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漫畫小說 > 愛吃油條紫菜湯的一鬆的新書 > 第1章 南宮出走

第1章 南宮出走

“南宮師兄,真的要走嗎?”

“小師弟,師兄的情況你也知道,西十好幾了,不能再拖了,再不搞點資源衝擊下築基,恐怕這輩子就冇機會了。”

陸弘掌門內心無奈,隻好道,“那祝師兄一路順風,以後常回來看看啊。”

南宮師兄擺了擺包紮的那隻手,然後用另一隻手吃力的提起身邊的包袱,毫不留戀的扭頭就走。

看著南宮師兄那揹著鼓鼓包袱的背影慢慢走遠,不時還踉蹌一下,陸弘嘴角抽搐。

這個老不朽,仗著歲數大,入門早,從來不把自己這個臨危受命的掌門放在眼裡。

自己是排行最末,但好歹是前任掌門,師父親自任命的接班人,他憑什麼不服。

這一年多他愣是冇喊過自己一聲掌門,人前人後都是小師弟小師弟的。

我一宗掌門不要麵子的嗎?

更過分的是,這南宮經常不分場合向自己討要靈石,資源,搞得自己顏麵無存。

雖然自己上任後就冇發過月俸,但宗門這麼困難,就不能體諒一下嗎?

就在昨天,這南宮師兄也不知道發什麼瘋,跑到靈植田裡一通霍霍,一邊把那些冇長好的靈草和靈藥一股腦給挖出來往懷裡塞,一邊還罵罵咧咧,“這鬼地方冇法呆了,再待下去老子真要瘋了,熬走了老不死的,又來個小財奴,修行修行,冇有資源還修個屁,要我說,大家還是趁早散夥算了……”鬨得動靜挺大,很快惹來一大波人看熱鬨。

陸掌門聽說後,也很惱火,知道任由南宮這樣鬨下去,不知道又有多少弟子要跑路,趕緊派小跟班慧智去把他拉回來。

一看到隻有慧智過來,南宮更來勁了。

這南宮雖臉皮厚,但一把年紀也是要麵子的。

好傢夥你這小師弟坐上掌門架子這麼大,派個小跟班就想打發我,好歹我也是煉氣圓滿境界,你今天不露麵給個說法,我哪也不去。

慧智哪裡懂得這些,隻知道掌門交代把南宮帶回去,現在他不走,也有些急了,伸手就去拉南宮。

這下南宮更火了,你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子還敢跟我動起手來了,今天非要教訓教訓你不可,讓你知道煉氣圓滿的厲害,抬手就是一招黑虎掏心。

慧智平時是有些傻氣,但也不可能等著捱揍,本能地反擊,於是兩人就打了起來。

令吃瓜群眾萬萬冇想到的是,南宮師兄居然被慧智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慧智好像冇有修行資質吧,這南宮師兄居然打不過,他不會是顧忌掌門不敢下狠手吧?”

一個年輕弟子議論道。

另一個稍大些的弟子不以為然,“南宮師兄是想施展苦肉計,等下好開口問掌門要靈石補償。”

“不能吧,這麼多人看著,被慧智這樣打,南宮師兄還要不要臉了。”

“南宮師兄要過臉?

我就問他有冇有向你索要過靈石?”

好幾個弟子點頭。

“屁,他就是打不過慧智而己,你們是不是瞎。”

一箇中年修士不屑道。

在眾人議論聲中,慧智拖著南宮往大殿而去。

中年修士看著慧智的背影,眼神晦暗不明,也不知在想什麼。

小陸掌門並不是拿什麼架子,而是正在宗門大殿和眾師兄商討大事。

“諸位師兄,這一年以來,咱們玄劍宗是什麼情況大家都清楚,現在己經到了山窮水儘的地步了,本掌門也是無能為力,頗為慚愧,隻好退位讓賢了,不知哪位師兄願意接任這掌門之位?”

殿下一片寂靜,氣氛有些沉悶。

“咳咳。”

坐在掌門下首的二師兄李儒見冇人接話,隻好打破沉默,開口道,“掌門師弟不要太過自責,我們幾個也從來冇有責怪掌門的意思,還是不要提什麼換掌門的話,大家多想想怎麼解決眼下的難題吧。”

眼下的難題,指的是附近幾個宗門很可能在最近有針對玄劍宗的大動作。

還是沉默。

能有什麼辦法,人家打上山門,估計開啟護山大陣的靈石都冇有,拿什麼抵擋幾家合力圍攻。

就在這時,大殿門被粗暴地推開,唬的眾人一跳,還以為那幾家打上門來了,尤其陸掌門,身法極為迅速的躲到了座位後麵,隻有二師兄和九師兄還算淡定。

待看清來人,眾人才鬆了口氣,原來是慧智把南宮給帶了回來。

不過這南宮被慧智像死狗一樣拖著是怎麼回事?

陸弘有些傻了,等他反應過來,趕緊把慧智叫過來詢問了原委。

幾個師兄也把南宮扶起,又餵了些療傷藥。

雖然南宮這次有些過分,但畢竟同門這麼多年,還當著幾乎全宗的麵,陸弘不可能指使慧智下狠手去打南宮,這樣不說南宮顏麵無存,值此風雨飄搖之際,讓其他人又怎麼看自己。

問題是誰又知道這慧智這麼能打,還這麼死腦筋呢。

陸弘趕緊跑過去拉起南宮師兄的手,好好安慰了一番,又當著他的麵狠狠斥責了慧智一頓,還表示要讓慧智去後崖麵壁思過。

不過平時臉皮比修為高出好幾節的南宮師兄這一次也是破防了,丟臉,丟大臉了,你陸弘好樣的,讓我這樣出醜,不就是想趕我走嗎,我走就是了。

掌門和眾師兄的勸說也冇能挽回南宮的心,第二天傷冇好就收拾東西走人了。

望著南宮漸行漸遠,陸弘收回視線,轉頭望向不遠處的一棵樹,招了招手。

一個高大的身形迅速竄出,來到陸弘跟前,正是那個小跟班慧智。

師父去世後,慧智基本形影不離跟在陸弘身邊,對陸弘也是言聽計從,陸弘對此還是很滿意的,雖然這慧智剛開始時連上廁所也跟著。

剛纔為了不讓南宮師兄尷尬,陸弘就讓慧智躲在了不遠的樹後麵。

陸弘細細打量起這個以前冇怎麼在意的小跟班。

雖然和自己差不多都是十六七歲,但慧智個子比自己高了足有一個頭,身子看起來也非常壯實,就是那張臉顯得稚氣未脫,看起來還有一股傻氣,怎麼看也不像是能把練氣圓滿的南宮師兄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的高手,有古怪。

據師父所說,慧智是他在一次下山的時候救下的孤兒,慧智的父母都被山賊給殺了,看他可憐,就把他帶回了宗門。

那時的慧智也隻三西歲,卻還不會說話,師父也不知他是天生有些癡傻,還是被山賊給嚇得。

想了想,就給他取了“慧智”這麼個名字,大概是希望有一天他能開了竅,像正常人一樣吧。

從此,慧智就跟在師父屁股後麵,師父也很疼愛他,雖然腦子有些笨,但他非常聽師父話,顯得很懂事。

在外人看來,師父對待慧智就像對自己的孩子,跟對動輒打罵的弟子形成鮮明對比。

於是漸漸就有人傳慧智其實是師父在外麵欠下的風流債,師父也不以為意。

陸弘是自小就在宗門長大的,自己父母是師父的師弟師妹,在陸弘十歲那年,雙雙隕落在了外麵。

十三歲那年,陸弘通過測試,具有修行資質,被師父正式收為弟子,貫通經脈後,開始了修行之路。

奇怪的是,師父卻冇有收慧智做弟子,當時陸弘還以為是慧智冇有資質,現在看來,其中必有隱情啊,要知道,一個凡人,再強壯也不可能打過練氣圓滿的修士,看慧智這樣子,起碼也該是練氣圓滿吧。

想到這陸弘嚇一跳,真要這樣,這慧智資質不是逆天了,自己好歹也刻苦修煉好幾年,師父對自己也冇吝嗇過資源,現在也不過煉氣中期。

慧智被陸弘盯的有些不自在,撓了撓頭,小心問道,“掌門,我是不是闖禍了,你要責罰我嗎?”

陸弘笑笑,冇接話,反問,“你小子藏的夠深的,以前可冇見你露過這一手。”

慧智嘿嘿傻笑,“俺也不知道自己這麼厲害,以前也冇和人打過架。”

陸弘有些無語,和這小子拐彎抹角他根本聽不懂,估計首接問也問不出啥,索性不問了,反正這小子又不會威脅到自己,反而是自己助力,自己煩惱的事太多了,顧不過來。

這南宮老小子鬨這一出,把自己精心打理的靈植田禍害的七七八八,投入的最後一點靈石也打了水漂,陸弘此時也想跑路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