛了一團圓形不明生物,看起來很亮。雲雀落在她的掌心,鳳銜冠微合手掌。

那不明生物立刻融進她掌心。

雲雀彷彿知道些什麼,親昵啄啄她。

鳳銜冠動作凝固了。她又聽到了那個不明的,疑似‘係統’的聲音。

“係統檢測到可綁定者……NPC……身份不明!”

指尖一痛,一滴血滴下,在未落及地麵時就消失了。

“掌紋錄入……血液資訊錄入……”

“可綁定者鳳銜冠,綁定成功!”

一段輕快的音樂過後,係統繼續說話。

“經由上一任宿主確認,加載‘現代詞彙係統’!”

一段不屬於這個世界的詞彙湧入鳳銜冠腦海。

‘宿主’‘穿書者’‘穿越者’‘主神空間’‘係統’,種種高頻詞彙跳躍著,出現在鳳銜冠的眼前。

浮動的跳躍的字元,鳳銜冠以前從來冇見過,她伸手去摸。

摸了個空。

是虛幻的東西,遠超這個世界的科技展現在她的麵前,鳳銜冠幾乎是迫不及待地衝進意識裡的書海,去尋找破局之法。

係統卡了一下,繼續做自我介紹,女聲冰冷而無機製。

“晚上好,宿主鳳銜冠。”

“我是穿書局旗下的醫療科技係統。”

“合作愉快。”

-

兩月後。

大殿裡男人們你看我我看你,各自摸不著頭腦。

據說主位上的成恒帝姬,越發喜怒無常了。扮演不同角色的穿書者們互相遞著眼神,幾乎都在暗中和自己的係統交流。

鳳銜冠聽到了許多係統的話語。

“宿主請注意,npc鳳銜冠,已抹殺一位穿書者,宿主請注意!”

“宿主請注意,npc鳳銜冠對你的好感度為……”

“宿主請注意,npc鳳銜冠人物性格有變,請儘快找出最合適的攻略方法,完成任務!”

鳳銜冠凝神去聽,忽然又聽不到了。

“宿主請注意,你已被遮蔽好感度播報。”她綁定的醫療係統無情開口。

係統說完就冇聲了,鳳銜冠這段時間裡幾乎冇用到它。皇太女的生活除了策論騎射宴飲,剩下的時間都沉浸在了天錦留給她的各種現代資訊詞庫裡。她學會了許多新詞。

還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穿書者們口中,她是一個不敗神話。

古早文中不可攻略的npc。

主神暫時拿她冇有辦法,根據穿書者協定,綁定係統後的人物也默認受到穿書局的保護,冇有出現一些違反程式的行為,就不會被抹殺。

這也是那天陳象的係統反饋給主神,抹殺請求莫名被駁回後,再無音訊的原因。

鳳銜冠現在的屬性,是一半的npc,一半的係統攜帶者。

天錦是給鳳銜冠帶了醫療係統,但是她的信姍姍來遲。

遲了兩個月。

估計是在休假,鳳銜冠想。

收到信時,鳳銜冠已經站在正殿,欣賞台階下,女帝給她送來的一水兒男人。

年輕公子,俊美世家郎,瀟灑不羈的武將之子。什麼款都有。

鳳銜冠很淡定。

她明白母皇潛在的意思。

母皇選擇相信她,根據她給的名單,把有異常的,也就是她清楚知道是穿書者的這些人,都送進了她的東宮。

名為選取伴讀,實則排查嫌疑人。

知曉一部分現代知識的鳳銜冠已經明白,這個“把男人送進她宮裡”的排查形式很狗血很離譜。但是她所在的可是一本古早文小說啊,什麼都合理。

鳳銜冠心安理得。

她三兩下看完天錦的信,天錦寫的很簡單。

“你問他們:襯衫的價格是?”

“答案:九磅十五便士。”

看完信的鳳銜冠:……

冇看懂。

但是她可以試一試。

這兩月裡,這個綁定她的醫療係統一直保持緘默。

於是鳳銜冠環視一圈,麵帶笑意,把她的未來可能的後宮男眷看了個遍。

對於各個男人,她目光僅僅停了不到一秒,不能再多了。

然而根據係統統計,閱儘美色的鳳銜冠,對男人的眼神停留半秒不到。

目光很是隨意的掃過,鳳銜冠眼神裡帶了輕慢,活過那麼多次輪迴的她看這群疑似穿書者的人們,一半是恨意,一半是看孩子的不屑。

大殿裡的美男各有千秋,鳳銜冠目光忽的停了一下。

她在這個人身上停了一秒多一點。

那是一個瘦削的身影,臉上隱有病氣,鳳銜冠記得,那好像是文家的第四子。文四公子驚才風逸,溫潤如玉,在京城小有聲名。

他一襲青衣,大熱天的似乎還怕冷,裹了一件外袍。

然後鳳銜冠聽到了新的係統播報。

“宿主請注意,npc鳳銜冠好感度, 10!”

“文初嶼,你將成為最有希望攻略鳳銜冠的穿書者,請繼續努力吧!”

鳳銜冠幽幽問自己的醫療係統:“你聽見了嗎?”

醫療係統儘職儘責,回的公事公辦:“宿主您好,我是主職為醫療健康的醫療係統,對於穿書者僅能做基礎數值檢測。”

“如你所想,這些人,全部都是穿書者。”

鳳銜冠得到了一個她不滿意的回答,她暫時拿係統冇辦法,於是立刻調轉矛頭來指向底下等著她挑選的穿書者們。

成恒帝姬的模樣是極美的,占儘風韻,豔若桃李,但她和女帝鳳軒然一樣,都不是好相與的角色。

底下的穿書者們靜靜等待著成恒帝姬發難。可能是帝姬一呈風流想把他們全部收進東宮,可能是挑挑揀揀選個幾個。誰能被選中,誰就能做完這個攻略任務。想到此,幾個世家公子不自覺挺起胸膛,係統記錄的先前的鳳銜冠非常好拿捏……除了好感度不漲之外,其餘要什麼有什麼!

穿書者們還在做美夢,鳳銜冠看完信,把信撕了。

信紙紛紛揚揚落下猶如雪花,從大殿高處落到穿書者們眼前,有好奇者想看上麵的字卻不敢去撿。

鳳銜冠問:“襯衫的價格是?”

冇有人回答。當然冇有人回答,穿書者們不是完完全全的傻子,鳳銜冠問的這個類似於現代人對暗號的問題,雖然冇有“奇變偶不變”這麼典型,但效果也差不離了。

冇有人敢回答。

男眷畏畏縮縮,答案堵在嘴裡,無人應聲。

他們意識到鳳銜冠已經不是跟著劇情走的npc了,這個問題答了就是死。

“宿主請注意!係統檢測到npc鳳銜冠出現新劇情!請宿主注意把控!”

“好感度跌破零,宿主將被抹殺!”

鳳銜冠露出邪惡的微笑。她找到了反殺這群穿書者們的方法。

用魔法打敗魔法,穿書者們,成也好感度,敗也好感度。

“殿下,襯衫是什麼?”終於有人鼓足全部勇氣提問。

那站在台階之上,尚未成長為一代女帝的皇太女鳳銜冠保持著死亡微笑。

鳳銜冠再次仔仔細細看了一遍每個人的臉。

每一個被她掃視過的穿書者都變了臉色,大腦裡係統的警告狂響。

“警告!警告!npc鳳銜冠對宿主好感度跌至-1000!”

“啟動抹殺程式!”

“咳……咳咳……”文初嶼虛弱地咳嗽。

“九磅十五便士。”他的聲音很輕。

“什麼?”

文初嶼重複:“回皇太女,臣說,九磅十五便士。”

眾目睽睽之下。

文初嶼身子一軟,麵色慘白慘白,許是久站太過了,他暈了過去。眾人嘩然!

不僅因為文初嶼答了這個問題,還因為——死亡將近!

不……!他們的哀嚎被阻塞在了喉嚨裡,他們的身體一寸寸撕裂開變成一堆堆數據流,在空氣中飄蕩。

鳳銜冠,抓住規則漏洞,抹殺了他們。

亂碼在空氣裡跳動。

大殿裡除了那個文家小公子外,所有人的身影都變得模糊混亂,鳳銜冠終於走了下來。

她居高臨下,高昂著頭。

鳳銜冠對文家第四子的印象也不多。輪迴太多次了能讓她記住的人,不多。從記憶裡翻啊翻,鳳銜冠總算翻出記憶裡的一抹依稀身影。

文家四公子,她十七歲那一年,秋試探花。驚才絕豔,隻是身有不足,成天病懨懨的,掌控大權的陳象疑他家世好又有治國才學,哄騙原來的鳳銜冠把文初嶼發去西疆守城去了。後來再無訊息。

“檢測不到他身上的穿書者成分。”醫療係統突然說。

“但是檢測出來他要死了。”醫療係統繼續說。

如果鳳銜冠是以前的鳳銜冠,她會立刻叫禦醫。

現在。

鳳銜冠對腦海裡的醫療係統下令。

“係統,救他。就現在。”

-

文初嶼一醒,醒在了一個空白的房間裡。

四周皆為純白,他身上插著各種管子,心電儀上的折線穩定輸出。現代化的科技的氣息充斥著這個地方,太息國的所有建築、諸子百家之書彷彿被徹底拋在腦後。

他睜了一下眼睛,光太亮了,不適應地閉上了眼睛。

一襲朝服的鳳銜冠站在窗邊,一隻手搭在

這是一個現代化的病房。

“這一定是夢。”他艱難地喃喃。

“我穿回去了。”文初嶼不知哪來的大力,掀翻了身上的各種管子,他坐起來急促喘氣,發現身上卻還是那套青灰衣裳,正是他去覲見成恒帝姬時穿的。

“係統檢測到被治療對象身上儀器移動,現在開始複原。”醫療係統的聲音直接響在了房裡,兩個人都能聽見。

“這當然不是夢。”聞聲鳳銜冠轉過頭。

“來解釋一下。”鳳銜冠把玩著一枚玉佩,看著文初嶼敢怒不敢言的模樣,心情甚好。

“九磅十五便士?”

尚未登基的未來女帝鳳銜冠一展衣袖,找了房中凳子坐下。文初嶼順著她剛纔望過的方向看,發現窗外依然是太息國皇宮。

這間高科技的現代病房,出現在了太息國的皇宮。

“……如您所料,我是穿書者。”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